小说山 > 神话三国:我的词条无限提升 > 第二百二十四章 骑都尉刘备

第二百二十四章 骑都尉刘备


  刘宏一听这话,眼睛顿时就亮了起来。
  对啊!
  我还有这么个族弟啊!
  刘宏被何进这么一提醒,顿时就想到了现在还是涿郡县尉的刘备。
  之前他没有想起来这件事。
  那纯粹是因为秦羽的光芒实在是太过耀眼了。
  他想到秦羽,就只能想到秦羽现在所在的棘阳县。
  哪里还能想的到他身边有什么人?
  不过现在想想,那刘备的确是有些本事的。
  别的不说,之前他们在这京畿重地一次性灭掉了三百贼寇,不就是自己这位族弟干出来的?
  我老刘家真是人才济济啊!
  虽然家道中落了,但能练出来这身武艺,也真是让人佩服的紧。
  正好。
  在这种时候那武艺就能派的上用场了!
  有刘备这样的千人敌,再让他统帅数千兵马过去。
  此时正困扰先生的困局立时可破!
  刘备?!
  曹操听到何进口中说出来的这个名字之后。
  他原本都已经快要忘记的那张令人颇感厌烦的脸又一次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那令人心烦的大耳,那双臂过膝的长手。
  那模样怎么看怎么都让人不舒服的家伙。
  纵然是曹操,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叫刘备的家伙的确是有几把刷子。
  若不是刘备这个家伙,那次在京畿的截杀,秦羽现在就应该已经变成他们的囊中之物了。
  哪里还能让他在棘阳城里舒舒服服的又过了一年。
  生生将他们这些世家积攒下来的银钱都套走了不少。
  着实是可恨至极。
  诸位朝堂之上的大臣心中也曹操也都有着类似的想法。
  何进可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一下子就唤起了他们早就已经埋藏在心底的不堪过往。
  “诸位爱卿以为朕的族弟玄德如何?可否当此大任?”
  刘宏现在显然兴致颇高,这话都已经问出来了,你要是在这种时候顶撞他,那结果肯定是撞一鼻子灰。
  况且你拿什么去顶撞?
  刘玄德的实力的确是摆在明面上的。
  而且在涿郡任职县尉的那一年时间里,其所为也是兢兢业业,找不到什么不对的地方。
  唯一能拿来说的,那可能也就是资历不足了。
  但曹操资历就足够吗?
  他在这之前可也没有带兵打过仗啊。
  况且刘备现在还是刘宏亲口认的族弟,属实来的有些不太容易去否定。
  最终还是太尉杨赐站出来说道:“陛下,臣以为,陛下的那位族弟刘玄德能力确实不俗,但此人资历却还不够,还请陛下三思。”
  刘宏闻言,一摆手道:“太尉言重了。”
  “玄德年少有为,这可是我们大家都亲眼所见的,其勇力无双,称得上是一员虎将,且玄德此前已经在涿县任县尉也有一年有余,论资历,这也已经差不多了。”
  “况且,议郎曹孟德此前也从未有过半点带兵的经验,诸公不也是觉得孟德可堪委此重任吗?那孟德可以,玄德为何不行?太尉未免有些厚此薄彼了吗?”
  杨赐闻言,赶忙朝着刘宏一拜,道:“臣并无此意,还望陛下明察。”
  随后刘宏也没有在这件事情上继续纠结下去,他摆了摆手道:“朕意已决,此事就到此为止,不用多言,立刻下诏,拜刘备为骑都尉,令其募集乡勇,再调拨两千精兵,星夜赶往南阳郡,不得有误!”
  见刘宏都已经下令,群臣也不好再说什么。
  曹操也只能悻悻的退了回去。
  他感觉有些不对,但却又不知道到底哪里不对。
  对于刘备这个人,曹操现如今是已经彻底记在心里了。
  此人恐有大才,倘若一直站在秦羽那边,日后恐成大患!
  曹操心中暗暗思量。
  不过想来想去。
  他还是觉得不爽。
  凭什么你刘备成了骑都尉,在册封你之前,陛下还要拿我说一嘴啊?
  我曹操是欠你的吗?
  诏令下发之后,自然有快马星夜兼程送往涿县。
  黄巾大乱之后,涿郡之内也有不少黄巾乱党。
  在这之前,幽州刺史就已经下榜文,令各地招募乡勇,来应对这些黄巾乱党。
  此时正在涿县任职县尉的刘备自然也是积极相应号召。
  他亲自前往街上募集乡勇。
  先后募集来那贩卖猪肉的张飞,贩卖绿豆的关羽。
  三人意气相投,俨然已经结拜成为异姓兄弟。
  招募了数百乡勇,之后更有原本便已经仰慕刘备许久的游侠来投。
  最终募得精锐千余人。
  有这千余人的精锐,再加上刘备悉心与其操练调教。
  一段时日之后,寻常黄巾乱党俨然无法在刘备众人面前稍作抵挡。
  涿县也因此成为了幽州涿郡之中的一片乐土。
  也就在此时。
  朝廷的诏令也行至涿县。
  刘备现如今可仅仅只是一个小小的县尉。
  他哪里能想到朝廷竟然一下子就给自己委任了一个骑都尉的官职。
  这让他可实在是太过于惊喜。
  不过刘备此时也很清楚。
  他能得到骑都尉的这个官职,完全是因为秦羽。
  而此时他接到这个官职之后的任务也是前往南阳郡去救援秦羽。
  只是刘备心中也有些疑惑。
  难道南阳郡的事情都已经发展到这种地步了?
  不太可能吧?
  黄巾军的大本营可是在冀州的。
  而且张角他也不是没见过,反倒两人还很熟。
  刘备再怎么想,他都不觉得张角会没事干命令手下的那些人往棘阳城猛攻。
  除非张角和他手下的那些人都脑子抽抽的想要直接去送死了。
  他就算不去。
  棘阳城里可还有黄忠和吕布那两个鬼神武人呢。
  他刘备在小方村里根本就是被曾经的三大巨头随便揉捏的存在。
  现在让他这么个被人家随便揉捏的存在率兵前去救援大佬。
  这让刘备心里怎么想怎么都觉得有些诡异。
  不过想归想,刘备也没有多做犹豫。
  在接到诏令之后,他便立刻带着那些招募来的亲兵启程直接前往洛阳。
  在洛阳引了那两千兵马之后,刘备便马不停蹄的赶往南阳。
  到洛阳的时候,刘备前去拜见了一下刘宏。
  明面上刘宏自然是交代让刘备率军去平定南阳黄巾。
  但私下里刘宏却只交代刘备,让他务必立刻赶往棘阳城,不论如何,都要保住秦羽无恙。
  刘备自然应允。
  到了大将军何进那边的时候,何进将虎符交给刘备,也自然是交待了一番。
  他说的跟刘宏说的都大差不差。
  在刘宏那边刘备没有敢直接问出来。
  在何进这边,刘备就显得放松了一些,他略微思忖片刻,问道:“大将军,备斗胆问一句,南阳郡现如今的情况已经危急到这般程度了吗?”
  何进神色凝重的点了点头,道:“南阳一郡有张曼成,孙夏,赵弘等人同时起兵响应张角,这些人汇聚手下数万精锐,连宛城都已经打了下来,南阳郡太守褚贡亦被其斩杀。”
  “现如今朝廷兵力不足,且颍川郡乃是此次黄巾乱党攻势最强的地方,颍川的黄巾作乱也是最凶。”
  “我现如今只能委派两路大军先行平定颍川黄巾,南阳郡的黄巾,便只能依靠当地的力量来想办法阻挡一二了。”
  “只是没想到那褚贡败的竟然这么快!”
  “你此行过去,千万要小心,万万不可与那南阳黄巾硬拼,只需前往棘阳城,能将先生救出来便可,之后你便直接听命于先生,见机行事吧。”
  刘备想了想道:“大将军放心,我观那南阳黄巾不过尔尔,以先生之能,此时必然无恙。”
  何进叹了口气,道:“那便最好,只是先生坐拥神水,我生怕那些黄巾军会按捺不住心中贪婪,最终选择强攻。”
  “别说那些黄巾军,便是朝廷里的这些士族世家,你当他们就没有异心吗?”
  “那曹操明说要去镇压南阳黄巾,你真以为凭他这个黄毛小儿就能镇压的了南阳郡?所图为何?”
  “还不是冲着先生所去?”
  “你此行万万要将这些事情全都与先生说过,切记不可大意!”
  刘备点头,神色凝重道:“末将领命!”
  等到刘备率领三千精兵,来到宛城外的时候,也并没有遇到黄巾军的阻挠。
  远远看着宛城外那竖着的“张”字旗。
  刘备心下稍安。
  果然正如同他之前猜想到的那样。
  秦羽在棘阳城中根本就不会有任何麻烦。
  宛城现如今还是在张曼成的镇守之下。
  张曼成在看到他们过来之后,也只是远远的站在城墙之上看着他们罢了。
  并没有想要拦截他们的去路。
  于是刘备也不搭话,便直接率军从宛城旁路过。
  两人远远对视一眼,便没有了下文。
  如此。
  等到刘备来到棘阳城的时候,看着这里一切繁华如故,便感觉自己像是做了一个不太真实的梦。
  这一路上从涿郡行来,哪里不是烽烟四起,民不聊生。
  也就只有在这棘阳城中,刘备才看到了一如往日的兴盛。
  他在棘阳城外三里之处的一处小河边安营扎寨。
  随后便带着关羽,张飞两人前往棘阳城中,拜见秦羽。
  秦羽早就已经知晓刘备率军而来的消息。
  他命人一早就备下宴席。
  只是现如今的县令府还在改造之中,天寒地冻,施工起来速度也慢的多。
  于是便在城中极有名气的酒家之中招待了他们三人。
  这间酒家背后的老板乃是徐州糜氏之人。
  他们在这酒家之中可谓是倾注了巨资。
  其奢华之相,甚至能与洛阳城中的那些名店相提并论。
  他们无法将自己的家族铺子开到棘阳城中,但却并不妨碍他们在别的民生领域进行投资。
  别人看不出来,糜竺还能看不出来?
  秦羽对于棘阳城的发展根本就不像是别人那样。
  只会想要将巨量的财富收敛到自己的口袋里。
  他的做法根本就是反其道而行之。
  自己并没有收敛多少财富,反倒是将大量的财富都分散到了社会之中。
  分散到了棘阳城中的那些百姓身上。
  糜竺还曾经专门打听过秦羽的这种政略到底是什么用意。
  对于他们这些走南闯北,见过很多世面的大商人而言,弄清楚政略之后,毫无疑问对于他们之后的赚钱也会有很大的帮助。
  也因此,他算是终于打听到了一个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的名词——藏富于民。
  不过在听说了这个名词之后,糜竺越是想下去,他就越是觉得这个政略的了不起。
  这种藏富于民的手段看起来对于秦羽这种县令来说,像是没有办法收敛到大量的钱财。
  但若是仔细计算下来,糜竺便很快发现。
  用秦羽这样藏富于民的政略之后,棘阳城的商业活动就被极大的刺激了起来。
  现如今棘阳城内虽然造纸和神水依旧是他们的支柱产业。
  但是在这些支柱产业之外,其他的各行各业也已经犹如雨后春笋一般的萌发起来。
  这样算下来,光是各行各业上缴的税款,都让秦羽这个县令躺在那里赚的盆满钵满。
  在这种环境下,糜竺便果断的锁定了很多消费领域的场所。
  百姓的手中有钱之后,他们自然就会想要消费。
  于是借着棘阳城大发展的这一波红利。
  糜氏也成功的在棘阳城中获得了不少的利益。
  此时刘备,关羽,张飞三人坐在这徐州糜氏所开的酒家之中,看着身边那精致的装潢,姿容上佳的舞女,面前那些珍馐美味,一时间心中只有感慨。
  比之之前他们路过的洛阳。
  光是这间酒家,就要比洛阳城中的绝大多数地方都要好的太多太多。
  若不是棘阳城的规模有些太小。
  恐怕他们都会以为这里才是真正的洛阳了。
  “先生,没想到这一别才不过一年时间,先生就已经将棘阳城变成了这般模样,实在是令备大感震撼啊。”
  刘备感慨的说道。
  随后向秦羽举杯,道:“这杯酒,由我敬先生了。”
  秦羽看着面前这位看起来已经比一年前那游侠模样的季汉昭烈帝更成熟的多的年轻人。
  他脸上的笑容也是遮掩不住。
  再怎么说,这也算得上是老友相见。
  自然是让人喜不自胜。
  秦羽看着刘备那迫不及待就将羽觞中的白酒一饮而尽,他哈哈一笑。
  “玄德,慢点喝,这酒可是我用我们棘阳县所产的粮**酿过的高度酒,白酒虽好,可莫要贪杯啊。”
  刘备闻言,嘿嘿咧嘴一笑,道:“还真是什么事情都瞒不过先生你啊。”
  “先生这酒我一看就知道不是凡物,没想到这味道竟然会来的如此神妙!”
  “真是好酒!”
  秦羽看着面前毫无风度的昭烈帝,笑道:“少喝点吧,这酒容易醉人。”
  刘备应了一声,之后果然就没有再多喝酒。
  他将这一路上的见闻以及在洛阳城中遇到的那些事情都很秦羽仔细的说了一遍。
  就坐在一旁的关羽和张飞二人眼见秦羽和大哥刘备正在谈事,他们俩人也只能端正的坐着。
  本身按照他们最开始的意思。
  那是要侍立在刘备身后而不入席的。
  但被秦羽劝了一劝之后,终究还是坐了下来。
  他们从之前在知道了此行的目的之后,就对于秦羽这个人很感兴趣。
  以往他们也曾听刘备说起过秦羽。
  但那个时候刘备说的未免有些玄乎。
  提起神水等等也是让他们听的云里雾里,只觉得秦羽这人好像是天生三头六臂一般。
  现如今真正见到秦羽之后,自然是少不了要好好的去观察观察。
  只不过,他们现在近距离的看着秦羽,也并没有发现秦羽有什么过人之处。
  除了秦羽的那双仿佛能穿透人心的眼睛给了他们极强的压力以外,他的身上倒是再没有了别的可令人啧啧称奇之事。
  就连秦羽的实力,他们也是摸不太清楚。
  只能模糊的感觉到秦羽此时不过是还是在血气境界,体内并没有真气存在。
  这让他们大为不解。
  一个连真气境界都没有突破到的人,他怎么就能受到大哥这般敬重?
  这世上血气境界的武人他们见的多了。
  不管这人的血气能达到什么样的程度,比之真气都是天差地别的。
  况且他们本身就是曾经处在血气武人巅峰的强者。
  都是从血气巅峰晋升的真气境界。
  对于秦羽这样的血气境界,天生就多了一分轻视。
  秦羽一边听着刘备的叙说,心中一边还在感慨。
  “没想到这弯弯绕绕的到了最后还是被皇叔将这两位兄弟收归到了他的麾下啊。”
  “关羽,张飞,这两人现如今虽然还声名不显,但实力已经是毋庸置疑的强横了。”
  “这可都是巅峰七词条的猛人。”
  “尽管从词条的质量上还不能说就已经提升到了巅峰。”
  “但,拥有这样的词条,加上他们本身的实力,应该能吊打这世间无数武人了。”
  刘备现如今的词条乃是五个红色,两个紫色。
  他的词条比之以往有了一点更新。
  更新的那个便是没了同塌而眠,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个红色词条,桃园结义!
  而关羽和张飞他们两人的词条也都差不多。
  七个词条之中。
  关羽有四个红色,两个紫色和一个蓝色。
  张飞则是三个红色,三个紫色和一个蓝色。
  属实都是一等一的好苗子。
  若是再能给他们两人一段时间的锻炼。
  恐怕未来就算是不能成为吕布那样拥有七个红色词条的大佬。
  至少也能有四五个红色词条打底。
  再加上他们本身就已经足够强横的真气境界。
  虎牢关面前,三对一与吕布打个有来有会,倒也确实不是什么难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