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神话三国:我的词条无限提升 > 第二百二十九章 今夜必有劫营!

第二百二十九章 今夜必有劫营!


  皇甫嵩虽然被困在长社城中已经月余。
  但他从一开始就没有放弃过想要反攻黄巾军的想法。
  对于朝廷的援军,皇甫嵩并没有多少期待。
  黄巾乱党这一次可谓是势力极大。
  铺天盖地。
  若是他们能够统一调令,一齐杀向洛阳的话。
  恐怕就凭朝廷现如今的这些兵马,根本就不足以抵挡得住他们这些人的攻势。
  就如同他们现在这样,被困锁在长社城中一般。
  不过这也并非意味着现如今的大汉朝廷就已经没有了任何希望。
  与之相反。
  皇甫嵩从来都不觉得自己会败,大汉会败。
  就算在看到这些一个个血气充盈到极点,甚至大部分都已经达到了钢筋铁骨境界的黄巾军时。
  他们比官军还要更加强横的身体素质的确是让皇甫嵩有些震惊。
  不过震惊过后,他很快就将这种事情扔到了脑后。
  一旦真正进入到成规模的行军作战之中。
  个体实力就不会再有真正决定性的影响。
  就算是黄巾军的那些人个体实力要强过官军。
  但他们最为致命的一点便是。
  这些人在起事之前,根本还都是些刚刚失去了土地的流民。
  他们没有经历过真正的军事化训练。
  现如今聚集在一起,也都只是看起来势大。
  没有经历过残酷的对外作战。
  他们的战斗意志自然就无法与这些精锐官军相提并论。
  另外一点则是。
  那些黄巾军的统帅,在此之前,也不过就是太平道的渠帅而已。
  他们从来都没有指挥过这种级别的大战。
  自然会在很多的地方出现很多致命,但是他们自己却不知道的破绽。
  只要皇甫嵩能够找到这个破绽。
  那么。
  想要灭掉面前这些军力比他们更强几倍的敌人,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对于援军之事。
  皇甫嵩也看的明白。
  他很清楚,朝廷匆忙之间能派遣出来的士卒绝对不多。
  想要冲破这十几万黄巾的固守,最终还是要依靠他们自己的能力。
  他站在城墙之上,看着远处连绵不绝的黄巾军的营帐。
  心中若有所思。
  ……
  秦羽此时自然已经知道了前方有两万黄巾兵马阻挡在了自己前行的道路之上。
  相距十里之外,秦羽看着那些黄巾军在安营下寨的举动。
  他也很快就明白了这些黄巾军的意图。
  这种事情并不难想。
  设身处地的想一想。
  他若是看到对面有关羽张飞刘备这样的猛人。
  而与此同时,对长社的围困又是优势在我的局面。
  他也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没必要浪费太多的实力去跟关羽张飞刘备这些人死磕。
  只要拖着他们就行了。
  而知道历史走向的秦羽一点都不慌。
  他抬头看着天象,问道:“现如今已经快五月了吧?”
  刘备也抬着头,看着天空。
  碧蓝如洗的天空之中除了飞鸟之外,他并没有看到什么异样的东西。
  他算了算,应道:“还余两天,就该到五月了。”
  秦羽收回目光。
  他也没有从天象上看出什么东西。
  尽管现如今他已经将自己的词条彻底的改变了一番。
  【大汉县令,勇武之士,神算,谋略,先知先觉的秦羽】
  有这些词条在,就是秦羽敢率兵自己跑出来而不带着逢纪,娄圭这种谋士的原因。
  在他看来。
  自己这一趟过来不过是在一众高手的保护下镀金来了。
  真正要命的还是他的棘阳城。
  留着娄圭逢纪等人在棘阳城中,他也能够稍稍安心一些。
  “这天象竟然一个词条都没有触发,看来应该是真的没有什么事情了。”
  五月份。
  此时还在那长社城中的皇甫嵩就会一把火,直接将颍川黄巾的底蕴全都给烧的精光。
  若是按照正常的发展轨迹。
  在那把火烧起来的时候,身为骑都尉的曹操,也刚好以援军的身份来到长社战场。
  双方一番夹击之后。
  波才等人自然是溃败无疑。
  但现如今的骑都尉都已经变成了刘备。
  刘备出现的时间也很明显不对。
  他最开始的任务是来支援秦羽的。
  真要算起来的话。
  秦羽此行的任务才是朝廷下发给历史上曹操的任务。
  不过从洛阳一路调兵遣将远行而来的速度自然是比不上从南阳郡直接带兵过来的秦羽。
  
  也就是说。
  那场从长社城外燃起的大火还要等上几天时间。
  既然如此,秦羽自然也就不着急了。
  他现在手下总共也就只有四千兵马。
  想要依靠这些人去对长社城有什么有效的支援,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他现在要做的就只有等。
  等到那把大火烧起来的时候,他就可以伺机而动。
  至于这些现如今阻拦在自己面前的黄巾军,秦羽倒是完全没有要与他们作战的想法。
  没有意义。
  于是乎,秦羽便直接命人安营下寨。
  黄巾军也没有任何异动。
  双方就这样诡异的僵持在了原地。
  如此,几日之后。
  当秦羽的目光偶然间被那埋锅造饭之时燃起的火焰所吸引过去的时候。
  他的脑海之中便不受控制的浮现出了一条炽烈翻滚的火龙。
  那火龙从天而降,很快就燃遍了荒野。
  在火光的映照之下,无数黑色的剪影在那火光里露出惊恐的神色。
  与此同时,还有一支军容齐整的军队,正在趁着前方的动乱尾随屠杀。
  这样的的画面来的快,去的也快。
  等到秦羽回过神来的时候,时间也不过仅仅只是过去了短短片刻而已。
  看样子那场大火终于要来了。
  秦羽心中暗道。
  遂即回到中军营帐之中,请来刘备等人,吩咐道:“今夜那黄巾军必来劫营。”
  “汉升,你率本部四百兵马着甲驻守军营之中。”
  “玄德,云长,翼德,你三人各领一军,伏于军营之外南北两侧,并截断其退路,务必要将这些来犯之敌全都留下!”
  四人领命而去。
  只是虽然得了秦羽的吩咐。
  他们四人心中也是极为疑惑。
  谁都不知道秦羽这判断到底是从何而出。
  他们都已经在此地驻扎了许久。
  那十里之外的黄巾军就像是缩头乌龟一般。
  张飞之前就曾带兵前去喝骂。
  然而任凭他们如何喝骂,那些黄巾军根本都没有半点要与他们动手的意思。
  就这样一支完全不应战的黄巾军,他们会来劫营?
  “大哥,你觉得那黄巾真就能如同先生所说一般,今夜敢来劫营吗?”
  张飞在跟着刘备离去之后,他按捺不住心中的疑惑,直接就开口问道。
  关羽闻言也在一旁说道:“我这几日观那黄巾军的营寨,其所下营寨颇有章法,不像是个鲁莽之人,已然几天没有动静,如何今日突然会来劫营?岂不怪哉?”
  刘备也不明所以。
  他心中的疑惑完全不比关羽,张飞二人来的少多少。
  但对于刘备来说,秦羽既然都已经这样说了。
  那他就没有什么好考虑的。
  于是便开口说道:“先生既然已经明言那些黄巾贼党会来劫营,我等做好准备便是,以先生之能,此事断不会错的。”
  张飞闻言点了点头,他兴奋说道:“大哥,俺可早就已经按捺不住了,待今夜里,我当率军断其后路,杀他个痛快!”
  刘备笑道:“既如此,那翼德你便去率军埋伏,截断那些黄巾贼党的后路吧。”
  “云长就与我分别埋伏在南北两侧,只等军营之中汉升举火为号,我等便一齐杀出,如何?”
  关羽点了点头。
  只不过虽是这般应了下来,关羽心中却还是满带着怀疑。
  他对于秦羽从一开始就没有多少信任度可言。
  秦羽那种高高在上的类似士人阶层本就是他不喜的。
  再加上那一身神神秘秘的能耐,关羽就对他更喜欢不起来。
  此时又听到秦羽说了这般离谱的判断,一时间心中对他只是有一种说不出的讥讽。
  但眼前大哥对于秦羽却是极为信任。
  关羽自然也不能多说什么。
  他现在就等着用事实去打秦羽的脸。
  有些事情根本不用多说,等到发生之后,自然就能看的出来到底谁对谁错!
  也不过就是一个晚上罢了。
  关羽他还等得起!
  别说刘备三兄弟是这样。
  就算是黄忠。
  他此时也是心中满带着疑惑。
  与关羽的看法类似。
  他也曾经不止一次的去看过对面黄巾军的营寨。
  只就这么一眼看过去也能发现,这些黄巾军显然不是随便做的营寨。
  这完全是一副想要跟他们打持久战的样子。
  都已经定下了这样的营寨,又怎么可能会突然做这种冒险劫营的事情?
  况且。
  两万对四千。
  根本就用不着劫营这种计策和手段。
  他们只要排开阵势,两军直接对垒,赢面也有很大。
  难道说。
  这黄巾军的渠帅什么时候竟然还变的跟秦羽一样。
  这样在乎士卒的生死,不想折损手下哪怕一个人了?
  别开玩笑了!
  黄忠虽然想不明白,但他也不会去质疑秦羽的想法。
  出于对秦羽的信任。
  他根本不可能去质疑这种事情。
  况且又不是秦羽提出要主动前去劫营。
  就算今天晚上那些黄巾军不来。
  对他们而言,也不过就是少休息了一个晚上罢了。
  只消一日时间,便能彻底恢复过来。
  这又有什么好去质疑的?
  自从秦羽之前将黄叙的身体问题彻底解决了之后。
  黄忠对于秦羽的信任和感激就已经直接达到了顶点。
  黄叙的病症可是一直困扰着他的一块心病。
  曾经的黄忠只是想着若是有人能够让黄叙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体好好活下去就行了。
  没想到。
  现如今秦羽不光将黄叙的病症治好,竟然还同时给了黄叙一个让黄忠自己都感到不能理解的强横体质。
  有这种体质在身。
  黄叙的实力才不过短短数日,就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黄忠自然是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
  在这之前,他就已经决定了,自己这条命都要彻底卖给秦羽。
  现如今又怎么可能会去质疑秦羽的命令?
  别说只是让他留守营寨。
  就算秦羽真的跟他说,让他带着四百兵马前去劫那黄巾军两万的营寨。
  纵然面对的是刀山火海。
  他都不可能会有半点犹豫!
  至于秦羽。
  他对于自己的这个计策可没有半点担心。
  从之前触发词条所凝聚成的冥冥之中的感应来看。
  那场影响了长社之战的火攻并不会出现在今天夜里。
  具体的时间而是在明日。
  秦羽之所以想要今天破开那些阻拦在自己面前的黄巾军。
  自然也是不想影响到明天的合围。
  这些颍川黄巾军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
  整整十几万人。
  就算是有长社的火攻,光靠着皇甫嵩和朱儁的队伍。
  想要将他们彻底杀败,还是有一些难度。
  只要等到波才重新整顿兵马,恐怕立刻又能拉起一支几乎十万人的队伍。
  真要是这样的话。
  光凭秦羽这四千人,加上皇甫嵩,朱儁的四万人。
  硬拼过后,能有多少人生还,最终还是个未知数。
  绝对不能让这种情况发生!
  要打,就要一次性将他们直接打散。
  就如同历史上发生的那样。
  打的他们没有办法在长社附近再重新组织起相应的进攻能力才行。
  所以说,若是不提前解决掉面前拦路的这两万黄巾军的话。
  恐怕明日里还会再徒增不少变数。
  秦羽看着自己的系统面板。
  毫不犹豫的便将自己脑袋上的那个【先知先觉】给卸了下来。
  随后直接换上了之前他随机到的那个词条——【曲线诱人】!
  【曲线诱人:安营下寨时极大概率引发敌方兴趣,当日被夜袭概率极大提升】
  等到装上这个词条之后。
  秦羽的目光再看向他们之前所临时构建起来的营寨围栏。
  一时间模模糊糊的都觉得这营寨好像真有点一踩就碎的意思。
  可真是来的有些玄乎了。
  ……
  波才对于这几日里秦羽等人的反应感到十分满意。
  他也没有想到,秦羽竟然会这么配合他的想法。
  按照波才所想。
  秦羽既然身为朝廷诏令而来的援军,说什么都要直接冲杀过来,想办法接应那些长社城中的官军离开才对。
  他都已经做好了秦羽要强行冲阵的准备了。
  这才让马元义率领了足足两万精兵前去阻拦秦羽的步伐。
  其实从之前张飞出手之后,波才就已经将秦羽所率领的这支军队的威胁度提升到了极高的程度。
  在他看来。
  如果真的任凭秦羽这些人冲杀过来的话。
  别的不说。
  他们是真的有可能会将长社城中的这些官军给生生救走的。
  一旦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就将会对波才之后拟定的作战计划有极大的影响。
  好在现如今看起来情况终究不错。
  秦羽看起来也并非是真正的和大汉朝廷一条心的人。
  这对于波才来说,绝对是个不可多得的好消息。
  只要再过两个月。
  他就有信心能够兵不血刃的直接拿下这长社城!
  此时就在距离秦羽营地十里之外的马元义正遥遥的看着秦羽所在的营寨。
  他心中思绪翻滚。
  尽管表面上他一直都在这里不动如山。
  但事实上,马元义心中却是十分焦急。
  必须要想办法快点将面前这些援军给击破才好啊!
  马元义心中想着。
  可他现在却想不到任何一点能够不耗费多少兵力就能将这些援军击破的方法。
  孙飞的遭遇还历历在目。
  他自己也不相信自己的实力就能比孙飞还强。
  一旦冲杀起来。
  那黑脸的壮汉再加上一个汉室宗亲刘玄德。
  这两人的力量便犹如两只猛虎,根本就不是他们能够抵挡得住的。
  一个不小心,便会被他们杀的溃败。
  到时候被这些人冲到长社城边上,那才是真的糟糕了。
  马元义紧握着拳头。
  他双眼无神的看着远处的那营寨。
  不知道怎么的,那营寨错落有致的曲线却让他越是看去就越是挪不开眼睛。
  像是有一种说不出的魔力在吸引着他的心神一般。
  偏生马元义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他只是就这样看着,看着。
  “营寨!”
  “对了!我们可以劫营!”
  马元义的脑海中突然蹦出一个前所未有的计划。
  “那个秦羽绝对想不到,我们今天晚上竟然会去劫营!”
  “我们在此处安营扎寨了这么多天,一直都没有任何要进攻他们的意思,这么多天了,那些人必定会心生懈怠。”
  “且我观他们的营寨并没有想象之中的牢固,那歪歪斜斜的营寨根本无法应对我们大军的冲击。”
  “到时候趁着夜里,他们睡的正香甜的时候,我只需要放一把火,便可将那营寨烧的大乱。”
  “随后一通冲杀。”
  “到时候不管他们的实力有多强,在云气的削弱之下,都要变成瓮中之鳖!”
  “此一战可定也!”
  马元义越是思考,越是觉得自己的这个想法没错。
  而且不光是没错。
  成功的几率还很大!
  根本不会有人和他一样能够想到这种事情。
  不过马元义本身也是个极为谨慎的人。
  在脑海中出现了这样的想法之后,他并没有直接传令下去。
  而是站在原地,仔仔细细的将秦羽的营寨从头到脚的看了一遍。
  他越是看去,便觉得秦羽的营寨越是迷人。
  就像是一个马上就要到手的胜利一般。
  唾手可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