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神话三国:我的词条无限提升 > 第二百三十章 黄忠一箭

第二百三十章 黄忠一箭


  是夜。
  已经许久没有半点动静的马元义大营之中。
  正有一队军士悄然集结。
  马元义在面对秦羽那四千兵将的时候,心中丝毫不敢有半点大意。
  一个真气武人的杀伤力是恐怖的。
  他之前也没有做过劫营这种事情。
  其实说起来他也不过是道听途说,只到有劫营这回事而已。
  故而马元义思虑再三。
  他最终还是决定带上了营中大多数的兵马。
  总计共有一万五千余人。
  此时众人尽皆束草负薪,人衔枚,马勒口。
  在漆黑的夜色之中,朝着秦羽大营的方向悄然行去。
  远处。
  秦羽营寨之中还燃着的火光便是他们的指路明灯。
  中军之中。
  马元义看着那隐约间都已经不足一里之外的火光。
  他整个人内心之中满是激动。
  模模糊糊的。
  他还能够看到那营寨之中从火光旁走过的那巡夜的士卒。
  这让马元义最后一点担忧也彻底的化作虚无。
  他没有发现任何一点异样。
  此时的他俨然已经看到了片刻之后,那大营之中火光四起的样子。
  他仿佛都已经听到了耳边传来的那四千官军惊慌失措的呼号声。
  以及他们被毫不留情的砍杀之时所发出的惨叫。
  加速!
  加速!
  马元义生怕自己此前的所有准备在最后一刻被那些巡夜的士卒发现。
  他们一边加速,马元义更是摸出一张硬弓。
  抬手一箭直接就朝着那火光之下巡夜的士卒射了过去。
  那巡夜的士卒应声而倒。
  根本没有发出任何一点声音。
  到了这个时候,这些黄巾军也再没有了一点遮掩行迹的想法。
  众人齐齐冲去,直冲入那秦羽的营寨之中。
  就在他们准备要四处放火,火烧营寨的时候。
  马元义突然感到有些不对。
  静!
  这营寨中实在是太安静了!
  他们都已经冲入到了营寨之中,怎么可能到现在竟然还没有任何一个人站出来?
  他们这些人睡觉都没有任何一点警觉性吗?
  当马元义下意识的朝着那火光之下看去的时候。
  原本此刻应该躺倒在地,被他一箭射死的尸体竟然也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马元义瞳孔顿时紧缩。
  一股巨大的恐慌顿时将他整个人都包裹了起来。
  “怎么可能!”
  “他们怎么可能会知道我们今日劫营!”
  马元义心头巨震。
  这时候他面前发生的这一切到底代表着什么,已然不言自明。
  “快撤!”
  马元义高呼一声。
  就在他开口的一瞬间,营寨之中,顿时火光四起。
  在那火光之下,正有四百身着甲胄的兵马目光森冷的看着刚刚冲入营寨内的马元义等人。
  “想走?”
  “没那么容易!”
  早就已经等候多时的黄忠率领麾下四百保安军直接朝着马元义杀了过去。
  此时那四百保安军的身上已然凝聚出了极为厚重的云气。
  那些云气从他们体内散发出来,凝聚于高空之上。
  随着黄忠一声轻喝。
  那滚滚翻涌的云气竟开始不断的收缩,变化。
  最终凝聚成了一柄巨大的环首刀。
  “斩!”
  黄忠手中环首刀高高举起。
  锋锐至极的刀身像是牵引着那高空中的环首刀。
  随着黄忠猛的向下一斩而过。
  那原本云气凝聚的环首刀也同时随着黄忠的斩击猛的斩落。
  “轰!”
  仿佛天神一击,直接落在那些黄巾军的阵营之中。
  此时还没能凝聚出云气的他们,在这四百保安军凝聚的环首刀面前就像是被巨人脚掌即将踩死的蚂蚁一般。
  毫无反抗能力!
  恐怖的刀痕直接朝着那黄巾军的中军延伸过去。
  只这一刀之威,便在地上留下了一个数十丈长,丈许宽的刀痕。
  原本就拥挤在一起的黄巾军连一点反抗都没有。
  直接就被斩死了数百人。
  见到如此恐怖的一击。
  马元义彻底懵了。
  他根本想象不到竟然还有人能够将这云气操控的如此出神入化!
  而且竟然还能造成如此恐怖的效果。
  黄忠一刀落后,反手抽回刀身,随后便要再次斩去。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
  从营寨之外,又有两支兵马同时出手。
  这正是之前埋伏好的刘备和关羽。
  此时这黄巾军的众人正是被卡在狭长的营寨口处。
  整个队伍像是一条长蛇一般。
  前面有人听到了马元义让他们撤退的号令。
  但后面却还有很多不明真相的黄巾军。
  短短时间内,根本容不得他们反应过来。
  就在他们还自相混乱的时候。
  刘备和关羽便从侧翼杀了过来。
  他们两人的实力皆是世间一等一的好手。
  又是提前带着兵马伏击。
  这些此时连一点云气都凝聚不起来的黄巾军哪里还能有半点反抗之力?
  就算有人想要勉强凝聚起来云气与刘备和关羽两人作战。
  但就凭那点稀薄的云气,拿什么来阻挡这两人前进的脚步?
  只是一瞬间。
  那好不容易才凝聚起来的稀薄云气便被重新杀散开来。
  这些黄巾士卒一个个惊慌失措的想要逃窜而回。
  却被手持利刃的刘备和关羽毫不犹豫的砍翻在了当场。
  到了这个时候,那些还在后面的黄巾军也知道了前面遭逢大变。
  他们听着那距离越来越近的喊杀声。
  一个个吓的腿肚子就几乎要颤抖起来。
  二话不说,这些人便转身朝着他们来时的方向溃逃出去。
  可还没等他们走几步路。
  蓦然间,一声暴虐的怒吼声竟从他们身后传来。
  “张飞爷爷在此,尔等休逃!”
  “给我杀!”
  张飞的出现就像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这些原本准备劫营的一万五千黄巾军彻底的懵了。
  他们许多人到现在听着四面八方传来的喊杀声,根本不知道旁边都是什么样的情况。
  只想要趁着夜色逃命。
  可当他们逃到边缘的时候,才赫然发现。
  等在他们面前的是那一柄柄早就已经被鲜血染红的环首刀!
  杀戮一直从黑夜持续到了黎明。
  等到天色微亮的时候。
  秦羽已经带着众人直接来到了马元义之前的营寨之中。
  携着大胜的气势,那营寨之中留守的五千士卒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
  轻而易举的便被攻破。
  那偌大的营寨此时也已经变成了秦羽所据之物。
  一夜屠杀之后。
  整整两万黄巾精锐,最后能逃回去的不足四五千人。
  等到波才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
  他整个人都懵了。
  凭什么?
  马元义凭什么就敢在这种时候突然跑过去劫营?
  那秦羽又凭什么刚好就能料到马元义准备去劫营?
  并且还早早的布下了伏兵?
  如果不是这些提前布下去的伏兵。
  马元义带着一万五千人的队伍,怎么说都不可能被秦羽那四千人杀的如此惨败而归。
  就连马元义本人都被留在了秦羽手中。
  这消息犹如晴天霹雳一般落在波才的头顶。
  他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各方面都想不明白。
  但此时他对于秦羽的忌惮,却是已经再次明显的提升了起来。
  秦羽拔下马元义的营寨之后。
  让麾下众人稍稍休整了一番。
  便径直引军来到长社城外十五里处驻扎下来。
  此时长社城中的众人都已经看到了这支冲杀而来的援军。
  皇甫嵩和朱儁两人得到消息之后,皆来到城墙之上。
  看着十五里外远道而来的援军,脸上自然也露出了笑容。
  “趁此士气大振的机会,我们也必须要搏一搏了!”
  皇甫嵩道。
  他于昨日就已经跟朱儁提起过自己的想要火烧波才军的想法。
  那波才军此时节草为营,只需要放一把火,便能烧的那波才军士气大落。
  到时候他们这些人只需要随后掩杀,便可以大破这些黄巾军。
  之前的难点就在于。
  此时长社城中的兵将士气已经不如以往。
  此计策也有很大的风险,若是不成,恐怕长社城就要反遭其害。
  不过今日有援军杀败黄巾军而来。
  这对长社城中的守军绝对是一剂强心针。
  正当皇甫嵩说着的时候。
  突然。
  一阵清风徐来。
  皇甫嵩与朱儁对视一眼,两人的目光皆是一亮。
  “真是天助我也!”
  “反攻就在今夜!”
  士气有了,就连那徐来的清风也有了。
  只要他们趁着夜色,派人出城放火。
  只等火起,风助火势,那些黄巾军则必乱。
  朱儁和皇甫嵩两人匆忙去准备今夜的袭营之事。
  而另外一边。
  秦羽率众驻扎下来之后,便又将刘备等人召集了过来。
  此时刘备,关羽,张飞,黄忠等人对于秦羽都可谓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昨夜里那一场袭杀,他们几乎没有付出任何一点代价,便斩首了一万五千余级。
  这简直就是一件几乎让人无法相信的巨大军功。
  关羽在这之前还怀疑秦羽所说的根本就是错的。
  根本就不会有人过来劫营。
  然而没想到。
  最终的结果却是这般。
  好在关羽的肤色本就异于常人,就算觉得不好意思,也没有人能看的出来。
  此时关羽也对于秦羽佩服的五体投地。
  倒是刘备,张飞和黄忠等人没有这般程度的佩服。
  他们在这之前可都是给自己已经做好了心理建设了。
  本身就已经知道秦羽有这样强大的能力。
  那之后真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能做的也就只有感叹了。
  秦羽看着众人都已经齐聚过来。
  他便直接开口说道:“昨夜一战,得益于诸位奋勇,我们所获战果颇丰。”
  “不过此役还未结束,今夜还需要各位再劳累一次。”
  刘备闻言,道:“先生,难道说,那些黄巾军今夜还会过来劫营?”
  这样的事情倒是也比较好理解。
  秦羽他们现在才刚要安营扎寨。
  昨夜里被劫营之后,今日应该是疲劳之时。
  夜里若是真有人过来劫营的话,也不是什么难以想象的事情。
  秦羽笑道:“非也,今夜不是黄巾军要来劫营,而是我们要去协助长社城中的众人奋力斩杀黄巾。”
  此言一出。
  众人内心之中皆都有些不敢相信。
  长社城都已经被围困了这么长时间了。
  他们拿外面的黄巾军一点办法都没有。
  现在秦羽才刚刚过来,他竟然就说今晚要协助长社城中的人奋力斩杀黄巾?
  是斩杀黄巾,而不是去劫营,不是去正面拼杀。
  这实在是让人有些难以理解了。
  刘备讶然道:“先生此言何解?那黄巾贼还有十多万之巨,我等与长社城中的守军合起来才不过四万,他们岂会给我们这般机会?”
  秦羽笑道:“他们自然是不会给我们这般机会,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们就不能自己创造这种机会了。”
  “玄德可千万莫要小看了长社城中的那两位将军。”
  刘备闻言,摇头道:“还望先生不吝赐教,我这实在是不明就里啊。”
  一旁关羽,张飞连连点头。
  就连黄忠也是一脸好奇之色。
  秦羽见状,也不会好在继续卖关子了。
  他带着众人走出大帐,随后说道:“真是天助我等,这风来的可真是时候。”
  刘备等人还是不解。
  秦羽也没有停顿。
  他指着远处那黄巾军的大营,道:“诸位可观那黄巾军的营寨,若是今夜有人负薪而出,只需一把火起,烧那营边野草,加上这股风势,诸位以为如何?”
  刘备等人全都将目光落在黄巾军的营寨之上。
  之前他们看的不够仔细,自然是没有看出这其中的门道来。
  现如今看的仔细之后,再加上秦羽所说。
  他们便立刻反应过来。
  按照黄巾军这样的扎营方式,只需要一把火起,再有这风助火势……
  刘备双眼圆睁,他倒吸一口凉气,道:“若是如此,那些黄巾军必败矣!”
  秦羽点头。
  可一旁的关羽却突然开口道:“先生能有如此计略,那也只是先生而已,长社城中的那些守将又怎么可能得知此事?”
  “吾料那些守军定不会知晓此番天赐良机!”
  秦羽刚想开口。
  没想到一旁的张飞却开口说道:“二哥勿忧,先生既然都已经说了这话,又怎么可能会没有想到这种事情,现如今只消我们将这计谋送去长社城中便可!”
  “先生,我说的可对?”
  秦羽脸上带着一抹尴尬又不失风度的笑容。
  一旁刘备接过话茬道:“可现如今那些黄巾军已然将长社城彻底围死,想要将这计谋送去长社城中,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啊。”
  张飞道:“大哥,这有何难?我愿亲率部下,杀开一条血路,将这消息直接送入到那长社城中!”
  黄忠闻言,却是微微一笑,道:“何须翼德以身犯险?此事交给某便是了。”
  
  秦羽:……
  “先生,容属下去去就来!”
  黄忠朝着秦羽一拱手道。
  这话都已经说道这个份上了,秦羽也不好意思开口打击这些人的积极性。
  反正秦羽都已经差不多想到了黄忠的想法。
  便点了点头,让他去了。
  也算是上个双保险吧。
  万一现如今因为历史的改动,那两位大将突然没有想好要用火攻呢?
  那岂不是直接错失良机?
  一旦被波才将目光重新落在自己身上。
  秦羽可不觉得他还能跟之前在面对马元义的时候一样,应付的那么轻松了。
  只见黄忠退下之后,没有多久,便将他的那张秦羽给他升级过后的铁胎弓带了出来。
  随着那铁胎弓的还有一支长箭。
  箭身之上缠着一封书信。
  张飞看着这般境况,顿时吃了一惊道:“汉升,你难道是准备要用这箭将信送进去不成?”
  黄忠笑道:“正是如此。”
  “你等且稍等片刻,我去去就来。”
  说罢,黄忠便直接翻身上马,带着弓箭朝着长社城的方向直接奔行而去。
  他的举动自然是被那些守在长社城四周的黄巾军看的清清楚楚。
  但是仅仅只是黄忠一人而来,他们也没有生出多少戒心。
  这时候黄巾军都知道秦羽麾下的这些人是想要将消息传到长社城中。
  但。
  这种事情又怎么可能让他们轻易做到?
  别说只是来了一个人。
  就算是那四千援军齐至,他们也不会轻易的放过这些人。
  不过这个时候他们也没有想要出去阻拦黄忠的想法。
  毕竟他们驻扎的地方距离长社城可是足有五里地。
  想要送信过去,至少要跨越六里之遥。
  这种距离,弓箭根本就够不到。
  而就凭黄忠一个人,又怎么可能冲破的了他们的阵型?
  只要黄忠胆敢前来冲阵。
  他们便会让黄忠知道他到底犯了多大的错!
  于是一群黄巾军便好整以暇的看着纵马飞驰而来的黄忠。
  他们一个个脸上都挂着轻蔑讥讽的笑意。
  黄忠对于这些人的反应并没有多少意外。
  对他来说,就算是这些人凝聚了云气出来。
  只要他不是直接陷入到阵中,想要摆脱他们也不是什么难事。
  更何况。
  黄忠现在过来就根本不是为了冲阵而来。
  只见他还在那黄巾军的军营之外,便直接从背后将那把铁胎弓摘了下来。
  从箭壶之中抽出那根早就已经准备好的羽箭。
  随后张弓搭箭。
  目标正落在远处长社城的城楼之上。
  铁胎弓身之上,那一道道黑金色的纹路在黄忠手臂的拉扯之下像是活过来了一样。
  等到弓身拉满。
  从黄忠的手臂之上,竟有一道玄黄之气缓缓的将那箭枝包裹起来。
  “嗖!”
  只见他一松手。
  那箭枝便转瞬间消失在了那些之前还紧盯着他的黄巾军眼中。
  他们只觉得一道黄色的光点瞬间越过他们的头顶。
  等到再扭头看去的时候。
  那黄色的光点就已经落在了长社城的城楼之上,深深的射在长社城楼的柱子上。
  黄光消散。
  而黄忠此时也已经轻笑一声,拨马而回。
  只剩下一地震惊到无以复加的黄巾军,看着黄忠离去的背影,犹如看着一尊天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