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神话三国:我的词条无限提升 > 第二百三十七章 吕布vs孙坚

第二百三十七章 吕布vs孙坚


  “至于孙坚……”
  “若是你现在就死了的话,想必那位背刺狠人,大魏吴王孙十万应该就无了吧?”
  “他无了,或许还是一件好事?”
  “空出一个偌大的地盘,未来又会落在谁的手中呢?”
  秦羽嘴角缓缓勾起一抹期待的弧度。
  江南啊……
  那可是个好地方啊!
  他有点心动了。
  ……
  棘阳县界。
  吕布率领一百飞虎军已经在这里等候了许久之后。
  这才远远的看到一彪人马正在飞速赶来。
  看着那行在众人最前面的方脸汉子。
  吕布嘴角一挑:“不差。”
  他一挥手。
  身后众人便将这条官道给堵了起来。
  “来者何人!”
  远道而来的孙坚见到竟然还有人敢在面前阻挡他前行之路。
  一时间心中正有怒火。
  但隐约间察觉到吕布那含而不发的实力之后,孙坚这才皱着眉头,将自己的杀性给压了下来。
  “吾乃右中郎将麾下佐军司马,孙坚,孙文台,汝是何人!”
  孙坚止住阵型,遂即拨马向前。
  目光谨慎的落在身形魁梧壮硕的吕布身上。
  吕布闻言一笑:“佐军司马?好大的威风!”
  “吾乃是棘阳县尉,吕布,吕奉先。”
  “不知佐军司马不去讨贼,反倒是来我棘阳县内,所为何事?”
  孙坚目光一眯,道:“你一小小县尉,也敢诘问于我?还不给我让开!阻了我的军务,便是你们县令也承担不起!”
  吕布哈哈大笑。
  “孙坚,你也太看的起你了吧?想要来我棘阳县作乱,便先问过某手中的这杆画戟!”
  孙坚闻言顿时大怒。
  他哪里能想到吕布这家伙一开口就是这么不讲道理。
  一个小小的县尉竟然也敢当面侮辱他。
  真当这个这佐军司马是吃闲饭的吗!
  对于吕布。
  孙坚之前虽然已经感应到了他肯定是个不同寻常的对手。
  但也仅只如此。
  孙坚对于自身的实力也无比自信。
  他至今为止,还没有见过有人能够在他面前与他的实力相提并论。
  就算从吕布的身上感觉到了危险,那又如何?
  在没有真正动手之前,根本就不可能知道最后的结果如何。
  算起来。
  吕布最多也不过就是跟他一个境界的武人。
  断不可能超过真气离体,进入炼真化罡的程度。
  孙坚在几年之前就已经迈入了真气离体境界。
  乃是这世上一等一的强者。
  吕布就算再强,他难不成还能跨越真气离体的境界。
  达到炼真化罡的程度?
  真要是有那样的实力。
  他为何还要留在这棘阳县中当个县尉?
  逢此乱世,正是大展身手的时候,以他的能耐,区区县尉怎么可能让他满足。
  且炼真化罡在孙坚眼中都已经算是武人的终极成就了。
  这世上他可还没有见过有人能够达到那样的境界。
  别说吕布还这么年轻。
  就连孙坚自己,他都觉得再给自己二三十年,他都不一定能够突破这层境界。
  冥冥之中。
  他已经感应到了想要突破这层境界的难度到底有多大。
  既然彼此都是真气离体境界。
  那就手底下见真章!
  论武艺,他孙坚还没怕过谁!
  “吕布小儿,找死!”
  孙坚怒骂一声,他当即催动胯下战马,提着手中古锭刀,便朝着吕布冲了过去。
  吕布眼见孙坚袭来,他却只是轻哼一声。
  催动胯下战马,道:“胆敢犯我棘阳县地界者,死!”
  旋即,一戟斩出,直奔着孙坚的面门而去。
  孙坚可看着那袭来的一戟,心中讶异万分。
  这一戟或许在旁观者的眼中看起来就像是根本没有什么厉害之处。
  就是普普通通,随随便便的朝着下方挥斩过去而已。
  可站在孙坚的角度上才会发现。
  这平平无奇的一戟在他的眼中却像是一座黑洞一般。
  周遭的一切全都被这一戟之力撕扯了过去。
  全都汇聚在这一戟之中。
  孙坚的眼里除了这一戟,便再也没有剩下别的东西。
  仿佛这片世界都被从他的身边剥离了出去。
  “叮!”
  就在那间不容发之时,孙坚终于从那股恐怖的异象之中回过神来。
  他直接举起手中的古锭刀,牢牢的将自己护在刀身之下。
  旋即一股巨力从刀身之上涌入他的体内。
  孙坚只觉得这股力量之强实乃是生平仅见。
  不过在这股力量冲入到他体内之后。
  原本周遭那些被剥离的世界也重新出现在了他的眼中。
  “好恐怖的势!”
  “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这世上竟然会有如此自傲之人?”
  孙坚心念急转。
  他一刀架住了吕布挥斩下来的戟身之后,遂即右手中的刀身猛的朝右侧一荡。
  只想要将吕布手中的画戟荡出去。
  他手中的古锭刀在马站之上看起来并不占优。
  但孙坚却很自信。
  只要被他近身之后。
  就算实力比他来的更高一些。
  也必将会陨落在他的刀身之下。
  画戟之长是个优势,但与此同时,也是吕布此刻所拥有的最大的弱点!
  吕布又如何不知孙坚的打算。
  但他却只是随手将手中画戟按着孙坚发力的方向挪了开去。
  随后便看着孙坚成功的突入到了他的面前。
  “竟然这般容易?”
  孙坚都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这么容易就突破了吕布的防线。
  在他看来,自己这已经算是摆明了的打算。
  吕布只要不傻,肯定会想办法阻拦自己才对。
  可没想到结果竟然会是这个样子。
  不过既然都已经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孙坚也没多想。
  武人之间的战斗说起来没有那么多花里胡哨。
  不像是排兵布阵一般,还有计略,有阴阳,分进退。
  武人就只有一点——力量!
  纯粹的力量才是决定他们之间胜负最关键的东西。
  而孙坚自信自己是有这种力量的。
  任凭你现如今打的是什么样的打算。
  只要让我突入到你身边。
  那你就将会为你现如今所对我产生的轻视而付出足够的代价!
  孙坚一声怒吼,手中古锭刀照着吕布的脖颈直接斩下。
  此时吕布手中画戟还被荡在身侧,眼看着就像是洞开了一个巨大的破绽。
  可就在这个时候,看着孙坚落下的刀。
  吕布不急反笑。
  “叮!”
  一道金铁交加的声音传来。
  孙坚原本全力以赴的一刀顿时被高高的弹了起来。
  那股反冲回到自己体内的力量让他手臂上的经脉都感觉像是被火焰灼烧了一般。
  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这是怎么回事!”
  不得孙坚反应过来,他们两人胯下战马就已经交错而过。
  等到孙坚调转马头,再盯着吕布的时候。
  便看到吕布脖颈上原本那一闪而逝的灰色光芒已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护身宝甲?”
  “还是说我看错了?”
  孙坚眉头紧皱,他实在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无功而返。
  等到吕布转过神来的时候。
  他脸上的笑容更盛:“难得遇到你这样实力的武人,真是有趣。”
  “你的实力不差,来,再与我战上数合,解解乏!”
  孙坚哪里受得了这般讥讽,他怒吼一声:“你找死!”
  旋即双臂高举,手中古锭刀被他举过头顶。
  他体内的真气不断鼓荡,游走在经脉之中,最终从双臂之上汇聚在那把早就已经陪伴他数年之久的刀身上。
  被高举过头顶的古锭刀此时就像是燃起了一层熊熊的火焰一般。
  恐怖炽烈的火光映照之下。
  竟在孙坚的身后凝聚出了一柄足有十余丈高的古锭刀的虚影。
  那刀身的虚影看起来与孙坚手中的刀身一般无二。
  炽烈的火焰翻腾不休,周遭的空间都好像是承受不住这火焰的灼烧,径直变的不断晃动,扭曲起来。
  吕布见状,他笑了笑:“竟然这么快就已经忍不住了吗?”
  “也好。”
  “既然你想这样,那我便遂了你的意吧!”
  “方天画戟!”
  吕布持着手中画戟。
  画戟斜指地面。
  “来!”
  他一声轻喝。
  伴随着那道轻喝声落下。
  就像是给这片天地下了一个让他们也无法违抗的诏令。
  恐怖至极的力量瞬间从天而降。
  一股烈风从九天之上猛的压了下来。
  孙坚身后带来的那百位骑卒无比震惊的看着一道旋风从天而降。
  很快就落在了吕布的身上。
  强横的风力搅动着四周的空气。
  他们全都感觉自己像是置身在了一片波动不休的海洋之中。
  四周的空气都像是已经被卷的一干二净。
  一股窒息的感觉很快就将他们彻底的包裹了起来。
  胯下训练有素的战马一个个都显得焦躁不安。
  就连他们自己,都有一种惶恐的想要转身就逃的冲动。
  所幸。
  这股旋风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
  没过多久。
  那旋风便从天上开始逐渐消失。
  最终化作了一股清风,四散开去。
  “来,再战吧。”
  吕布的背后并没有像是孙坚那样凝聚出一柄神兵的虚影。
  他手中依旧是那杆方天画戟。
  与之前表面上根本看不出有什么不同。
  可当孙坚的目光落在他身上的时候。
  便轻而易举的发现,此时的吕布已经与之前变的完全不同。
  这样的吕布看起来就想是一尊从九天之上降临世间的天神。
  那股淡漠缥缈又满含着重压的气息,让孙坚只是这样看着,就几乎有一种快要喘不过气来的错觉。
  “必须要动手!”
  “我必须要动手!”
  孙坚在自己心中不断说着。
  然而他明知道自己都已经做好了全部的准备,只要将这一刀斩出去就可以。
  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手臂就像是生锈了一般。
  根本不听他的使唤。
  这一刀像是就这样凝聚在了虚空之中,无论如何都劈砍不下去。
  “原来你的实力就仅仅只有这样?”
  吕布看着孙坚那一脸凝重的面色,等待了片刻之后,终究换来的只是他的一声嗤笑。
  孙坚听着吕布那满是讥讽的笑声。
  一时间只觉得心脏像是被人用手狠狠的捏了一把。
  滚烫的血液遂即从他的心脏之中疯狂的向体内各处冲了出去。
  那滚烫的热血融化了他犹如已经被冰封了的四肢。
  冲入他的脑海之中,瞬间让他的额头之上,青筋隆起。
  “给我死啊!”
  孙坚一刀斩下。
  那高达十余丈的刀影也随之直愣愣的朝着吕布的头顶降落下来。
  “来的好!”
  吕布的眼睛终于亮了起来。
  他等的就是这样的手段。
  这样一种能够真正刺激到他,让他体内的热血也开始有种要沸腾起来冲动的手段!
  “那你也接我一击!”
  “盘龙!”
  吕布手中那杆看起来依旧平平无奇的方天画戟向前一递。
  顿时。
  他递出去的戟身就像是化作了一条银色的怒龙一般。
  朝着孙坚毫不犹豫的便扑杀过去。
  孙坚的刀影斩在那怒龙之上。
  燃烧着火焰的古锭刀在碰触的一瞬间,便被崩出了一个巨大的缺口。
  虚影毕竟只是虚影。
  在那几乎已经凝聚成为实质的银色怒龙面前,根本就没有任何存在的余地。
  只一个照面,虚影就已经被崩解的不成样子。
  而那条银色怒龙却是连变都没变一点,依旧径直朝着孙坚的胸前冲去。
  孙坚目光陡然一凝。
  “炼真化罡!”
  他内心之中犹如惊涛拍岸。
  那一刹那,竟是一片空白。
  不过尽管精神受到了这般冲击。
  早就已经刻在肌肉里的反应却是不会迟滞半点。
  面对那汹涌而来的银龙,孙坚手中那把古锭刀依旧毫不犹豫的斩了下去。
  尽管没有了那虚影的加持,看起来气势弱了不少。
  可正是因为没有了那外放的真气凝聚成的虚影。
  才让孙坚将自己所有的力量全都凝聚在了这一刀之中。
  “铿!”
  古锭刀斩在那条银龙之上。
  孙坚本想将那银龙一斩两半。
  却没想到。
  等他的刀身落下之后,竟然落在了那银龙的前爪之中。
  锋利的龙爪抓握在刀身之上,四个尖锐的指甲在刀身上深深的烙了进去。
  那银龙看起来就像是一块炽热的烙铁一般。
  古锭刀刀身之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被融出了四个小洞。
  孙坚此时俨然已经落入下风之中。
  但想要让这头江东猛虎认输,却显然是没有那么简单。
  “想凭这种手段杀我?还不够啊!”
  孙坚看也不看自己古锭刀上那被融出的洞口。
  他体内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怖力量奔涌而出。
  只见他原本握着古锭刀的右手竟一瞬间变的犹如被沸水煮过一般。
  原本刚强有力,棱角分明的肌肉在这一瞬间陡然又变大了几分。
  整个手臂都直接膨胀了一圈。
  原本套在手臂上的护臂“啪”的一声被从中间崩碎。
  那红色的布料连同串起来的铁甲片“叮叮当当”的掉落一地。
  孙坚的一整条右臂此时就像是被鬼神附身,拥有了鬼神一般的力量。
  他猛的向后一拽。
  那古锭刀在他猛力的撕扯之下,竟然像是烧的通红的玻璃一般绵软。
  竟从那银龙爪下被生生的拽长,拽断!
  一截断刀,参差不齐的刀口。
  此时在孙坚的手中,却像是一柄绝世神兵一般。
  无穷的光焰从那参差的刀口上向外喷涌。
  一束束光焰在刀身的后方汇聚起来,最终凝聚成一把完整的刀身。
  那璀璨的光芒像是燃烧着孙坚的生命。
  像是携裹着江东猛虎的怒吼。
  再次朝着那条银龙斩了过去。
  “给我死!”
  孙坚的双眼也被那璀璨的光芒所覆盖。
  这是他体内的真气已经运转到了极致之后的体现。
  恐怖的力量在他的筋肉,血脉之中不断游走。
  凝聚了刀身的同时,也将他的实力生生推动到了更高的境界之中。
  原本的孙坚实力不过是真气离体境中期。
  现如今在暴怒之下,他体内的力量竟莫名的完成了一次跨越。
  强行将他的实力推动到了真气离体境的后期。
  达到了真气离体境界后期,最明显的标志便是真气属性的改变。
  每个武人在这个境界都能将自身的真气属性初步的提炼出来。
  只有完成了真气属性的初步提炼,才能继续向后提升实力,最终让自身的境界成功的突破到炼真化罡的程度。
  
  这是每个武人必经的阶段。
  就像是吕布。
  他平日里不动用全力的时候,真气看起来就像是与普通武人一般无二。
  但是当他一旦动用全力的时候。
  他特殊的真气属性就会立刻展现出来。
  如同之前抵挡住孙坚一刀的那一抹灰色光芒。
  那就是吕布经过自身锤炼,发掘出来的属于他自己的真气属性。
  而此时孙坚也达到了这一步。
  只是他的真气属性与吕布全然不同。
  那璀璨的光芒像是带着一股堂堂正正的霸气。
  那是一种世间罕有的色彩。
  就像是他的刚猛,他的武勇,都是世所罕见。
  这股璀璨的真气实在是太过霸道。
  即便是吕布。
  在看着面前这全然由其体内真气凝聚出来的另外一半刀身,也不得不发出一声感慨和赞叹。
  “好强猛,好霸道的真气!”
  “不差!”
  “孙文台,我承认你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了。”
  “便让我看看,你现如今的力量又能达到什么样的程度!”
  孙坚感受着自己体内这股全新的,极端恐怖的力量。
  他胸腔之中涌现出了前所未有的信心。
  “既然你想看,那我便让你睁大眼睛给我好好看看!”
  “虎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