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神话三国:我的词条无限提升 > 第二百三十八章 张角留下来的两条路

第二百三十八章 张角留下来的两条路


  孙坚再次一刀朝着吕布方天画戟所化的那条银龙斩来。
  这一刀的力量显然要比之前那一刀的力量来的更加恐怖。
  那璀璨的刀身落在银龙的身上。
  顿时让那银龙身上看起来无比坚固的鳞片寸寸爆裂。
  “哈哈哈,看来你的招数也不过如此!”
  “再来!”
  孙坚一刀砍过,手臂借着那股反震而回的力量,在空中绕过一条玄妙的弧线。
  再次劈斩了下来。
  同样是虎咆。
  但这一刀的威力显然是已经叠加上了之前的力量。
  恐怖的力量在刀身之上蔓延。
  让他的这一刀斩出之后,甚至已经开始隐隐的凝聚出了一头血色猛虎的形象。
  那猛虎的影子虽然很淡,但却自然有一股压制不住的霸气从那骨血之中渗透出来。
  刹那间。
  孙坚便已经连续斩出了七刀。
  整整七刀虎咆,一刀比一刀来的更猛。
  一刀比一刀来的更强。
  他体内的力量此时已经凝聚到了极点。
  若是让他的这股力量彻底爆发出来。
  恐怕就算挡在他面前的是一座小山,他也能够将其斩的粉碎。
  只不过他面前面对的人乃是吕布。
  是一个让他不得不将所有的力量全都集中在一点上爆发的绝对强者。
  只是孙坚此时胯下的战马已经快要承受不住他体内溢出来的这股力量了。
  毕竟只是刚刚进入这个境界。
  孙坚还无法完美的掌控自己体内所有的力量。
  更没有办法将绝大多数的力量都留在自己体内,让自己去化解。
  只能将其导入胯下的战马身上。
  他胯下的这匹花鬃马乃是从数万战马之中才挑选出来的良驹。
  其血气之强,饶是比之一般的虎豹都不弱太多。
  也正是因为这种血气。
  他才有资格成为孙坚的坐骑。
  然而此时。
  他胯下的那花鬃马身上的筋肉都在不断的颤抖。
  虽然立在原地,但对于那花鬃马来说,却像是在疯狂的奔跑一般。
  消耗了大量的体力的花鬃马此时鼻孔之中冒着热腾腾的白气。
  随着时间的推移。
  那白气之中也渐渐的染上了一抹淡淡的绯红。
  等到孙坚一连斩出七刀之后。
  吕布才像是一个已经等的有些不耐烦的大人。
  看着面前还在努力变无聊戏法的小孩。
  “看来这就是你的最强实力了吧。”
  “如此,便有些可惜了。”
  吕布淡然的声音传来。
  陡然间让之前还陷入在疯狂之中的孙坚一下子回过神来。
  “我这是在做什么?”
  还不等孙坚彻底清醒过来。
  吕布已经一挥手,那条看起来已然被孙坚斩的伤痕累累的银龙便悄然散去。
  而此时的吕布却依旧只是静静的坐在马背上,手中一杆方天画戟斜指地面。
  看起来无比的轻松和洒然。
  他完全不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
  而只是单纯的在指点后辈一般。
  “孙文台,你让我失望了。”
  吕布说道。
  “看在你还能临阵突破的份上,我给你一个机会。”
  “接我一招,不死的话,我留你一命。”
  孙坚咬牙。
  他孙坚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人敢在他面前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话!
  “大言不惭!”
  “一招?你便是再来……”
  还不等孙坚说完。
  吕布便已经一戟点了出去。
  “你的废话太多了。”
  孙坚只看到一点豪光顿时出现在他的面前。
  这是何等恐怖的速度!
  根本不等孙坚反应过来。
  那豪光就已经出现在了距离他不出尺许的地方。
  而此时。
  纵然他的肌肉已经自发的想要去阻挡那冲向他面前的豪光。
  可最终距离那豪光的出现还是晚了半分。
  “铿!”
  孙坚手中的古锭刀像是在最后一刻神乎其技的落在了那抹豪光之上。
  等到光芒消散。
  孙坚双眼无神的看着面前正被古锭刀挡住的方天画戟。
  随后画戟缓缓的收了回去。
  吕布没有再看孙坚一眼。
  他的眼中带着一抹淡淡的怜悯。
  那怜悯像是一把利剑,狠狠的插在孙坚的心中。
  但此时的他却已经没有了任何力气去反抗。
  哪怕是想要翻涌在心中的怒火,都像是被抽走了所剩无几的燃料。
  “跟我杀!”
  吕布手中画戟一挥,指向孙坚所带过来的那百名士卒。
  那些人显然看不出来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他们却都能够看的明白。
  孙坚败了。
  那位他们一直以来都以为是犹如天神一般的猛将稀里糊涂的败给了那个棘阳县的县尉。
  这种事情在他们眼中像是一场不可思议的梦。
  只是还不等梦醒过来。
  眼前就已经变成了一场无比惨烈的屠杀。
  在吕布的带领之下,凝聚起了云气的飞虎军面对这些数量等同的敌人时。
  所发挥出来的力量绝对是碾压。
  只是一轮冲刺。
  那些本就已经士气大落的骑卒便被飞虎军手中精良的长槊一个个挑翻下来。
  眨眼之间。
  一百骑卒尽数死伤殆尽。
  那一百骑卒脸上都还带着深深的惊愕和疑惑。
  他们想不明白。
  明明不管怎么想,都应该是他们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怎么到最后竟然会变成这个样子?
  为什么这小小的棘阳县竟然会有这样一支强大到这般程度的骑兵?
  难道骑兵的训练不应该是非常困难的吗?
  难道他们这些骑兵不应该是最难培养,最难维护的兵种吗?
  凭什么这个小小的棘阳县能拿出这么多骑兵?
  而且这些该死的骑兵手中拿着的竟然无一例外都是制作无比精良的槊!
  一杆长槊想要制造完成的工艺和时间以及其耗费的金钱也根本就是一个无底洞!
  放在他们的队伍之中。
  也就只有将领等级的人才有资格能够拿着长槊这种武器。
  像他们,手中都不过是普通的长枪而已。
  武器的压制来的实在是太过于厉害。
  就算不看士气,不看云气。
  拼到最后,输也一定是他们!
  不甘。
  每个人临死之前都带着相同的想法。
  不过吕布以及他麾下的飞虎军显然并没有在乎这些小事。
  对于他们而言,现如今更让他们觉得满意的还是这些存活下来的战马。
  “清扫战场,带好这些战马和长枪,回去交给先生,先生自然重重有赏!”
  飞虎军的众人遂即便兴奋的呼喊起来。
  他们飞快的将那上百人的尸体拉到一旁已经挖好的坑中,将其严严实实的掩埋起来。
  随后便带着收缴的战马和兵刃,随着吕布一同返回。
  至于孙坚。
  现如今的他只是犹如一尊失了魂的躯壳一般,呆呆的坐在花鬃马的马背上。
  任由花鬃马一路带着他走向远方。
  吕布遵守了承诺。
  只一击。
  既然孙坚没有死,那便不杀。
  但是在吕布看来。
  此时的孙坚,如果说他已经死了的话,或许还会来的更加合适一点。
  他虽然是在最后一刻挡住了自己攻去的戟身。
  但事实上。
  吕布的那一招,孙坚并没有能够全部挡下来。
  那一击中所蕴含的恐怖真气都已经在他挡住之前便轰入了他的体内。
  现如今冲入他体内的真气只是被他生生用极强的力量勉强压制了下来。
  他现在连任何一点多余的动作都做不出来。
  就连残存的那一点意志,都已经被调集过去参与到了体内真气的镇压之中。
  如若不然。
  只要他体内的那股真气爆发开来。
  他便会立刻横死当场。
  根本没有人能救得了他。
  而此处距离他们的军营至少还有二三十里地。
  吕布摇了摇头。
  轻叹了一声。
  孙坚是很强,也算的上是一个难得的天才。
  只可惜。
  他的在修武之道上的天赋终究还是差了一丝。
  尽管能够在战斗的中途强行突破境界。
  这种事情属实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但与此同时,这也违背了武人修武的最基本的原则。
  他过分透支了自己的力量和身体。
  强行突破境界,并不是一件什么值得称道的好事情。
  尤其是在真气离体的境界。
  寻常武人或许不知道。
  但是吕布却很清楚。
  孙坚的突破看起来是让他的实力变的更强了。
  但这种突破可是有这致命的代价的。
  此时强行突破只会让他对自己的真气属性无法做到的完美的提炼。
  那差的一点。
  便是他现如今选择强行突破的代价。
  就算孙坚这一次真能活下来,他也已经废了。
  未来最终就只能终身被卡在真气离体的境界。
  永远都不可能达到武人最高,炼真化罡的境界。
  真气无法蜕变成为罡气。
  在吕布看来,那永远都只配当一个蝼蚁。
  现在就算是放他一马又能如何?
  这样的武人,已经不配当他的对手。
  更不配成为先生的对手了。
  花鬃马在一路行出去三里路后。
  孙坚终究像是吕布所想的那样。
  再也无法压制的住体内那翻涌不断的真气。
  他整个人直接从马背上栽倒下来,滚落入到一旁的树丛之中。
  那花鬃马眼见主人落入林中。
  在尝试过无法重新将孙坚托起来之后,便径直朝着朱儁军营的方向冲了过去。
  半日之后。
  朱儁接到了秦羽的手书。
  手书上措辞严厉的询问朱儁为何之前所言的孙坚迟迟不到棘阳城,难道是要给他秦羽一个下马威吗?
  这封手书让朱儁极为恼火。
  但是一时半会却没有办法能够发泄出来。
  只能捏着鼻子给秦羽道了个不是。
  随后说明情况,还说明了准备前去探寻孙坚的下落。
  反正这一把是让朱儁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去小方村的战略意图没有达到。
  竟然还反倒被秦羽给怪罪了一番。
  这让朱儁这般朝中前辈,心高气傲的重臣怎么能咽的下去?
  “这秦羽……该不会连文台都给杀了吧?”
  朱儁心中突然泛出一个这样的念头。
  尽管这个念头在出现的一瞬间就让他觉得十分荒唐而给否掉了。
  在他看来。
  秦羽就算再怎么有能耐,也不至于会将孙坚都给杀了。
  也不至于能将孙坚都给杀了!
  孙坚是什么实力。
  朱儁心知肚明。
  如果不是因为孙坚实力超群。
  朱儁也不至于在出兵征讨黄巾之前还专门上表要将孙坚也带在身边。
  他看重的就是孙坚的实力啊!
  可现在孙坚到底是出了什么事?
  如果不是秦羽的手下干的,那会是谁?
  孙坚可不是一个人过去的啊。
  他手下可还带着一百骑卒。
  以他之能,别说是秦羽了。
  就算是那现如今还在与他们对峙的黄巾军张曼成。
  他也没有这个能耐拦得住!
  “给我去查!”
  朱儁怒气冲冲的吼了一声。
  他感觉自从遇到了秦羽之后,好像身边就从来没有发生过哪怕一件好事。
  简直是晦气到了极点。
  眼看着朱儁这般怒气冲冲的样子。
  其他人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派遣兵将,前去想办法探查孙坚的下落。
  与此同时。
  宛城外的大营之中。
  张曼成坐在帅帐内,看着手下人送来的情报。
  他嗤笑了一声,道:“那朱儁还真是不开眼。”
  “来到这里之后,先不说对付我,反而将主意打在了先生的身上。”
  “你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看来那孙坚也没有情报上说的那么强。”
  “此去恐怕是凶多吉少。”
  “先生虽是圣贤,但先生的手段可一点都不像那种普度世人的圣贤啊。”
  张曼成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
  想到秦羽的时候,那脸上的笑意就很快变成了敬佩和感叹。
  谁能想到秦羽之前的手段会来的那么狠辣呢?
  谁敢想象,秦羽在整治他治下的那些世家的时候,所作所为算起来竟然还要比他们这些黄巾军来的更残暴的多。
  而且那些事情在他们太平道起义之前就已经做完了。
  如果要在这大汉疆域内挑选一个地方的地主豪强最少。
  那绝对是现如今的棘阳县了。
  那边的地主豪强几乎被秦羽杀了个精光。
  而且偏生用的还都是合法的说辞。
  要么就是欺压百姓,要么就是隐匿税收。
  反正种种刑罚,只罗列出那些死罪的。
  这些世家肯定都已经做了不少。
  谁敢说自己身上就干净的?
  这些都暂且放到一旁。
  其实最让张曼成心中佩服的还要数秦羽后来用那个所谓的经济手段一下子将棘阳城内的世家全都撸了个干干净净的事情。
  光是杀人。
  张曼成不佩服。
  那种事情他们黄巾军也能做。
  而且做的兴许还能比秦羽做的更残暴,杀的更干脆。
  但秦羽的这种经济手段,便是他们黄巾军根本不可能做的了的了。
  秦羽几个颠倒,就将棘阳城里的地皮和人工费用涨了起来。
  用巨额的利润将那些世家豪强全都吸引过来。
  将他们牢牢的绑在自己的战车上。
  从他们的身上不断吸血。
  吸的他们自己都感觉到疼了之后,自然而然就会想要违反秦羽之前定下来的政令。
  然后一波百倍罚款。
  嘶……
  那收回来的可都是大批大批的真金白银。
  若是有人反抗就更好了。
  直接将他们家族内的所有东西全都收缴一空。
  而就算做了这种事情。
  棘阳县竟然还真的稳住了情况。
  没有了地主豪强镇着场子,没有他们协调那些乡里关系。
  棘阳县现如今也好好的维持了下去。
  对于很多人来说。
  看到棘阳城的那个样子,心中对于世家的存在就好像没有多大感觉了。
  似乎不要他们的话,也没有什么问题一样。
  可这种事情完全就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
  只有现如今的张曼成才知道。
  他在之前彻底得罪了那些世家大族之后。
  现如今面对的是一个多大的烂摊子。
  为了维持现如今宛城之中的这个局面。
  张曼成已经完全可以说是用上了他的洪荒之力。
  只可惜。
  就算是这样。
  他也才不过堪堪维持住宛城目前的情况而已。
  想要达到棘阳城中的那种情况。
  张曼成自认是绝不可能了。
  他都想不到秦羽到底是怎么解决的。
  难不成棘阳县的老百姓就那么好管?
  林林总总,这些事情让张曼成对于秦羽的佩服是早就已经深深的刻进骨子里了。
  
  不过真要说起来的话。
  张曼成对于现如今秦羽的感情其实是很复杂的。
  他对于秦羽是真心的佩服。
  但另外一方面。
  颍川黄巾的失败,在张曼成看来,极大程度上是被归结在了秦羽的身上。
  “先生啊,你怎么就能这么强呢?”
  “你拥有这样强大的实力和神妙的计谋,为何不去推翻这个该死的朝廷呢?”
  “你明明也是在意我们这些穷苦百姓的,可为什么……”
  张曼成不懂。
  尽管张角曾经给他留下了两条路去走。
  而且现如今的现实已经在推动着他走向那条自己之前并不想要去走的路。
  但张曼成的心中始终都是想要去走第一条路的。
  他无比渴望颍川的黄巾军能够获胜。
  无比渴望波才能够率领十几万大军横扫皇甫嵩和朱儁。
  然后他便挥师北上,与波才一道,攻破那拱卫京师的两道防线。
  最终进逼洛阳,杀狗官,覆大汉!
  这才是他想要看到和想要去做的事情啊!
  而不是现在这样。
  只能看着波才战败被斩的战报,率领黄巾军就此留在宛城之中。
  再也没有了改天换日的希望。
  “大贤良师,其实,先生才是你真正选择的人吗?”
  张曼成喃喃自语。
  他像是感应到了什么。
  眉宇之中带着一抹淡淡的悲哀。
  他想要反抗。
  可站在他面前的却是一个让他根本不想去反抗的人。
  命运。
  可真是太会开玩笑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