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神话三国:我的词条无限提升 > 第二百四十二章 绝望的选择

第二百四十二章 绝望的选择

        “先生,我们这样做,是不是对他们来说有点太难了?”
  
          等到孙夏离开之后,吕布忍不住开口问道。
  
          没错。
  
          秦羽,逢纪以及张昭此前说的那些话,做的那些事情都不过是他们商量好的。
  
          早在秦羽确定了孙夏要来之前,他就已经想好了这些事情。
  
          按照秦羽的本意,他的确是不想眼睁睁的看着那些可能无辜的流民就这样数万数万的死去。
  
          但是相较于要救下他们的生命。
  
          秦羽对于自己的安危自然是更加关注。
  
          他不可能为了别人就将自己置身于险境之中。
  
          孙夏给他们带来的这个策略不错。
  
          用那些黄巾军中的恶人去跟朱儁硬拼。
  
          恶心朱儁的同时,还能将那些潜在的不稳定因素全都给他排除出去。
  
          不过仅仅只是这样的话,还是不足以打动秦羽。
  
          不足以让秦羽为他们冒着极大的风险去救人。
  
          所以,秦羽将这个选择的权利又交给了孙夏和赵弘。
  
          如果他真要将这些黄巾军收编到自己的麾下。
  
          那就意味着孙夏和赵弘未来就会是他的手下。
  
          对于自己的手下,秦羽第一点要求的便是忠心,其次便是人品。
  
          日后到底能不能放心让他们去带兵,帮助自己建功立业,现如今就要全看他们自己的选择了。
  
          至于让孙夏去选择的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秦羽率军与那些宛城之中的黄巾厮杀一场。
  
          将这些盘踞在宛城之中的乱党彻底杀光而已。
  
          这样一来,朝廷里也不会再有什么对他质疑的声音响起。
  
          他也能够名正言顺的成为这南阳郡郡守。
  
          成为这片人口数量足有两百余万的大郡的主宰。
  
          而倘若孙夏和赵弘都选择了要牺牲自己也要给他们的这些部下找一条活路的话。
  
          秦羽就算是帮他们一次,又能如何?
  
          他现如今虽然没有回去过洛阳。
  
          但他的神水在朝堂之中已然积攒下来了不少的人脉关系。
  
          大不了,这件事之后,便想办法通过何进将这件事情的隐患解决掉。
  
          不过信任度这种事情,实在是很难说的出来。
  
          尤其是针对刘宏而言。
  
          秦羽一旦收下这些黄巾军,刘宏会怎么想?
  
          这岂是几句话就能说的明白的?
  
          但秦羽也知道,刘宏还不至于因为这件事情就想要了自己的小命。
  
          朝廷之中,不光有何进,还有杨赐这样的三公能为他说些话。
  
          只是,如果真的发生了这件事。
  
          日后他是肯定不会再有像之前那样的待遇。
  
          刘宏也不可能再像是以往那样,毫无保留的信任自己。
  
          只能说,这件事情的确有风险。
  
          但是风险还没有大到不可控的程度。
  
          最多就是他不能再担任郡守之位罢了。
  
          一下子又给他打回到棘阳县这种县令的位置上。
  
          不过秦羽也无所谓。
  
          县令就县令吧,反正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情是能够阻挡得住他继续前进的脚步的。
  
          更极端的情况。
  
          就算他真的被贬为庶人。
  
          那又如何?
  
          大不了带着这些投靠他的黄巾军直接占一片地方,自立为王。
  
          带着他们去大山里种上几年的田。
  
          等到刘宏驾崩,洛阳大乱之后,这天下,自然还有他的立足之地。
  
          甚至于。
  
          秦羽都已经做好了准备。
  
          他未尝就不能去走黑山军张燕的路子。
  
          而且以他现在的条件来看。
  
          他如果想变成黑山军张燕那样,朝廷对付不了,最终只能招安的模式。
  
          他的成功率显然要比张燕高的多的多。
  
          只是……
  
          这样一来,现如今好不容易留在身边的荀彧恐怕就没了。
  
          黄忠肯定是没问题的。
  
          张昭也应该会选择跟着他一起创业。
  
          逢纪,娄圭都是老相识了。
  
          他们这时候也不会离自己而去。
  
          想来想去,也就是荀彧这个王佐之才的去留可能会成为秦羽要付出的代价。
  
          无所谓了。
  
          没了荀彧,这不还有张昭吗?
  
          再过个几年,想办法把那位还在幼年时期的山野村夫也弄到自己身边来。
  
          让张昭好好的培养一番,顺便再去多多拜访荆襄庞氏等大家族。
  
          给那位大佬的底子打好。
  
          未来少了荀彧那也不亏啊。
  
          有了这样的底线,秦羽心里自然是再没有什么好犹豫的。
  
          成与不成的结果他都能够接受。
  
          现如今将这个困难的选择题交给孙夏和赵弘就行。
  
          不过。
  
          这种事情对于他们两个来说,应该会很难熬。
  
          如果孙夏和赵弘知道秦羽现如今心里的想法的话。
  
          他们恐怕直接都会跪倒在秦羽面前,跟秦羽大声哭诉起来。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是一句难熬就能说的过去的?
  
          那可是要让他们去直面生死,付出这条命的代价为别人去争一个活下来的机会啊!
  
          他们是太平道的大方渠帅,可不是什么圣人。
  
          在这之前,他们也不过只是一个穷苦的普通人罢了。
  
          谁能有这么高的思想觉悟?
  
          眼看着孙夏回到安然无恙的回到宛城之中。
  
          一直都在焦急等待消息的赵弘激动的几乎都要笑出声了。
  
          在得到手下的禀报之后。
  
          他都已经几乎看到了孙夏那一脸兴奋的样子。
  
          然后他们两人就要秉烛夜谈,去想办法筛选人选,然后再给那朱儁一个好看。
  
          随后就风风光光的成为秦羽手下的降将。
  
          未来大富大贵不敢说。
  
          至少是不用再为了这条性命整天提心吊胆了。
  
          能做到这种事情,对他们来说就已经是非常满意,而且也是非常顶的了。
  
          这样他们还能有什么好说的?
  
          然而就在赵弘满心欢喜的幻想着这种场面的时候。
  
          迎面看到孙夏的神情时。
  
          他脸上本来已经拉满的笑容顿时就僵住了。
  
          “兄弟,你这是……”
  
          赵弘看着孙夏铁青的神色,一时间只觉得心里“咯噔”一声。
  
          孙夏果然没有如同往日一般。
  
          他甚至都没有再去注意他们两人之间的礼节问题。
  
          仅仅摆了摆手,道:“渠帅,我们回去再说吧。”
  
          赵弘连忙将孙夏迎了进来,并且吩咐下去,没有他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准靠近。
  
          之后,他才掩上大门。
  
          急匆匆的来到孙夏面前,道:“兄弟,可是你此行过去出了什么问题?”
  
          “难道是先生不愿意接纳我们?”
  
          孙夏看着此时有些疑神疑鬼的赵弘,他叹了口气,道:“并非如此,先生听完我说的时候,也并没有对我们看不起,他也是有心想要帮我们一把,可是……”
  
          “可是什么啊?兄弟你说话能不能一下子说完?”
  
          赵弘被孙夏的这种说辞和他的神情弄的一时半会心里忐忑不安。
  
          孙夏抓起面前的羽觞,将羽觞之中的酒水一饮而尽。
  
          任凭那炽烈的感觉在胸膛之中沉浮。
  
          趁着这股子劲头,孙夏才开头道:“渠帅,你可愿为了给那些兄弟们争取一个活命的机会而赴死吗?”
  
          赵弘一听这话,直接就懵了。
  
          “兄弟你这是在说什么话呢?我怎么听不懂?”
  
          “我赴死不赴死不重要,但我就算死了,又怎么能给兄弟们争一个活路?”
  
          孙夏看着赵弘脸上那紧张担忧的神情。
  
          他哪里还能不明白。
  
          便是他自己。
  
          都已经过去了这么长时间。
  
          不也还是没有想好?
  
          于是孙夏便继续说道:“其实这件事情终究还是我们俩想差了。”
  
          “我们只顾着想我们自己,而没有想到先生的处境。”
  
          旋即。
  
          他将之前从秦羽口中听到的那些事情全都跟赵弘说了一遍。
  
          就在赵弘听完了之后。
  
          他果然也直接就陷入到了最深沉的沉默之中。
  
          两人静静的在房中相对而坐。
  
          一旁摇曳的烛火将他们两人的影子燃的犹如妖魔。
  
          “非是这样不可了吗?”
  
          许久之后。
  
          赵弘才开口。
  
          只是他也没有想到。
  
          自己这一开口的声音竟然会来的如此沙哑。
  
          孙夏也觉得自己嘴巴里泛着一股苦涩难免的意味。
  
          就像是那杯下肚的浊酒之中泛着的穷困一下子彻底蒸腾了出来。
  
          那是一条锁链。
  
          永远困锁在他们这些底层人身上的锁链。
  
          就算他们一路挣扎,一路拼搏到了现如今的地位。
  
          最终的结果不还是只有死路一条?
  
          他们的命运从一开始就是已经注定好了的。
  
          谁能走脱?
  
          谁能走脱!
  
          不可能的。
  
          孙夏没有回答。
  
          但此时孙夏的无声,才让赵弘感觉到更加的绝望。
  
          “那兄弟你的意思呢?”
  
          赵弘忍不住再开口问道。
  
          孙夏抬头看向赵弘,他眼中没有犹豫,但却还是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赵弘一声长叹。
  
          这一道长长的叹息声像是将他的生命都从他的口中给叹了出来一样。
  
          “我也不知道。”
  
          “不过,我还有一个问题。”
  
          “你说,就算我们两人真的能够按照他们所说的那样,直接就一死了之。”
  
          “那,他们难道就能放过咱手下的这些兄弟?”
  
          “我们真能信的过他们?”
  
          “他们会不会在我们两人死了之后,趁着兄弟们群龙无首,就重新攻城,将兄弟们全都坑杀的干干净净?”
  
          “到时候这些兄弟们可就真是连报仇的机会都没有了啊!”
  
          孙夏听着赵弘说的话。
  
          他脸上渐渐的挂起一抹笑意。
  
          但是这笑意才刚刚出现,便又卷上了一层浓浓的苦涩。
  
          就像是在他的脸上画上了一个很不真实的笑容。
  
          “我不知道。”
  
          孙夏说了一句。
  
          “渠帅,我现在心思很乱,已经没有办法再跟渠帅你商谈什么要紧的事情了。”
  
          “还请渠帅容我暂且告退,有什么事情,等明天再说罢。”
  
          说完,孙夏就朝着赵弘拱了拱手,遂即转身走了出去。
  
          赵弘对于孙夏的离开并没有什么表示。
  
          他说完之前的那些话之后。
  
          自己也就像是一座石雕一般。
  
          整个人呆呆的愣在那烛火之下。
  
          就这么看着地面上飘摇不定的阴影,不知道心中到底又在想些什么。
  
          一夜转眼过去。
  
          赵弘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睡了多久,到底睡了还是没睡。
  
          他只觉得自己现在好像就已经不属于这个世界了一般。
  
          整个人心里空落落的。
  
          想要发泄,却不知道自己该发泄些什么。
  
          想要吃喝,可却觉得不管吃多少珍馐,喝多少佳酿,都填补不了自己心中的那块空隙。
  
          所幸。
  
          才一大早,朱儁就已经遣人前来攻城。
  
          这逼得赵弘不得不将精神调动出来。
  
          不断的派遣那些黄巾军前去抵挡朱儁的攻势。
  
          而他自己恐怕都没有发现。
  
          他现如今派遣出去的那些人。
  
          正是昨天已经在心中提前确定好了的目标。
  
          这些人分散着,但是都受他的调令前往一线。
  
          很快就一个个死伤而回。
  
          他们都有这样的伤亡。
  
          朱儁那边自然也不好过。
  
          几次猛烈的攻势都被赵弘派人生生顶了回来。
  
          若是没有孙坚这样的强者率领部将凝聚云气的话。
  
          恐怕他们这攻城战的死伤数字还要来的更加难看一些。
  
          而与朱儁这边比起来。
  
          秦羽他们的攻城看起来就轻松的多了。
  
          烈度就不是一个等级上的。
  
          如果说朱儁那边的攻守双方都是职业级的选手。
  
          那么秦羽这边的攻守双方就全都是业余段位。
  
          而且是业余段位之中最低等不过的段位了。
  
          说起攻城战,秦羽根本不懂。
  
          吕布虽然也是一员猛将。
  
          但他常年生活在并州,应对的都是那些匈奴人。
  
          他们之间可没有什么攻城的概念。
  
          比的就是谁的硬实力更强,谁的马儿跑的更快。
  
          真遇到现在这种攻城战。
  
          吕布的表现也比秦羽好不到哪里去。
  
          唯一能镇得住场子的恐怕也就只有逢纪了。
  
          但逢纪本身又是很清楚秦羽想法的。
  
          他们此行并不是为了跟那些黄巾军死磕。
  
          按照秦羽的说法。
  
          称之为练兵或许还能更合适一些。
  
          于是乎。
  
          逢纪就坐镇中军,不断的发号施令。
  
          让那一万黄巾降卒分成十部,每一部都冲上一阵。
  
          让他们熟悉一下这种氛围,然后就撤退回来。
  
          场面看起来也是热闹非凡。
  
          喊杀之声响的震天。
  
          但实际上这么多人过去,也就是刷了个步数,开了个运动会。
  
          真正可能大批量减员的事情,他们是根本没有过多的涉足。
  
          连续几天下来。
  
          朱儁手中的兵马都已经损失了将近两三千人。
  
          黄巾军自然也是付出了对等的代价。
  
          可宛城依旧是那个宛城。
  
          坚固高耸的城墙还依旧掌握在黄巾军的手中。
  
          纵然孙坚曾经作为先登,成功的登上了城墙。
  
          只可惜。
  
          那些黄巾军一个个真可谓是悍不畏死一般的杀了过来。
  
          他们的士气非但没有减弱,反倒是变的更强。
  
          饶是孙坚这样的强者。
  
          他也不敢在没有己方云气加成的情况下。
  
          与那些守城的虎狼之师硬拼太久。
  
          眼看着自己身后就没有多少人能够登上城墙。
  
          孙坚果断的选择了放弃。
  
          至于秦羽这边。
  
          这几日下来。
  
          他也有正儿八经的组织过几次规模不小的攻城。
  
          只不过相较于黄巾守军的人数。
  
          秦羽麾下的这些人还是有些不太够看。
  
          在没有足够攻城器械的帮助之下。
  
          他们想要攻城,难度实在是来的太大。
  
          就连吕布,也都被那些黄巾军给打退下来几次。
  
          这让吕布只觉得一身勇力无从发挥。
  
          心中憋闷的紧。
  
          “先生,那赵弘和孙夏这几日一点消息都没有传过来,想必他们是已经铁了心想要跟咱们作对了。”
  
          “既如此,我们又何须再这般让着他们?”
  
          “干脆让我带着保安军一次给他们的城墙冲下来吧!”
  
          吕布怒而提议道。
  
          那些黄巾降卒根本就跟不上吕布的脚步。
  
          就算吕布一个人能冲上那城墙。
  
          在黄巾军士卒的攻势之下,独自支撑很长时间。
  
          可他背后的那些黄巾降卒却没有办法能够很快跟上来。
  
          以至于几次在吕布看来都是功败垂成。
  
          这也是因为那些黄巾降卒的实力太过低微。
  
          一个个不过是钢筋铁骨的血气境界。
  
          这要是换做保安军那清一色的真气武人之境。
  
          吕布真有信心能直接将这些黄巾军守卫的城墙给他攻下来!
  
          秦羽摆手笑道:“奉先何必如此着急?”
  
          “在我看来,现如今这个样子,正是说明孙夏和赵弘两人还在犹豫。”
  
          “我们不妨再多给他们一点时间,倘若他们真的想清楚了的话,我会让你带保安军去冲一次的。”
  
          吕布闻言,这才勉强按捺住了心中的火气。
  
          一旁逢纪对于秦羽的判断也忍不住点了点头。
  
          生死之间,想要做出判断,可真是不容易。
  
          况且对于孙夏和赵弘而言,这种生死不关义气。
  
          他们后面所担心的东西还多着呢。
  
          考虑的时间长一点,也是应该。
  
          如此。
  
          又过去了几日。
  
          不过这几日的战况比之前来的就要弱的多了。
  
          虽然在孙坚率领下的官军很猛。
  
          但他们也不是铁打的。
  
          整天维持这样的攻城烈度,也将他们一个个打的心神疲累不堪。
  
          宛城内的黄巾军更是心惊不已。
  
          他们在这之前可没想到官军的攻势竟然会来的这么猛。
  
          这样下去,他们根本就不可能撑得住官军的进攻。
  
          而且更让他们感到绝望的是。
  
          除了朱儁这边的攻势。
  
          到后来,秦羽那边的攻势也开始变得一天比一天更强。
  
          黄巾军的士气一落再落。
  
          恐怕距离最后的城破,真的就只是时间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