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神话三国:我的词条无限提升 > 第二百四十三章 恭迎太守!

第二百四十三章 恭迎太守!

        “兄弟,现如今我们已经到了这个境地,你待如何?”
  
          连日连战的赵弘偷空找到了同样疲惫的孙夏。
  
          他们两个为了应对朱儁在两个方向上的攻势,都已经被消耗了大量的心神。
  
          “渠帅也想通了吗?”
  
          孙夏咧了咧嘴。
  
          他现如今的双眼之中虽然满都是疲惫。
  
          但眼底深处却隐隐的带着一抹解脱之色。
  
          赵弘叹了口气,道:“想通了,全都想通了。”
  
          “而且不瞒兄弟你说,直到今天,我才发现,原来我从那天晚上开始起,就已经想通了。”
  
          孙夏哈哈一笑。
  
          这种事情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兴许赵弘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但。
  
          这几天惨烈的攻城战之中。
  
          他派遣上前线与朱儁对抗的,正是他们之前黄巾军中最狠戾,同时实力也是最强横的那些流寇山贼组成的队伍。
  
          赵弘做这事情的时候做的很是隐蔽。
  
          他麾下的那些黄巾军也想不到他们头顶的老大竟然都已经有了想要归顺朝廷的想法。
  
          现如今竟然是在生生的派遣那些实力强横的刺头去送死。
  
          两者之间信息的不对等,最终才出现了这样的一种局面。
  
          赵弘看着孙夏的笑容,他自己也洒脱的笑了起来。
  
          随后说道:“那就今晚吧,今晚就麻烦兄弟你再走一趟,将我们的决定告诉先生,并且一定要详细询问好我们这些兄弟未来的安排。”
  
          “我料想先生不会出尔反尔,但有个保证,总归能让我们大家都安心一点。”
  
          孙夏点了点头。
  
          两人之后又商议了许久。
  
          等到天色逐渐暗下来之后。
  
          孙夏才起身告辞。
  
          用之前的方法,趁着夜色,来到秦羽的营帐之中。
  
          这一次。
  
          秦羽显然还是在等着他过来。
  
          看到孙夏之后,秦羽的神情并没有多少意外。
  
          和上一次如出一辙。
  
          只是,这一次孙夏来的时候。
  
          他自己的心里却已经是完全不同的另一番滋味了。
  
          “先生,我们已经有决定了。”
  
          孙夏说道。
  
          秦羽面色复杂的看着孙夏。
  
          孙夏看着秦羽这般复杂的神色,他却像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一般,反倒是笑了起来。
  
          “想必先生现在一定很不想见我吧?”
  
          “与现如今见我相比,还是将宛城彻底攻下来会更简单一些。”
  
          秦羽笑了笑道:“这倒是被你说中了,我现在的确很不想见你,见到你,我会很为难。”
  
          孙夏朝着秦羽躬身一拜,道:“先生高义!”
  
          秦羽摇头,道:“说罢,你们两个是怎么决定的?”
  
          ……
  
          “就差几日了!”
  
          朱儁的大营之中,孙坚脱下盔甲。
  
          甲胄之中早就已经被汗水浸透。
  
          朱儁显得很是高兴:“这也多亏了文台你的勇武啊!”
  
          “若非有你,想要攻下这宛城,又岂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孙坚对于这种说辞并不意外。
  
          他对于自己的实力有着足够的自信。
  
          尤其是他现如今的实力又再次得到了提升之后。
  
          比之以往都已经强悍了不知道多少。
  
          他谢过朱儁的夸赞之后,说道:“那秦羽这几日看起来与那些黄巾贼打的热火朝天,但实际上也不过是在演一场拙劣的戏罢了。”
  
          “倘若他不来,我们还要分兵四处,想要全力攻城都没有办法。”
  
          “但现在他却给了我们攻下宛城的机会。”
  
          “看起来,这宛城之中的黄巾贼跟他之间肯定有些说不得的过往。”
  
          “现如今虽然我们还没有找到什么把柄,但只要将这宛城攻下,到时候一切都会水落石出。”
  
          “就算是找不到把柄,我还不信,他秦羽就能眼睁睁的看着我们将那些黄巾贼全都杀光?”
  
          “之前能在颍川的时候就已经在不断的收拢那些黄巾乱党,这一次,他肯定也会这么做。”
  
          “只要他做了,再要对付他,那可就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了。”
  
          孙坚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
  
          他呵呵一笑,胸有成竹。
  
          朱儁对于孙坚的说法颇为认同。
  
          而这本身也就是他定下来的策略。
  
          只不过全都交给孙坚去做了而已。
  
          现如今秦羽到底是不是太平道。
  
          到底跟太平道有没有关系。
  
          这都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他们马上就要攻入宛城。
  
          马上就要去斩杀那些黄巾反贼。
  
          而只要这个时候,秦羽还敢站出来为那些反贼说话的话。
  
          都不用朱儁怎么添油加醋。
  
          只要将这件事情平铺直叙的汇报上去。
  
          对于朝堂之上的衮衮诸公来说。
  
          这本身就是一个能够用来打垮秦羽的绝佳子弹。
  
          这人心啊,可是经不起考验的。
  
          只要一旦让人在心中起了怀疑。
  
          想要再修复,那可就是不可能的了。
  
          只要秦羽未来没有在刘宏面前还存有现如今这样的信任。
  
          想要对付他,那还不简单?
  
          这天下这么多世家豪族。
  
          难不成,还真会被他这一个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所谓的神仙给耍的团团转?
  
          朱儁看的很清楚。
  
          他也已经猜到了。
  
          秦羽可能真不是太平道。
  
          但这些太平道对于秦羽应该是真的佩服。
  
          就像是刘宏对于秦羽的敬重一般。
  
          这是秦羽的过错吗?
  
          不是。
  
          但,心软,可就是秦羽的过错了!
  
          朱儁看的出来,秦羽不惜杀伐,但却不喜将杀伐用在这些没什么用的老百姓身上。
  
          还真是愚蠢的妇人之仁。
  
          走到了这一步。
  
          朱儁对于之后的事情俨然已经没有了多少期待。
  
          只要这样走下去,秦羽就不可能翻的了身。
  
          那他现在也就没有必要再说做什么,也没有必要再去说什么。
  
          只要等着城破的那一刻。
  
          再去看着秦羽那满是犹豫,却不得不站出来的样子发笑就好了。
  
          到了那个时候。
  
          拿下宛城的功劳是他的。
  
          兴许。
  
          借着这个机会。
  
          他都有希望亲自前往一趟之前根本没有机会进去的小方村。
  
          你秦羽不是厉害吗?
  
          之前我偷偷摸摸的进不去。
  
          但我还不能率军光明正大的过去?
  
          等到你失去了陛下的信任,我看你拿什么来挡我的大军!
  
          朱儁俨然已经想到了朝堂之上震怒的刘宏下令要将小方村中的隐秘挖掘出来。
  
          而他作为现如今就在南阳郡的人,自然是再好用不过的了。
  
          到了那个时候。
  
          大事可定!
  
          他也能知道。
  
          秦羽那让人垂涎的神水到底又是怎么来的!
  
          可真是期待啊!
  
          “既然如此,那就再多辛苦文台几日,必须要尽全力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宛城给攻下来!”
  
          “迟恐生变。”
  
          朱儁吩咐道。
  
          孙坚应了一声。
  
          之后几日。
  
          朱儁和孙坚两人的表现也的确是在全力以赴的猛攻。
  
          朱儁进攻宛城东门,孙坚从宛城北门进攻。
  
          两人的攻势极强,烈度极高。
  
          以至于守城一方的孙夏和赵弘都连连生出要守不住的错觉。
  
          不过他们两人此时已经给那些手下的黄巾军说的明明白白。
  
          只要让朱儁和孙坚破城进来。
  
          他们这些人,有一个算一个,全都没有半点活路。
  
          其实这种事情根本不用他们去说。
  
          这些黄巾军都看的清清楚楚胡。
  
          一个个为了自己活命,哪里还能不下死力?
  
          几日时间,双方在这城墙之上就又留下来了上万具尸体。
  
          最为离谱的是。
  
          作为守城的一方。
  
          黄巾军的死伤数却要比那些攻城的官军来的高的多。
  
          这一日。
  
          又是连战了一天。
  
          孙坚浑身浴血,从战场上退了下来。
  
          他与朱儁两人一合计。
  
          都觉得明天便是最好的破城机会。
  
          这几日连续的强攻已经将那些黄巾军打的有些懵掉了。
  
          巨大的战损比让他们一个个心中已然失去了想要继续拼命的勇气。
  
          据城死守那就是死路一条。
  
          现如今宛城之中的这些人一个个都是人心思动。
  
          目光盯着西侧城墙外的刘备等人。
  
          那里的守军最少。
  
          仅仅只有四千余人。
  
          他们都在想着是不是能从那个方向突围出去。
  
          仅仅守在这宛城之中,恐怕是死路一条。
  
          赵弘和孙夏两人在郡守府中碰了一面。
  
          “时候差不多了。”
  
          孙夏说道。
  
          等到孙夏话音落下之后,接过他话茬的却并非是赵弘。
  
          从这堂屋的阴影之中,却有一道人影走了出来。
  
          他说道:“时候确实是已经差不多了。”
  
          “这几日时间,已经将那些该肃清的家伙肃清了大半,这种事情我们还真是应该好好的感谢一下那位右中郎将啊。”
  
          孙夏对于这个人的出现似乎没有半点意外。
  
          他与赵弘两人都朝着那人拱了拱手,道:“若非元图助我,此事也不会做的这么顺利。”
  
          等到那人从阴影之中走出,来到两人面前的时候。
  
          烛火之下,此人不是逢纪还能是谁?
  
          逢纪此时脸上挂着笑容,道:“两位可是已经都想好了?”
  
          孙夏与赵弘都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道:“是的。”
  
          逢纪脸上笑容不变,道:“两位可还有什么想说的,想做的?若是有的话,在下定会全力助二位完成遗愿!”
  
          孙夏洒然一笑,道:“事到如今,我也已经没有什么所图之事了,只希望先生能护我一家老小平安,我便再无遗憾。”
  
          赵弘点了点头,他没有说话。
  
          该说的,在这之前就已经说过了。
  
          现在再去重复也已经没有什么必要。
  
          逢纪点了点头,他从怀中摸出两个瓷瓶。
  
          将这瓷瓶分别放在赵弘和孙夏的手中。
  
          “这便是先生为你们精心准备的东西。”
  
          “明日做完你们最后的事情,只需服下这瓷瓶中的药丸,你们身上的这一身罪孽,便算是彻底洗净了。”
  
          赵弘和孙夏两人拿着瓷瓶。
  
          将其捏在掌心之中。
  
          一时间只觉得这瓷瓶的分量来的是如此之重。
  
          逢纪也没有再说什么话,而是转身告辞。
  
          只将这份沉默留给了他们两人。
  
          沉默了半夜之后。
  
          不等天亮。
  
          赵弘便下令召集黄巾军中各个渠帅,前往郡守府中商议要事。
  
          众人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心中带着疑惑,来到郡守府中之后。
  
          遂即听到的便是赵弘和孙夏两人对他们所说的那惊天霹雳一般的消息。
  
          他们要归降在秦羽的麾下了!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
  
          这些大大小小的渠帅们一个个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经过这几日的惨烈厮杀之后。
  
          这些人都已经几乎以为自己可能这次就要真的殒命在这种地方了。
  
          根本不可能还有第二条路等着他们去选。
  
          可谁能想到。
  
          眼看着宛城就要被攻破,他们竟然还能在这种时候投身到秦羽的麾下。
  
          这对他们来说,如何不算是个天大的惊喜?
  
          看着这些人脸上兴奋的笑容,一下子连日来的疲惫都一扫而空的样子。
  
          赵弘和孙夏两人眼底都带着说不出的羡慕。
  
          如果可能的话。
  
          他们现在也真想要站在这些人的位置上啊。
  
          可惜……
  
          其中不少人现在就叫嚷着要打开城门,先将秦羽迎进来。
  
          等到秦羽坐稳了郡守的位置。
  
          那些城外的官军也就自然没有了攻击他们的理由。
  
          不过这样的说法却是被赵弘笑着摆手给否了。
  
          “你们现如今这般激动的心情可以理解,但你们都不想想,先生难道就不用睡觉的吗?”
  
          “而且现如今仅仅只是你们自己知道了而已,你们每个营中的军士可是已经知道了?”
  
          “贸然将先生迎进城来,你们若是控制不住手下的那些士卒,闹出麻烦来,谁能承的住这种后果?”
  
          赵弘笑着说道。
  
          那些大大小小的渠帅们则是立刻把胸脯拍的邦邦响。
  
          道:“渠帅放心!我们手底下的兄弟可不会那么没眼色的,谁不知道先生是把咱太平道真正当人看的?能投身到先生麾下,那对我们来说就已经是一个最好不过的结果了。”
  
          “是啊渠帅,别的我不敢说,这个消息只要是让我手底下的那些兄弟们知道之后,我保他们没有一个人胆敢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明日一早,我定会让这些兄弟们将先生好好的给迎进来!”
  
          众人七嘴八舌的说道。
  
          等到他们已经发泄完心中的激动,口中的声音也逐渐落下去之后。
  
          赵弘才说道:“若是能像你们所说的那样,就最好不过了。”
  
          “现在我就给你们两个时辰的时间,两个时辰之后,天就该亮起来了。”
  
          “我要你们在天亮之前,将这消息说给所有手下的兄弟们,让他们全都知道一会将会发生什么事情。”
  
          “务必不能给我出半点差错,明白了吗!”
  
          “明白!”
  
          众人齐声应道,随后便等到赵弘一挥手,便齐刷刷的退了出去。
  
          一个个脸上写满兴奋,哪里还看的出来半点困倦?
  
          一时间宛城之中那数万还在睡梦之中的黄巾军都被叫了起来。
  
          消息一传十,十传百。
  
          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宛城。
  
          没有了真正阴云笼罩在头顶上的感觉让他们实在是前所未有的舒畅。
  
          这些士卒一个个也都眼睛瞪的犹如铜铃一般。
  
          根本就睡不着觉。
  
          才不过一个时辰而已。
  
          之前散去的那一个个大大小小的渠帅们又重新归来。
  
          赵弘笑了。
  
          这还是在他接任张曼成的渠帅之位后,第一次感受到所有人对他所发下去的号令全心全意去执行的感觉。
  
          这种感觉,真的很爽。
  
          “看样子,你们这是都已经等不及了吧?”
  
          “既然如此,那便不等了,我们这就开城门,你们众人随我前去,将先生迎进来!”
  
          “诺!”
  
          一行人兴高采烈的应了一声。
  
          随后便径直来到宛城北门。
  
          打开城门之后,这数十位黄巾军中的渠帅便都快步的朝着秦羽的大营方向赶去。
  
          等到他们来到秦羽的营寨中之后,这才惊讶的发现。
  
          这整个营寨之中的士卒看起来全都是整装待发。
  
          哪里有半点困倦的模样?
  
          其整齐的军容,让他们看起来都觉得心惊不已。
  
          一时间对于赵弘和孙夏两人的决定更觉得无比佩服。
  
          之前光是想要应对那朱儁的兵马,就已经将他们的心力快要熬干。
  
          看着面前秦羽麾下的士卒。
  
          他们便清楚的感觉到。
  
          这些人的实力恐怕比朱儁手下的实力还要强大很多。
  
          若是再加上这些人全力猛攻的话。
  
          他们哪里还能守得住那城门?
  
          “拜见太守!”
  
          众人看着从营帐之中走出来的秦羽。
  
          那些站立在他身后,一个个威风凛凛的亲卫手中精良的武装,让他们心中不禁都感觉到了一种莫大的压力。
  
          在赵弘的率领下,众人心中没有丝毫抵触的就朝着秦羽拜倒在地。
  
          秦羽看着面前跪倒了一地的众人。
  
          看着最前方的孙夏和赵弘。
  
          片刻之后,他那淡漠又充满威严的声音才响了起来:“都起来吧。”
  
          “宛城之中的士卒都已经安顿好了?”
  
          赵弘闻言,连忙应了一声,道:“所有士卒都已经安顿齐整,只等太守驾临。”
  
          秦羽也没有丝毫怀疑。
  
          他当即下令,道:“全军,进驻宛城!”
  
          这一声令下之后。
  
          早就已经准备好的诸人便直接朝着宛城的方向进发。
  
          趁着那黎明时露出来的一丝曙光。
  
          秦羽看到,在那宛城之中,有很多士卒早就已经列队站在两旁等着他们的到来。
  
          对于这种事情,他从一开始就没有半点担忧。
  
          早在之前孙夏第二次前来的时候,逢纪便已经自告奋勇的跟着孙夏回到了宛城之中。
  
          他回去宛城的目的就是给秦羽铺路。
  
          他要将这宛城之中的黄巾军再次规整一番。
  
          仅仅只依靠赵弘和孙夏两人的能力,他不信任。
  
          而此时这宛城之中毕竟还有他逢纪的家族。
  
          有这些人的帮助。
  
          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让逢纪取得了自己所需要的一切。
  
          更是将那些黄巾军中不稳定的因素全都给剔除了出去。
  
          如此,方能有今日秦羽顺畅的入城,接管南阳郡的这座郡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