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从小说家开始修仙 > 第一百六十三章:国师

第一百六十三章:国师

调查傅天酬,就要知道,当初他想要去书写的历史,究竟是什么。
  
  孟川猜测,可能与玄武门事变有关。
  
  但...
  
  若只是这件事情,又如何能引得各方云动?
  
  所以,搞清楚背后牵动的局势,孟川才能知道,自己究竟该如何落子。
  
  傅家。
  
  孟川、夏黎,二人来到此处。
  
  傅家人得知对方乃是主审自家老爷的新科状元,现任六科给事中,没有丝毫犹豫,立即迎入府中。
  
  并且还请了傅清韵与傅清池前来。
  
  目前,整个傅家能说得上话的,只有这两名女子。
  
  至于傅天酬的发妻,在几年前就已病逝。
  
  傅家正堂中。
  
  孟川见到了傅家姐妹。
  
  令人感到意外的是,沐婉瑜也在此处。
  
  “仕女傅清韵(傅清池),见过孟大人。”
  
  有了沐婉瑜的警告,她们二人,此刻都对他很是恭敬。
  
  “本官之前见过你们二人,在刑部大牢门前,你们今日没有前去?”孟川问道。
  
  傅清韵作揖道:“得知大人负责仕女父亲一案,自然就不必前去刑部了。”
  
  闻声,孟川似打趣道:“此前一直去,现在不去,怎么能行?沐姑娘为何在此处?”
  
  “闲来无事,来看看仕女这两位姐妹。”沐婉瑜应声道。
  
  孟川点了点头,“傅清韵,本官听闻,你父亲此前有意写本朝之史,你可知,是写哪方面的史料?”
  
  “好像是有关幽云十六州,四十万北伐军全军覆没一事。”
  
  傅清韵淡淡道。
  
  百年前,人、妖大战开始。
  
  六十年前,人、妖大战进入尾声。
  
  五十年前,人、妖大战结束。
  
  也正是在那个时间段左右,李慕白飞升。
  
  此后,大魏朝遭遇北胡、西域诸国、南蛮、东海岛上修行者以及倭寇入侵。
  
  先帝统御寰宇,以一国之力,迎战四方来敌。
  
  当时先帝膝下二皇子曹长青,曾在人、妖大战中,有过突出表现,奉命率领四十万北伐军北上抗胡。
  
  后来,曹长青涉嫌与敌国勾结,致使四十万北伐军全军覆没。
  
  精锐之师损失殆尽,国体有恙,太子曹长柷临危受命,与如今镇守蛮荒的上柱国萧玄武,率二十万大军击退北胡,但是幽云十六州,已失半数,直到现在,也未收回。
  
  三十年前,玄武门事变爆发,先帝身体抱恙,太子曹长柷监国理政。
  
  十四年前,先帝驾崩,曹长柷登基。
  
  十三年前,改年号为‘天祐’。
  
  如今,曹长柷已经是年过古稀的‘糟老头子’了。
  
  不过因其有龙运护体和修为高深的缘故,至今看起来,只像是中年男子。
  
  而像现在的太子曹兴等人,基本都在二三十岁以上了。
  
  只有九皇子,与孟川年龄相仿。
  
  龙运那东西,是个好东西。
  
  可惜,据说会影响生产。
  
  也就是不容易诞下龙嗣。
  
  这么多年过来,曹长柷也就只有九个皇子。
  
  可能也是由于他本身不太热衷与男女之事的缘故。
  
  反正在孟川眼里看来,他跟李轻眉,绝对是真爱。
  
  “这件事情本官以前只是听闻,不知你们谁能详细说说?”
  
  孟川问道。
  
  沐婉瑜立即开口道:“北伐军当时行至檀州,与敌一战,不敌,最终兵至朔州被围,致使全军覆没,二皇子曹长青不知踪迹。
  
  后来经过锦衣卫调查得知,曹长青与敌窜通,本想以割让幽云十六州为代价,让北胡南下,随后两军齐头并进。
  
  欲借助北胡之力,一举拿下京城,成为大魏之主,不料北胡没有按照此前约定去做,而是将计就计,全歼曹长青大军。”
  
  这是明面上的书文记载。
  
  孟川觉得此事没有这么简单。
  
  不然的话,何以傅天酬会落得这般境地?
  
  “大人,我父入狱,不是跟江南盐路案有关吗?为何要问这件事情?”傅清韵道。
  
  孟川道:“若只是跟盐路有关,你父亲的事情倒是简单了。傅大人在未入狱之前,可得罪过谁?”
  
  “得罪?”
  
  傅清韵摇了摇头,“这个倒是没有,不过...国师此前来过我们傅家,来见父亲,当时他二人,还大吵了一番。可是事后,父亲大人说,他们二人乃政见之争,不存在私仇,难道是他要加害我父?”
  
  “本官就问到这里,从明日开始,你们姐妹二人,继续在刑部大门前闹事。”
  
  孟川正欲离开,却被沐婉瑜叫住,“难道大人忘了我们之前的约定?”
  
  “本官未忘,只是画帖你可带了?”孟川笑道。
  
  “自从大人回京后,这画帖,仕女便一直带在身上。”
  
  她的手心里,出现了一卷小小的画帖,有浩然气倾注其中,豁然变大。
  
  孟川略感神奇,道:“沐姑娘若是想跟着调查倒也无妨,只是...”
  
  “仕女明白,无论大人调查到什么,仕女都会保持沉默,万不会给大人带来麻烦。或许仕女还会帮助到大人。”沐婉瑜诚挚道。
  
  孟川将画卷收入图中世界,随后跨步离开傅家。
  
  沐婉瑜看着他的背影,耳边忽然传来一道声音,“沐姑娘,本官要去刑部,你一介女子多有不便,明日你女扮男装,前往给事中直房来见本官。”
  
  闻声,她莞尔一笑。
  
  走出傅家。
  
  夏黎不解,“大人为何要让她跟着?她父亲,吏部尚书沐衡,可是二皇子的人。”
  
  除了此前沐婉瑜答应他的要求,还有更为重要的一点儿,“沐婉瑜对傅家的事情如此上心,只怕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本官要看看她究竟做什么。若只是真的单纯对此事感兴趣而已,倒还罢了,倘若有其它不可告人的秘密,本官倒是颇为感兴趣。”
  
  自己主审傅天酬一事,沐婉瑜之所以知道,是因为皇后娘娘透露的口风。
  
  沐婉瑜居然为了傅家的事情,而问皇后此事。
  
  亦或者,是皇后刻意为之。
  
  不管是哪一种,都值得让人细细思量。
  
  孟川身边已经有个幼娘了,他也不在乎多一个沐婉瑜。
  
  此来傅家,最大的收获,就是有关国师的消息。
  
  据说,当朝国师,在开国之时,就已经存在了。
  
  与国同龄。
  
  享曹魏国运而生。
  
  孟川不知国师真正名讳,但是却听过有关他的传说。
  
  活了一千多年,是当之无愧的老怪物了。
  
  这件事情如果牵扯到国师,那可真得就难搞了。
  
  世上有人曾说过,对于国师来讲,国朝皇帝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皇帝还姓曹。
  
  国师能继续依靠曹魏国运久存于世。
  
  这才是最重要的。
  
  像是国师这样的大人物,究竟是为了什么,跟朝堂大佬傅天酬吵了起来?
  
  令人费解。
  
  离开傅家,在皇城中,孟川碰到了顾青辞。
  
  对方开口道:“大理寺的卷宗,都被刑部调走了。”
  
  闻声,孟川点了点头,“这件事情,我已经知道了,现在随我去刑部。”
  
  “今日就见傅天酬?”顾青辞有些惊讶。
  
  “是时候了,本来这件事情,也没有多复杂,只是涉及到的朝堂政要太多,我们必须要谨慎行事。”
  
  孟川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想法。
  
  来到刑部,亮明自己的身份,便有官吏带着他们前往大牢。
  
  刑部大牢,都在地底。
  
  地面之上,是刑部所有捕快差役休息所在,可以说是高手如云。
  
  一般不会有人傻到前来劫狱。
  
  地牢入口之前,八皇子曹骏坐在一张太师椅上,椅子旁是两柄瓮金锤。
  
  据说,这两柄锤,共重达五百多斤。
  
  光是轻轻放在地面,那青石板便已有些龟裂。
  
  刑部大牢的入口处,类似于一个山洞,非常不起眼。
  
  可是关押在这座大牢里的人物,一般来说,都是非富即贵。
  
  曹骏见到孟川走来,豁然起身,大笑道:“孟川,咱哥俩见过,当时你去贡院考试,本殿下特意在路中间拦你,你还记得不?”
  
  “下官参见八皇子殿下。”
  
  孟川拱手一笑。
  
  曹骏摆了摆手,“咱俩用不着那些虚礼。”
  
  他的体型,跟现在的陆宁有一拼。
  
  而他本人,在京城中被誉为‘自来熟’。
  
  上至王公大臣、下至贩夫走卒,只要对他胃口,他能与对方称兄道弟。
  
  在孟川眼里看来,这就是妥妥的社牛。
  
  “八皇子守在这牢狱之前有多久了?”孟川问道。
  
  “不多,也就几个时辰。”曹骏如实道。
  
  “八皇子是否知道,肃王殿下,已经来找到下官了,还让下官将傅天酬移交别处。”孟川直言道。
  
  曹骏顿时收起笑脸,拎起双锤,神色凝重道:“几个意思?多日不见,你跟肃王拉扯到一块了?”
  
  他身后的不少侍卫,也已经亮出兵刃。
  
  现场气氛颇为沉重。
  
  只要一言不合,双方肯定会大打出手。
  
  不少刑部捕快或者是官吏,都纷纷探出头来,想要瞅瞅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