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仙门万年:开局获得大道法 > 第十四章 博弈

第十四章 博弈


  东方烈一语,让另外几位首座还有诸多长老看了过来。
  他只是盯着岳诚,继续道:“九个月前,你弟子令狐寅前往初阳峰挑衅古老匹、咳,古师兄的弟子,极尽讥讽,结果被古师兄的弟子给打跑了!”
  “令狐寅为何突然上初阳峰挑衅?”
  “昨日,令狐寅前来我烈阳峰,找我弟子贾光,两人还有另外几名弟子就前来初阳峰挑衅!”
  “而今日,古师兄不在山峰上!”
  “结果,我弟子贾光和令狐寅被废修为!”
  “我遣弟子霍云前来赔礼,奉上一千中品灵晶。还有,弟子被废,哪怕有错,我也脸面无光,就让霍云按规矩挑战初阳峰首席弟子,暴揍一顿出口恶气!”
  “结果,霍云离开不久,还没有回到烈阳峰,这边左寒就被杀!”
  “此地距离初阳峰只有六七公里,处于初阳峰的势力范围之内!若说专门前往初阳峰拜会,也不该路过此地!”
  “岳诚,你是打算让左寒在霍云离开之后,悄无声息的上山杀古师兄的两个弟子吧?那时,一切就能完美的推到我身上,因为我弟子被废,有借口进行报复,让霍云痛下杀手,或者失手杀了两人!到时候,古师兄肯定会发狂找我,结果会如何?”
  “初阳峰首座之位易主,烈阳峰蒙羞。”
  “岳诚,我说的可对?”
  东方烈爆喝声声,他几乎忍不住要出手了,心中却得意万分:还好老子聪明机敏,想到了这一茬,否则就让这个笑面虎逃脱一劫。不对,要不是突然出现的强者杀了左寒,老子就是裤裆里掉黄泥,不是屎也是屎了。岳诚,你个老银币,看这次不整死你。
  “东方烈!”已经赶来的古海听到他的述说,当即须发皆张,暴怒滔天,眼睛都红了,他指着东方烈的鼻子怒骂道,“你个狗日的,身为首座,你竟然报复小辈?我初阳峰,如今只剩下两个弟子,一个十八岁,一个十岁,你竟然让霍云去报复?你还是人吗?老子的弟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即使拼了老命,老子也要弄死你!”
  东方烈眼皮子狂跳。
  他想要驳斥,却知道自己理亏,只是哼了一声。
  “稍安勿躁!”骄阳峰首座按住了他的肩膀,“东方烈虽然混账,但还不至于残害同门弟子,暂且安心!岳首座的弟子令狐寅不对劲,先是自己被打,不找同一主峰师兄弟相助,却前往烈阳峰找人。还有左寒,为何出现在这里?”
  古海稍微平静,吐出一口怒气,冲骄阳峰首座银月点点头,就看向了岳诚:“到底怎么回事儿?”
  岳诚苦笑:“我也是不久前见到劣徒令狐寅才知道的经过,他修为被废,在我详细询问下,他告知了详情。此弟子天资尚可,为人狂傲,在九个月前,他与骄阳峰弟子一起前往初阳峰拜山。”
  “前去之时,发现古师兄不在,又见如今初阳峰首席不过练气境,心有不忿,再加上嫉妒,为何他天资不俗只是普通弟子,而古师兄一个普通的弟子,却能成为首席,就言语讥讽,结果被揍!还是被一个十来岁的女孩所揍,心中憋屈,更是嫉妒,一个十岁的女弟子,他竟然都比不过!”
  “这不,几个月过去,他越想越不甘心,可又不敢在我眼皮子底下搞鬼,就去了烈阳峰找他的好友贾光。探听清楚古师兄不在,就联袂而去,想要雪耻,哪知被废了修为!”
  “得知经过,我自然暴怒!”
  “我至阳峰向来不惹事端,他却去挑衅一座主峰,大逆不道,违背宗规,我就将他打入了炼魔塔中惩处!”
  “然后我就让左寒前往初阳峰,找古师兄赔礼道歉,想来左师弟发现了霍云先一步去了初阳峰,就来到了这里等待,一旦霍云离去,他好前往,可哪知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左寒师弟,竟然被轰杀了!”
  “东方,你朝我兴师问罪,我要去找谁?”
  岳诚越说越气,却又不知该找谁发泄才好。
  东方烈嘴角抽了抽,心中暗骂:岳诚这个狗东西,竟然一推二五六,还将令狐寅给打入了炼魔塔中,够狠,够绝。别说是废了修为,就是修为完好,去了那里也难以坚持一天。特么的,竟然这么轻巧的被他化解了。
  “现在最重要的是弄清楚,是谁杀的左寒师弟!他修为虽然一般,可好歹也是紫府境界,竟然在宗门之内这样轻易的被杀,这不是打我们的脸吗?我敢肯定,对方绝对还没有离开!”岳诚深吸一口气,神情严肃,他冲着太阳峰首座,也即是九阳宗掌教躬身一礼,“还请掌教封锁山门,一寸寸的梳理,将对方找出来。否则,宗门上下,如何安心?等处理之后,若是东方首座还怀疑我有歹心思,那就请诸位首座一起进行调查。”
  “岳师弟有心了!”掌教炎岩点点头,扫了诸人一眼,这才开口,“先封山门,找凶手,其它事情,暂且按下!”
  众人微微躬身。
  不过都有着各样心思。
  他们也从岳诚口中提取出了信息:令狐寅不敌初阳峰十岁的女弟子。
  令狐寅基本上可以判定已经身死。
  死?就是死无对证!
  可岳诚处理的合情合理,谁也挑不出理来。
  诸人散去,开始梳理各个峰头。
  古海却急匆匆的回到了初阳峰上,还没等落下,就闻到了弥漫空气中的香气,他松了口气。
  还能做饭,说明没发生大事儿。
  “师父,刚刚做好晚饭,您老回来的正好!”姜明端着盘子走了出来,放在了院子里的石桌上,冲着空中的古海笑道。
  “回来的早不如回来的巧!”古海笑着落下就坐在了桌子旁,拿起筷子就夹了一块滑肉片,放在嘴里有滋味的咀嚼着,等咽下后,满足的吐出一口气,将筷子放下,这才看向已经将菜全部上齐的姜明,还有赶来的紫玲珑,“将事情的经过说说,要详细!”
  他前所未有的认真。
  姜明将情况大致的说了一遍。
  “令狐寅!”听罢之后,古海说出了最关键的名字,他眼睛眯了眯,最终缓缓摇头道,“玲珑,你的实力已经无法隐藏,也不需要隐藏了,明天随我前去闯试练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