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仙门万年:开局获得大道法 > 第四十八章 禁法,有我无敌,懵了

第四十八章 禁法,有我无敌,懵了


  紫玲珑一直没走。
  她站在空中,望着那边的大战,看似很慢,实际上也不过眨眼间罢了。
  当看到棋盘时,她瞳孔一缩:“禁法棋盘!”
  正在犹豫时,却一扭头,望向远处,就感应到了一股强大的气息急速而来,她身影骤然虚化,消失无踪。
  玲珑并没有离去,只是施展了隐藏秘法。
  不远处的半空,白羽也被拉扯了进去,唯有一张棋盘悬浮在夜色下。
  与此同时,一股强大的气息席卷而来,威压苍茫,震慑万灵,好似无上的仙神降临。
  这是一位老者。
  “竟然被逼的用了禁法棋盘!”老者看着半空散发着光芒的棋盘,脸色难看,“究竟是谁敢对圣子出手?就不怕毁家灭门?”
  他来到棋盘旁边,看向上面,可惜,他什么也看不到。
  “棋盘一旦启动,必分生死,我曾经告诫过他,不到绝境,绝不能动用!”老者眸光深寒,“敢逼迫圣子至此,哪怕你来自青云宗,也死定了!”
  
  老者盯着棋盘,一动不动。
  隐匿的紫玲珑,也没有动弹,目光都没有投射到老者身上,因为她知道,哪怕是目光,也会让对方感应到。
  阵盘内。
  这是平地,眼睛一扫,就有了初步评估。这里大概有方圆百里范围,不大,整体呈现四方形。
  姜明落在地上,心头狂跳。
  就在刚才,白羽祭出棋盘后,他就不由自主的被吸扯了进来,当时也拼命的阻止,却根本没有用。
  落下后,就身子一沉,站在地上,他就发现了不对劲。
  体内的法力无法调动。
  这里弥漫的气息,将法力直接禁锢在识海,任道种震荡,掀起发力狂潮,就是无法冲出去。
  “禁锢法力吗?”姜明思量,“以我的修为,就是洞天强者恐怕都不做到悄无声息的将我的法力封禁,而这却只是一件器物,那么品级至少也要上品道器,而且威能全部被催动!”
  他试了试,发现无法飞行。
  至于肉身力量,却没有丝毫限制,控制肌肉改变的容貌也没有恢复。
  “有意思!”
  姜明看着对面出现的白羽,心中一动,人道天网录出现,这本宝书却好似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依然隐形,而且随着意念来回移动。
  甚至他有种感觉,能够依靠人道天网录将禁锢识海的力量给击破。
  这让他放下心来。
  “你看起来很年轻!”白羽手中已经不是震天锤,而是出现了一柄刀,一米多长,漆黑如墨,给人一种极其厚重的感觉。
  他盯着姜明踏步走来:“自来东域之后,我一直很低调,即使惹事,也会将当事人全部灭杀,一个不留!你来杀我,根本不是所谓的我践踏了青云宗的脸面,我猜,你应该是嫁祸,可对?”
  “东域之地,乃我青云宗地盘,处处处于监视之下,你之所为,岂能瞒过我等?”姜明冷哼一声,“身为圣子,不为斩妖除魔,维护秩序,却要屠村灭户,毁人家族,当真可恨!”
  “不过一些蝼蚁罢了,你青云宗也不是经常做吗?我可是知道,别说什么屠村灭户,就是屠尽一城,你们又不是没有做过!”白羽露出讥讽之色,“你是嫁祸,但也说不上,你应该是青云宗的强者,毕竟,你用了好几种青云神通,可又不知是什么原因,你又痛恨青云宗,所以才要杀我,好引发两大圣地开战,可对?”
  啪啪啪!
  姜明鼓掌:“不愧是圣子,思维转动的就是快!你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可否说一说?”
  他指了指上空。
  “我以为你不会问呢!”白羽长刀倒转,肌肉震颤,力量汹涌,“我曾经进入一个远古洞府,九死一生之下,就得到了一张棋盘,名为禁法!禁法棋盘之内,封印一切法力,在这里搏杀,只能以肉身相斗!可惜啊,我只是初步炼化,除我之外,只允许一人进来。禁法棋盘一旦启动,必死一人,才能再次开启。”
  “身为主人的我,因为只是初步炼化,肉身力量只能被动的增幅五倍!”
  “对了,我的体质乃是苍穹霸体,在力量上,举世无敌!”
  “我又是万炼阁的圣子,修炼最强的不传炼体秘法,在无尽的资源之下,我的肉身也淬炼到了相当于神胎境界!”
  “然而一旦催发苍穹霸体,战力堪比元神强者!”
  “我又增幅五倍力量,在这里,你必死无疑!”
  “禁法棋盘和我是绝配,这也是我将它当做最强底牌的原因,就连洞天强者封印的力量都比不上!”
  “就是元神强者进来,我也能强势轰杀!”
  “哪怕是洞天,若没有经过炼体,在这里我都能给劈了!”
  “当初我得到禁法棋盘之后,就找来宗门的老祖,以纯粹的肉身之力较量。我战胜过元神,也战胜过洞天!”
  “所以,你必死无疑!”
  白羽侃侃而谈。
  每说一句,自信就强大一分,威势也暴涨一截。
  “我必死?”姜明微笑摇头,“你说了这么多,不惜暴露禁法棋盘的底细,说出你曾经的战绩,哦,也可能是你瞎编的,这一步步,一言言,不过是为了加深自己的自信,进行自我催眠:你战力无双,有我无敌罢了!还有让我畏惧,不战而怯!”
  “什么战力五倍?”
  “什么轰杀元神洞天?”
  “都不过是放屁而已!”
  “你若真的自信,就该上来一刀将我劈了,而不是和我啰嗦个没完!”
  “毕竟,我杀了你四位护法!”
  “毕竟,你是圣子!”
  “毕竟,你高高在上惯了!”
  “毕竟,你也是唯我独尊的人物!”
  “怎会和我一直啰嗦?”
  “白羽,来吧!”
  “在这里,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姜明双臂一晃,体内气血如龙汹涌澎湃。
  左手握拳,右手执剑,就走了过去。
  “哈哈!”白羽仰天大笑,可眸子却一片冰寒,他目光一凝,看着姜明道,“世间以修法为主,少有炼体者,因为炼体太难、太苦。哪怕诸多圣地,除非是神体、圣体,或者如我这般特殊体质者,谁会炼体?我有苍穹霸体在身,曾经对战同级别的神体而不败,你又算个什么东西,让我算计?”
  “我手中刀,是专为在禁法棋盘打造的兵器!”
  “没有特殊的能力,唯有一点,那就是坚固、沉重、锋锐,能轻易的撕裂大妖的鳞甲!”
  “今日,我就以这黑金刀斩你!”
  “死!”
  白羽长啸声声,一刀劈了过来,快、狠、准!
  刀风呼啸,劈山裂海。
  姜明却露出凝重之色。
  举剑相迎。
  这毕竟是对方的禁法棋盘空间,如何小心都不为过。
  砰……!
  刀剑相碰,姜明的手臂稍微颤了颤,让他一怔,不可思议道:“就这?”
  “你不是修炼了至强的炼体秘法吗?”
  “你不是苍穹霸体吗?”
  “你不是轰杀元神和洞天吗?”
  “你不是增幅五倍吗?”
  “就这?”
  姜明一连串的反问。
  “这、这、这!”白羽瞠目结舌,发怔道,“我也不知道啊!”
  他左手挠了挠头,却身子一僵,脸色骤然惨白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