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仙门万年:开局获得大道法 > 第一百一十章 初阳峰惨案,惊变

第一百一十章 初阳峰惨案,惊变


  接下来的情况很诡异。
  青云宗的大阵被打破了,却从里面冲出来数位虚仙,竟然将侵犯之敌给逼退到了海边。
  大战连天。
  木州被摧毁大半。
  海州也陆沉三分之一。
  天亮时分,大雨停歇,黑云尽散。
  然而天边传来的恐怖波动却一直没有消失。
  初阳峰上。
  姜明凭栏远望,朝阳初升,也不知阳光的照耀,还是鲜血染红了天空,东方天际红艳艳的。
  “青云宗这么强悍?竟然将隐魔宗和龙渊的联手给逼退了。”他都有些震惊,“不愧是占据天下一域的圣地,当真不一般!”
  转过头来,向四周眺望。
  东域大地,到处都是劫气。
  无形的煞气弥漫了天穹。
  “人道天网录要是能够直播就好了!”
  姜明感叹一声。
  往藤椅上一趟,悠哉的晃着。
  他‘看’到小师妹进入雷神仙藏。
  也‘看’到晴明嘀咕:为何没有灭了青云宗?宗门内还有两位虚仙怎么没出手?龙渊来的强者明显太少,不正常啊!
  与此同时,中州,南域,北域的魔宗全都出世了。
  虽然没有东域的这般猛烈,却也四处开花,烽火遍地。
  唯独西域高枕无忧,坐看天下纷纷扰扰。
  “奇怪!”
  姜明猛然坐直身子。
  思维迅速转动。
  根据魔宗六道现在的情况而言,还有‘看’到的诸多信息,魔宗应该大举现世才对。
  可如今虽然声势浩大,却有些外强中干。
  特别是东域这里,大战非常猛烈,却有些不对劲。
  当天夜里,隐魔宗又将青云宗的强者逼回老巢。
  接下来的三天时间内,就一直拉锯大战。
  青云宗的山门始终没有攻破,然而山外的大战却波及了大半个东域,每时每刻都不知道有多少人死亡。
  下午,古海回来。
  老头子很严肃。
  “外面大战连天,像我们这样的小宗门,随时都可能覆灭,若有万一,你就赶紧逃!”古海交代,“若青云宗败了,你也做好准备,我立马安排你远走!”
  “为什么?”姜明不解。
  “过来!”古海沉默片刻,轻叹一声,就腾空而起来到了封印之地。
  这里一直被大阵笼罩。
  姜明也没有探究。
  他知道,迟早有一天老头子会告诉他的。
  “你可知道,咱们初阳峰为何人丁凋零?除我之外,只有你们两个弟子?”古海闪过痛苦之色,他一挥手,撤了大阵。
  里面竟然是连接在一起的宫殿群,规模虽然不大,可住个百十人很轻松,只是残垣断壁,还有破碎的各种法器。
  甚至还可以看到很多血污。
  不难发现,这里曾经发生了一场惨烈的大战。
  姜明早已预料,只是静静的等着。
  “当初,我接任初阳峰首座之位,也意气风发,豪情干云,想要将这一脉发展壮大,甚至想着将来培养出一个掌门,可……!”古海脸上的痛苦之色更加浓郁,眼睛都有些红了,“我有一个大弟子,在宗门内,天资数一数二,非常惊艳,我待之也如亲子一般!在我受伤之后修为大跌,就让他以弟子之名,行首座之实,刚开始也打理的井井有条,让初阳峰好生兴旺!”
  抬起头,望着天空。
  他想起了过往。
  那一个个弟子,一个个围绕身边的年轻子弟……!
  颤了颤。
  深吸一口气,平缓下来,又道:“直到有一天,他竟然走火入魔了,不,是化魔,坠入了魔道!狂性大发,修为也暴涨,就大开杀戒,众多弟子根本不是对手,甚至连我的几位师兄弟也被他所杀。”
  “当我返回时,这里,满是尸体!”
  “很多死亡的弟子都睁着眼睛,带着不解:大师兄为什么杀我们?”
  “他也受到了重创,跪在我面前,不停的磕头,也不停的神经质一般的哭着: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我控制不住自己,不,好似我被控制了,师父,这真的不是我,我不想的……我不知怎么了!”
  他断断续续的说着。
  “我抬起手掌,落下了几次,始终没有杀他!”古海闭上了眼睛,“我虽暴怒的几乎燃烧了神志,却还有几分理智,察觉到了不对劲,可他、他一掌将自己拍死了。临死前还说:师父,这不是我的本意,真的不是啊,师父,我犯了滔天大错,只能以死赎罪了!”
  姜明默默的听着。
  他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至阳峰首座,那位魔宗的奸细,也一直想要谋夺初阳峰。
  没有第二种可能。
  肯定是岳诚所为。
  “根据我对他的了解,还有最后所言,无论是我还是掌教,都察觉到了不对劲,可无论如何调查,都没有任何头绪,最终不了了之!”古海叹息,“诺大的初阳峰,除了十来位外门弟子之外,全都死了,我心灰意懒之下,也将他们送到了其它几脉上。”
  “我识海受创,再加上那件事打击,就彻底的沉沦了!不是借酒消愁,就是漫无目的的到各处流浪,直至遇见了你!”
  “将你救下之后,也没想继续理会,只是你眼中的强烈求生欲望让我内心触动,也想着身为一脉首座却没有一位弟子也不像话,就将你带到山上了!”
  古海讲述过往。
  “师父,这就是您的不对了,要是不将我带到山上,以我这聪明的头脑,肯定会富甲一方,然后娶几十房小妾,左拥右抱的,那日子多美啊!”姜明笑道。
  “还几十房小妾,就你这有贼心没贼胆的货!”古海撇撇嘴,心情好了几分,又道,“当年的事情,肯定与魔宗有关;再加上前几年魔宗一支想要灭我们,还有碧水宗来袭,最近隐魔宗的一支支队伍横扫各处宗门家族等等,一旦青云宗败了,我们九阳宗必不能幸免!掌教已经安排了一批精英弟子隐藏了起来,万一情况有变,我也安排你立马遁走!你小师妹那边,已有宗门长老过去,等她出来后,就告知迅速远走。”
  “您老呢?”姜明听的心头发沉。
  或许,这也就是弱者的悲哀。
  “这是我的家!”
  “师父,这也是我的家!”
  “这一次听我的!”
  古海前所未有的严肃。
  姜明只能点头。
  转过身,他望向青云宗方向,目光幽幽。
  “你已经结丹,放眼宗门,天资之好,没有几个能够相比;你小师妹更不用说了,惊艳整个世间。如今咱们初阳峰虽人丁单薄,却也不比任何一脉差!”古海转过话题,“过去的终究过去了,这里,就让它随风而散吧!”
  他释放一团火焰,将残破的宫殿都给融化了。
  尘归尘,土归土。
  “您老能够放下,那就再好不过了!”姜明道,“以后我和小师妹好好的给您养老!”
  “你这不是早点诅咒我早死吗?”古海冷了一声,“我还想着继续提升,将来证道长生呢!”
  “就你?”
  “怎么?看不起老夫!”
  “呵呵!”
  “你这惫懒样子,我看着就气不打一处来。去,给我整三十二个菜,少一道,我吊起来打你。”
  “老头子,你这是虐待!”
  “嘿嘿,我是一家之主。”
  “唉,这个理由强大!”
  姜明无奈而去。
  老头子吃饱喝足,离开之前留下了一句话:“若是这次大劫过后宗门无恙,就将首座之位让给玲珑,你成为代首座,然后招收弟子,将初阳峰彻底的发扬光大!”
  姜明张了张嘴,中指弹出了半截感觉不妥,连忙收了起来,却低语:“收弟子?我可不想找麻烦。这老头子,真以为吃定了我?宗门内,小师妹可是最大,可小师妹却听我的,嘿嘿!”
  他望了望后山方向,也知道今天师父说这些,一方面是让他心里有个准备,好随时逃亡;另一方面也说明放下了过往。
  也是这一夜,姜明望向青云宗的方向,露出震惊之色。
  变故,终于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