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仙门万年:开局获得大道法 > 第二百二十四章 月精轮,残酷

第二百二十四章 月精轮,残酷


  初阳峰上。
  姜明抬起头,大日炎炎,十分炽烈。带来温热的同时,还有无尽的光明,隐隐约约,在太阳中,他好似看到了生灵,只是太过扭曲,难以分辨。
  低下头,是一片浩瀚的陆地。
  一片片湖泊点缀期间,不,算不得湖泊,应该称作海洋才对,可在这里,却只是湖泊。
  陆地太过广大。
  落下的东域,都堪称小不点。
  除此之外,到处是纵横来往的仙人,一个个气息都十分深厚。
  姜明还感觉到,这里充斥的是无尽的仙灵之气,厚重,磅礴,也生机勃勃,吸一口气,让凡尘之人都能洗筋伐髓,资质暴涨。
  然而带来的另外一点就是沉重无比的压力。
  也幸亏东域之民经过了仙气洗礼,否则,突然出现在这种环境之下,非暴毙不可。
  “师兄,咱们坠落的正下方,好似有很多强者聚集,正准备攻击呢!”玲珑忽然开口。
  她的神念早就散发了出去,横扫这片苍茫大地。
  “不过都不太强的样子,最强者只是一位金仙,要不要全部杀了?”
  玲珑又道。
  她的九个分身也在这里,不过都被隐藏了形迹。
  就连初阳峰也朦朦胧胧,让外界难窥虚实。
  “不要,毕竟是人族!”姜明摇头。
  他也发现了。
  总不能自己要落在别人的头上,就不允许别人反击吧?
  更何况还没有反击就杀了,他都过意不去。
  “不远处是一个湖泊,降落到那里吧!”
  姜明说着,就催动圣域道场,同时以神通笼罩住整个东域,开始挪移。以他现在的修为,根本不费事儿,坠落的陆地开始横渡。
  “师兄,湖泊之中,居住着不少泥鳅呢!”玲珑的眼睛眯成了月牙儿,“一定很好吃!”
  “所以啊,坠入湖中,这片比东海还要大的水泊,以后就是我们的了,里面的水妖,自然就是我们的食物!”姜明理所当然道。
  玲珑笑眯眯点头。
  姜明却目光一凝,看向了一个方向,那里隐藏着很多强者,还有三位太乙之境的仙王。
  “晨光仙君!”他心中明白,那里的强者,定然是一直打人间主意的帝子,也不在意。
  来就来吧,大不了全部杀了。
  然后再去星光中千界,将他老爹,也就是帝星宫中的仙帝北晨星也给灭了,一了百了,省的蹦跶。
  微微扭头,在另一个方向,他看到了滔天的魔气。
  “是血涛魔君吗?”
  姜明思量的同时,也祭出了人道天网录。
  哗啦啦。
  书页翻开。
  姓名:血涛。
  种族:血魔族。
  性别:雄性。
  修为:十四阶(魔君,金仙境)。
  背景:血色深渊小千魔界第三魔君。
  关系:-99。
  天资:金仙之资。
  经历:耗尽所有底蕴,入侵人间失败,不甘心之下,就进入深渊中,拜在了血帝座下,同时奉上了隐秘。
  :在他的指引下,血帝施展神通,就窥视到了天元大陆,也发现正在被接引降临到万界战场。接引之力,颇为熟悉,血帝没有急着出手,却派出了座下几位魔王与血涛魔君一起,伺机而动。
  :万界战场啊,比深渊还要可怕的地方,再次来到这个地方,我必须更进一步,迈入魔王之境,否则终究是蝼蚁,不知什么时候就被杀。
  :快了,快了,我已经感应到了人间到来。
  :终于看到了。
  :好家伙,世界已经破灭,坠落时迸发出了的毁灭之力,竟然没有将那一块陆地给撕扯成粉碎。
  :哪怕世界破灭,还有残余力量啊,这相当于两个世界碰撞,其中一个被捕获,另外一个自然要激发所有潜能力量,爆发出来的毁灭风暴,会何等可怕,竟然安然无恙。
  :果然,这个人间不正常。
  :是她吗?
  :这一次,让你死!
  :被仙魔一起针对,背后还有仙帝和魔帝窥视,岂能活下来。
  :我又能得到什么好处?
  :唉,且等着看吧。
  姜明目光幽幽。
  血涛啊血涛。
  活着不好吗?
  十九位魔君,唯独你活了下来,不躲藏起来努力修炼,竟然还敢继续蹦跶,也罢,这次就彻底的将你灭掉,也将过往恩怨一起埋葬。
  “血帝,北晨仙帝!”
  姜明低语。
  下方。
  这片湖泊方圆足有八千万公里,广袤无尽,比天元世界的东海都要大。在这里,是水族占据,为首者乃是一头冰龙。
  感应到天空上传来的可怕气息,一位身穿蓝色长袍的中年男子就分水而出,站在了湖面上。
  在他周围,出现了虾兵蟹将等等。
  “龙君,这肯定又是一方破灭的世界遗留的残核坠落了下来,我去轰爆!”一位扁头虾兵躬着身子请示,正要离开,却见龙君瞥了一眼,让它一个哆嗦,连忙退后。
  “残核坠落,必然会分解个差不多,可这个残留的陆地,却安然无恙,岂会简单!”龙君哼了一声,眼中喷出两道冷忙,空气立即冻结,温度凭空降低,“我们好不容易找到一块安身立命之地,竟敢坠落我们头顶,不管上面有什么隐秘,都要给我毁灭。咦……”
  他神色微变,就见一个少女从上面急速坠落下来,不禁笑了:“这么标志的小妞儿,可以玩玩!”
  “龙君,我给您抓过来?”刚才的扁头虾兵再次说道。
  龙君一巴掌将它拍飞出去:“就你这肮脏的小爪子,想玷污我的口粮,找打!”
  却在这时,就见坠落的少女凌空一剑,顷刻间,下方的天地就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剑气。
  毁灭的气息让龙君脸色狂变:“尼玛,这是太乙仙王的威势,是太乙仙王啊,一方世界残核,怎么会有这么强的存在?”
  “住手,住手,我是龙宫三太子!”
  “给我住手啊!”
  龙君惊呼出声,同时张嘴吐出一颗龙珠,绽放出了三千重蓝色光芒,形成了一重重冰幕化为防御,却被剑光轻易破碎。
  他也化作一条蓝色真龙,抬起爪子朝上攻伐而去。
  可惜,无论是防御还是攻击,尽皆没有挡住无坚不摧的剑光。
  噗……
  防御崩溃,龙爪被搅碎。
  眼看一道剑光就要彻底灭杀,却从龙首中飞出一道金光,化作一位老者,散发出来的气息至尊至贵,威势滔天。
  “我是龙帝,给我住手!”
  老者一声爆喝声震九天。
  “龙帝?滋味一定更好!”刚才出手的正是玲珑。
  发现了下面的情况后,她就主动出手。
  没想到杀一个小小的真龙,却跑出了这样一位强者,不过她也看的清楚,这只不过是烙印罢了,威能有限。
  玲珑再次出手,剑光闪烁之间,就迸发出了毁灭光芒,将烙印所化的龙帝给灭了。
  龙君也被一剑斩杀。
  “封!”
  玲珑还没有罢休,朝着下方劈出了几剑化作一方大阵,将湖泊给封印了。她这才倒转而回,落在了初阳峰上。
  此时,坠落的速度已经大减,好似羽毛缓缓落下。
  万里开外。
  一座山峰上,这里站着四人,其中一位正是晨光仙君,他看到玲珑出手,不禁吃惊:“好强!”
  “确实很强!”旁边一位中年人道,“她是太乙金仙。晨光,你确定,这是凡尘位面世界破灭之后留下的残核?”
  “我确定。”晨光仙君点头,却也迟疑道,“你的意思是,既然隐藏着这么强的存在,世界又怎么会破灭?”
  “嗯!”旁边的中年人道,“莫非是世界破灭之后,得到了什么仙缘,实力大进?这才没有来得及挽救世界被毁?晨光,你一直谋划人间,莫非就是为了里面的机缘?看样子不小啊!”
  “几位叔叔!”晨光仙君眼睛一眯,就笑道,“若有机缘,也是我们大家的,该出手了吧!那边隐藏的魔头,准备伺机而动呢,一旦晚了,我怕机缘被抢。”
  “就不怕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怕什么?这里是我们的主场,更何况还有父帝的大罗仙器镇压,父亲也肯定看着这边,决不会让我们陷入险境。再说,既然有机缘,那就拿到手,这才保险!”
  “好,那就出手!”
  中年人点头。
  简单的达成意见,就腾空而去。
  他们四个在前,后面跟着几位仙君,同时还有三千仙人组成了一座战阵跟随。其中一位强者祭出了一面血色旗帜,凌空挥舞,就浮现出漫天的雾气,将方圆百万里空间给笼罩了进去。
  初阳峰上。
  玲珑已经倒转而回,随手一扔,刚才斩杀的真龙就被钉在空中,她搂住姜明的手臂摇晃着,撒娇道:“师兄,人家想吃!”
  “想吃香肠?”
  “哼!我现在就吃,你敢拿出来?就不怕春光外泄诸天万界?”
  “你说想吃!”
  “师兄,你越来越坏了!我决定了,等这次事件结束,我们就回房间待个三千年,我就不信,榨不干你!”
  “你这是要谋杀师兄。”
  “嘻嘻,怕了?那就赶快给我准备个全龙宴!”
  “好!丫头,敌人可来了!”
  “交给我了!”
  “好,小心!我做饭,你杀敌。这岂不是你主外,我主内了?”
  “嘻嘻,师兄,以后我就是你的女王,伺候好了,有赏!”
  “赏什么?”
  “给你吃馒头!”
  两人嘀嘀咕咕。
  等白雾笼罩,周围封锁时,玲珑依然没有离去。
  而是站在姜明身边,看着师兄解剖真龙,做一份龙宴。
  至于敌人?
  她的三个分身飞了出去。
  一个凤凰小师妹,一个空间小师妹,一个时间小师妹。
  “空间禁锢!”
  “时间静止!”
  空间和时间小师妹,各自打出了最擅长的神通,两法交织一起形成了质变,演化出了时空大禁锢,将晨光仙君等人纷纷禁锢里面。
  “死!”
  凤凰小师妹是太乙金仙之境,一出手就是绝杀。
  什么仙君,什么太乙仙王,全部轰杀。
  就连三千仙兵组成的大阵,也给抹了去。
  三人配合默契,强势的可怕。
  唯有一位抵挡住了攻击,正是晨光仙君,眼看要被凤凰真火燃烧成灰烬,就从体内飞出了一轮弯月,这是他父亲的大罗道器,也是引导天元位面世界降临到万界战场的月精轮。
  此宝一出,就将凤凰真火挡住。
  “你们怎么会这么强?”晨光仙君骇然,甚至露出了绝望之色。
  “为什么就不能呢!”凤凰小师妹冷笑,“大罗道器吗?只能庇护你一次!”
  “死!”
  凤凰小师妹抬手一掌,就出现一个火焰旋涡,将晨光仙君和月精轮给吞了下去,她准备生生炼化。
  却在这时,火焰怦然炸开,就见月精轮卷着晨光仙君飞了出来。
  在月精轮上,浮现出了一道人影,只是十分暗淡:“道友,我是星光中千界的北晨仙帝,可否给我个面子,放了晨光?”
  “灭界之仇,你以为我会放过他!”凤凰小师妹语气淡漠。
  “这件大罗仙器,当做赔礼!”北晨仙帝指着月精轮道。
  这道化身,本是留在这件道器中的烙印,也是为了以防万一,好救儿子一命。哪知碰到了硬茬子,对方只是太乙级别,可战力却极其恐怖。
  他留下的力量就不够用了。
  “杀了你们,依然是我的!”凤凰小师妹再次出手。
  “你敢杀我爱子,我就倾尽星光仙界的所有力量,将你们灭杀殆尽!”北晨仙帝话音落下,就被灭掉。
  凤凰小师妹探手一抓,就将月精轮封印,然后收了起来,这才看向震惊中的晨光仙君。
  她冷酷一笑:“你可知,因为你的贪婪,让我所在的世界,亿万民众在生与死之间不停的挣扎。也因为你,让我所在的世界遭受破灭,也被接引到了这里,彻底的绝了恢复的希望。”
  “不过是蝼蚁罢了,死在多,又与我何干!”晨光仙君已经平静,他冷漠的笑了笑。
  既然要面对死亡。
  那就坦然面对。
  “与你何干?”凤凰小师妹也笑了,“你不是马上要死了,还与你无关?”
  晨光仙君脸色顿时阴沉无比。
  “你的父亲,也会被杀!”凤凰小师妹道,“你所在的势力,会被抹去,甚至你所在的世界,都可能破灭!”
  “还想杀我父亲?”晨光仙君一愣,不禁仰天大笑,“就你?哈哈,等着吧,等我父亲到来,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给我陪葬。”
  “冲你这句话,我不杀你了!”凤凰小师妹残酷一笑,“我会让你看着,看着你父亲被杀!”
  说罢之后,就强势无比的将晨光仙君给封印,带到了初阳峰上,直接钉在了虚空中。
  姜明正在料理龙肝,抬头看了看,就笑道:“丫头,你太善良了!”
  “师兄,什么意思?”凤凰小师妹不解道。
  “对我们而言,此子罪大恶极,天不容诛,你怎么只能封印呢!”姜明道,“不杀,他就可能被救走,万一真的发生了,他也就没有任何损伤,岂不是太便宜他了!既然不杀,那也要先废了修为,崩碎识海,磨灭元神,只留下一丝残魂即可。即使留下残魂,也要种下三千种诅咒,哪怕被救走,也能心念一动就彻底灭杀!”
  “这样还不够!”
  “还要以火焰,燃烧他的残魂,一直熬炼,让他尝尽酷刑,进行赎罪!”
  “毕竟,他直接或间接害死我们世界之人,何止万亿啊!”
  姜明的声音极其冷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