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仙门万年:开局获得大道法 > 第二百二十五章 仙月警示,再见陌陌

第二百二十五章 仙月警示,再见陌陌


  星光中千界。
  浩瀚的星空中,有一座仙宫,迸发出来的光芒辐射万亿里之远。
  “我的烙印竟然被灭了!”
  宫殿深处,北晨星豁然站起,如海啸一般的力量波动汹涌而出,席卷无尽星空。
  甚至有些星辰直接崩灭。
  “不给我面子,灭我烙印,夺我道器,囚禁我儿,找死!”
  北晨星暴怒滔天。
  他驾驭宫殿一闪而逝。
  万界战场。
  来自深渊的恶魔,看到晨光仙君等人杀向东域,然后就被雾气笼罩,再也看不到里面的情况,就蠢蠢欲动。
  “暗工魔王大人,是不是该出手了?”血涛魔君对着前面的一位头长双角的恶魔请示。
  他态度很恭敬,甚至带着几丝惧意。
  “等!”
  暗工魔王只回应一个字。
  “可、可是……”血涛魔君硬着头皮道,“要是被他们先得到机缘怎么办?那边的背后,毕竟站着一位仙帝。”
  暗工魔王豁然扭头,淡漠的看了他一眼。
  血涛魔君不禁一个哆嗦,然后弯腰躬身,极其卑微。
  可心中却万分恼怒。
  旁边一位年轻的魔王笑道:“血涛啊,你来自一个极其普通的深渊位面,虽然站在了那里巅峰,可毕竟太过低级,眼界有限,见识有限。那边跌落的陆地,看似凡尘世界毁灭后所遗留,可降临此间,为何没有分裂,却完好无损?”
  “你也说过,当初你们十九位魔君联手,摧毁了位面世界,可结果呢?其中十八位陨落其中,只有你逃得一命!”
  “刚才你也看到了,出来一位少女,就是太乙仙王之境,斩冰龙,不费吹灰之力,甚至还灭了一位龙帝的神念化身,强势无比,背后是不是有支持?”
  “即使没有支持,那么,她来自哪里?要是位面世界本土生灵,那就得到了逆天的机缘,实力暴涨。当初要是有这等实力,为何位面世界还破灭了?应该是短时间内提升的。要不是位面世界的生灵,呵呵,那就有乐子了。”
  “刚才杀过去的是来自星光中千界的晨光仙君,是北晨仙帝的儿子,正适合探一探里面的情况。即使被他们得到了机缘,我们也可以截杀不是!”
  “再者来说,这里可是万界战场啊,暗中不知隐藏着多少强者。我们一旦出手,就要一击必胜,否则,就可能引来大麻烦!”
  “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要奠定胜局。”
  年轻魔王说着,拍了拍血涛魔君的肩膀。
  “大人说的是!”血涛魔君的脊背更弯了。
  却在这时,云开雾散。
  隐藏的陆地再次出现,却已经落在了湖面上,快速的融入了进去,化作一座巨大的岛屿。
  只是刚才攻伐过去的诸多强者已经消失不见。
  “这……”血涛魔君望了过去,瞳孔一缩,万分惊骇,“刚才可是有着三位仙王出手,竟然全都失败了?这么快?那边还没有引发什么动乱?”
  “有大恐怖!”青年魔王神色凝重。
  “麻烦了!”暗工魔王眉头大皱。
  “你看!”青年魔王再次拍了拍血涛魔君的肩膀,“我们若是过去了,下场会如何?极大的可能,死的不明不白。”
  “怎么可能呢?”血涛魔君不解。
  “或许,里面隐藏着一位帝级强者!”青年魔王猜测。
  这一句话很沉重。
  帝级?
  仙帝和魔帝,都是帝级,代表着大罗金仙的境界,那是真正的万古巨头,压塌虚空,老祖级别的人物。
  初阳峰上。
  姜明将龙肝料理好之后,扫了一眼远处隐藏的血涛魔君等人一眼:“竟然没杀来!”
  “师兄,我去将它们拿下?”玲珑询问。
  “也好!”姜明稍微沉吟,就点头道,“将血涛魔君擒拿过来,让他尝尽酷刑。此魔有大罪恶,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上,也与晨光仙君作伴。你本尊别去,以防万一。另外,让‘真幻’出去一趟,打听这里的具体情况。”
  玲珑应下。
  这一次,去了五个分身,凤凰,时间,空间,生死,还有因果,都分外强大。
  空间、时间,每一个都能越级而战,联起手来,所向无敌。
  在加上太乙之境的凤凰分身,对付只有四位魔王的恶魔大军,应该没什么问题。
  转眼间,分身离去。
  玲珑取出了月精轮递了过来:“师兄,这件大罗道器,你若是炼化之后,战力必然会大幅度提升。”
  “你留着!”姜明笑道,“大罗道器,我有,而且不少。再说,这种级别的仙器,对我用处不大了。”
  真的不大了。
  “师兄,你达到了什么地步?”玲珑大吃一惊。
  “对付普通的大罗金仙没什么问题。”姜明将龙髓抽了出来,准备煮粥,“若是在咱们的地盘上,或许能够抗衡准圣。”
  
  嘶……
  玲珑倒一口凉气。
  抗衡准圣?
  那岂不是站在了天界之巅,成了真正的万古巨头,是一方至尊了?
  “师兄,你竟然这么牛逼了!”玲珑惊叹。
  “应该这样说,师兄,你竟然这么‘迪奥’大了。”姜明低语。
  玲珑翻了个白眼,探出擒龙手,抓向了他的命根。
  这时,两道人影腾空而来。
  一个是常一鸣,一个是夕瑶。
  他们感应到刚才脚下震颤,不在飘动坠落,天穹稳固,四周海水环绕,知道已经落地生根,就忍不住前来。
  玲珑狠狠的捏了捏小手,这才缩回,倒背着手若无其事的站着。
  “姜明,可稳定了?”常一鸣忍不住询问。
  “稳定了!”姜明笑道,“以后都不会有事,安心修炼,早日迈入仙境!”
  “以后都不会有事?”常一鸣一呆,眼睛就微微发红。
  他明白,这句话看似承诺,实际上却自信滔天。
  说没事,就没事。
  安稳好啊!
  经历过东域之劫,宗门之祸,恶魔入侵,圣地围剿,仙人降临,还有世界破灭,让他一颗小心脏,几乎不堪重负。
  如今算是彻底的松了口气。
  “那我先要娶一房媳妇了!”常一鸣露出了笑容。
  “为何现在娶媳妇?”姜明古怪道,“你好歹是首席,现在就是接任首座都不成问题,想要成亲,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
  “唉,以前朝不保夕,看不到清晰的未来,不想耽搁别人,只想静静的修炼成长。可如今,你撑起了天空,成仙也在望,没了忧虑,那自然要好好的享受生活了!”常一鸣满脸笑意,“姜兄,这样算起来,你还是我的媒婆!”
  “去你的!”姜明道,“有目标了?”
  常一鸣有些扭捏。
  “不会是她吧!”姜明惊愕。
  “嘿嘿,就知道瞒不住你!”常一鸣挠了挠头,“以前就是师妹,经过当初的事情后,被我安排在了身边,处着处着,就有了感觉。如今不像以前了,我们九阳宗独大,也没了忌讳。”
  “陌陌师姐,是一个好女孩,以前也只是身不由己罢了。”姜明笑道。
  对那位出自骄阳峰的师姐,他印象很不错。
  可惜,是被碧水宗安排进来的卧底。
  以陌陌的修为,肯定是不由自主。
  当初身份被揭穿,被银月首座保了下来,可难免受到刁难,在姜明的建议下,常一鸣就将对方带到了身边护着。
  “既然准备成婚了,也带到这边修炼吧!”姜明又道。
  “陌陌听了,一定会非常高兴!”常一鸣露出感激之色,“我这就去接她!”
  “去吧,正好,我这边准备的全龙宴也快好了!”姜明有些感慨,“当初啊,我可没少受到陌陌师姐的照顾。”
  玲珑微微点头。
  常一鸣高兴而去。
  “她是……”夕瑶却指着被钉在半空中的晨光仙君询问。
  玲珑解释了一番。
  “仙君?背后有仙帝?”夕瑶大惊,然后不禁苦笑一声,“以后你们做的事儿,我不能问了,我这小心脏可受不了。”
  “让师兄帮你呗,一日就让你成仙,一日不成就两日,多简单的事儿!”玲珑搂住了她的肩膀,“靠自己修炼,太慢了!”
  “玲珑,你无耻!”夕瑶大恼,又大羞,“松开,你个女流氓!”
  “嘻嘻,我怎么成流氓了,我说的都是事实。师兄有一法,能够将自己的感悟共享,你说,以他的境界,还不是分分钟钟让你体悟仙道啊!”玲珑晃着她的肩膀,“再说,你不是要闭关冲击仙境吗,这才多久就出关了。照你这样三心二意的修炼,多久能成仙啊,说不得,等你成仙时已经是老太婆了。而师兄呢?稍微不注意多用一分力,你就爆了!”
  姜明听的嘴角抽搐。
  小师妹这虎狼之词,太让人愉悦了。
  不过也太欠收拾。
  他一边忙碌着,一边支棱着耳朵,同时也关注着小师妹的分身。
  太难了。
  夕瑶更羞,脸蛋儿红的要滴出血来,忍不住尖叫道:“玲珑,我、我、我要与你……”
  “要怎么样?”玲珑笑语晏晏,“还想打我?”
  “我打不过你,我就咬你!”
  她张嘴就咬向了玲珑的手臂。
  玲珑大笑着退后。
  “哼……”夕瑶气恼的狠狠一跺脚,又偷偷的瞥了姜明一眼,正要离开,却被玲珑伸手一抓就落在了旁边的凳子上:“待会儿全龙宴,金仙级别的真龙,经过师兄料理,不至于让你吃了就爆体,反而如仙丹一般,能够改善你的体质,提升你的修为,堪比一场造化。你不想享用?”
  “金仙级别的真龙。”
  “师兄亲自料理。”
  “一旦错过就没有下次了!”
  玲珑好整以暇的坐着。
  夕瑶犹豫。
  远处。
  大战已经开始。
  时间和空间联手,打出了时空大禁制。
  因果小师妹发出了诅咒之术,削弱几位魔王的力量。
  生死小师妹爆发出了绝世战力。
  又有凤凰小师妹出手,就将暗工魔王一行魔头给埋葬了。
  这不,她们已经返回,带着被禁锢的血涛魔君。
  “你这么多分身,还这么强大……”夕瑶看着几位小师妹,不禁咂舌,脑海中忽然冒出一个古怪的念头,不禁脱口而出,“姜兄能够满足你吗?”
  话已出口,她就一呆,脸色骤然通红,头就低了下去,恨不得找个缝隙钻入进去。
  “要不今晚你看看?”玲珑在她耳边低语。
  夕瑶连忙捂住了耳朵。
  姜明的耳朵却动了动。
  让夕瑶在一旁看着?
  咦……
  好想法。
  嘶……
  肯定会很刺激。
  “师兄,怎么处理?”凤凰小师妹将血涛魔君打在了半空,以秩序之力锁定,难以动弹分毫。
  姜明看了过去:“血涛,又见面了!”
  “我们认识?”血涛魔君声音极其沙哑。
  这位知道了自身的情况,也破罐子破摔了。
  “你最后一个血脉分身就是被我所杀!”姜明道,“告诉我,你背后的那位魔帝的真名叫什么?”
  “呵呵,你以为我会告诉你?”血涛魔君冷笑,“等着吧,你、你们的下场绝对不会比我好。”
  姜明摇头而笑:“我是来自位面世界的普通人,而你是高高在上的魔君,可结果呢?你的种种布置,你的种种谋划,不都全部失败了,你也被囚禁在我面前。至于魔帝?你认为会比你的下场好。”
  血涛魔君沉默,片刻后才幽幽开口:“你真的是诞生在这方世界?”
  “然也!”
  “可你们怎么会这么强?是不是得到了你们世界的机缘!”
  “然也!”
  “究竟是什么机缘?”
  “很一般!”姜明道,“不过是一处远古战场遗址罢了。”
  “不可能,若只是一处战场遗址,这么会让你们在短短时间内成长到这种程度?”血涛魔君不相信,他想要挣扎,却丝毫动弹不得。
  姜明没有回答,而是淡淡道:“给你最后一次会,你背后魔帝的真名究竟叫什么?”
  “想知道?嘿嘿,我偏偏不告诉你!”血涛魔君冷笑,只是他扫过被禁锢在一旁,张开大嘴,脸色扭曲,却没有丝毫声音传出来的晨光仙君,不禁心颤,还有些犹豫。
  “不说吗?也罢,说不说,对我而言没什么区别!”姜明抬起手,就将对方的身躯崩溃,又打碎了元神,只留下灵魂。
  依然保持着类人形态,动弹不得。
  手指一弹,下面就出现了一朵漆黑的火焰,开始熬炼。
  血涛魔君立即惨叫,身躯扭曲,痛苦到了极致,可依然没有声音传出,很明显,是被姜明给封锁住了。
  “因为你,我的世界破灭了。”姜明的声音很冷,“那我就让你一直存在着,就这样一直存在!”
  旁边的夕瑶不禁一个哆嗦。
  这时,常一鸣带着一个文静的女孩飞了过来,落在了旁边。
  “不需要我介绍了吧!”常一鸣略有些羞赧。
  “陌陌师姐!”姜明笑着招呼。
  “姜首席!”陌陌微笑,神态之间很平静,就好似渡过了生死危难之后的大彻大悟,对待人和事儿,都已经有了平和的心态,“多谢你当初仗义执言,还有暗中帮助。”
  “过去无对错,但,过去的也终究过去了。”姜明看着陌陌,心里多少有些复杂。
  实际上,初开始,陌陌师姐和他的关系算是很亲近了。
  也不时的带一些好吃的上山。
  只是可惜,被他暗中发现了身份问题,更是操纵对方自我揭露,这才有了陌陌被剥夺了弟子身份,继而被常一鸣带走看护。
  “是啊,过去的终究过去了。”陌陌也略微感慨,“谁能想不到,当初表现平平的姜首席,竟然一飞冲天,站在了云巅。”
  “不说这些了,坐,全龙宴马上就好!”
  “那我可要一饱口福了!”
  陌陌微笑。
  玲珑走了过来,神色也略微复杂,叙旧过往。
  姜明正要继续忙碌,却猛然抬起头,眉头微皱。
  他感应到了第五仙月的祈祷。
  也察觉到了一股强大无比的神念将东域锁定。
  “轮回殿!”
  “北晨仙帝?”
  姜明眼睛眯起。
  “真正的麻烦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