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仙门万年:开局获得大道法 > 第二百三十章 群星灭仙,凶残的鲲鹏

第二百三十章 群星灭仙,凶残的鲲鹏


  在如今的鸿古天界,大天尊是公认的第一强者。
  坐镇天庭,成为天帝,压塌万古,镇压诸天,当世无敌。
  在这个世界。
  他不知道的秘密很少很少。
  就如天元世界的情况,实际上,他比谁都清楚。
  只是对他而言,微不足道罢了,最多偶尔投过去一瞥目光。
  “不是!”不等太白星君回应,大天尊就再次开口,“天元山主那个老东西,最是逍遥自在,无牵无挂,也就没有弱点,不求于人,不制于人。当年的事情后,他更不会收弟子了,你看看现在,谁敢对他使脸色!”
  “无欲无求,也往往,最是刚烈!”太白星君感慨一声。
  “就是这个道理!”大天尊眉头微动,“只是这个人间子,成长的有些不正常,我窥视他的本质,竟然被挡住了。”
  “陛下都看不透?”太白星君震惊。
  大天尊点头:“不过依然可以感受到他气血惊人之极,法体绝非一般,刚才施展的剑道,纯粹霸道之极,可道韵却差了很多。他境界应该不高,可战力却极为逆天。太白,他来自人间,却有这等成就,是不是有种熟悉感?”
  “这……”太白星君脸色微变,“莫非和那个地方有关?”
  “也只有这种情况了,否则,他一个凡尘位面的人间之子,怎么会成长到这种程度。”大天尊站起身,刹那间,沉寂的力量复苏,在层层空间中,掀起无量的风暴,“那个地方啊,令人向往,又令人恐惧。”
  “陛下,以您的修为,在那边应该能够站稳脚!”太白星君斟酌道,“相对这边来说,那边不是更容易证道吗?”
  “非也!”大天尊摇头,“在那边,大罗之前提升非常容易,大罗之后,就困难重重了。大道高远,悟道更难。”
  他倒背着手,在大殿中来回走动。
  悬浮身前的镜子,随着他而行。
  太白星君吸收得到的消息,一时沉默。
  “你说,若是那小子将北冥海杀了会如何?”大天尊再次开口,语气有些奇异。
  “他能杀得了?”太白星君摇头,“陛下,您刚才说,他境界低,又怎能杀得了,而且还有北晨星在侧。他们之间也没有恩怨,没理由动手,再说,北冥海背后可是黑帝。”
  他眼中闪过异色。
  对大天尊的心思,他能把握几分。
  心中有所猜测,有时候,却也只能装糊涂。
  “若是那小子被北冥海杀了呢?”
  或许,这是大天尊的另一重意思。
  太白星君低垂着眉。
  “且看这一场闹剧!”大天尊重坐至尊位上,山呼海啸般的力量也沉寂下去。
  万界战场。
  姜明一剑出后,就暂停攻击。
  与北晨星交锋的同时,也再次打开了人道天网录。
  姓名:北冥鲲鹏。
  种族:妖族。
  性别:男。
  修为:准圣境。
  背景:鸿古天界天庭北方大帝,又为黑帝。
  关系:0。
  天资:准圣之资。
  经历:本为鸿古天界第一头鲲鹏,先天血脉,资质绝顶。孕育之初,成长顺遂,向往自由,不受拘束。
  :上古天庭相招不从,被当初天帝强势镇压,差点围杀。
  :虽降,可根基也遭到破坏,潜能大减。
  :身在天庭,却恨极。
  :在上古天庭遭受劫难时,不但没有出手相助,反而落井下石,给曾经的天帝一击后就悄然隐遁。
  :天庭再一次创建,被大天尊相邀,厚礼相待,推辞不过,就接任北方大帝之位。统领北方天穹,主掌杀伐之道。
  :道伤仍在,恢复太难。无尽的岁月以来,倍感孤寂,就想着传承之事。想到血脉传承,他灵机一动,就想到一法:以血脉补血脉,以同源消磨曾经的道伤。
  :北冥海孕育而出,就百般疼爱,照顾的无微不至,却也让爱子养成了桀骜霸道的性格。
  :他不以为意,甚至为爱子推演出了能够掠夺他人修为的北冥吞吸之法,以血脉传承引渡过去,不用修炼。
  :同时还有鼎炉之法,窃取她人天资血脉,增强自身底蕴。这就让北冥海更加无法无天,在他有意的放纵之下,还有暗中引导,北冥海就到处掠夺奇女子,把玩之后,或直接吞噬,或作为自己的鼎炉,实力提升飞速。
  :到了大罗之境,更是放纵爱子,甚至将收罗的无数天地奇珍以供爱子炼化吸收,提升修为和潜能。
  :更是暗中引导,夺取一些大宗门的天资惊艳的女弟子为鼎炉,继续壮大本源。
  :看着孩子成长,倍感欣慰。
  :他终于决定要闭关了,准备将自身状态调整到巅峰,也将圣法再次推演几遍,以期更加完美。等到出关后,强行将孩子的修为提升到大罗圆满,到那时,就可以吞了修补自身,也提升潜能,同时斩情灭欲,明悟己身,以期窥视圣道。
  :正在闭关中。
  “卧了个槽!”
  姜明虽不动声色,可心中却大惊。
  这头鲲鹏,竟然有道伤在身,依然还是准圣境界。这也就罢了,可谁承想,他孕育出了一个孩子,不惜任何代价的提升修为,甚至培养成无法无天的性格,四处树敌,掠夺天下仙女,为的是爱子壮大本源,他将来好吞噬。
  “孕育孩子,就是为了吞噬?”
  姜明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谷
  “这还是人吗?”
  “不!”
  “他本不是人,而是畜生!”
  “所谓虎毒不食子,可这老小子,孕育出了儿子,为的就是杀死。”
  “说出去,谁会相信!”
  姜明心中感慨。
  莫名的,对北冥海有些怜悯。
  这位从出生到成长,已经被安排的明明白白。
  可……
  身为小师妹的心结,岂能让对方死于他人之手?
  “若是杀了北冥海,鲲鹏那老小子肯定会发疯。”
  “若是不杀,以北冥海的个性,对我们也是不死不休。”
  “杀不杀,结果都不会改变啊!”
  “那还想个鸡儿!”
  姜明转着念头。
  对于北晨星将天元界隐藏着的机缘传播出去,他毫不在意。
  既然要立威。
  就有了面对一切的准备。
  “可思量够了?”姜明走向了对方,“你儿子,要毁灭我的家园,结果被我打残,只剩下一缕残魂,正在被九幽之火熬炼,你却还顾虑重重,嘿嘿,令我鄙视!”
  “你找死!”尽管小心谨慎,可这一刻,北晨仙帝的怒火再也忍不住,“敢如此对待我儿,我必将你斩杀,将前方岛屿上的所有生灵斩尽杀绝,一个不留!”
  “那就来吧,还等什么!”
  姜明纵身而去,手中剑已经喷吐出浓烈的杀机。
  “大剑道术,纪元终结!”
  剑光之中,隐藏着无尽的毁灭之道。
  纪元终结,万物凋零,世界归墟,埋葬一切。
  这是死亡一剑。
  “你战力虽强,可也不过如此!”北晨星杀心炽烈,也明白此战不可避免,那就速战速决,“大罗道,我主群星!”
  长剑一划,漫天星斗闪耀,演化出了一片古老的星空,转动之间,迸发出了无量的伟岸之力。
  还有属于大罗之境特有的道则之力,镇压一切非大罗强者。
  姜明被轰飞出去。
  下方的海水都蒸发千丈,就连天元界都略微震荡。
  “不愧是大罗强者,果然强横!”姜明却不在意,再次杀了过来。
  剑道神通展开,毁灭剑意弥漫千万里方圆。
  “你也不过如此,我一认真,你就什么也不是!”北晨星哼道,“非大罗之境,你还想逆战大罗?我可是大罗后期!”
  长啸震苍穹。
  两人搏杀在一起。
  姜明虽然能够抵挡住,却明显处于下风。
  北冥海纵身倒退,落到了他的战舟上,搂着一位侍女,上下其手的同时也认真的观看。
  “凡尘蝼蚁,非大罗之境,却强横到这种程度,还有先前的那位少女,有意思!”
  
  他眸光闪烁,更加见猎心喜。
  “大罗不愧是大罗!”姜明阻挡住对方的攻击,也不禁感叹。
  之所以处于下风,是因为远远没有用全力的缘故。
  世界投影没有出现。
  这一法,能够压制对手几分。
  肉身之法也没有施展。
  化身之道更没有祭出。
  种种强大的杀招都还在隐藏着,以玄仙之境对付大罗后期的北晨星,已经非常非常的了不起了。
  好在他以人道天网录隐藏了自身,让人看不清他实际上的境界,否则,让人知道他只是玄仙,还不知会引发多么大的风暴。
  “这一战虽是立威,但也不能僵持太久了,那就直接结束吧!”
  姜明想着,正要爆发将对方给灭了,却见北晨星已经率先施展出了可怕的手段。
  他脚下的宫殿陡然绽放出亿万道光芒,上面烙印的一颗颗星辰一闪之间,就遍布百万里方圆,化作一方大阵,把姜明给包围了进去。
  “此为群星灭仙阵,乃是我从孕育之初,以本源暗合星空,参悟亿万年而成。”北晨星声音朗朗,“我采集诸天星核,无量星辰之气,凝练出了三百六十五颗大星,一旦催动,就是准圣之境,我也有把握困住。至于你?能死在此阵之下,也是你的荣幸了!”
  “是吗?”
  姜明不动声色,心中却一紧。
  这算不算装逼不成反被打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