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仙门万年:开局获得大道法 > 第二百三十八章 惨烈一战

第二百三十八章 惨烈一战


  姜明祭出了人道天网录。
  悬浮在左前方,他发现鲲鹏根本没有看一眼,心里暗自松了口气。
  对这部神奇无比的宝录,他也越加好奇,只是依然难以窥视本质。
  压下念头,看看对方的情况。
  好家伙,关系直接负99,这是不死不休的数值。
  除此之外,经历上并没有什么稀奇的地方,不外是要将他虐杀,然后将这片陆地上的所有生灵全部给灭了,一泄心头之恨。
  “你为什么又被称为黑帝?”姜明古怪道,“据我所知,天庭除了天帝之外,还有四位大帝辅助,为东方大帝,南方大帝,西方大帝和北方大帝,也就是你北帝。北帝之称,合情合理,黑帝就古怪了。”
  “很简单,北为水之位,水以黑为德。我诞生在北海玄冥之地,以玄冥之海为母,被称为黑帝乃是取根本也!”鲲鹏好似没有丝毫不耐,详细的解释根由。
  他也在感应这片地方,有些古怪。
  说不清道不明,似乎和外面的天地完全不同。
  这里好似一方禁域,力量蛰伏,待时而发。
  “可我怎么听说,是因为你本体为黑色,所以才称为黑帝。”姜明笑道,“对了,还有一种说法,就是因为你的心太黑,被别人说成是黑帝,然否?”
  鲲鹏嘴角一挑,薄薄的嘴唇,尽显刻薄之色,深陷的眼窝,射出两道凶芒:“你有什么遗言?”
  “遗言?不、不、不,应该你有才对!”姜明摇头,古怪道,“你可知,北冥海临死之前说了什么?”
  鲲鹏皱眉,却一语不发。
  “他说,他的出世是一个错误,是一场阴谋。”姜明的声音很低沉,“你乃是准圣强者,可放眼圣道,根本没有必要孕育出一个子嗣。可你偏偏做了,为什么?出生之后,他在宠溺中成长,就养成了无法无天的性格,霸道残忍,肆无忌惮,到处掠夺,而你也在背后不停的善后,丝毫没有纠正的意思!”
  “北冥海说,他原先还以为你是这个世上仅有的几位巅峰强者之一,根本不惧任何存在,任何势力,也就任他为所欲为。”
  “后来他发现,根本不是这么回事!”
  “而是,你培养他,让他快速的成长,迈入大罗之境,然后以血脉同源之法将他吞了进行疗伤!”
  “鲲鹏,对也不对?”
  “你就是个黑心烂肚子的黑货!”
  姜明最后喝道。
  鲲鹏的眼睛瞬间瞪圆了,露出不可思之色,心中十分震撼。
  我儿真的知道了?
  怎么可能!
  他眼神有些散乱。
  那毕竟是儿子。
  辛辛苦苦养大的儿子,哪怕念头不纯,也有着真实的感情。真到了那一天,他也会让儿子悄无声息的,无知无觉的死去。
  根本不会让儿子受苦,更不会让他知道内情。
  甚至他也想好了,等准备行动时,亲自为儿子抓几个儿子觊觎却不能得手的大罗金仙仙女,让他好好的玩一玩,好好的乐一乐。
  在极乐之中升华,在兴奋之中寂灭。
  可儿子竟然知道了啊。
  知道了父亲要杀他,不,是要吃他,那该有多么痛苦,多么绝望。
  这、这、这……
  鲲鹏心弦震颤。
  姜明眼睛却一亮。
  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
  说了这么多,就是为了撼动对方的心神。
  “圣域道场,压制!”
  “世界投影,禁锢!”
  “十大化身,时空牢笼!”
  “万法归元指!”
  一瞬间,姜明就爆发了。
  一直引而不发的圣域道场的力量骤然出现,浩浩荡荡,犹如天道之力,骤然落在了鲲鹏身上。
  恐怖的威势,让他身子一沉,体内就传出了‘嘎吱吱’的爆响,好似血肉禁锢无法承受,即将炸裂一般。
  紧接着,世界投影出现,纵为法,横为矩,纵横交错,棋盘天地,纳入其中,就为棋子,形成禁域束缚。
  十个化身也同时出现,同时打出了时空禁锢之力。
  圣域道场,世界投影,十大化身的时空禁锢。
  三者叠加,姜明有自信将鲲鹏这位准圣大能给束缚住难以动弹。
  与此同时,他手中的玄幽战戟就爆发出了璀璨无比的神芒,破灭一切的威能撕裂乾坤,摧毁万物。
  戟尖一转就对准了鲲鹏的眉心,上面出现了一点锋芒,就破开空间降临到了对方眉心。
  姜明这是以玄幽战戟为载体爆发了万法归元指。
  这是他在至尊塔内参悟许久,才能做到如此程度,融合神兵之力,让这一神通更强大,更恐怖。谷
  “不好!”
  鲲鹏毕竟是准圣大能,虽然心神被震撼,可反应何等快速。
  可身上的压力,时空的禁锢,让他脸色大变。
  “他到底是谁?怎么会爆发这么恐怖的力量!”
  震撼的同时,血脉迅速躁动,一股股蛰伏的力量苏醒,好似亿万颗原子弹爆炸一般释放出的力量。
  恐怖,毁灭。
  如渊如狱。
  身子震颤。
  能毁灭小千界的伟岸力量,却无法摆脱镇压,只是他方寸之间的空间却不停的扭曲,法理崩灭。
  镇压在体内的一面蓝色棋子要冲出体外,却始终不能如愿,最终停留在眉心。
  也是这时,玄幽战戟的戟尖就已经到了,落在了凝聚无量光芒上的蓝色旗帜上。
  砰……
  刹那间,破灭诸天的力量爆发,就将鲲鹏的头颅撕扯的四分五裂,鲜血横流,整个头颅都差点破灭。
  然而玄幽战戟的力量还在不停的释放。
  眉心中的蓝色旗帜光芒已经暗淡。
  此时的鲲鹏,不但头颅破裂,就连身躯也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血痕,似乎随时都会湮灭。
  “给我斩!”
  鲲鹏绝望的怒吼。
  他的身躯骤然两分。
  其中一部分支离破碎,带着所有的伤势挡住玄幽战戟,并迅速的燃烧,涌出了超越常规的力量将战戟轰退。
  旁边的一个鲲鹏,借着这股力量的震荡,扭曲法理的间隙,硬生生的祭出了一座宫殿,里面当即喷出了一股风暴,将他护住。
  
  手掌一翻,他取出了一面玉牌,一咬牙,就瞬间激发。
  顷刻间就出现了一道剑光,将苍穹裂开,斩灭九天风云,剖开圣域道场的禁锢,朝着姜明斩落下去。
  这道剑光之强,让姜明骇然失色。
  圣域道场的力量啊,那可是以他为标准的百倍之力,就这样,不但没有镇压住鲲鹏,反而被对方给切开了。
  匪夷所思。
  “这一击,我挡不住!”
  心念电转之间,姜明有了判断。
  这让他脸色万分难看。
  本以为在玄仙之境就能够斩至尊塔内的大罗极境,如今迈入了金仙,实力大增,完全能够抗衡鲲鹏。
  可这结果……
  让他有些无法接受。
  眼前的局面,根本无法躲避,否则,整个天元界非烟消云散不可。
  “至尊令!”
  姜明连忙祭出了这件大器,同时一万积分也飞速的消失,就见他体外出现了薄薄的一层玄黄色的护体神光。
  群主特权:消耗一万积分,庇护一次。
  他还不放心,又将人道天网录催动落在头顶。
  剑光落下,粉碎一切,湮灭法理,能够斩杀准圣的至强一剑,竟然没有斩开姜明体外的护体光芒,甚至连丝毫涟漪都没有出现。
  剑光反而被震碎,搅动九天风云。
  “镇压!”
  姜明还没有欣喜,脸色就是一变,连忙操控圣域道场的力量守护住天元界的大地,护住万民,以免受到波及。
  “不可能!”鲲鹏难以置信的尖叫一声,他一转身,趁着剑光蹦碎震荡圣域道场的力量,就瞬间遁走,离开了天元界的范围。
  “想走?”
  姜明眼中燃烧着熊熊杀意。
  今天一战,他差点被杀。
  若是没有至尊令,他还真不知该如何收场。
  或许能够躲避,可天元界呢!
  不敢深想。
  哗啦啦!
  人道天网录翻开,当看到鲲鹏的情况时,他眼睛骤然一亮。
  “嘿嘿,老东西,该老子杀你了!”
  姜明将毁灭风暴转移到九天之上,就朝着鲲鹏追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