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越来越冷了,这几天总是过得很快,杨若依很担心,她不知道裴城为什么没有来找她,唯一想到的可能就是,他现在已经身不由己。
  
      她的焦虑傅其琛也发现了,医生说她要保持心情愉快,不然对她的病情没有好处。
  
      一边的杜明见自家的总裁又沉下了脸,心肝都吓得一跳。
  
      见他抬手,即刻就走了过去,“总裁,您有什么吩咐?”
  
      傅其琛开口:“你下午,将那条黑狗抱走。”
  
      什么?
  
      杜明看了小黑的方向,杨若依无精打采地坐在那,它也一动不动地趴在地上。
  
      要说小黑的体型,不大不小,可攻击性还是有的,更何况这可是杨小姐的导盲犬,总裁这是要干什么?
  
      而杜明也感觉到了总裁这几日的喜怒无常,经过他敏锐的判断,这跟杨若依绝对脱不了关系。
  
      他为难道:“总裁,杨小姐那边,肯定是不同意的,而且,小的猜想,杨小姐应该是在家里呆久了,要是能出去走走或许就有精神了。”所以,根本与一条狗无关啊。
  
      傅其琛一个凌厉的眼神过去,杨若依这个样子,他怎么放心带她出去?还有那条狗,天天腻在她身边,比跟他在一起的时间还长,他看不顺眼很久了!
  
      杜明低下头,不敢说话了。
  
      不远处的杨若依听得不是很真切,不过,杜明说的对,要是她能出去的话,就可以自己去找裴城了。
  
      她之前本来有尝试过要告诉傅其琛,要是他愿意帮忙的话,一切都好办了,可是一听到裴城的名字,这个男人就想吃了炸药一样,她可不敢再说了。
  
      “小黑,过来。”杨若依摸着牵绳,站了起来。
  
      她指引着小黑进去,还没开口,傅其琛就自己走了过来。
  
      “要去哪?”
  
      他牵着杨若依的手,放在手里把玩。
  
      “傅其琛,我想让小黑训练一下,你能不能帮我给它找个老师?”
  
      傅其琛看着地上的小黑,皱着眉,“你训练它做什么?”他还打算将它扔出去。
  
      “嗷呜呜”
  
      或许是错觉到了傅其琛的敌意,小黑示弱地叫了两声。
  
      “它还不能准确地带我去它不熟悉的地方,这样对我来说太危险了。”她既然决定出门,自然要好好训练小黑,不然,她把自己丢了怎么办?
  
      这样说,傅其琛应该会答应吧。
  
      而且,裴城也说过,小黑以前是警犬,一定很聪明。
  
      “这里有我,你安全地很。”
  
      “可是,你也不是每时每刻都在。”
  
      傅其琛拿起她的手亲了亲,“只要你想,我会一直陪着你。”
  
      这怎么行,杨若依心想。要是傅其琛一直都在,她还怎么偷溜?
  
      她放软了语气,拉了拉他的衣角,“傅其琛,你就答应我吧,好不好?”
  
      傅其琛脸色无常,可其实,心里已经软得不像话。
  
      她有多久,没有对着他撒娇了?
  
      数不清有多长时间,他本想轻声地回答,可说出的话,依旧很生硬。
  
      “就这一次。”
  
      杨若依听了高兴地点头,本来还想说谢谢的,可是想起他说了,不接受口头的感谢,她便闭了嘴。
  
      傅其琛看着杨若依脸色恢复了神采,踢了踢脚下黑色的一坨。
  
      暂且先留着吧。
  
      杜明的动作很快,在第二天就找来了一个导盲犬训练师,是一个黑人,叫安缇丽。
  
      安缇丽话很多,初次见到她,她滔滔不绝地跟她说了很多她训练导盲犬的经历,杨若依尽管觉得不好笑,也总会很捧场。
  
      “那时我只能模仿一遍给它看,我说,你瞧瞧,快转过头来!它一看过来,我就趴在地上乱嗅,果然,它也跟着趴在了地上,它的速度可比我快多了,一下子就找到了那枚硬币。”
  
      说到这,安缇丽欢喜地笑了笑,手舞足蹈的肢体也开始放下。
  
      “这真是辛苦你了。”杨若依说。
  
      安缇丽不以为然地摆摆手,“这还不算什么,我训练一只叫艾伊斯的小狗时才叫辛苦咧!我当时”
  
      “安缇丽夫人,你先喝杯茶吧!”杜明打断了她,赶紧让身后的人上了一杯茶。
  
      但安缇丽很生气,她看着杜明,表情十分夸张,“杜明先生,我很严肃地告诉你,我并不认为称呼一个未婚的女孩为夫人,是一件很礼貌的事!”
  
      杜明被她吓了一跳,但却是因为她说自己未婚才被吓到的。
  
      他很快地镇定了神,表情诚恳,“安缇丽小姐,我十分抱歉,因为你看起来,实在对生活充满了热情,在我看来,这是未婚的女孩不能做到的。”
  
      安缇丽轻哼了一声,双手拷在胸前,“杜明先生,那你实在太见识浅薄了。”
  
      “您说的是。”杜明不敢跟她计较,只希望她赶紧平息怒气。
  
      他的态度让安缇丽勉强满意,端起茶喝了。
  
      “安缇丽小姐,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开始?”杨若依问。
  
      “噢,若依小姐,我们随时可以,不过,我要先认识一下你的导盲犬。”安缇丽对杨若依的印象很好,对她十分热情。
  
      杨若依扯了手里的牵绳,“小黑,过来。”
  
      “嗷呜!”
  
      小黑在沙发后面走出来,它的打了个哈欠,银白的尖牙全部露了出来。
  
      杜明小心地往后退了几步,但安缇丽见了,却是异常惊喜,“若依小姐,它可真漂亮!”
  
      “是吗?”杨若依看不见,不过安缇丽训练过那么多的导盲犬,她的话应该可信。
  
      “小黑,你过来。”
  
      小黑懒懒地看着安缇丽,趴在了杨若依的脚边,没有过去。
  
      杨若依踢了踢它,“小黑,快过去。”
  
      “噢,没关系的,若依小姐,我总会有办法让它听我的。”安缇丽翘着手指,“你先跟我说说它的情况吧!”
  
      没等杨若依说话,杜明已经将小黑的体检报告给了她。
  
      安缇丽翻了翻,问:“没有它父母方面的身体状况吗?”
  
      杜明脸上冒出黑线,这就只有小黑一条,他从哪去找它父母的体检报告?
  
      杨若依也不知道要这么麻烦,“小黑以前是训练过的,我想它应该没有问题。”
  
      安缇丽无所谓地摇头,“小黑自然没有问题,我一眼就看出来了。”
  
      杜明嘴角抽搐,那她还问那么多做甚?

返回目录

宠婚三十六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山只为原作者北国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国君并收藏宠婚三十六计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