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铃铃。。。叮铃铃。。。石韦被一阵烦人的铃声吵醒,石韦闭着眼睛摸出枕头底下的手机。
  “喂?哪位?半夜三更的打什么电话啊?知不知道现在几点了!你在扰民你知不知道啊。“
  “喂。。。小。。。小石头。我你夏姐啊。嗝“对面说话含糊不清。
  “夏姐,怎么这么晚还不休息啊。“
  ”我。。。喝多了,在玫瑰酒吧门口摔倒了。。。嗝。。。没人扶我。。。你能过来接我一下吗?“
  ”夏姐,你等着,千万保持清醒,我马上就到。“石韦火急火燎的赶去玫瑰酒吧,好在不远。
  石韦刚到玫瑰酒吧门口就看见夏春莲头枕着门口小花园的沿儿上,石韦拍拍夏春莲的脸。
  “夏姐醒醒,醒醒。”
  结果夏春莲就是一记熊猫拳打在石韦的眼睛上,别碰我!石韦哎呦一声,捂着自己的眼睛,我招谁惹谁了我,平白无故挨一拳。也怪他,夏春莲之前肯定有人来骚扰过她,看来都被这样打跑了。石韦虽然挨了一拳,但也不能就这样不管她了,况且地上也凉,感冒可就不好了。石韦就抓着夏春莲的两只手,不让她使出熊猫拳,然后抓着她的两只手把她给提起来。
  可夏春莲尽管闭着眼睛还是死命的挣扎,你松开我,臭流氓!
  好好好,我松开,我松开,那你可得站好喽!别动也别晃啊。石韦让夏春莲站直了,然后松开她。
  ”嗝~~不动?不可能。。。一动不动是王八。嘻嘻嘻~“夏春莲刚说完就直挺挺的往前倒去。好嘛,醉成这样了还说段子呢。
  哎呦喂。你说你,喝这么多干嘛呀。夏春莲整个人要扑在石韦身上,石韦顺势转身把夏春莲背上。
  夏春莲乖巧的趴在石韦的背上,冰冰凉的左耳贴在石韦的脖子上,把石韦弄一激灵。
  ”小石头,是你啊。“
  “怎么,现在知道我是谁了,刚才打我的时候是故意的吧?“石韦背着夏春莲这个时间也没车打了,慢慢走着笑呵呵的说。
  “呵呵。。。哪有。。。我闻着你味儿了,嘻嘻。嗝。。。。”夏春莲调皮的用鼻子蹭了蹭石韦的脖子,顺便打了个嗝。
  那个动作有点暧昧,石韦为了缓解尴尬说:“咦~什么味儿,味儿真大。”
  ”咦~敢嫌弃你夏姐,胆子肥了你,还反了你了还。”夏春莲说完手去挠石韦的胳肢窝。
  “别闹,要摔着。”
  ”我不闹,不闹,不闹。呵呵“夏春莲一口一个不闹,说一声挠一下,石韦被挠得左摇右晃,夏春莲抱得石韦更紧了,嘴边带着一抹笑容,感受着背后女人的丰满。石韦摇了摇头。
  ”夏姐?“过了一会儿,夏春莲不说话了,估计是酒劲上来了。石韦把夏春莲带回了自己家,自己家里方便照顾她。
  很快,石韦扶着夏春莲回到了自己家,喝醉的人很重的,石韦累得把夏春莲放沙发上,自己直接累瘫在地上,他在的小区是楼梯房,他又正好住在五楼最高的一层,这一路累得够呛。
  石韦的房子是租的,每月拿四五千工资的人能租多好的房子呢,一切都简简单单,但相信一切都会好的。
  石韦休息够了,拦腰把夏春莲抱起,夏春莲被石韦扔在了床上,夏春莲只哼哼了两声,便睡下了。石韦很自然得帮她脱了外套,然后用被子把她卷吧卷吧。石韦都习惯了,这位奶奶也忒不识趣了,夏春莲属于有钱的主,有钱就使劲得夜店酒吧造,造完了就打电话叫他来酒吧门口“捡尸”,这都第几回了。石韦也不敢说不去接她,夏春莲在他困难的时候帮过他几回,这点人情做的还是划算的。忍着呗,石韦坐在床边上叹了口气。
  夏春莲估计睡得有点难受,翻了个身,这脚丫子就直接往石韦身上呼。哟,动作挺大,夏春莲穿的半身裙一下子就露了个底朝天,这下石韦啥都看见了。石韦赶紧想把她的裙子撂下来,不小心碰到了夏春莲平坦光滑的小腹。夏春莲喃喃道:“小石头,不许使坏。。。小心我打爆你的狗头。。。”说着还挥了挥小拳头。
  石韦被雷了个外焦里嫩,这是睡着还是没睡着啊。石韦赶紧出了卧室,怕她再使出熊猫拳。夏春莲舒服的哼了哼,抱着被子甜甜的睡去。
  石韦今晚只能睡沙发了,幸好沙发也够大。
  刚好快睡着的时候,石韦听见了些奇怪的声音,刚开始以为是夏春莲喝醉酒又在说胡话,但仔细一听根本不是。石韦爬了起来,好像是门外传来的声音。石韦附耳在门上,果然听到了一阵轻微的“嗬嗬”声。由远到近,又好象听到了脚步声。石韦顿时屏住了呼吸,这都几点了,怎么会还有人,当然自己是个例外。脚步声越来越近,好像是在上楼,这种感觉就像是奔着自己来的。
  石韦悄悄去厨房拿了柄平底锅,平底锅可攻可防,是防贼打架的必备武器。石韦拿着手里的平底锅,心稍微平静下来。只要那玩意儿敢进来,就让他好看。石韦贴着门听着响,咦,不对。好像是有两个脚步声,而且这两个脚步声都没有规律,一下轻一下重,不像人的脚步。慢慢的石韦冷汗出来了,不会是啥脏东西吧。越往坏的方面想,往往事情就向着坏的方向发展。终于,那个脚步声到了石韦门前,停了。停了!!!
  手机站:

返回目录

末日雄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山只为原作者梵安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梵安友并收藏末日雄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