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漓猛地一睁眼,好半天都没回过神来。
  看着四周的环境,莫漓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是在自己的房间里面。
  她的房间……
  一切如初……
  再看铜镜里头映出的自己的影子,莫漓恍惚了一下,然后摸了摸自己的脸颊。
  温热的,鲜活的。
  她……还活着?
  “小姐,你起了?”
  房门一开,莫漓看到她所熟悉的冉鸢进了房门,手里还端着脸盆。
  “嗯。”莫漓迟缓地应了一声。
  “小姐你也别伤心了,外头宴客又吵又闹,三夫人不让你去你便不去吧,莫要气坏了自己的身子。”冉鸢道。
  闻言莫漓皱了皱眉头,冉鸢这话她不是第一次听到了……
  她明明死了,可又鲜活地站在这里了。
  所以……她是回到了过去的某个时间点了?
  “小姐?”冉鸢见莫漓发呆,便困惑地看着她。
  “你是说楚家人到咱们府上,娘在前头宴客楚家女眷,却不许我去的事情吗?”莫漓问道。
  “是……是啊……”冉鸢小心翼翼地看着莫漓。
  如此莫漓便可以确定了,她确确实实地回去了,回到了一切都还没有发生的时候。
  今天是楚家女眷来莫家做客的日子,而她刚才则是在自己的房间里睡午觉。
  “我没在意这件事情。”莫漓嗤笑一声,这事儿,她上辈子就没在意过,更何况是这会儿的她。
  她是莫家的五小姐,莫家三爷的嫡女,冉鸢口中的三夫人曾氏是她的亲娘。
  虽为亲娘,却是半分母女亲情都没有的,这一点莫漓也是到上辈子死了以后才看明白的,在那之前她总觉得母亲对自己虽然有些膈应,但总不至于半点母女亲情都没有。
  直到自己受了家法,一顿鞭刑,皮开肉绽,母亲冷眼旁观,之后她被丢回房间,无人问津,母亲也不曾为自己送过汤药。
  后来她死了,死在了这间屋子里,化作一缕鬼魂在莫家游荡,亲眼看到了自己那草草的丧事,看到了那些人,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人为自己掉了眼泪,而这里面并不包括她的生身父母……
  母亲对她的这份冷漠,是因为她出生之时母亲难产,母亲差点丧了命,后来虽然保住了性命,却因伤了身子再也无法受孕。
  不能为莫家三爷生下男孩,导致她的母亲不得不退步答应父亲纳妾,之后父亲纳了个漂亮又温婉的妾室许氏,许氏为父亲生下了男孩,父亲喜欢许氏母子喜欢得紧,渐渐地疏离了她的母亲。
  母亲失去了生儿育女的能力,失去了丈夫的疼爱……
  母亲认为这一切归根结底是她的错,是她折腾得她差点没了性命,是她的出生夺走了她原本幸福的生活。
  莫漓自懂事起母亲就对自己很冷淡,远不如她对几个堂侄来得亲昵。
  四姑娘莫秋吟是她二伯的女儿,嫡出,长她一岁,母亲待她更像自己的亲女儿。
  莫漓的父亲排行老三,前头还有两位哥哥。
  由于大伯母常年不管事,二伯母早逝,老夫人又年迈,如今家中管家的是莫漓的母亲曾氏。
  二伯母临终嘱托她母亲照顾好自己年幼的女儿,她母亲与二伯母交情甚笃便一口应下。
  外人只道她母亲仁义,不负二伯母临终所托,待侄女胜过自己亲女。
  然,莫漓的处境又有几人关心过呢?她有亲母在却还不如这没有亲母在的……
  莫秋吟就是这一次即将和楚家定亲之人,亦是自己上一世冤死的罪魁祸首。
  莫漓是在作为一缕幽魂游荡在莫家的时候才知道自己被冤死的真相。
  那所谓的她勾引的未来姐夫,她只见过一面,而且她连那人的正脸都不曾清楚地看见过!
  莫漓想了想,便往门外走去。
  冉鸢见了,忙追上来,“小姐您这是要去哪里,三夫人交代了,今日你不可以去前头的!”
  “我没说我要去前头。”莫漓回道。
  莫漓记得,冉鸢是她死后为数不多地在她灵堂前掉过眼泪的人。
  其实冉鸢平素待自己并没有那么尽心,大概她也知道自己是个不受宠的小姐,跟着自己没什么前途。
  可那几滴眼泪至少说明这人待自己是有几分真情在的,冲这个,莫漓也不会去为难她。
  “可小姐这是……”冉鸢疑惑地看着莫漓……
  “我想出门去。”莫漓说道,“母亲只叮嘱了我不可去前头,不可见楚家人,却不曾说我不可以出门去,不是吗?”
  “三夫人确实没有这般说过……可是……”冉鸢犹犹豫豫地说道,“小姐您平日里不是不爱出门吗?”
  “今日想出去透透气,若是一会儿有人寻我,你如实回答便是。”莫漓说道,便从衣柜里选了身合适的衣服,洗漱完就出门去了。
  莫漓是故意要出门去的,为的上辈子发生的事情不再发生。
  上辈子她也没打算去前头,对前面的热闹也不感兴趣,她就乖乖地待在自己的院子里,哪儿都没去。
  然后莫秋吟和楚家两位小姐游园游到了她那儿,她作为主人不好掉头就走,就与人说了几句。
  后来就不知道怎么的,事情传到了她母亲的耳朵里,却成了她故意去堵那来莫府后院参观的楚家姐妹,特意与她们攀谈……
  楚家虽是极有权势的大家族,可她莫漓也不至于这么厚着脸皮往上贴,可她母亲偏偏不信,硬是为此罚她禁足一月。
  禁足一月对于原本不怎么喜欢出门的莫漓来说其实没什么,但是对于现在的莫漓来说,她不想浪费这一个月的时间,更不想再一次莫名其妙地被人冤枉了去!
  莫漓出了莫府之后就随便找了个茶楼坐了下来,出门之时只想着先避开那一劫,倒也没仔细想这趟出门自己要去哪里。
  这会儿天正热,茶楼里很热闹,来往的商旅都来这里歇歇脚,纳纳凉。
  “你们听说了没,京城来的楚家要和这莫府结姻亲了!”
  莫漓旁边的一桌人坐在一起聊天,那声音不小,他们谈话的内容莫漓可以听得很清楚。
  手机站:

返回目录

天命贵女:邪王撩宠无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山只为原作者赐天下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赐天下无罪并收藏天命贵女:邪王撩宠无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