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都市修仙至尊 > 第一千六百九十章 这算什么

第一千六百九十章 这算什么

    面对火云的质问,祁继无言以对,而同样抱有疑问的还有其他弟子。
  
      “宗主,你说你还有隐藏实力,为什么还不出去报仇?”
  
      “宗主,你不会是想一直带着我们隐藏在这里吧?”
  
      “宗主,我们宁可死在外面,也不愿意这样一直龟缩下去。”
  
      这时,罗森摆了摆手,将所有人的质疑压了下去,随后对祁继问道:“宗主,你是不是还有什么难言之隐?”
  
      祁继站起身来,看向众人,说道:“其实我所说的隐藏实力,就是这地火岩浆里的妖魔赤炎魔族。只不过赤炎魔族还在内乱之中,我已经尽力帮赤炎魔族镇压内乱了。只是这场内乱,还没有平息。如果在这时将他们放出来,那群不受我控制的赤炎魔族,将会给黑云山带来灭顶之灾。”
  
      听了祁继的话,有些人沉默了,不禁陷入了沉思中。但是更多的人,却毫不在意,其中最为激进的就是火云。
  
      火云直接说道:“那又如何,现在整个黑云山,都是咱们的仇人,就算给黑云山带来灭顶之灾,又算得了什么。只要能给死去的师兄弟们报仇,能给我爹报仇,哪怕是死,我也要去拼一拼。”
  
      火云身为前任宗主火行天之女,在众弟子之中,威望甚高。现在她如此说到,那些颇为激进的弟子,则是纷纷附和。
  
      祁继不禁皱眉,心中暗道:“我入门时间太短,在火云宗中的威望地位,根本无法与其他人相比。师傅,你真是给我出了一个难题啊。”
  
      罗森突然问道:“宗主,如果等到魔族统一,这还需要多久的时间?”
  
      祁继摇头说道:“这我也不好说,魔族叛军十分狡猾,从来不正面交战,很难将他们彻底铲除。”
  
      王勋看向祁继说道:“可是外面那些师兄弟,他们……”
  
      祁继现在也是无比为难,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这时,玄老则在暗中联系祁继,说道:“祁继,现在这种情况,你不如索性就将赤炎魔族都放出来。”
  
      祁继一惊,问道:“玄老,若是放了亚新,无异于放虎归山,黑云山依旧可就是鸡犬不宁了。即使铲除了三宗四族,却有亚新这个更难对付的敌人。”
  
      玄老则解释道说:“现在亚新存心潜逃,你也没办法抓到他。不如将他放出来,等他摸清黑云山的情况,很有可能会与三宗四族联手。只要我们谋划得当,便有机会将他们一举拿下。本来你在火云宗的威望就不高,如果继续拖延下去,对于你的领导地位十分不利。”
  
      祁继想了想,随后说道:“好吧,现在也只能这么做了。”
  
      于是,祁继看向众人,说道:“我与大家的心情都是一样的,都想为死去的师兄弟门,还有我师傅报仇。不过魔族内乱未平,我一直不敢有所行动。但是现在还有一群外门弟子,在等着我去救他们。我身为火云宗的宗主,自然责无旁贷。现在我就去找禅机大师,让他开放罗汉伏龙阵。如果他要是不肯,我就破了这阵法。”
  
      祁继这一番话说完,火云宗弟子顿时群情激奋,各个都摩拳擦掌,准备大战一番。
  
      火云当即说道:“祁继,你是好样的,我爹没有看错你。”
  
      罗森则说道:“释放魔族虽然有风险,但我等愿意与宗主一起承担。”
  
      王勋则是老泪纵横,“那些外门弟子有救了。”
  
      祁继看向众人,说道:“你们现在这里等候,我这就去找禅机大师。”说罢,祁继便出了玄天塔,来到阵眼大殿中。
  
      看见祁继进入阵眼大殿,禅机大师连忙问道:“那位老者现在可好?”
  
      祁继答道:“多谢禅机大师关心,那位老者已经没事儿了。不过我却有一件事,想与禅机大师商量。”
  
      禅机大师疑惑地问道:“你找我商量何事?”
  
      祁继有些尴尬地说道:“其实当日在最后一座阵眼大殿,我发现了圆启大师的舍利子,并且继承了他所有的记忆。”
  
      禅机大师眉头微皱,继续问道:“然后呢?”
  
      祁继说道:“我从禅机大师的记忆中,学会了普渡神光。这地火岩浆之中的赤炎魔族都已经成为了我的奴仆。现在我宗门的弟子,在外面被人追杀,我想请禅机大师打开一个缺口,将我的那些奴仆放出来。”
  
      禅机大师顿时一惊,用颤抖的声音说道:“你……你竟然渡化了赤炎魔族?”
  
      祁继点头说道:“没错,我是将赤炎魔族渡化了,现在魔族都在我的掌控之中。希望禅机大师大发善心,帮我救回火云宗的弟子。”
  
      禅机大师一脸慈悲之相,早已消失,变成了一副怒目金刚的形象,厉声说道:“你……你可知道当初我佛门,为什么没有渡化赤炎魔族,而是将他们封印于此。”
  
      祁继摇头说道:“祁继愚钝,还请大师指点。”
  
      禅机大师说道:“赤炎魔族生性凶残,如果让他们沾染了血肉,很有可能会暴走。就算是你将他们尽数渡化,也有可能反噬的危险。如果你将他们放出去,他们吃惯了生灵血肉,可就不是你能控制的了。”
  
      祁继则说道:“这就需要禅机大师帮忙了,只要等我大仇得报,我就将会让他们重新回到地火岩浆之中。到时候,禅机大师再以罗汉伏龙阵将他们镇压,便可以万无一失了。”
  
      禅机大师不禁怒道:“你这是在玩火,稍有不慎就会造成一场浩劫。”
  
      祁继寒声说道:“禅机大师,你这么说就是不同意放出赤炎魔族了?”
  
      禅机大师当即说道:“我绝对不会释放赤炎魔族的,镇压赤炎魔族就是我的责任。当年我甘愿成为阵法之灵,就是为了镇压赤炎魔族,我是不会将他们放出来的,除非我死!”
  
      禅机大师说的话,言语果决,斩钉截铁,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
  
      祁继对着禅机大师的金身塑像,拱手拜了拜,说道:“禅机大师,那就对不起了。当初修复罗汉伏龙阵,我早就给自己留了个后门。最后一座大殿的阵法之源,已经在我的掌控之中。只要我想,便可以掐断整座大阵的灵力供应,这座大阵便不攻自破了。既然禅机大师不同意,那我只能自己动手了。对不起了,禅机大师。”
  
      禅机大师当即怒道:“你这是在玩火!”
  
      祁继沉声说道:“为了那些还在逃命的弟子,这又算得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