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狂探 > 第2582章 消失的一天

第2582章 消失的一天

四日后,云州警局,特调组办公室。
  
  苗英延承了赵玉的习惯,在办公室内立起了两面白板,一面是最新发生的红浴缸案,另一面则是40年前的红浴缸案。
  
  不过,此刻的苗英专注于最新发生的案子,将40年前的案情白板放置在了一边。
  
  在苗英看来,她之前之所以查案查得非常辛苦,就是因为太过于关注40年前的案子。
  
  她现在正在尝试,如果抛开旧案,单看新案的话,是不是可以集中精力,找到什么之前被忽略的线索?
  
  然而,四天过去了,他们仍然一无所获。
  
  吴秀敏调查了那位美院的张春望老师,却发现张老师因为脑血栓一直在住院。
  
  她又调查了张春望的人际关系,同样没有发现任何可疑。
  
  包一城和包玉城兄弟已经排除了嫌疑,关于张启乐的被绑架现场,还有死亡现场,也是再无进展。
  
  现在,苗英只能采用比较原始的办法,开始逐一调查那些和张启乐有过交集的人。
  
  可是,四天下来,这些人要么是没有作案动机,要么是有不在场证明,正在被一一排除,直至今日,还是没有查到线索。
  
  苗英甚至开始考虑,张启乐的死,会不会不是因为感情纠葛?
  
  会不会,张启乐只是被凶手随机选择的?
  
  然而,因为有张启乐的那副画,这个推论始终无法成立。
  
  抛开40年前的案子不谈,单凭张启乐以自己画作的死亡方式被凶手杀死,就足以证明,凶手有着很强的目的性!
  
  他之所以要用这种方式杀掉张启乐,要么是因为张启乐的画隐藏着巨大的秘密,凶手是为了杀人灭口!
  
  要么,就是因为有着什么感情纠葛,或者私人恩怨……
  
  “我真的是尽了全力了……”冉涛说道,“晨阳居的钥匙,案发区域内的所有监控、行车记录仪,甚至每一辆汽车,小三轮,能藏人的交通工具,我们全都查过了,可最后还是什么也没有找到!
  
  “凶手,简直神出鬼没啊……”
  
  “是呢!”崔丽珠紧蹙眉头,“别忘了,凶手不是一个人,他还带着一个大活人呢!
  
  “涛哥,”她冲冉涛说道,“会不会是灯下黑呢?比如……晨阳居的那名保安?会不会,他是贼喊捉贼?”
  
  “别开玩笑了,我又不是酒囊饭袋,”冉涛说道,“我早就连他八辈祖宗都查过了,这个人有小儿麻痹,他的右手拿东西都费劲呢!”
  
  “或者……”崔丽珠又道,“还记得农合血案吗?凶手就住在晨阳居附近,或者从那里租的房?”
  
  “我冉涛是什么人?”冉涛激动地拍着胸脯说道,“我早就挨家挨户地查过了,但是……真心不好查啊!
  
  “从明面上看,目前没有发现任何一个人,跟40年前的红浴缸案,以及张启乐有关系……
  
  “晨阳居那个地方人员结构也比较复杂,你们不能想象,有一栋140平米的二层小楼里,竟然住着5户人家!”
  
  “啧啧……”崔丽珠咂嘴,“难是难了点儿,但是也得查啊?”
  
  “苗姐,”这时,曾可指着白板说道,“张启乐从包一城出来之后失踪,一直到发生红浴缸案,其间间隔了整整一天!
  
  “这消失的一天,会不会是一个关键点呢?
  
  “凶手,为什么不在绑架的当天,就实施作案,为什么还要等上一天呢?这一天里,他对张启乐做了什么?”
  
  “对,”苗英点头说道,“这正是本案的其中一个矛盾点!种种迹象表明,凶手应该是精心策划的这起谋杀案!
  
  “既然是精心策划,那为什么不在绑架张启乐的当天动手呢?”
  
  “咦?还真是挺不好理解的……”崔丽珠向吴秀敏问道,“吴姐,心里侧写怎么说?”
  
  “心理侧写同样充满了矛盾,”吴秀敏表情严肃地说道,“我至今揣摩不透,凶手的心理特征,我甚至看不出,他到底是在单纯地模仿旧案,还是想要表达他的什么想法……”
  
  “从某一方面看,凶手好像也是处于一种纠结状态,他杀死张启乐的态度,似乎并不是特别坚决,可是,作案的手法却又如此娴熟,实在很难解释……”
  
  “那……凶手是个变态喽?精神肯定不正常吧?”崔丽珠问,“不是说,没有侵犯痕迹吗?”
  
  “这个也很难说,”吴秀敏说道,“万一凶手是一名女性呢?”
  
  “没有被侵犯,也有可能是他在模仿……”苗英说道,“他看过卷宗,或者了解旧案,他知道死者都是没有被彼得侵犯的……”
  
  “心理侧写也不行……”崔丽珠咂嘴感叹,“你们知道我现在想干什么吗?我特别想给老大打个电话,跟他取取经,看他遇到这种案子,会怎么操作?”
  
  “我觉得……”曾可指着地图说道,“我们还是得从张启乐消失的地方下功夫,我们相信科学,人不可能凭空消失!
  
  “既然那个地方监控密布,那么张启乐必然是被什么东西带走了……
  
  “涛哥,我之前就一直想说,”曾可对冉涛说道,“你看啊,张启乐从包一城家出来,应该是负气出来的,对不对?
  
  “她让包一城帮他请名人捧场,但被包一城拒绝了,所以,她很不高兴!
  
  “一个女人,半夜出来,站在街边,生着气……她会怎么想?”
  
  “哇塞……”崔丽珠惊异,“有了女朋友就是不一样了耶……”
  
  曾可没有理会,继续说道:“张启乐,是那种比较随性的女人,这样的女人经常会做出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你们说……
  
  “会不会……她站在街边迟迟看不到出租车,然后就随便伸手拦了一辆私家车呢?
  
  “私家车停下,张启乐上车,是不是不会耽搁太长的时间,所以在监控上面,看不出来?”
  
  “这……”崔丽珠琢磨,“貌似有点儿道理!张启乐只以为任何一个男人见到她这样的美女,都会载她,可没想到,司机居然是一个杀手?”
  
  “不!不对!”冉涛果断地说道,“那就太巧合了,张启乐画过的画怎么解释?”
  
  “可以是……”崔丽珠猜测,“张启乐跟司机看了她的画,司机起了杀意……哦……哦……不对,那么短的时间里,他又怎么可能计划得那么周密呢?”
  
  “司机并不一定是凶手啊!”曾可坚持他的理论,“他载了张启乐一程,等出了盲区,或者去到了别的地方,张启乐才又被凶手绑架的……”
  
  “不可能!”冉涛直接否定,“我已经问过所有的司机了,如果真有这种事,他不可能不说出来吧?”
  
  “不!涛哥,你还是没有明白我的意思,”曾可眼睛放光地说道,“在我看来,只有一种情况,可以最完美解释,张启乐凭空失踪的事情!”
  
  “哦?”崔丽珠催促,“那你就别等我骂奶奶熊了,赶紧说啊!”
  
  “张启乐和刚刚认识的司机上床了!!!”曾可语出惊人,惊得众人张目结舌。
  
  “你说……”崔丽珠拧紧眉毛,“怎么会?”
  
  “司机长得帅,或者张启乐纯粹为了发泄,”曾可说道,“他们就找了个地方耍了一晚,耍完之后,张启乐在离开之后,遭到了凶手的绑架。
  
  “这样一来,就能解释,她为什么会凭空消失了!
  
  “司机有老婆,所以即使是来警局问话,也不敢说实话!”曾可说道,“或许,我们之前的推测没错!
  
  “凶手一直就在策划着,利用红浴缸案的手法杀掉张启乐,还给张启乐安装了定位和窃听。
  
  “但是,他一直没有找到机会,或者没有下定决心!
  
  “然而,那一晚一切都变了,当凶手听到张启乐竟然和大街上随便认识的一个男人发生了关系,他更加怒火中烧,这才下定了决心,或者找到了机会!
  
  “怎么样?这个解释看似不合理,但实际上却是唯一的一种解释,”曾可说道,“这也正好印证,凶手为什么会表现得有些纠结……”
  
  “这……”
  
  曾可说完,众人一阵沉默,每个人都按照曾可的推理进行了思考,却是谁也没有找出反驳的理由。
  
  “靠!”少顷,冉涛一拍巴掌,说道,“这么说,我还得把那些司机们全都找来,再查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