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狂探 > 第2585章 不起眼的悬案 中

第2585章 不起眼的悬案 中

一辆迷你型的红色小轿车,行驶在东京繁华的街道上。
  
  “不好意思啦,”正在开车的阳山雅子,抱歉地对赵玉说道,“我的体型就这么一点儿,所以买一辆小点儿的汽车再正常不过了,只不过,委屈赵神探大人啦……”
  
  雅子笑起来很甜,但小声却偏尖利一些,让她那外向的性格暴露无遗。
  
  赵玉在狭小的座位上扭捏了一下,问道:“我们要走多久呢?”
  
  “嗯,如果是现在这种路况,恐怕要走1个多小时吧?”雅子笑道,“这里毕竟是东京嘛!
  
  “对了,”她好奇地问道,“那个长得挺凶的大叔不是你的助手吗?他真的不跟我们同行了?”
  
  “别管他,”赵玉随口说道,“他一向我行我素,神神经经,不一定什么时候又冒出来了!”
  
  赵玉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十分清楚,李本成正在暗中保护着自己。
  
  身为特工之王,伪装自然是他的基本功。
  
  “其实,去现场也没什么用处的,”阳山雅子说道,“当时,那个地方位置还算偏僻一些,但是现在,那里已经是高楼林立的繁华地带了,都是一栋栋的高楼,什么都看不见了!”
  
  “没关系,我只是想感受一下……”赵玉闭上眼睛,开始琢磨自己未来的调查计划。
  
  “赵桑,请恕我冒昧,我真的非常非常好奇,”阳山雅子一向耐不住寂寞,“被害人……难道和你有什么关系吗?
  
  “但是,刚才看起来,你好像是第一次接触这件案子哟!”
  
  “没有关系,只是有人委托我调查这件案子而已!”赵玉随口回答。
  
  “是吗?那这个委托人跟你关系一定不一般吧?”阳山雅子笑道,“之前,我邀请你那么多次,你可是很忙地哟……
  
  “我那些都是符合你胃口的重大悬案,你都没来,而这一次,只是这么一件不太起眼的案件,真是……令人嫉妒啊!”
  
  “你这张小嘴,真不愧是当记者的,”赵玉亦是淡淡一笑,然后解释道,“我那个时候是真的忙,听说桥下女尸案了没?
  
  “而现在,正好有点时间……”
  
  “桥下女尸,我当然听说啦!据说,凶手是仿照布加勒斯特的吊桥女尸案实施的犯罪吧?”阳山雅子激动地说道,“你们那边报道的内容实在太少了,我相信,侦破此案的过程一定非常精彩吧?
  
  “赵桑,你有空,给我讲讲好吗?”雅子拍手说道,“我正愁没有专辑内容呢!如果我能独家撰写桥下女尸案的稿子,那我又能小赚一笔了!”
  
  因为太过兴奋,雅子没有按住方向盘,轻飘飘的小汽车随即摇晃了起来,差点儿撞到旁边的汽车。
  
  “喔喔喔……小心点……”
  
  在赵玉的提醒下,雅子这才紧紧握住方向盘,说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太激动啦……”
  
  “没问题,”赵玉爽快答应,“等把向日葵案查清楚,我就讲给你听!”
  
  “太好了,你知道吗?从首尔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有种感觉,你是我命中注定的贵人!”雅子兴奋说道,“每一次只要见到你,一定会有好运气!”
  
  啧啧……
  
  听着雅子的恭维,赵玉心里升起一股异样,这种话,以前可从来没有人跟他说过。
  
  曾几何时,人人都说他是灾星,到哪里哪里就要死人。
  
  “嗯……”赵玉拿着资料问道,“平城小姐,当时是做什么工作的?还是学生吗?”
  
  “不,她当时已经大学毕业了,”阳山雅子说道,“当时正在一家地产公司试工,才刚刚上了不到一个月,就不幸遇害了!”
  
  “她……家里还有什么人?家庭情况怎么样?”赵玉又问。
  
  “很难想象,她有4个哥哥,两个妹妹,”阳山雅子说道,“那个时候,像这样很多孩子的家庭还是比较普遍的。
  
  “所以,平城信嘉在家里,其实是比较不起眼的。她的家庭条件,也只能用一般来形容,几个哥哥都没有完成学业,大部分都是做小买卖的!”
  
  “性格呢?”赵玉又问,“平城小姐,是个怎样的人?”
  
  “这个不知道,”阳山雅子毫不犹豫地说道,“你告诉我的时候,仅仅是几个小时之前而已,我能把调查资料弄到手,就已经算是神速了!
  
  “我弄到的这份调查记录,并不是警方内部的,所以……要想知道平城小姐的性格,还得问问她的家人才好!”
  
  “那……我的调查,就全都靠你了!”赵玉说道,“晚上,找个有特色的馆子,我请请你!”
  
  “阿利亚多,”雅子响起银铃般的笑声,“我真是谢谢你了!不过,我现在可是东道主,要请的话,也得是我请你啊!
  
  “鱼子酱,和牛,料理,随你点,本小姐这点积蓄还是有的,呵呵呵……”
  
  “好,那就听你安排了!”赵玉说话的时候,习惯性地看了看脑中的隐形探测器,但见探测器上没有任何异常反应,说明他现在是安全的。
  
  “这案子,得慢慢来,毕竟过了这么多年了!”雅子说道,“发生案子的时候,我还是小孩子呢!”
  
  “我听说,因为有报社引用了梵高的名言,”赵玉说道,“所以,这件案子还被称为梵高案,是吗?”
  
  “哦?这倒是没有听说,新鲜了真是……”雅子摇头说道,“我干了这么久的案件报道和小说,怎么从来没有听过呢?
  
  “梵高的名言,什么名言?”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团火,但路过的人却只看到了烟。”赵玉将这句名言念了出来。
  
  “哇,听上去,好有罪案感觉似的……”雅子说道,“既然这样,我就查一查吧!
  
  “梵高……为什么会跟梵高扯上关系?向日葵吗?”
  
  “还有被割下的耳朵,”赵玉说道,“梵高也是少一只耳朵的!”
  
  “左耳,左耳吗?”雅子问道。
  
  “对!”赵玉回答,“不过,梵高失去的到底是不是左耳,还存在着争议。有人看到自画像上少的是右耳朵,但是有人说,那个时候的自画像都是对着镜子画的,所以梵高失去的应该是他的左耳朵!”
  
  “是啊,这么有趣……”雅子又问,“那么,他是怎么失去耳朵的呢?”
  
  “众说纷纭,”赵玉说道,“有人说是和别人打斗时被割去的,有人说是他自己割掉的……”
  
  “自己割掉?我对这个梵高不是很了解,没想到……还有这么多故事,但是……”雅子摇头说道,“我想不出,平城信嘉的案子,和一位荷兰画家会扯上什么关系,这或许只是什么巧合吧?”
  
  “不管是不是巧合,凶手始终没有被抓到却是真的!”赵玉问道,“你看过卷宗,当年有什么嫌疑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