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三国刘备之妙笔生花 > 361:妙月庵
事情是这样的。
  
  第一个进来的道姑已经到了石桌子边上,刚把手里的一盏茶放到了桌面上,就觉得脑后一股恶风擦着自己的后背飞了过去,诧异的扭头一看,眼睛瞬间溜圆,嘴巴一下张开。
  
  后面进来的道姑,走起路来不急不缓,扭着腰肢,嘴里说着话,眼睛刚看到在座的几位,没等看清,眼前一个黑影迅速放大。
  
  一只猪呲牙咧嘴扑了过来,嚎叫声连绵不断。
  
  道姑正说着话的嘴巴大张着,面色一变,这,这是做啥子,难道这是待客之道,可,这种没听说过啊,也忒热情……
  
  时间太短,道姑来不及思索为何如此,身体本能的往侧面一转,手臂微微抬了抬,又毫无痕迹的放弃。
  
  “啊……”
  
  ‘噗通’
  
  朱珠胖乎乎的身体,掠过道姑,各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疼的在地上乱动。
  
  凉亭中,除了继续在地上挣扎的朱珠,一下子冷场。
  
  甘甜的小动作,玎珰转移痛苦,都是坐下后不太光彩的出手,其他人因为被遮挡,并没有看到经过。
  
  但在座的,就没几个正经玩意。
  
  诸葛不亮亮晶晶的大眼睛眨巴了几下,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瞬间眼睛通红站起身来,跑到了朱珠跟前。
  
  司马朗一下子站起来,怒视着最后进来的道姑。
  
  黄忠屁股都没有坐热,一看司马朗站起来了,那自己在这么装作不知的坐着,有些不好,也只好站起来。
  
  “啊啊啊,我圆润丰满的腚锤子,摔成八瓣了,呜呜呜……这可叫我怎么活……呜呜呜……”
  
  朱珠挣扎着站起来,嘴里哭嚎着,胖乎乎的小手按在后面,疼的吱呀怪叫,两条水流顺着脸颊往下流淌。
  
  司马朗怒视着这个道姑,气愤的出声:“这是何意?”
  
  道姑脸色气得通红,你还来问我啥意思?我他喵的知道啥意思?
  
  自己的弟子跑来告诉自己,明月被人羞辱了,心中觉得惊讶,这才过来看看是何方神圣。
  
  这刚一进门,就给我来这么一出,还舔着脸问啥意思,你们要脸不。
  
  “施主这是何意?”
  
  得,顶回去了。
  
  “我们来做客,你竟然用妖法让我侍女出丑,说,是何居心?”
  
  甘甜坐着,怒气冲冲。
  
  月溪道姑忍住心头的怒火,冲着甘甜打了个稽首。
  
  她看明白了,这不是来做客的,这是故意来找事的。
  
  可双方之间没有多少矛盾啊,勉强说有的话,也只是自己的大弟子明月和她的侍女爆发的冲突,也不算大事。
  
  那,这是为啥呢,头疼。
  
  摸不清对方的路数,月溪不方便发作,却有些怒气的说道:“这位贵女,您来此处我们欢迎还来不及,怎么会羞辱你家侍女,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甘甜一指哭泣声变小的朱珠:“这怎么解释?”
  
  月溪脑门浮现一律黑气,这,我哪里知道啊,你让我如何回答。
  
  )))
  
  朱珠就这么坐着飞了出去,很是突然,把大家弄得就是一愣,这事不假。
  
  可要说完全没人看见,也不尽然,人们常说一句话,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谁看见了,引着甘甜等人来此落座的那个年轻小道姑,小贤看见了,她知道甘甜是为首的,自然站在不远处招待。
  
  甘甜跟着师傅学武,动作快若疾风,没人看到。
  
  玎珰受疼,却顾及面子不好大喊大叫,只好来个痛苦转移大法,身体略微转了一下方向,坐在凳子上,小腿抬起踹了朱珠一脚。
  
  被小贤看在眼里,愣了一下。
  
  说实在的,玎珰自己也没学过武功,真的没想把朱珠怎么着,只不过自己难受之下,想要发泄一下。
  
  什么叫无巧不成书,下面就是了。
  
  朱珠身体比别人胖,走了这么些山路,早就双腿酸疼,一屁股坐下来,就把两只脚抬了起来,想着让脚掌放松一下,手掌伸出要按在桌面上,保持一下身体稳定。
  
  就在这时,一只脚掌踹了过来,再加上石凳子表面非常的光滑,自己也没有着力点,一脚就踹飞了。
  
  所以,错是谁的呢?
  
  (((
  
  月溪仔细看了眼甘甜,没见过,但从穿着的布料来看,不像一般的家族女子,这才没急着发话。
  
  但也不能就这么背锅不是。
  
  甘甜反问自己,看到她身边不远处站着的小贤张了张嘴,好像有话要说,一下明白,她可能看见了什么,这就好。
  
  于是冲着小贤语气温柔说道:“你进来的早,告诉这么贵女怎么会是。”
  
  众人的目光,全都看了过来。
  
  小贤刚从愣神中醒过来,就被这么多目光看着,捏着衣袖神色有些不安。
  
  司马朗眼睛一亮,哇,好一朵含苞欲放的花骨朵,让人好像咬一口。
  
  诸葛不亮好心的用小手给朱珠揉着腚锤子,上下其手,小眼眯缝着,一脸的关心。
  
  听到这位说话,眼睛瞬间睁开,泪眼汪汪:“这位漂亮的小姐姐,你可要实话实说哦!”
  
  “我,我,……”
  
  小贤有些举措,鼓足了勇气,这才说:“是,是这位施主把她一脚踹出去的。”
  
  “哦!”
  
  异口同声,余音袅袅,眼睛再次集火。
  
  玎珰一咬牙,一拍桌子:“就是我踹的,咋了?”
  
  “额?”
  
  众人无语。
  
  要是没人看到,这件事可大可小。
  
  可有人看到了,那就真不是什么事。
  
  月溪也不想纠结你诬陷我什么的,只想着早点解决,然后大家好好说说话,彼此熟悉一下,所以想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月溪笑了,微微摇了摇头,这才说道:“贵女您看,这真的是个误会,要不……”
  
  甘甜有些不乐意了,照你这么说,我就白扭了一下,虽然手感不错,但也不能换回我的力气,哼。
  
  这倒不是她喜欢无理取闹,没事找事。
  
  还是那句话,事情没有大小之分,只看轻重缓急。
  
  )))
  
  今天瀑布边的事情,真的把她惊到了。
  
  而且,刘备只是来暗访一下卧蚕寺,这刚出来就遭到了埋伏。
  
  要说这两者没有联系,鬼才信。
  
  她已经知道,赵小五已经去找胡瓜,胡瓜应该带着人快速的赶往此地。
  
  于是,仔细叮嘱手下一番,胡瓜到了瀑布边,听到留下的认得叙述,一定会暴走,到那时一定要……煽风点火,把事情闹大。
  
  只有这样,才能让潜藏的敌人露出一些马脚。
  
  胡瓜具体会如何做,甘甜不知道,她只是知道,作为跟了刘备两年的生死兄弟,胡瓜绝对忍不下这口气,一定会对卧蚕寺做出反击。
  
  那自己就找个地方歇脚,等待消息,这才接受手下的建议,来到了这座道馆。
  
  哪想到被自己看出一些端倪。
  
  听到月溪说“贵女您看,这真的是个误会,要不……”
  
  甘甜眉头一蹙,不高兴的说道:“既然是意外,给点赔偿就好。”
  
  “额……”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