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大牛紧赶慢赶,回到家里已经七点半。
  他的破摩托一路从村口咳嗽到村尾,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到了家里,爷爷奶奶已经做好饭菜,正坐在院子里等他回来。
  程大牛一停下摩托车,立马把买给爷爷奶奶的衣服鞋子拿出来,向老两口邀功。
  谁知,看见这些东西,爷爷的脸立马拉长:“你小子怎么这么浪费?买这些东西干什么?难道我们现在光着身子等着穿不成?”
  话虽这么说,可他老人家还是忍不住拿起鞋子试了试。
  程大牛一边帮他系解放鞋的鞋带,一边笑道:“昨天奶奶不是说你连双好点的鞋子都没有嘛,所以我才给你们一人买了双解放鞋。对了,还有拖鞋,夏天到了,我看你们的拖鞋穿了好几年,早坏了,都是拿火钳烫软又粘上的。”
  程奶奶拿起属于自己的那双解放鞋,放在膝盖上轻轻抚摸,根本舍不得穿。她哎了一声,感慨道:“我都忘了自己上一次买鞋是什么时候了。”
  随即,她又扭头看着孙子,语重心长的教育:“大牛,下次你可不能再乱花钱了。我跟你爷爷都老了,没必要穿得太好,那些旧鞋补补还能穿。这次买了就算了,下次可千万不能浪费钱了,知道吗?”
  程大牛使劲的点头:“知道啦。”
  嘴上是这么答应的,但他心里想的却是,下次如果还能像今天一样赚一大笔钱的话,他得给爷爷奶奶一人买两条裤子。
  趁着老两口正高兴,程大牛又把四姑给了五百块钱的事一说。程爷爷程奶奶脸上的皱纹像是瞬间少了许多似的,整张脸都舒张开来,露出了一丝欣慰。
  程奶奶虽然没说什么,但可以看得出,她心里还是很记挂很疼爱自己的小女儿的。
  程爷爷倒像是个女儿控,一听说小女儿给了五百块钱,简直比中奖五百万还开心。
  程大牛把钱拿出来,可二老都不愿意收。
  程奶奶说道:“大牛,现在咱们家轮到你当家了,这钱你就拿着,以后要花钱的地方多了去了。”
  程爷爷连连称是:“没错,你收好,该花的时候就拿出来花。”
  吃过晚饭,程大牛去了村头的苏明亮家里。
  苏明亮年近三十,娶了个漂亮老婆,生了个女儿,算是白木村里的‘有为青年’。
  而且,他是白木村里唯一一个拥有一台挖掘机的人。虽然只是一台二手挖掘机,但也算得上是个小老板。
  看见本村唯一的贫困户走进自己家里,苏明亮很是奇怪。
  招呼程大牛坐下后,苏明亮就开门见山的问他干嘛来的。
  程大牛也不扭捏,直言相告:“我想请你帮我挖个池塘。”
  “啊?”苏明亮显然是没想到这个穷鬼会叫自己帮他挖池塘,就露出一副见鬼的神情,“挖池塘?挖哪里?”
  程大牛把自己想在老宅地里挖个池塘的想法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苏明亮这下明白了,原来这人不是在梦游,而是真的想挖一个池塘。而且,还是请他的挖掘机去挖。
  啧啧啧,这年头的贫困户都这么牛吗?一般人请挖掘机都是挖地基或者挖大山,他居然只是想挖个小池塘。
  苏明亮心中既疑惑又满是嘲讽。
  怕是那种干了活要赊账的主吧。
  想到这,苏明亮立即拒绝:“你还是去外面的村子找别人挖吧,我的挖机坏了。”
  程大牛哦了一声,心中十分敞亮,说道:“既然这样,那就打扰了。”
  他起身离去,刚刚走出门口没多远,他故意留下的意识立马传回一段对话。
  苏明亮的老婆笑道:“他家那么穷,居然要请挖机干活,这也太好笑了吧。连饭都吃不饱还请人干活,真是什么人都有。”
  苏明亮附和道:“就是咯,神经病一个,挖个池塘怎么着也得七八百块钱。我看他砸锅卖铁都凑不齐这个数。”
  程大牛无奈的摇摇头,笑了一声。
  唉,看来这贫困户的帽子一时半会是摘不掉了。
  既然人家不愿意接这个活,程大牛自然不勉强。他骑着摩托车去了外面的日头村。
  第二天天才蒙蒙亮,一辆挖掘机运输车就打破了白木村的宁静。
  炊烟袅袅处,鸡鸭争相啼。本是一副春意盎然的江南美景,却突兀的闯入一辆轰轰作响的大车。
  不少人从自家庭院或窗户往那辆载着挖掘机的大卡车看去,个个心生疑虑。
  这是谁家要建房子?还是哪个老板又要来白木村挖山卖沙?
  挖掘机到了程大牛家的老宅位置,程大牛已经等候良久。
  他告诉挖机师傅挖哪里,怎么挖,挖出来的泥土堆在池塘边上即可。如此一来,就可以省下一笔运输泥土的钱。
  挖机师傅是日头村的一个大叔。程大牛跟他不熟,但他倒是没有像苏明亮那样瞧不起人。程大牛只给了他一百块钱押金,他就开工了。
  程大牛用石灰在地上洒了个池塘的形状后,又告知挖机师傅要挖多深,然后就背着背篓进山去。
  挖机师傅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不监工的客户,一时间有点捉摸不透。不过,他这四五十岁的年纪早已对一切意外之举淡然处之,再三确认了地形之后,就开动挖机,干起活来。
  村子里的小孩子特别喜欢看挖掘机做工。挖机师傅还没挖几下,旁边的空地上就聚集了不少小孩子,以及带小孩的老人。
  人人都觉得奇怪,为什么本村唯一的贫困会会叫来一辆挖掘机在这里挖土。
  趁着挖机师傅下车查看的空挡,因为家里不种农作物而闲得发慌且又找不到人打扑克牌的赵新秀就高声问道:“师傅,你这挖的是什么啊?”
  挖机师傅如实回答:“池塘。”
  一听是池塘,围观的人立马议论纷纷。
  “这程大牛是不是傻了?挖个小池塘都要请挖机?”
  “是啊,不就是一个池塘嘛,自己慢慢挖,挖个把星期就挖好了,干嘛要浪费这个钱呢?”
  “听说他昨晚去叫苏明亮帮他挖,苏明亮没答应,然后才去日头村找了这个师傅。”
  “等下挖好池塘了,没钱结给人家就好玩了。”
  “你们倒是跟这个师傅说声啊,免得他白忙活一场,到最后连有钱都赚不回来。”
  “说来干嘛?人家的事管那么多干什么?他爱挖就挖,我还想看看程大牛掏不出钱的囧样呢。”
  挖机师傅不是聋子,这些话他听得一清二楚。可他并没有因此而罢工,而是像没事人一样,又爬上了挖机,继续工作。
  那不过就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孩子,听说还是白木村最穷的。爹妈早就抛他而去,他跟着爷爷奶奶相依为命。如果到最后,这孩子真拿不出钱,那就当是做回善事好了,有什么要紧?
  挖机师傅这么想着,心里越发敞亮。
  任凭旁边围观的人如何故意高声议论,他就是不停工。
  不就是几百块钱么?老子输得起。

返回目录

黄金山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山只为原作者啵啵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啵啵猴并收藏黄金山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