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回程的路上,库曼他们还是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才回到了枫林,这次送行,库曼整整用了一个季度的时间,现在的沼泽地已经度过了最难熬的夏天,不过秋天的沼泽地也还是有着炎热的白天。
  当库曼一行人到达枫林的时候正好是一天中最炎热的正午,看着安然无恙回到枫林的侍从和农兵们,那些作为沼泽巫婆眼线的农民们有的充满了敌意,而想的更多的则是认为库曼这都能安然无恙的回来,那么是不是代表那些巫婆也没有能力去和这位新晋的男爵抗衡。
  “这就是这个季度我们这里的产出么?”库曼在让侍从和农兵回家和家人团聚之后第一时间回到了他的居所,看着记录着这个季度沼泽地税收的账簿有些生气。
  “是的,领主阁下,因为之前猎鹰男爵手下的掠夺,导致我们的领民今年连种子都没剩下多少,也就是我们这里的粮食据说在巫婆的帮助下能够有非常不错的长势,要不然肯定会有很多人饿死。”管家冷漠的说着沼泽地的困难。
  “那么就把他们的孩子都给我集中起来。”库曼直接说道,既然那些农民也养不起自己的孩子,那么久应该让这些孩子成为他少年军校和主日学校的学员。
  “这恐怕不行,领主阁下,每当秋收节到来的时候,那些巫婆都会要一些我们这里的孩子作为祭品,然后才会给与我们继续的保护。”管家还是一板一眼的说到。
  “呵,老子的领民,不需要她们的保护,我自然会保护好他们,至于那些巫婆,我打算把她们和胆敢袭击我子民的异族和怪物全部吊死在一颗颗树上。”库曼有些生气的说到,他对于这个管家早就不爽了。
  “不,那些领民是属于巫婆们的,领主阁下,您的所作所为都是白费的。”管家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了窗口附近,并从自己的怀里拿出一个号角,吹响了。
  “所以你打算向巫婆们邀功么?”库曼看着那些听到号角之后就打算包围自己城堡的农民有些哭笑不得的说到。
  “并不只是我而已,很多的农民都想让你去死,原本这里的人民只是被巫婆统治,过得尽管清贫,但是还算是能够温饱,但是随着你们家族的到来,他们的日子一下子过得没那么充裕了,而你更是放任其他贵族的私兵去掠夺你的领民,是你先背弃了自己的领民,领主阁下。”管家侃侃而谈,他知道这位领主有着强大的法力,但是那又能怎么样,面对众多的农民,他也只是一个人而已。
  “呵,真是愚蠢。”库曼听罢有些不屑的摇了摇头,不知道是在鄙视管家还是那些造反的农民。
  “或许这个世界中其他的具有超凡力量的强者不屑从你们这些凡人的身上掠夺资源,但是我不一样,既然羊群打算嗜主,那么我自然会让他们明白,我统治他们是天经地义的。”库曼一边说,一边走到了阳台的地方,俯瞰着那些手里拿着草叉和镰刀打算冲进他房屋的农民。
  “愚昧的蠢货们,现在离开,我还会宽恕你们,一旦你们越过了线,那么等待你们的只有死亡。”库曼威吓着那些农民,不过显然这些家伙们已经忍受到了极限,完全不顾库曼的警告,继续冲向了城堡。
  “冥顽不灵。”库曼看着那些农民们,直接抬起了左手,而随着他手掌的提升,那些农民们也一个个的飞了起来,“既然你们一心求死,那么我就赐给你们死亡。”然后他一握拳,那些农民就在看不见的手的碾压下一个个的被压爆了,漫天的血雨从半空中撒向了地面。
  “为什么你们不去找那些巫婆的麻烦呢?”库曼有些不解的对他身后因为恐惧而跪下去了的管家问道,“明明相比于我,那些巫婆更好欺负不是么?”库曼若无其事的问到。
  “……恶魔!你是恶魔!”管家有些惊悚的指着库曼说到,同时他也有些明白为什么当时罗莎会把库曼形容成为半神。
  “不,我可不是恶魔,那太没品了,我要成为神呢。”库曼有些鄙夷的说到,同时也打算给与管家这个吃里扒外的家伙一个结果。
  “你想要怎么样的死亡呢?”库曼有些好奇的问道,“我会给你一个你想要的死法的。”
  “真的?”管家像是想到了生机似的问道,作为贵族的近侍,他知道其中一个笑话,那就是让我老死。
  “当然,我说话算话。”库曼一脸期待的着管家,希望他的回答能让自己满意,“让我老死吧,尊贵的老爷。”管家激动的第一次叫了库曼老爷。
  “如你所愿。”库曼有些残忍的笑道,然后就用幽能控制住了管家,并在对方不可置信的眼神中残忍的说到:“我看你今年也有四十岁了,那么我们就先来一分钟的时间吧,在接下来的一分钟里面,你会在幽能的作用下急剧的衰老,让我们看看你会不会老死。”
  管家有些激动的想要解释什么,但是在幽能的控制下,他虽然五感健在,但是却说不出一句话,也动弹不得。
  “开始了。”库曼一个响指之后,管家的身体开始了急剧的变化,整个人开始迅速的衰老,先是老年斑出现,然后是头发开始变得灰白并开始掉落,原本还算是挺拔的身形也开始变得佝偻了起来。
  在一分钟之后,库曼解开了对方的束缚,“感觉怎么样?”库曼看着已经脱了像的管家问道,因为身体急剧衰老而不适应的管家已经无法维持跪姿了,啪的摔倒在地。
  沙哑的嗓子说不出话来,只是用双眼无神的看着库曼的方向,看来他的眼睛也已经瞎了,“啧啧,衰老还真是可怕呢。”库曼有些感同身受的说到,在这个年代之中因为营养和医疗条件的问题导致很多人就算是能够活到百岁,也会失去视觉和行动能力。
  不过从管家还在起伏的身躯,库曼认为对方还没有死亡,不过他并没有因此而怜悯对方,“放心,接下来我会让人给你食物和水,让我看看你多长时间会死亡。”说完他就直接离开了二楼。
  “你还真是恶趣味。”在酒窖中喝酒的罗莎看到库曼之后第一句话就是这个,魔女本来还想帮忙,但是库曼过于迅速的解决问题还是让她没有动手的时间。
  “只是恶趣味?”库曼有些意外,他本以为对方会认为自己有些残忍呢。
  “当然,你们这些贵族,我这几百年中见得多了,什么样的刑罚我没有见过?你除了实力强点儿之外完全都是小儿科。”一边喝着这些天已经被自己喝的所剩不多的酒,罗莎一边评价着库曼。
  “那么,你认为我现在追你还有机会么?”库曼非常直接的说到,他从这些天的相处中知道罗莎是一个非常直接的人,所以也没有任何的掩饰。
  “得了吧,我孩子的年纪都比你大,更何况我还有心爱的男人,虽然我们现在离得很远,但是我现在还不想忘记他,所以,年轻人,你没有机会的,放弃吧。”罗莎也非常直接的说到。
  “好吧,看来我还有机会。”库曼看着中年妇女非常认真的说到。
  “没有机会了,我还有五百年就会变成一个老妪了,你不会喜欢我衰老的样子的。”罗莎倒是非常的直接,完全不给库曼任何的机会。
  对此库曼也不以为意,毕竟还有五百年,自己怎么也能在五百年内让对方动心,他自信有着这个能力。
  而这个时候,姗姗来迟的席格才带着自己的侍从赶到了城堡,显然因为之前库曼的屠杀导致他们的脸色不怎么好看,毕竟他们谁都没有见过那种场景。
  大量的内脏和躯体的碎片洒在整个城堡前的广场上面,而血液更是溢满了广场的土地,他们每走一步都在混迹着血水的泥塘之中。
  “你疯了!”一上来席格并没有关心库曼的安危,毕竟他知道对方究竟有多强,而且那些残破的尸骸已经证明了这场斗争的胜利者究竟是谁。
  “那是你的领民,就算他们打算反抗你的统治,但是你直接杀了他们?那可是足足有五百人呢!”席格显然对库曼的屠杀行为有些抵触。
  “那么你让我怎么办呢?放过他们么?他们已经算得上是巫婆的死忠了,如果我放过他们,那么他们将来会不会给那些巫婆们传输情报呢?而且他们的伏击明显蓄谋已久,整个领地却没有一个人给我报信,这难道不是一种证明么?”库曼平静的指出了他认为的重点么。
  “证明什么?”虽然席格已经猜到了库曼打算说什么,但是他还是有些侥幸心理,毕竟约里克大沼泽算得上他的家乡,而那些农民也算得上他的乡亲,他也知道斗争的残酷性,但是他没有想到会是这样。
  “这里已经是敌人的领地了,我们得将大沼泽重新再征服一次。”库曼轻描淡写的说到。
  库曼说的虽然轻巧,但是不管是席格还是跟他来的西斯廷都明白,库曼所说的再征服究竟会有多么的残忍。
  “我明白了,我会和西斯廷一直看着您的。”席格打算通过他们两个的劝说让库曼减少杀戮,不为别的,为了大沼泽的生产力他们也得制止库曼的杀戮扩大化。
  “随你们便。”库曼倒是无所谓,“让农兵们集中起来吧,看来我们的敌人是不会给你们机会了,而且你们有活干了。”
  看着对于屠戮若无其事的库曼,席格第一次产生了库曼到底是不是高等存在的想法,毕竟只有高人一等的神祗和恶魔才会对屠戮自己同族的行为如此的轻描淡写。
  库曼如果知道骑士的话肯定会反驳,这就是人性。

返回目录

只想当个牧羊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山只为原作者恨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恨太并收藏只想当个牧羊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