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灯下有个小石桌,石桌周围有四张石凳子,白秋燕从手提包里取出两个绿色的塑料饭盒,饭盒里面装的是面包,她取出一个面包递到李强的嘴边:“双胞胎!”
  “哦!双胞胎面包。”李强没有直接用嘴去咬,他用手接过面包说道:“以后还是我自己来,自己动手吃起香嘛!”
  坐在石凳子上的白秋燕双手放在百褶裙上,梳着双麻花辫的她埋头“嗯”道以示回应,她的双肩随着这个“嗯”字起伏了一下。
  李强趁着朦胧的灯光大口的吞着双胞胎面包:“你这个里面加了豆沙有点腻,作为运动员的我不能吃太多的甜食。”
  “哦!”双麻花辫的白秋燕点点头,留海随着她的动作左右摇摆。
  李强望着最后一个双胞胎面包问道:“你吃不吃?”
  “吃不下了?”白秋燕终于抬起头。
  “还可以吃,我怕你饿了!”
  白秋燕把饭盒朝李强处推了推,她轻声说道:“我不饿。”
  “那我就吃了,浪费也不好。”就这样李强把六对双胞胎面包共计十二个全部吞下肚子。
  正所谓吃人嘴软,拿人手短,肚子有点发胀的李强起身对白秋燕说道:“我们去逛下操场,散下步!”
  肚子胀确实需要散步帮助消化,就这样李强和白秋燕走在操场上,四周一片漆黑,有三三两两在健身的同学跑步错身而过。
  “有萤火虫吗?”白秋燕突然冒出一句。
  “什么?”李强不明白。
  “乡下有萤火虫吗?”
  “有!”李强激动的说道:“一到夏天的夜晚,满山的萤火虫,一片金黄。”别看这胖子这么激动,其实他没在现场,他也是听其他同学说的,他的夏天全部献给了网游。
  “好浪漫。”
  “浪漫啥哟!”李强开始夸夸而谈:“萤火虫的幼虫号称蜗牛杀手,有萤火虫的地方蜗牛一片片的死,无论多肥的蜗牛都是萤火虫的饲料。”
  李强发现天空中有什么东西在一闪一闪,他用手指去轻抚那光点,一只小小的萤火虫就落在他食指上,告别白秋燕的他走在玖玺台小区绿化带的道路上,他赶紧拿出手机对着萤火虫拍了一张照片发给白秋燕。
  “走吧!”李强轻轻对着食指吹气,望着飞走的萤火虫大声喊道:“还有一周生命的你,请一定要完成交配的任务哦!”
  随着萤火虫的身影堙没天际,李强又拿出手机补上一段信息给白秋燕发过去:“萤火虫美不如你。”
  “秋燕你望着手机发什么呆呢?”白秋燕的好友张萍对眼前这盯着手机发呆的小妮子有点好奇。
  “没有!”白秋燕把手机递给张萍:“有人发了张萤火虫的照片过来。”
  “谁?这么浪漫!”张萍对着白秋燕做了个其实我懂的表情。
  白秋燕装着不懂这个表情,她埋下头:“不是一个浪漫的人。”想到李强那蜗牛说法的她还噗呲一笑。
  “你确定这不是一个浪漫的人?”张萍一脸淫笑的把手机高高举在天空:“萤火虫美不如你,这也不叫浪漫?”
  张萍说完不停的挥舞着手机:“有人给秋燕发情话:萤火虫美不如你!大家快来看啊!”
  “给我,快还给我!”白秋燕红着脸去抢张萍手中的手机,两人就这样拉扯在一起。疯够的两人躺在床上喘着气,一人还捂着肚子傻傻发笑,一人盯着手机小脸发烫。
  发完信息的李强继续朝自己的房子走去,这些妹子就爱萤火虫这种小资文艺的东西,萤火虫哪里有好漂亮嘛?没有白秋燕漂亮,没有王家欣漂亮,连王异都不如。
  “火灾杯”业余足球赛本周末就开始,现在正举行抽签分队,鼎鼎大名的闲杂人队很顺利的就抽到上次的第四名广阳坝飞机头队。
  不懂足球的李强更加不懂业余足球,他望着赛程表不停的感叹:“要踢6场比赛才能夺冠好漫长!”
  曹飞在一旁也微笑道:“6场算短了,踢联赛的一年4.50场很正常。”
  “哟,还6场夺冠!”迎面走来一群杀马特五彩头发的乡村古惑仔,这正是广阳坝飞机头队:“闲杂人队还6场夺冠,大清早的讲冷笑话太没有公德心了,我好冷。”
  说话的是广阳坝飞机头队的队长广阳坝里克尔梅,他话毕还怂着肩拉上运动外套的拉链做出好冷的动作。
  广阳坝的队员见队长一番卖力表演完,他们也很给力的哈哈哈大笑一个点都不好笑的笑话。
  “队长这队有什么来头吗?”广阳坝队的一新队员不是很理解此时的状况。
  “当然有来头哦!”广阳坝里克尔梅开始大声的解释:“我们即将面临的队伍,就是采用意大利链式防守-边后卫协防两肋-中场低位防守的队伍。”
  “妈蛋,话太长了,让我喘口气!”广阳坝里克尔梅说完就开始深呼吸。
  新队员还是没听明白:“队长我还是不懂。”
  “切!业余足球中大名鼎鼎的乌龟流懂吧?”
  这个新队员懂,他一听乌龟流竟然露出开心的表情,足球就怕摆大巴,除非有高中锋。业余足球1米8就算高,都是常人哪来高中锋,但广阳坝飞机头队却有大杀器,只见这新队员兴奋的说道:“队长我们不怕,我们有广阳坝因扎吉!”
  曹飞听到因扎吉也是嘴角一抽,因扎吉实力与演技兼备的史诗级人物,遇到高中锋大不了硬桥硬马的丢球,遇到因扎吉不知道怎么丢球的先不说,搞不好还要罚下一人。
  李强见曹飞的脸色不好就悄失问道:“老曹,那因扎吉有这么厉害吗?”
  “你是守门员还好,我们后卫的压力那才叫大!”
  “此话怎讲?”
  “哎!”老曹也是叹口气:“这个因扎吉的出招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只在虚实之间,你以为他倒了的时候他没有倒,你以为他没有倒的时候他终于倒了。”
  这时王翻译跑过来安抚大家的情绪:“利马刚刚说了,因扎吉没什么可怕,要强壮如牛的非洲德华那才叫可怕,因扎吉是那种你一看就知道他要倒,最后他终于倒了,心里倒还会放轻松;非洲德华那类是怎么撞也撞不到,结果不经意间,诶!德华怎么倒地上了?诶!我怎么吃牌了?诶!为什么是点球?”

返回目录

被过度保护的守门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山只为原作者大家早上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家早上好并收藏被过度保护的守门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