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英雄无敌之穷途末路 > 第二十章:祝福卷轴

第二十章:祝福卷轴


  把金币和兵符全放了上去之后,李然快速的点了下交易确认。过了一会见帅气逼人没有点交易确认。李然心里一惊。但还是装作无所谓的看了看帅气逼人问道:“看清楚了吗?兄弟,别耽误我下线吃饭噢”
  过了几秒钟,帅气逼人总算点了下确认,交易成功。
  人群散去,最后只剩下李然和那四人,李然从储物指环里拿出金币分给了他们。那几个人收了钱看着李然笑道:“让你占到便宜了,我们虽不清楚这双鞋子的具体价位,但肯定远不止这个价!”
  李然看看四人笑道:“那还都不是一样呢,这款第三世界才出来没多久,一切都还没有定性,具体价格谁也不清楚,唉~~只要不亏本就行!”
  四人根本不相信的看了看他,撇着嘴走了。
  攥了攥手心的冷汗,李然慢慢走到哨所的墙角,一屁股坐了下去,过了好一会伸手打开了通讯录,拨通了与金娃娃的聊天功能。
  “金爷现在有空吗?”
  过了一会,那边传来了一个懒洋洋的声音,看来困的不行了。“是小然啊,现在找我有事吗?我刚准备下线”
  “有事找你帮忙,我需要一些祝福卷轴和祝福石”
  “装备准备齐了?你用的角色装备还是战役装备?”显然金娃娃有点怀疑这么快李然就把装备搞齐了。
  “战役装备差不多了,你先帮我准备点祝福卷轴或石头,还差两件你帮我留意一下。差不多的时候我也要开始升级了”李然说道
  那边立即传来金娃娃刺耳的尖叫道:“战役装备齐了?怎么可能?你小子那淘换的?我没日没夜的收到现在,加一起才收了几件。你那来这么好的运气?”每当金娃娃激动时,他的声音就会特别尖锐,熟悉他的人可以从他的声音来看出他的情绪。
  李然抓了抓头笑道:“这些天运气一直不错。本来还想再用一个月把装备收的差不多再开始的!”
  “那你现在怎么改变主意了?”看来金娃娃的困意被李然刺激的全没了。
  李然呵呵一笑:“原因是我刚收了个东西,它让我改变主意的。要不要看看?”
  金娃娃想了半天没有说话,心想这小子肯定是又收到什么好东西来显摆了,要不然不会这样说,等了半天李然还是没说话,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金娃娃只好无奈的说道:“好了!你小子快说吧,我受不了了!”
  李然笑了笑伸手把刚收到的鞋子属性以短信的形式发给了金娃娃。
  过了许久,那边传来金娃娃轻柔的话语,声音很平静,象个羞涩的少女一般问道:“李然啊,你这双鞋子多少钱收的呢?”
  “70个金币加个三阶矮人战士”李然打了个冷颤急忙回答道:“总共一百个金币左右”
  半晌那边突然出来一连串的如放鞭炮般的脏话:“草草草草,这是那个SB卖的,我好多年没遇上这样的极品SB了,他难道不知道这种战役装备还有个名称叫宝物吗?猪猪猪猪,这就是一头猪!你叫告诉我那头猪在那!我去给他磕个头烧柱香!”那边的金娃娃显然有些语无伦次了。
  那边的金娃娃自言自语的骂了十几分钟才慢慢的停下来,李然这边笑着打岔道:“好了,金爷,一会你下线了慢慢骂,我的祝福卷啥时能搞到?”
  “下毛的线,老子不睡了,我一会也要去市场逮个这样的猪头!对了~~~你要多少张祝福卷?”
  “够一套装备的就行了!”
  “噢,要冲满安定值是吧?”看来金娃娃真被刺激到了,把李然刚和他说的话全忘了。
  “恩,战役装备还差两件,差的是头盔和腰带,其它都齐了”
  “哦,你现在只可以带七件装备,安定值可以到+4,那我给你准备28张祝福卷,腰带我这正好有一件适用你的战役装备,就便宜卖你了。头盔我也会想办法给你调换一个,还有啊~~~~”说完最后金娃娃提高了语气:“你那双鞋子要不要多买两个灵魂宝石升一下,那东西的安定值可是+6”
  “那好,多加两个灵魂之石,我等你消息”想了一想,李然说道
  “算了我也不去睡了,我现在就去把你要的东西办齐了发给你,正好有几个同行现在也在线,我联系他们看有没有你适用的战役头盔,给你调换一个,他们可都是人精,只能以物换物,现在这时期出再多金币也不可能从他们那买到战役装备的”
  李然点了点头表示理解,战役装备在属性上虽然会比角色装备的属性要差一点,可这款游戏毕竟是带兵游戏,虽然在前期带一个兵看不出两种装备之间的差距,但到了以后带两三个兵种的时候,人们就会发现战役装备的好处。
  至于以后进了战役地图,那两种装备之间就已没有了可比性。李然放弃了那么多宝贵的升级时间,投入数年的积蓄,天天泡在市场,趁着许多玩家还不太理解战役装备具体作用的情况下,凭着运气不错才收到了五件。就可以想象这种战役装备是多么的稀少,同时也另一方面看出李然对这类装备的需求程度!
  “金爷,那谢谢了,我等你消息”李然说道
  “恩,好的”说完金娃娃挂断了通信联系其它人去了。
  一直等到天亮以后,李然这才动身回到了城里,把装备存在了仓库之后。象往常一样去交易市场把收来的装备和杂货清理了一番,之后李然并没有象平日一样去补充药剂和食物,而是回到了自己租住的房屋。
  巴兰卡护卫乌奇和塔克剑士还在训练场练习,见到李然进来后,两人恭敬的行了一个礼。李然点了点头问道:“都还好吧!今天对练了吗?”
  一旁的塔克剑士紧了紧手上的剑柄,没有说话。
  而巴兰卡护卫乌奇则看了看塔克剑士说道:“他不行,这样的对练没有意义。我随时听候主人的号令,真正的勇士只有在战场上才能得到真正的锻炼”看来巴兰卡护卫对与塔克剑士的切磋已不感兴趣,此时已迫不及待的想要出去战斗。
  看了看蓄势待发的巴兰卡护卫乌卡,又看了看因为尊严被损而气的颤抖的塔克剑士,李然不由皱了皱眉头。
  “为什么你会说对练没意义呢?”李然看着巴兰卡护卫问道
  乌奇看了看塔克剑士,毫不掩饰的说道:“他太弱,与他的战斗对我没有任何的意义”
  李然转过头看了看塔克剑士认真的问道:“他说的是真的吗?与他的切磋对你而言有收获吗?”
  塔克剑士对着李然弯了个腰镇重的说道:“在与乌奇的战斗中,让我对于战斗有了进一步的了解,相对于我,乌奇在与我的战斗中可能不会有收获”
  李然点点头继续问道:“那你现在知道为什么会败在他手了吗?”
  塔克剑士想了想回答道:“可能与我以前所经历的有关,尽管同为四阶,我经历的战争与杀戮根本无法与他相比,所以在与他的战斗中,应变与决断的差距,使我无法把所掌握的技能和招式变成相应的战果,这是我以前没有发现的,现在正在努力的改正!”
  再次点了点头,李然拍了拍手说道:“很好,你能认识到自己的不足之处并加以弥补,这点非常好,我相信你以后的阶位绝对不会只是现在的四阶!”
  塔克剑士怔怔的看着李然,能在战败之后,还能得到主人如此充分的肯定。他久久盯着眼前这位新主人,内心充满了感激。
  紧接着李然转过头看着巴兰卡护卫乌奇,语气严肃的说道:“作为对练的双方,他在与你的战斗中所获得的东西催促自己不断的进步,你却一无所获,你没有想过这是为什么吗?”
  乌奇看着李然固执的说道:“我们战之一族从来不会和战败者对话,只会割下他们的头颅”
  李然慢慢的坐在椅子上,看了他一眼说道:“这样吧,那边有木制战刀,你用那把木刀战胜他,可以做到吗?”
  巴兰卡护卫微微一楞继而大声的说道:“就算空手,我也能战胜我的手下败将!”说完走向墙角拿起了木刀,在手里比划了一下。
  李然看了看塔克剑士说道:“你曾败于他的手中,此时还有信心与他一战吗?”
  塔克剑士紧了紧手上的剑柄说道:“除非战死,身为战士的我从不畏惧任何战斗!”说完走向前与巴兰卡护卫对持而立!
  李然此时盯着塔克剑士突然说道:“身为我的同伴,我现在送你三句话!”
  第一句:切磋只存在于实力相同的双方,这一场对你来说不是切磋,而是决战!再败!以吾之言――解你战士荣耀!
  第二句:决战就是不管使用任何方法,那怕用牙咬,只要你能咬死对手,你就是胜利者。
  第三句:战斗中没有胜利者,只有生还者!”
  塔克剑士深深的低下了头,过了许久,慢慢了抬起了头,眼神中有了一丝顿悟。
  转身对着李然慢慢的弯下了腰,深深的躹了一个躬,没有说话,然后转过身剑刃一斜对着巴兰卡护卫乌奇缓缓的说道:“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