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英雄无敌之穷途末路 > 第四十八章:围捕失败

第四十八章:围捕失败


  仿佛为了证明他说的,话音刚落,他自己带头从正面冲向月石兽,他的队友也跟着冲了过去。
  本来还在观望的人群,一看到有人带头,犹如去迟了东西被人捡去了一样,慌忙的也跟着冲了过去,一时竟有点冲锋的味道。
  当然也并不是所有人都跟着冲了下去,山坡上此时还有十来个人一直没动,这当中就包括了李然。只见冲下去的几十个人形成了一个扇形,把月石兽逃跑的路线全部覆盖。
  突然出现的人群固然让月石兽吓了一跳,就连凌天行会的众人也是心中一惊,好在众人的意图很好理解,要不还以为被敌对行会的埋伏了呢。
  眼见无路可逃,月石兽低吼一声加速向正前方冲了过去,瞬间提升的速度竟使得月石兽的身后出现了残影。
  而凌天行会的成员看到这个阵势,也没有再说什么,对眼前的月石兽他们已经不能形成有效的包围,与其让它这么白白的跑掉,还不如与其它人合作还能挽回一些损失,再说现在的架式恐怕再说什么也不管用了。
  不知道领头的一个人类战士对行会内成员大声叫着什么,只见他们也瞬间提升速度,想来是准备在月石兽被杀之前占个好位置以方便捡取物品。一个BOSS多多少少都会掉点东西的。这是现在所有人的想法。
  那边拦截者中间的几人与月石兽眼看就要撞在了一起。几支魔法箭已提前奔向了月石兽。只见连续闪躲掉长箭与魔法火球之后,月石兽狠狠的和其中一个玩家撞在了一起,那个玩家瞬间被顶飞了十几米。
  李然清楚的看见那个玩家在被撞飞的同时颈部中了月石兽的好几爪,好强的力量!好快的速度!这是李然看到这只月石兽的攻击后所下的评语。借着撞飞那个玩家的同时,月石兽在他的身上一蹬,直接蹿入了另一个玩家的身上,可怜那家伙竟是个法师,只能无奈的挥了挥手中的法杖,被月石兽一咬一甩血量见底挂了。
  但其它玩家并没有因为月石兽的出色表现而停手,各种攻击接连而至,几个魔法冰箭术更是直接打在它和那个已死去倒霉法师的身上。盯着向它施放冰箭术的法师们吼了一声,这一吼竟带有些许的震慑效果,众人的行动明显停顿了一下,月石兽已如一道闪电般冲向那几个法师,因为月石兽的行动太快,法师和弓手根本无法锁定目标,施法又怕误伤到其它人,只能无奈先施放出一些护身技能以增加自身的安全性。
  体型宠大的BOSS或王级怪固然在力量和体力上占有绝对的优势,比如一些高达几米的怪兽,包括一些亚龙和巨人,他们的血量和群体攻击通常会成为很多玩家的噩梦。但李然却深深的明白一些体型较小的高等级BOSS却是所有职业玩家最怕遇到的。
  因为体型较小,这类生物往往敏捷都非常高,绝不是那个玩家可以媲敌的。比如眼前这只月石兽,瞬间的加速度竟让它的身形出现了重影,这是多么恐怖的速度啊。而且这还是在它受伤的情况下,如果月石兽的身体是完好无损的呢?那该有多么高的速度啊?虽然不知道凌天行会用什么办法使它受了重伤,这可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
  李然在这边胡思乱想,那边的战斗已经如火如荼的进行着。月石兽在近身杀了几个玩家和兵种后,自身也被玩家们渐渐包围了起来,但受伤的月石兽却没有一点被围困的感觉,每当杀死一个玩家后总能以最快的速度缠上另外一个,正因为它一直与玩家贴身缠斗,导致很多远程职业根本不敢出手,生怕误伤了队友。更怕的则是击中其它不认识的玩家,那样就会更麻烦。
  月石兽机敏的闪过击向它后背的一斧,转身一爪在那个偷袭者的脖子切开了一个深深的伤口,这是一个人族玩家带的三阶长斧手,长斧手不甘的挥了挥手中的长斧倒了下去,这已经是第八个倒在地上的尸体了,从月石兽的进攻到现在还不足数分钟。
  拦截者们也没料到这只月石兽的攻击会这么犀利,惊恐之下纷纷退后。眼开又要被月石兽突围出去。追击的凌天行会中有一人突然叫道:“帮忙的朋友不要再退了,再退月石兽就要跑了,大家听我的,近战的防御抵住它,有盾的快拿出盾,远攻职业慢慢退开”
  声音不大却清晰的传入众人的耳朵,给人一种沉稳的感觉。慌乱的人群渐渐平复了。
  那人继续叫道:“近战的先尽量防御,后面的能加血的帮前面的加加血,不管是不是队友看见那个被攻击了就加,重伤的马上退后,后面的请立即堵住。如果怪跑了大家就白白浪费时间了”
  众人都没有说话,却都默认了他的作法。月石兽只要攻击其中一个,立马就会有几个治愈术紧跟而来,如果那人被月石兽攻击出负面效果,如重伤,流血后会选择退后,后面也会有近战者立即顶上,月石兽连续几次攻击没有效果,身上却不断的遭受人们的攻击。着急的连声低吼。
  正当人们感觉可以如此解决月石兽时,后者大吼一声猛的一个跃身竟窜出了十几米,直接跃过了近战者的包围,落下时正好踩在一个人类女法师的身上,女法师二十多岁,长的倒也算可以,只是看着猛然窜到身上的月石兽,一时竟吓的忘了还手。月石兽一口咬住了她的脖子,女法师慢慢的倒了下去,也不知道是被吓的还是真的挂了。
  突出近战者包围的月石兽,在法职者面前犹如虎入羊圈,瞬间已有几个法职者和他们的兵种倒了下去,而月石兽仿佛也汲取了刚才的经验,总是避开一些近战者的围击,好在玩家人数众多,月石兽在又杀了三四个法职兵种和一个玩家后,被人们逮住机会一轮齐射打的连连后退,低吼一声月石兽转身又开始了逃跑,
  不知道是等级限制还是月石兽对技能有抵抗能力,玩家们一些带有击晕、麻痹的效果特技对它完全没有作用,这就造成月石兽在他们中间如入无人之境。看到月石兽又开始逃跑,许多玩家首先丧失了信心,特别是半路拦截的那些人都停下了脚步没有追上去。当危险大过收获时,所有人都开始考虑值不值得了。
  转眼间又变成了如李然起先看到的情形一样,在留下十几具尸体后,又变成了凌天行会的人在后面追,月石兽在前面拼命的逃跑。不过月石兽现在的伤势更重了,虽然看不到它的血量,但可以肯定比刚才的血量又低了不少。
  李然看了看周围的几人,相互之间颇为默契的点了点头,其中一个叫月上柳梢的女精灵族玩家的说道:“好了,大家也不要再含蓄了,也该我们上场了,祝大家好运!”
  她话音刚落,一直和她站在一起名字叫人约黄昏的男玩家已飞身而出,如一阵疾风刮过,带起一片烟尘。月上柳梢笑了笑紧跟着跑了上去,人还在奔跑之中,施法的咒语和手势迅速同时祭动,前面的男玩家身上连续闪过好几道辅助技能。男玩家好像知道这时候辅助技能会加到身上一般,同一时间从背后抽出一把长剑,轻喝一声,身形更为迅速的冲向月石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