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英雄无敌之穷途末路 > 第一百六十八章:奈落刀魔

第一百六十八章:奈落刀魔


  在这一刻王军懂了,吴彤彤已不是以前那个只会点头微笑的女孩了。只凭她身后站着的那个牛头人图恩,她就已经有了说不的权力。那可是十阶变异体的生物,而公司主力团总团长天韵之心所带的也只不过是九阶丛林巨魔而已。
  想通了这一点的他郁闷的闭上了嘴,乖乖的跟了上去。而吴彤彤若有似无的看了眼跟在后面的王军。从这一刻起,她决定想办法让这支小队在一个月之内与师傅绑在同一辆战车。因为这样才是自己的出路,也将是这支队伍的出路。如果一个月后不见效果,她将离开队伍象幻冰囡囡一样。跟随自己的师傅去拼一把。即使最后的结局是惨败,她也绝不会后悔。
  迎着刺骨的寒风,吴彤彤突然有了一种心清气爽的感觉。不由的长啸了一声,声音凄厉而委婉。
  `
  李然快速的从高塔内的房间走了出来,之前有人敲门通知诺普罗大师他们已经准备好了。现在就只等他了。
  匆匆穿戴好战斗装,在一个魔法师学徒的带领之下来到了诺普罗与沃尔森大师的身边。
  “亲爱的朋友,休息的还好吗?”诺普罗大师笑着说道
  “托魔法之神的眷顾,这一觉睡的非常好,还与我的几位朋友联系上了,他们听说这里有高贵的法师身处险境,都纷纷往这里赶来,可惜道路委实有些崎岖,路上又有太多危险,可能需要一些时间才能赶来”李然弯了个腰说道
  “多么勇敢的一群年青人啊,呵呵,带我感谢你的朋友们。要不这样吧,为了你朋友路上的安全。我那里正好有个星星石,等我们回来后,我叫诺亚特斯大师帮你建一个临时的单向空间坐标,这样你就可以把你的朋友传送过来了。毕竟到我们这里路上要穿越不少危险地区”诺普罗看来心情非常好,很是大放的说道
  李然连忙高兴的说道:“多谢大师的帮助,这样我也可以让他们早些做点准备了”
  出了法师塔,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向西南方行进。整整一百五十个铁人。另有近百只石像怪在空中盘旋。而法师方面除了诺普罗与沃尔森两个十一阶大法师之外。还邀请到一位同阶的气素大法师桑切斯。
  除了这三个十一阶的大法师之外,就是两位十阶的美女大法师佩莉与朵兰了。另外同来的还有二十多个五――七阶的法师学徒。阵容不可谓不够强大。
  从凌晨出发,这支队伍一直到下午两点多才算驻足于一座山峰。
  诺普罗大师停下来简单的说了声,便气势汹汹的带着众人往上走去。在山腰解决了一些零散的生物。又花了两个多小时总算接近了终点。
  法师们稍事休息继续向上行去,过了不久,随着脚下土地的颜色越来越灰暗。法师们遇上了第一只奈落刀仆,看其名字就知道奈落刀仆是奈落刀魔的仆人。长的与奈落刀魔相差无已。普遍等阶为九阶,羊脸独角,两只獠牙又尖又长。狭长的脸颊上有着一双阴狠的眼睛。全身透着一种暗红的色彩。似乎被火烤焦了一样。就连背后的翅膀也是带着一种血猩的红色。武器是两把奇形长刀,紧紧的扣在手臂之上。如同长在了身体上一般。
  在试图杀死一个铁人,身体被众人击伤之后,这只奈落刀魔果断的选择回去报信,却被桑切斯大师一个极电之术击中,在麻痹的几秒钟内被众铁人包围。只坚持了一会并被干掉了,
  “象这样的刀仆这座山峰上一共有二十多只,大家要小心点”诺普罗大师
  众人恩了一声继续向上行去,法师们也进入了战备状态,习惯性的站到了铁人的中间位置。
  一路之上又杀了好几个生物,其中就有两个奈落刀仆。再往前走,众人一个生物都没遇到,李然知道这是他们已经被领主怪发觉了。
  快速的冲到了山峰的顶端,一面深陷于山体内的大门赫然屹立在众人的面前,大门不如用何物烧制而成,颜色竟也如奈落刀魔的皮肤一般呈暗红色,高达数十米。上面刻着两把诡异的长刀,一如他们的武器
  大门之下此时已站着二十来个奈落刀仆,而在其身后竟还有十来个浑身缠满铁链的人形生物。众法师不由的眉头一皱。没想到事到临头,竟发现之前的侦测有误,奈落刀仆的数量都差不多。但这十来个链魔却是从何而来呢?
  众人不由的看向十一阶大法师桑切斯。因为他是气系大法师,之前的侦查都是他来完成的。现在出现这么大的漏洞,众人不免有些意见。要知道链魔最低的可都是十阶生物,现在一下多出十来个链魔,本来兵力占绝对优势的他们,这下可就不那么乐观了。
  “可恶的家伙,你们想要发起战争吗?”为首的一个体形庞大的十二阶奈落刀魔咆哮着喊道。看来他就是这次的目标了。李然不由的看了看他背后的那对暗红色双翼。
  曾经有人说过大法师除了练咒语比较快之外,在其它时候都不善言辞。李然此刻算是彻底相信了。就在奈落刀魔这么一句简短的质问还没说完。大法师们的咒语已经出口了。
  瞬间阵阵魔法砸向了奈落刀魔与高大的链魔。从最常见的落石术与高阶一点的连珠火球。简直就是一场魔法的盛会。而铁人们也仗着自己魔抗高趁势攻了上去。那些大范围杀伤的魔法,打在敌人的身上会很疼,落在他们身上却无所谓。一时间到也把对方打的个措手不及。
  瞬间被袭击的奈落刀魔与链魔们这才明白对方根本就是对准来进攻的。气的哇哇直叫,纷纷提着武器冲了过来。
  这是一场标准的战役,法师这方用铁人顶在前面,石像怪从空中进攻。自己则躲在后方施展法术攻击。而奈落刀魔与链魔们却想冲过铁人与石像怪的阻碍杀掉对方的法师。
  李然见此苦笑一声,只得领着两个待卫冲了上去,专捡那些重伤的奈落刀魔与链魔下手。随着时间的推移,战局进入了白热化。双方都死伤惨重。
  奈落刀魔与链魔固然所剩无几。法师塔这边也损失了绝大多数的铁人与石像怪。法师学徒也死伤惨重。奈落刀魔行动迅速,不时有冲至他们身边的。而链魔不光近身攻击力强悍无比,时不时还能抛出一记很远的链球。体弱的法师学徒们根本经不起一下,往往躲闪不及被瞬间秒杀。
  李然眼见如此,只得加快了攻击的速度。战争发展到现在,形势已经不由他来控制。变成了一场互换的比赛。大法师的尊严让他们只顾念着手中的咒语,而奈落刀魔与链魔们已在鲜血与死亡的感染下变的疯狂而嗜血,本能代替了他们的理性,只想着杀光眼前所有的敌人。
  这场没有准备没有战术的战争,开始的如此突然,如一场闹剧般就这样在阳光之下赤裸裸的展开。血雨飘散时带起的灵魂衰嚎如一首悲壮的鸣奏曲。生存或死亡面临着决择。双方皆尽所能想要致对手于死地。这一刻不为荣耀,不为尊严,只为能够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