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英雄无敌之穷途末路 > 第一百八十章:兽人先知

第一百八十章:兽人先知


  李然与队友们无奈的边打边退,遇上落单的围上去一阵乱殴。大多的时候只是掏出一把弓箭胡乱射两下,或是扔出一两柄标枪。
  一方步步进逼,一方节节后退。这就是现在战场的局面,高台上的法师们心急如焚,奈何对方魔防委实过高。心里着实十分憋屈。如果进攻的一方换成其它种族,即使兵力再多一些。外于防御一方的法师塔也绝对有着自保的能力。毕竟强大的魔法杀伤力对绝大多数生物都拥有着致命的威胁。可惜十分不幸,谁叫他们的邻居是一群拥着不俗抗魔体质的家伙。
  无奈之下,在对着自己一方的兵种施放了所有的辅助魔法之后,他们又开始对着那些冲来的泽瑞拉莫兽人开始施放虚弱之光、四肢僵硬、疾病术等制约技能。
  对方三个首领一个先知还未出现,战场已进入了一面倒的局面,高台上的法师慢慢陷入了恐慌之中。有些法师的吟唱之声已有些变调。
  李然带着众人快步回到了高台之上,这个时候在下面太危险了,一不小心被缠住,等待他的结局就是灭亡。紫云花开的一个重剑手被困,月上柳梢的两个白虎骑士试着解围,结果全都被困住杀了。吴彤彤的八阶泰提熊也在后退的同时被一个血卫击中后腿造成了短时间的移动停滞,被围上来的大部队顺势击杀。众人的兵种此时唯有牛头人图恩还能对泽瑞拉莫兽人造成一些威胁。其它兵种即使看到了对方的破绽也不敢冒然进攻,谁知道是不是兽人们故意设下的陷阱。
  眼见形势不对,李然立刻带着众人回塔上了高台。不久自己一方的生物也默契的选择了回塔,关闭了厚重的塔门,外面只余几十个硫钢魔像与元素生物缩在墙角苦苦挣扎。
  此时泽瑞拉莫兽人伤亡已有一半,但大多都是普通的九阶十阶兵种,二十多个高阶血卫仅仅倒下了四人。三首领与先知尽皆未出。
  而法师塔这边只余几十个硫钢魔像及不多的元素生物。还有就是一些退回来的契约生物。法师自身伤亡不大,只死了几个法师学徒。当然还有一些石像怪。
  此时情势已是岌岌可危。再不想出办法,等泽瑞拉莫兽人把外面守门的魔像与元素体解决完再打开大门。这场战斗的结果就能定局了。
  “这次玩完了,这群兽人也太疯狂了吧!”绝凌天有些郁闷的说道
  众人的脸色都有些沉重,没有回答他。唯有紫云花开还在小声的低咕道:“NND,根本没有看到顶级生物嘛”
  作为这次任务的领头人,李然也苦笑了一声说道:“对不起,没想到还是低估了这群兽人的实力”
  “没关系,这任务是我们仔细考虑后才确定接的。至于结果如何,没人会怪你的!”月上柳梢微笑着说道
  众人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作为职业的虚拟玩家,他们知道接任何任务都会面临着风险,大多数的时候风险的大小也决定着奖励的多少。即然决定了接某任务,就要承担起后面的风险。这些道理他们还是明白的。
  李然看着队友笑了笑,拿出背包里那大小如香水瓶的毒剂。拔开瓶口小心的在自己的痛苦之斥上滴了数滴。然后伸手扔给了影刃。影刃很熟练的在自己的武器上抹了些毒剂。接着把它扔给了人约黄昏。人约黄昏一楞之下便已明白,照葫芦画瓢滴了数滴在自己的武器之上然后抹平,之后扔给了绝凌天。就这样一来二回,众人的武器上都或多或少都抹上了一些毒剂,那瓶毒剂也因此消耗而光。
  接过紫云花开扔过来的空瓶,李然小心的把它收进背包。正在此时,随着天际中响彻天地的魔法吟唱声,紧接着一条赤红色的魔法光束快速的闪过,李然知道这又是十三阶大法师烈尔希在施展他的自创技能。之前已经展示过一次。威力着实有些惊人,把一个十三阶的首领伤的不轻,要不是有个血卫舍身相救,那个十三阶的首领可能早就死了。
  现在场下全是敌人,不需要控制位置的烈尔希大师更是开始了疯狂的进攻。一道又一道赤色光束划过,击的众泽瑞拉莫兽人伤亡不轻。
  肆虐的赤色光束击伤着泽瑞拉莫兽人的身体,同时也点燃了其它法师们心中的希望与怒火,没了羁绊的法师们一个个如同吃了****一般,大范围魔法一个接一个的被施放出来,法师塔外此刻变成了人间地狱,虽然魔法防御能力非常好,但这些泽瑞拉莫兽人毕竟不能象某些生物能完全免疫魔法,在如此数量与强度的魔法攻击之下,一个又一个的族人痛苦的倒了下去。
  正当众人似乎看到了一丝胜利曙光之时,突闻一声尖锐的呐喊之声,只见远处走来了一个穿着灰袍的人型生物。李然等人眼前一亮,这人正是消息中从未露面的先知。只见这个先知在三个首领的保护之下,快速的进入战场,挥手处一片虹光闪过,所有的泽瑞拉莫兽人的身上闪现出一道七彩光环,这些七彩光环在他们的身上缓缓的旋转三周,最后融入了他们的身体。与此同时他们感觉身边的冰山火海已不象之前那般难熬!
  “抗魔光环,我靠,这个家伙竟然会战技”突来的变化让凌天彩凤也不由骂出声来。魔法总共分九阶,分为单体技能与群体技能。玩过游戏的一般都清楚。这里所说的战技类似于群体技能,但范围却会更广,非常适合于战争时使用。这样的技能被人们私下称之为战技。这个灰袍人型生物一个法术竟能覆盖全部的泽瑞拉莫兽人,说是战技一点也不为过。
  凌天彩凤的话还未说完,只见穿着灰袍的家伙已走入了战场之中,众人也因此看清了他的长相,与其它泽瑞拉莫兽人相比,这个先知要削瘦的太多,而且明显进入了垂暮之年。双手颤抖着握着一根不知什么材料制成的法杖。
  但令众人郁闷的却是抗魔光环之后,这个灰袍先知显然还有后招。在三个首领成品字型的护卫之下,他一掀长袍双手横握法杖,缓缓的跪于地下。随着他的叽喃之声响声,只见他手中的法杖由暗变亮,最后犹如变成了一根发光的晶体。随着一声轻脆的破碎声,这根法杖竟突然炸开,从中窜出许多乳白色的光线,这些光线飞一般冲入所有兽人的身体内。所有的兽人齐声狂吼一声,再次攻击时却显的更加犀利。
  连续两个强力的辅助战技,使的本来就已溃不成军的魔像与元素生物们更加岌岌可危。有些兽人已绕过他们开始试着攻击法师塔的大门。他们先用强大的腕力掰开法师设在门上的尖刺。然后再用自己的身体与武器敲击着。虽然法师塔的大门都是以精钢制成的,还能坚守一会,但阵阵沉重的敲击声犹如死神的脚步声,让塔内的所有人都心神不宁。有些胆小的法师已在浑身发抖,这时兽人要是冲进来了,别说战斗了,他们甚至连迈步逃跑的勇气都没有了。
  看了看身边的法师,因为抗魔光环的效果,他们的攻击此时显的竟如此的无力,天生抗魔体质的泽瑞拉莫兽人再配上抗魔光环,几乎等于是法师的噩梦。此时唯有大法师烈尔希的攻击还能对他们形成一些伤害,但这远远不足致命。那些受伤的兽人们总能在他们的先知帮助之下恢复过来。见此烈尔希大师强行停止了魔法,虽然魔法的反噬让他精神大损,却也保存了剩下的魔法力。
  此时此地,全场最大的攻击力却是来自于吴彤彤的投石巨人,没有了自己人的阻碍,投石巨人的每一击都能带起一片血迹与惨叫。眼看投石巨人的弹药将尽,在李然的授意下,吴彤彤命令他砸向场中那唯一的兽人先知。
  可能预感到这一击的重要性,这位十一阶的投石巨人突然暴喝一声奋力一掷。只见半米见方的巨石如炮弹一般由上而下砸向了先知,带起的疾风使的离的稍近的一只石像怪踉跄一下差点失去平衡摔了下来。而且他这一次的目标竟如此准确。眼看着巨石笔直的冲向了穿着灰袍的兽人先知。
  在一声惊呼声中,法师塔上的众人不由的盯了过来,只要能把这个奇怪的先知杀死,再想办法消除兽人身上的抗魔光环与辅助技能。在精钢大门与魔法的双重作用之下,说不定还有渺茫的希望。毕竟门外还有数百九阶坚守在一起的魔像。塔内还有大量的召唤生物与远来助战的朋友。
  随着巨石的飞行轨迹,众人感觉心都悬到了嗓子。然而他们却忘了,这位先知的身边还有三位一直未曾出手的首领。只见当先的一位首领轻蔑的一笑,弯膝拨刀跃向了飞来的巨石,十三阶的顶级生物的强悍此时一览无遗。竟直接在空中一刀把巨石砍成了两半。众人惊叹之余尽皆失色。
  然而就在此时,在被砍开的巨石之后,兽人首领竟发现了后面竟还藏着一枚石头,不~~这不是石头,这竟然是一枚钢球。这枚钢球体型不大,周身有多个奇异的弯形刀片,疾飞之时球体若隐若现,奇形刀片高速旋转时竟带出不起半点风声,它的体积只有一个兽人的拳头大小。但重量应该不轻!原来刚才投石巨人的大喝是为了连续投掷所储备的力量爆发。只是众人怎么也不知道这个带着奇异弯刃的钢球到底是从那里来的。
  果然不亏为十三阶的顶级生物,虽然身处空中,又因一记重劈身形有些变形。这飞来的钢球令他很是惊讶,但此刻无数次战斗锻造出来的本能却帮了他的大忙,没有选择闪避,这样会使身后的先知处于危险。猛的左后扭转身体,以图能在惯性收刀的同时磕飞钢球,虽然可能会因此受点震伤或划伤,但应该伤害不大。
  空中强行转变攻击姿势,塔克剑士吉尔罗在前几天的危难之时也曾使用过一次,但那是生命处于危难时的潜力爆发,事后塔克剑士吉尔罗在练习中多次尝试尽皆失败。此刻看到这个十三阶的兽人首领在空中的这一系列转身变招虽然有些吃力,但还是目的清晰。吉尔罗不由的紧了紧手中的战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