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英雄无敌之穷途末路 > 第二百六十九章至二百七十二章

第二百六十九章至二百七十二章


  江总说的很简接,可能正如他说的,为了不耽误有些员工回家到第三世界观看比赛。随着人们开始陆陆续续的离场,一会工夫曾经喧闹的宴会便空了下来,剩下大多都是第三世界工作者及一些不需要回家的员工。
  因为刚才的宴会,大多数人都喝了点酒,于是在江总的见意下,一会需要参加比赛的选手们先回房间梳洗一下,以保证头脑的清醒。其它一些人则在几位网络部领导的带领下直接开向演武厅,当然更多的人还是习惯性去了平时工作的虚拟仓,一会以观众的身份参加这次活动。
  可能也想回去休息一下,李然便随着周勋等人回到了房间,谁知刚刚躺下,周勋等人便再次敲门进入了他的房间。闲聊了几句之后,作为队长的周勋还是忍不住说明了来意,希望李然能参加团队赛,争取这次能拿个奖项。
  望着众队友那患得患失的表情,本已想好拒绝的李然,却因为张得彪一个动作而改变了主意,后者可能因为太过关注他的回答,在他半天没说话的情况下,身体不自禁的前倾从板凳上滑了下来,一屁股坐在了地板上。
  看到这里,李然不禁心头一软说道:“和大家相处也快有半年了,虽然不知道大家为何对我这么信任,但我只能说声谢谢,说实话,比赛我本来是不想参加的,因为有些原因,我现在只想静心的打份工,但既然各位这么相信我,一会真是需要我的情况下,我也会服从周队长的安排,你们看这样行吗?”
  队友们听他这么一说,不禁开心的笑了笑,特别是张得彪,一张大嘴更是笑的合不扰了。唯有张军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不过快嘴的张娟很快便给出了答案,原来按周勋的打算,李然如果参加团队赛,替代的就是张军的位置。
  李然知道原因之后笑了笑没有说话,他是一个比较懒的人,对于有些事情,解释的再多也是没用,只要不对他的生活及工作产生影响,他也懒的解释。
  而此时身为队长的周勋,他也能够看出李然不是很情愿参加比赛,所以他言语之间一再保证不到必要的时候,不会让李然出场。
  李然半开玩笑的说道:“现在你是队长,你就只管安排,我们的职责就是你指到那,我们打到那,坚决的完成指令!呵呵”
  李然这时突然来了个转折,接着说道:“不过我听其它同事闲聊时说过,每次年会比赛之后,总有那么几支小队会被楼上的看上加入主力团,你们如果也想进主力团,以后有个好点的发展。自己的表现才是关键!”
  周勋等人听到这里心头一震,默默的点了点头,他们明白李然说的是实话。身为一名第三世界职业者,可以说能进入一家企业的主力团,是他们实现人生目标中很重要的一个步骤,为了这个目标,他们这些人每天拼命的锻炼自己,都期待有个更好的人生发展。
  而李然的一句话,虽然多少有些私心,但却让他们明白现在就有一个向公司展示自己的机会,一时之间精神为之一震。因吃饱产生的习惯倦意一扫而空。至于多喝了几杯的曹大勇和郑海涛两人则直接跑到了李然的卫生间,对着水龙头好好的洗了把脸。
  可能曹大勇和郑海涛的动作有些大,两人竟同时冲向了卫生间,突然间看到这么一副场景,众人起初还有些奇怪,待想明白之后不禁愕然一笑,但脸上的表情却严肃了许多。
  数小时之后,李然等人来到了演场厅,不同于他们平时使用的虚拟仓,这里的连接器更像是一个个站立起来的透明水晶柜,据说这种设计可以更好的使竞赛者发挥自己的水平,缺点就是容易产生疲劳感,毕竟人在里面始终是处于站立状态的!
  而在更多人的眼里,这种设计最大的好处其实就是占地面积小点。远远一看,一排排的水晶柜紧挨着矗立在那里很是奇怪。所以对于一些对外营业的演场厅,人们总是戏称它们为水箱馆。
  在工作人员的安排下,李然等人像选座位一样选了一排连在一起的虚拟仓。进入之后被提示是否接受连机模式,确认之后发现自己直接被传送到了一个巨大的竞技场。
  可能因为他们来的较晚的缘故,此时这个圆形竞技场内已聚集了不少人,虽然第三世界中的人们相貌都有所改变,但如果仔细辨认的话,还是能依稀认出一些相熟的同事。
  李然有些好奇的环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要知道这种大型竞技场的租金非常昂贵,如果不是搞活动的话,即便是像他所在的这家大公司也舍不得在初期租下这种地方的。
  虽然知道在队友们都是同时进场的,但李然还是好不容易在观众席绕了半天才算找到他们。随着竞技场内传来刀剑碰撞的声音,李然和队友发现此时已有人在场内比试了起来。
  `
  大伙虽然都是一个公司的,但在公司的刻意安排下,其实到现在还没有完成集合,只是分布在几个城市里各自发展。以便找出最适合公司发展的城市。
  可能也正是因为这种原因,导致平日同事们见面之余都有些不服气对方,现在好不容易见面了,欢聚之后自然都想较量一番了,虽然说不上针锋相对,但暗地里多少还是有点较劲的味道。
  至于周勋这边,因为李然住地拥有训练场的缘故,他们一直都待在瑟尔达城,没有去约定的城市与其它同事会合,所以他们倒也没有接过其它同事以切磋为由的挑战,此时找了个最前排的观众席看的不亦乐乎。
  “呵呵,这个老兄带个四阶的绿皮僵尸就上场了,也不怕追不上人!”看着眼前的战斗,孙建业笑着说道
  一旁的蔡畅急忙打了一下他的肩膀,示意让他声音小一点,大家都是同事,被听到了总是不好的,同时她也忍不住小声说道:“也确实,如果是等阶高一点的疾病僵尸或瘟疫僵尸那还好点,毕竟有可能降低一下对手的攻防,正面战斗也有些优势,普通僵尸实在不适合这种比试”
  见蔡畅也都这么说了,孙建业恩了一声正待说话。此时一旁的张娟却抢先一步说道:“你们觉得倒是不错,要知道疾病僵尸和瘟疫僵尸那可都是六七阶的生物,你们好好看清楚现在场内的兵种等阶吧!”
  其实不用张娟提醒,作为今晚参赛的一方,周勋等人一开始便在观察场内同事们的等阶、装备和兵种。平时与同事们闲聊时,虽然已了解了他们的大概情况,但当现在清清楚楚的看到竞技场内同事们的那些兵种,他们这才真实的感受到自己的优势,内心的那点优越感油然而生。
  但与此同时,当他们看到坐在一旁默不作声的李然时,心里却嗝噔一下。他们心里都清楚,如果说与同事们相比,自己一行人之所以有这么大的优势,其中固然少不了自己的努力与投入,但更少不了眼前这个人的帮助,无论是在前期危难时半卖半送的战斗矮人,还是借给他们一路披荆斩棘的塔克剑士。可以说都为他们在初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至于挑战赛之后的资金投入和联系人为他们提供购买兵种的金币,更是让他们一跃成为了可以与主力团一较长短的强队。更何况还有他对曹大勇和吴彤彤的教导,都为他们的实力提升提供了一个方向。特别是副队长曹大勇,自从他归队之后,短短数月时间,队伍里的近战者整体实力大涨了许多,就连周勋自己的职业评定都上升了一段。
  而令周勋一队人没有自满的另一个主要原因,则是他们在了解李然,见识了队友吴彤彤现在所带的兵种之后,他们这些人更能清清楚楚的认识到,在他们的前方还有许许多多厉害的人物,就连那些人还在不停的奋斗,自己实在没有理由为眼前这点小小的成功而骄傲!
  所以此时此刻,尽管他们有些骄傲的看着眼前这些还带着四阶五阶兵种作战的同事们,却没有产生一丝不屑的神情,相反当他们见到李然也看的如此认真时,都习惯性的学他观察起眼前的战斗,但目光却不由的盯向了周围逐渐出现主力团的成员们。
  ~
  “是阿勋嘛?听说你们参加团队比赛了?”正在此时,思考中的周勋被人从后背一掌拍醒。
  听出声音应该是平时熟识的同事,周勋连忙站起身,回头盯着此人半天这才哈哈大笑说道:“晕,你是段波吧?你这相貌至少改良了至少30%吧,这可要花不少钱哇!”
  (这里不得不提一下:第三世界的人物相貌一般是以在虚拟仓内扫描出的为准,同时人们也可以略作改动,这些都是免费的,但如果涉及改动较大,那主脑自然就不会给你免费了。以现实中的整容为例,改动的越大费用自然也就越高,想想谁不希望把自己改的漂亮一些呢,所以这中间就产生了一笔费用,而这笔费用绝对能令世界上所有的整容公司为之感叹!)
  而听周勋这么一说,李然立马想到了在餐厅遇过几次的那位同事,仔细看了看还真是的!只见其果然比现实中帅了许多,原来一米七不到的身材楞是被改成了一米八几,一身的肥肉也被现在结实的肌肉所代替。
  只见那个名为段波的同事却摆了摆手,一脸痛苦的说道:“你就别提了,自从改成这样子带老婆出去杀了几只怪物,逛了几次街。搞的现在在现实中一看到我她就一付很失望的表情!NND!早知道我就改丑点了!”
  听他这么一说,周勋等人再也忍不住了,一下子全笑了起来,就连一旁听到的同事此时也忍不住跟着笑了起来。
  郑海涛此时的表情明显有些幸灾乐祸,坏坏的说道:“你也真是的,嫂子在这里面天天对着个帅哥,一下线你又把所有的希望全破灭了,你让她心理怎么能承受的了嘛!呵呵”
  “你还好意思说我呢!我看你这样子也改动不少吧”看见郑海涛想嘲笑他,段波立即反击道
  于是郑海涛的笑声戛然而止,引来了队友及周围同事另一阵开心的笑声。
  就这样聊了一会,段波突然语气有些严肃的说道:“我们闹归闹,你们这次参加比赛可要好好表现啊,不管怎么样,既使搞不过也要给楼上的那些家伙一点颜色瞧瞧”
  看来像他们这些小团队,始终是把主力团当成目标和敌人。前者为了超越,后者充斥着对抗。
  周勋此时有些好奇的问道:“你们今年怎么没参加?”对于眼前这个人,周勋还是比较了解的,在像他们这些自由小队中,眼前这个人的队伍实力还是比较强的。连续好几年都参加了年终的团队比赛,虽然没有拿过前三甲,但整体实力却是毋庸置疑。
  那人叹了一口气,有些郁闷的说道:“你就别提了,我们那队人马从一开始进去做任务就团灭了好几次,这段时间好不容易回过劲来,全队也算配齐了装备和五阶兵种,我更是在队友的赞助下买到了两只六阶的毒眼。本来也是准备参加比赛的。谁知前几天为了个地盘和人争吵了几句,没想到那几个家伙竟是当地一个帮会的成员,直接把我们给围杀了,事后分管我们那座城市的负责人找他们理论,虽说事情摆平了,可我们的装备和兵种都已不齐了,还怎么参加年会啊!”
  对于段波一组的遭遇,作为职业工作者的周勋等人自然是感同深受,于是只好陪着他叹了一口气后安慰道:“别气了,等公司集合之后就会好点了”
  众人明白他的意思,等公司找到适合的城市之后,就会把所有人员集合成立一个行会,以方便争取更多的资源和地盘,而一但他们成为行会成员之后,一般的帮会或行会再欺负他们时就要掂量掂量是否划算了?
  “靠,我宁愿像现在这样,也不想集合之后成为楼上那些家伙的炮灰!”然而听到周勋的安慰后,段波很是不屑的吐了口唾沫说道:“起码像现在这样够自由,我带着兄弟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东西出了都是自己的!虽然有时会被一些帮会和行会里的杂种欺负,但我们好歹也是职业者,这种小事谁不能忍啊。打不过还躲不过嘛。可如果集合了之后,天天被公司那些家伙安排在一个固定的地方升级,打出来的东西都让他们看的清清楚楚的,如果有适合的还要首先卖给他们,这感觉就跟犯人一样!”
  段波此话一出,周围的一些人包括周勋小队都沉默了,许久没有说话。因为段波的话说到他们的心坎里去了。这才是作为一名职业工作者真正的悲哀之处。有了固定的作入和福利,却失去了自由职业者的乐趣。
  “呸呸~~瞧我这张破嘴!大过年的说什么丧气话呢!”段波又吐了一口涶沫对着周勋说道:“说点好的!今年报名团队赛我们楼下的有十一支队伍,比去年多了三支。看你们的了,好好干!别让我们这些人失望噢!”
  `
  可能因为时间差不多了,随着公司人员的陆续赶来,此时在周勋小队与段波的身旁也聚了不少人,在确认了各自的身份后,相互热情的打着招呼。此刻见段波这么一说,纷纷向周勋他们投来鼓励的眼神。
  然而作为队长的周勋还没有来的及道谢,此时一旁却幽幽的传来一个声音:“让开一点,你们挡住道了!”
  听到这个声音,众人打心里嗝噔了一下,继而很是恼火的回头望去。因为他们都知道竞技场上方的观众席很大,虽然这里聚焦的人多点堵住了路,可是要过去,大不了从上面绕一下不就行了,这人竟直接让这么多人为他让路!可待他们回头看清来人之后却不得不默默的让开了一条道。
  李然此时坐在石阶上,也好奇的回头望去,从其身穿的装扮来看此人应该是个男性精灵弓手,身穿一件淡蓝色的流苏皮甲,身后背着一把样式夸张却透着丝丝白芒的角弓。认识他的人一眼便认出了这是主力团的烈火执花。是主力团里少有的两个弓队主要成员。此时他的身后跟着的自然是其它几名队友。
  看着众人为他们让开的道路,那几人却是一付理所当然的表情,施施然从他们身边走了过去,没有说一句感谢的话语,仿佛这原本就是应该的!
  “听说那家伙才二十二岁,就已经是弓队主要成员了!”看着这队人走过去的帅气身影,也有人忍不住羡慕道。
  “你说的就是刚才说话那家伙吧,听说他现在已经是这支弓队的队长了,以前那个队长被调到其它地方去了!”另一人透露道
  “噢~~我说他怎么走在最前面了,敢情已经是队长了,看来公司还真打算把它培养起来呢”
  “那还用说,他以前在我们学校里就很出名了,来公司不到三个月就被挑到了主力团,没想到这么快就当上队长了,说不定再过几年也能成为像三大团长那样的人物呢!”说这话的是个女的,看来还是刚才那人的校友兼粉丝,言语中带着一丝自豪。
  “技术再好有个屁用啊,你看他们拽的那鸟样子,看着有来气,三大团长如果都要像他这样子,那网络部还不完蛋了啊!”看到自己的队友如此赞赏烈火执心,她身旁的一位队友明显有些不满的说道
  可能是他的声音比较大,只见他一句话还未说完,走过去已有一段距离的几人瞬间停住了脚步。
  知道事情不秒的众人连忙上前打圆场,纷纷挡在了之前说话那人的前面。然而那几个主力团的成员显然不准备就此结束。在没有队长指示的情况下,架式十足的站在原地盯着那人。
  而由后面缓缓走到前面的烈火执心,此时挑了挑眉毛问道:“刚才的话是那个说的!老老实实给我站出来”
  看着刚才说话那人的惊愕表情,李然不禁在心里感慨道。背后议论怎么也得看清人家的职业啊,要知道眼前这几个人都是精灵族的弓箭手,耳聪目明可是他们的天赋技能。
  又是刚才那个女同事,见此情况连忙上前劝解道:“赵立业,真不好意思,刚才那个人是我的队友,一时说错了话请你不要在意可以吗?”
  毕竟是从一个学校出来的同事,烈火执心显然也认识这个女人,于是似乎很有风度的微微一笑说道:“原来是学姐啊,那自然好说了!看在你的面子上,让他出来道个歉就算了”
  “人家又没有骂你什么,凭什么给我道歉”
  “是啊!随便说几句就要道歉,你以为你是谁啊!”
  “就是!凭什么啊!”
  “主力团的又怎么样,瓜哥不要理他!”
  第三世界内相互嘲讽几句实属正常,何况还是同事之间,没想到这个名为烈火执心的家伙,竟在校友相劝之下还能把让人当面道歉说的如此轻松。就连那个女同事显示也没有料到,一时楞在当场没有说话。
  而见到此人如此嚣张,一开始还在努力劝说的同事们不禁开口质问道。公司内部员工严禁私斗,再说这里又是竞技场,打起来也不怕掉经验。所以倒也吓不住他们!何况楼下的小队成员与楼上的主力成员本身就有矛盾。随着周围看热闹的人数一多,有些人不禁开始起哄。
  可能也没想到情况会变成这样,眼见周围的人们都在指责自己。烈火执心毕竟太过年轻,再加上平时受到的多是赞赏和敬佩。那里听过这么多斥责。此时忍不住大声回骂道:“一群废物!别以为仗着人多就厉害了,有本事就上来练练!别说老子用弓队欺负你们!”
  原本同事们之间的争议吵闹,不过是为了逞一时痛快,找机会斥责一下对方。但烈火执心此话一出,人群中立即出现了一阵可怕的寂静,随即便爆发出一阵大骂声,有些脾气不好的同事已抽出了武器,恨不得就此宰了他们!
  但烈火执心虽然年轻,可在第三世界里却表现出了极高的天赋,要不也不会这么年轻就被挑入主力团,各种各样的战斗也算经历了许多,所以此时面对众人的责骂倒也不显紧张。只是冷冷的扫视了一下众人说道:“不要依仗人多就想吓唬我,今天我是给我学姐面子出来认个错就算了,要不有你们好受的!第三世界讲的是实力,如果不服尽管划下道来!”
  “草,TM的以为自己是谁啊!不就一个破弓队嘛!”在烈火执心赤裸裸的挑战下,众人的吵闹声再次停顿了一下,继而有人不屑的骂道
  烈火执心冷哼一声说道:“我知道弓队不适合PK,但对付你们这些人我相信足够了,要么道歉!要么挑战!方式任由你们定,我们输了就此事罢,你们输了就全体给我赔礼道歉!敢是不敢!”
  众所周知小团队大致分为混合队、法师队、弓手队三种。其中混合队就是象周勋小队这样的,队伍中法师、战士、牧师各种职业都有,标准的万金油组合,在各种环境下都能很好的生存,所以这种职业小队也是虚拟世界中最多的组合。
  可说到升级最快的却是法师队,这些队伍以法师为主,再配备一两个以辅助状态为主的其它职业,拥有强大火力的他们能以最快的速度消灭挡在面前的所有敌人。缺点就是生存能力较差,如果运气不好遇上一些速度够快魔抗够高的生物就会比较危险,不适合去一些未知的区域。
  而弓手队则比较善长在开旷的野外作战,这些弓队有些类似于法师队,大多也是几名弓箭手再配上一两个以辅助状态为主的其它职业,比如精灵族的吟游诗人或人类的先知。他们虽然没有法师队那强大的火力,但胜在速度够快,弓箭手特有的速度优势,再配上辅助职业给加上的状态,往往能灭怪于危险之外。
  这三种小队可谓各有亮点,但要真正说到两阵对决,那自然还是混合小队比较占优势一点。因为后者无论是法师队或是弓手队,他们的缺点与优点一样明显,那就是一旦被近身就会非常吃亏,偏偏决战中的两队都不会相隔太远,即便弓手团有一些速度上的优势,但包抄这种战术却是每个队伍都会的。
  然而此时烈火执心很是嚣张的说出此话之后,围观的众人你望望我,我看看你,一时之间竟没有一人敢站出来。他们不是傻子,知道烈火执心敢说出这句话,那他肯定心里有底。逞一时之气上去也是找虐。再说谁知道他们还有什么高级兵种呢,说不定到时不用他们出手,自己就被他们的兵种给干了呢。想懂了这一点,于是众人在沉默了一段时间之后,又开始了冷嘲热讽般的责骂,但声音却明显小了许多。
  “靠,这算什么事嘛,要不是前段时间出点事,今天我一定要陪他们练练,看看他们到底有多厉害!一个弓团也敢这么嚣张!”看出了众人的尴尬,段波一掌拍在石凳上愤愤的说道
  孰不知,就在段波义愤填膺的时候,他身旁的周勋却是早已蠢蠢欲动,同为一个部门的同事,被主力团的一个弓队如此嚣张的嘲讽,即便是一向温和的周勋也感到很是生气。
  如果是换作以前的他还能推托实力不行敢怒不敢言,但现在以他们一队的实力,周勋相信即使不比主力团好,那也肯定相差不远,对付这种弓手团还是有一战之力的!
  `
  然而就在周勋考虑的同时,随着这边的吵闹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多的同事聚集了过来。非常有趣的是,当这些同事在了解到情况之后,又会自觉的分成了两部分。
  其中主力团的自然站在烈火执心的一方,而楼下的则自然站在他们对立的一面。当然也有一些人站出来主动劝说,希望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可因为人数过少,被吵杂的人群直接忽视了。
  这也算是楼下的自由小队与楼上主力团的又一次交锋,因为到现在没有集合的缘故,之前在第三世界已经很久没有发生这么大规模的对峙了。
  “执心,我们过去吧。再说下去也是没有结果,这么久也不敢决战,这样吵来吵去实在有些无聊!”此时过来了一队主力团成员,在了解到情况之后为首一人劝道。
  “耕种大哥,您也来了啊”看到来人说话,烈火执心连忙点头回道,表情甚是恭敬说道。
  此时如果李然与吴彤彤记忆力够好的话,就会想起眼前这个名为耕种的家伙他们上次在餐厅见过一次,当时他和赵兰兰等人同在一桌。
  对于烈火执心这个天赋极好的年青人,烈火耕种还是比较有好感的,此时微微一笑说道:“跟我过去吧,团长刚才还提到你,可能有些事要问你,说不定还有红包拿呢!”
  听到团长要见他,烈火执心兴奋的连连点头,摆了一个自以为潇洒的动作说道:“那好,我就来,不和这群废物一般见识了,还是狂风大哥以前说的对,他们这些人说到底只是一群帮我们打钱的工具而已!和他们争吵实在犯不着!”
  此言一出,烈火执心惊讶的发现周围吵闹声不仅没有如他想像中那样爆发,反而小了许多,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粗重的气喘声。就连烈火耕种也不禁皱了皱眉头。
  其实烈火耕种也明白烈火执心说的不假,但同样身为一名职业者。他更明白楼下这些自由小团队对于他们这些主力团成员的意义,他们的装备、武器、道具、兵种。可谓都是楼下那些人一点一点攒出来的。而且有时他们在战争中还要承担炮灰的脚色,就为了避免他们这些主力团成员遭受伤亡。
  所以在烈火耕种看来,这些楼下的自由小队虽然实力不算太高,但无疑是最称职的战友。在公司福利待遇的驱使之下,你可以选择无视他们,但以这种方式侮辱他们就有些过份了,所以他此时看着烈火执心的笑脸,眉头忍不住又皱了一下!
  环顾了一下周围的人群,从他们愤怒的眼神中。烈火耕种感觉局面有些失控,知道如果自己再不出声可能真就要出事了。此时见烈火执心还待说话,于是他连忙向着烈火执心凶了一句说道:“闭嘴!大家都是同事,有你这么说话的嘛!”
  还未弄清周围情况的烈火执心,突然被烈火耕种责骂了一下,即便知道对方是团长身边的核心成员,但心里一时着实有些不服,连带着脸色和眼神变的更加狠厉。
  “能问问你嘴里的那个狂风大哥,他这段时间还有说过这句话吗?”正在此时,一个声音缓缓的飘来,声音似乎很轻,却偏偏盖过了周围吵杂的声音,令人心头莫名的一颤!
  顺着声音的方向,众人首先看到了周勋,继而延着他的目光看到了他身后站立着的一个男人。而当看到此人的容貌之后,烈火耕种不由的紧了紧腰间的长剑。
  “你TM的是谁!”在明白对方这是故意想找碴之后,一再被挑衅的烈火执心忍不住愤怒的吼道。
  “一个你眼中的打钱工罢了”只见此人继续轻声的说道:“能问问你嘴里的那个狂风大哥,他这段时间还有说过刚才那句话吗?”
  不知为何当此人说话之时,周围似乎变的很是安静。仍旧是那种询问的口气,然而当再次被重复之后却似乎变成了一种质问,甚至透露着一丝不容置疑的威胁。
  “你TM的到底是谁!说了又怎么!没说又怎么了!关你屁事啊!”不知是否因为受不了这突如其来的安静,当听到此人的再次询问后,烈火执心一改刚才的故作姿势,有些失态的大声吼叫道。
  甩了甩衣袖,李然此时方才缓缓的抬了下头,有些漫不经心的看了烈火执心一眼说道:“若是没说自然最好,但若是说了,那可能还要麻烦我的队友,帮我再宰他一次,因为~~我实在见不得他说这话时的表情”
  “哗~~~!!!”此言一出,周围立即哗声一片!原本就是一个部门的同事,数月前周勋一队与主力团打架那件事也算众所周知,虽然事后双方都没有表态,但知道始末的同事此时听到李然的话,瞬间便明白了结果。此时看向周勋等人的眼神满是惊奇和兴奋。而那些不知道情况的在小声的询问了周围的同事之后,也纷纷投来了敬佩的目光。
  在这里不得不说李然用词之绝,用最婉转的话语道出了无比的狂妄,似乎只要他心意一动,楼上的主力队成员就会再次倒在他的队友战刀之下。这样的信心显然也影响到了周勋等人,想想自己连主力团的核心成员都曾经战胜,此时的烈火执心所率领的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主力队,并且还是不太善长挑战赛的弓手队,想通这点之后,周勋等人很是配合的以一种满不在乎的目光瞧向了烈火执心。
  比起烈火执心刚才的嚣张言论,这句更加狂妄的话从眼前这个人的嘴里吐出来却是如此的自然,令人感到了无比的自信。至于周勋等人,则在李然说出那句话后,因为要压抑心中那激荡的战意,选择了默不作声站起身来,在周勋的带领下站到了李然的身后,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
  虽然周勋及队友都没有想到李然会如此突然的提及此事,但他们却没有任何异议,相反在他们的心中,这件事由李然说出来最为合适。
  然而此时令他们更加激动的却是李然的态度,那更像是一种认同。认同了他们的实力,认同了他们的努力,同时也认同了他们是其队友的事实。就连一向有些尖酸刻薄的张娟此时也如一名英勇的战士,冷峻的目光瞅着不远处的那个主力弓队,面带几分嘲笑。
  而被周勋等人目光锁定的弓队成员们,下意识的反手摘下长弓提在了手中。身为一名在第三世界久历战场的战士,他们可以感受到眼前这一队人近乎炽烈的战意。
  `
  如果说脸色白皙也算是精灵族的一种特征,那烈火执心现在的脸色显然在告诉大家自己的愤怒程度。然而正当他想要说话时,肩膀处却传来一个力道,将他稳稳的压在原地,到嘴的话也咽回了肚子里。
  “请问你是李然吗?”轻拍着烈火执心的肩膀,不知何时已走了过来的烈火耕种似乎很是随意的问道
  李然很是客气的报之一笑,看着他点了点头说道:“请问你是~~?”
  “人族战士烈火耕种!现在雷韵佣兵团混口饭吃,以后还请多多关照!”简捷的介绍了一下自己,烈火耕种很是爽朗的笑道
  虽然从装扮上也能大概的看出一名战职者的种族职业,但在初次见面便如此主动而详细的介绍自己,这无疑表达了一种尊重。
  这个看似随意的开场白,大多数人都没怎么在意,只是觉得主力团的这个人比烈火执心要好多了,起码看起来比较谦虚,连带着火气都消了一些。
  但这份看以随意的介绍落在烈火执心与周围一些主力团成员的耳朵里,却不啻一场风暴,因为他们都明白烈火耕种在团里的地位,不仅仅是他拥有罢免队员的权力,更因为他所在的小队就是团长烈火金刚的队伍,如果说一个佣兵团有决策层的话,显然他就是其中一个!
  `
  “你太客气了,以后还请多多关照”尽管有些奇怪此人竟能一眼便叫出自己的名字,但李然还是习惯性的抱以微笑
  “你可能有些奇怪我怎么会认识你的,前两天与烈火随心一起吃饭,正好见你与赵兰兰聊天。没想到这么快就见到你了!呵呵,当时还有你身旁的这位美女嘛”说完烈火耕种一指李然身旁的吴彤彤笑着说道。
  李然噢了一声说道:“原来是这样,我说怎么你能认得我呢,要知道我的相貌也改了不少噢”
  烈火耕种呵呵一笑说道:“你也太小看自己了,即使没有在餐厅见到你,我也能一眼认出你的,要知道你的人事档案我们早已看过好几遍了。能把龙远平打的爬不起来,这样的高手我们怎么能放过呢,记得当时金刚大哥还为了你进那个团,与风之韵的采荷姐商量了好几次呢。只是没想到最后通过管理部都被你拒绝了!能告诉我你是怎么想的嘛?”
  再次噢了一声,李然摆了摆手说道:“在那都是一样,只是打份工而已,现在的位置我挺满意的,和队友们相处的也不错,再加上我人比较懒,就不想再挪窝了!”
  烈火耕种显然不会相信这么简单的推托之辞,但对方既然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意思,他也犯不着去苦苦相劝。于是笑了笑说道:“那好,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人各有志,我也不劝你,希望以后有机会能多多合作!”
  两人聊了这么半天,周围的小组成员也看出了眼前这个叫烈火耕种的家伙不简单,无论是他说话时的语气,还是其它主力队员对他的恭敬程度,都能看出此人在主力团的地位绝对不低。于是在他们的脑海中,顺着经常出现在公司海报中的人物一一对比,很快便猜出了此人是谁,于是惊呼声不时响起。
  知道自己的师傅可能不会记住这些,于是吴彤彤轻声的在李然的耳边说出了此人的身份与姓名。
  见那个女的俯耳向李然说着什么,烈火耕种猜到她是向李然介绍自己,然而从对方的脸上并没有出现多少惊讶的表情,这个发现令烈火耕种多少有些失望。
  但这没没有妨碍他笑着对李然问道:“可不可以问问你今天参加了那些比赛了,希望到时能有机会切磋一下!”
  看了看身旁的吴彤彤,李然略显尴尬的笑了笑回答道:“第一次参加公司年会,忘了提前报名,恐怕今年是没机会切磋了!”
  烈火耕种神情一楞,继而有些不解的看向他问道:“你不是有队伍吗?难道你们队长没接到通知吗?”
  李然连忙摆了摆手笑道:“我们队有些特殊情况,先不要说这些了,还好今年有个徒弟替我上场,到时还望你高抬贵手了,呵呵!”
  “一支小杂队还特殊情况呢!真笑死人了都!”正在此时,众人的耳边传来一阵耻笑声。遁声望去正是刚才的烈火执心。通过观察在他的眼里,眼前这个人可能水平不错,团里想挖他过去才会这么客气,但刚才被他如此狂妄的羞辱一番,不找回点面子他以后还怎么带队。所以现在好不容易逮点个机会,心高气傲的他立即便还以颜色!
  “说什~~~”看着烈火执心一副不服气的神情,烈火耕种不由想到了自己的过去,心中莞尔一笑,嘴上却正准备装模作样的斥责一下。
  “闭嘴!我师傅没有与你说话!那有你插嘴的份!”如果说吴彤彤一直以来给人的印象是温婉可人,那这三声断喝则显的格外的铿锵有力,刹那间震的在场众人心头一颤。
  而令所有人更加震惊的却是,随着这三声断喝,一向温婉可人的吴彤彤竟直接当着所有人的面拔出了腰间的短剑,剑尖直指数米外的烈火执心。
  如果说在大多数人的眼中,牧师拔出刀剑只是个笑话,那此时却没有任何人敢嘲笑吴彤彤,因为就在她拔剑的那一刻,一股凌厉的杀意已如实质般扩散开来,如针般刺在众人最为敏感的神经。
  至于被剑尖直指的烈火执心更是心中一寒,身体不自禁的向后一退。而随着他的这一退,吴彤彤也踏出了她拔剑之后的第一步,一退一进之间,吴彤彤的气势再次一涨,浓郁的战意有如一阵狂风吹过,直逼烈火执心而去。
  而身为主力团成员的烈火执心,虽然年纪不大,可也算是历经战场,更是凭着与生俱来的灵敏天赋一路进步神速,被金刚团长破格升为了小队长。然而对面这个突然发疯的女人竟让自己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本能的退后一步以避其锋芒,却没想到她接下来看似简单的一步却犹如刚好踩中自己的心跳,令他不自觉的再次向后退了一步。
  得势不饶人的吴彤彤瞬间连进四步,而烈火执心则不自禁的连退四步,因为直觉告诉他,如果自己不退的话,等待他的可能就是玉石俱粉!然而这四步退下之后,固然摆脱了危险的感觉,但他心中的怒火却已被紧张与不安所填充,全没了刚才的斗志。
  而与此同时,周勋一组人正惊讶的注视着因为前进四步而背朝自己的吴彤彤,和在场的其它人不同,他们与吴彤彤最为熟悉,自然也就感受的最深。无论是那刹那间凛烈如火的战意,还是那一往无前的气势,都让他们深刻的体会到,这个他们曾经很是熟悉的吴彤彤已然不同。
  “啪啪~~~~”随着几声鼓掌,众人这才缓过神来看向了烈火耕种。
  “好~~好~~很好!!!”在连说三声好字后,烈火耕种这才停止了鼓掌,看向吴彤彤兴奋的说道:“一个牧师竟能如此掌控自己的战意,达到收放自如的程度!真的很了不起!你如果选择近战的话,相信很快便能超过我!甚至成为杀戮者!可惜了~~”
  冷冷的看着烈火执心,吴彤彤并没有回应烈火耕种的称赞,而是在心里犹豫要不要把木灵守卫召出来,利用木灵守卫的远程伤害杀他个措手不及!
  ·
  在李然的示意下,吴彤彤缓缓的退了回来,转眼之间,似乎又变回成那个温婉可人的小女孩。只是曹大勇不自禁的退后一步,把自己的位置让给了她。
  见吴彤彤没有理他,烈火耕种有些郁闷的苦笑一声,盯着李然笑了笑说道:“小家伙不懂事,还请不要和他们一般计较”
  李然无奈的点了点头,转过身看着周勋等人说道:“我只是问个问题而已,既然这位烈火执心不愿意回答,那就算了!剩下的你们看着办吧!”
  如此明显的暗示,周勋怎么会不明白,于是向前走了两步看着烈火执心说道:“你刚才不是说要教训一下我们这些打钱工吗?既然如此,那今天就让我这个为你们打钱的打钱工见识一下你们的实力,大家说可以吗?”
  众人明白这是周勋正式向烈火执心发出了挑战,于是尽皆哄然一应,场面显的非常火爆,气势被夺的烈火执心一时间竟不敢立即回应。
  还好此时也有不少主力成员在场,见此情形纷纷给烈火执心加油鼓气,但烈火耕种却一直眉头紧皱,身为一名主力成员,三番五次的被眼前两人无视,至少在他看来确是如此,吴彤彤的不予理睬与李然的推托之辞都让他有些生气。
  但他毕竟不是普通的主力成员,明白这个叫周勋的敢此时提出挑战肯定是心里有数,何况对方还占尽了天时人和。在这个时候与这样的队伍决战,胜之不武,败则名誉扫地,经验告诉他这样的战斗最好不要打。
  尽管对烈火执心的行为有些失望,但身为一名核心成员。他还是挺欣赏这个年青人的天赋,于是他连忙走到了烈火执心的身前笑着说道:“大家都是年青人,火气不要这么大嘛,大过年的!一会还有精彩的年会比赛,我看还是都留点精力参加比赛吧!”
  烈火执心刚想要争辩,突然被身后的队员一把按住,烈火执心很是生气的回头一望刚想发火,发现阻止自己的竟是另外一名核心成员――风韵佣兵团的韵之丽孙玉梅。他这才慢慢的冷静了下来。
  “~~~~”
  “不要着急,等等再说!”未等烈火执心开口,孙玉梅已底头轻声说道
  原来孙玉梅进来的早了一点,刚才路过这里,见这边聚集了不少人,性格开朗的她便跑过来想看个热闹。却没想到正好看到了人群中的周勋等人,基于某种原因她没有像其它主力成员那样站出来维护烈火执心。而是冷静的观察着整个过程。
  从李然的发问再到吴彤彤的发难,都让她感到了一丝不安,特别是吴彤彤那转瞬间展现出来类似近战者的自由战技与炽烈的战意都让她心惊不已,她清楚的数月前挑战的人选中就有吴彤彤,在她的眼中,当时的吴彤彤虽然意识不错,但实力却也平平,没想到短短数月时间,她的实力竟如此突飞猛进。曾听赵兰兰说过这个女人拜了李然做师傅,看来果然如此!只是没想到她的进步会这么快。
  而当李然纵容周勋挑战烈火执心,后者忍不住想要作出反应时,她这才忍不住站了出来。虽然她不明白那个一向很少说话的家伙三番五次的挑衅主力队员到底想干什么,但她怕烈火执心如果站出来的话,说不定又会变成另一个龙远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