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英雄无敌之穷途末路 > 第三百五十三章:一喝

第三百五十三章:一喝

    “那为什么不能让唐咨指导我们一下呢?他的等阶不是更高?”见目标达到,紫云花开终于开口笑着说道。
  
      李然看了看她说道:“虽然职业不同,但你和影刃的战斗方式都差不多,属于刚烈激进的那种,与夏候贲的战斗方式有些类似,所以在这里也只有他最适合指导你们,至于唐咨比较另类,你们想学也学不来,还很有可能把你们带进坑里,就不要想了”
  
      能够到达杀戮者顶级,紫云花开自然也懂得一些这些道理,对此也并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有些好奇的继续问道:“那我能问问你,我到底怎么做才能突破达到寻戮者呢?花姐以前确实也跟我说了一些,但那些我都听不懂,感觉都说天书似的,什么感悟啊,什么意境啊,都是这些东东”
  
      李然笑了笑说道:“你要是问我,我能回答的其实和花姐告诉你的差不多,当经验技术达到瓶颈之后,剩下的唯有精神的突破,至于精神的突破,那不是感悟又是什么呢,至于意境的掌握,其实说白了你现在掌握的杀戮之界也算是其一种,你能说杀戮之界看的见摸的着吗?你也可以把杀戮之界当作是基础,其实每个人的杀戮之界大多相似,但意境却是种类繁多,那里有你独特的人生累积,思想极致汇合而成,从而由虚而实,进尔影响周围的一切”
  
      皱起思索的眉头,眼神中不禁露出一丝迷惘,但很快便被她挥手拂去,因为李然适时的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对她说道:“你去通知一下多里克和老村长莫尔加,让大家都做好准备,敌人好像过来了!”
  
      紫云花开心中一惊,连忙抬头看了看,应了一声赶紧走下瞭望台,此时的瞭望台上就剩下李然,过了许久。望着远方滚滚而来的一阵尘烟,李然仰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本是简单的一个动作,可能是因为紧张。然而此时李然的这一吸犹如长鲸吸水,就连周围的空间似乎都为之起了波纹,许久轻吐出一声喝!
  
      李然这一个喝字出口虽轻,却以瞭望台为中心激起一阵波澜,所有人的心中似乎一下得以开明。笼罩在领地的忧愁衰叹更是一扫而空,胸中无端生起一丝战意,誓要将挡在前面的迷雾撕开,使的整个领地的气场为之一震。
  
      此时正在做着战斗准备的众人不禁脸色各异,烈尔希与塔尼洛夫不禁互相看了一眼,带着些许敬畏的目光同时抬头看向瞭望台之上的那人,至于刚刚下楼的紫云花开与影刃等人虽然不懂,但绝不影响他们看出李然这一声轻喝的威力,能消除负面影响、激励整个领地的斗志,这可绝不是简简单单什么技能能够说通的事情。联想起之前李然对她的说的那番话,紫云花开露出了凝重且思索的表情。
  
      此时唯有唐咨露出回忆的神情继而寂寥一笑,独自低声自语道,然哥啊然哥,你本一代枭雄,摒除本性抛弃一切数年来孤寂苦修,期盼一朝进阶,然而到头来却仍未能突破一丝一毫,心中到底该是何苦,以我确也无法感受。就连这一声断喝只怕也是多少年没有喊出口了吧。
  
      许久,站在领地围墙上的众人总算看清了这次的兽人部落,对方显然是有备而来,在距离领地大门一箭之地停了下来。缓缓摆出了进攻的阵势,只见最前方大约有三四百个兽人步兵,虽然挤在一起熙熙嚷嚷装配不齐,有些提刀、有些持盾,但勉强也能成队,整体实力都在五六阶左右。两侧更是不停游走着数百个半人马及半羊人。这些远程攻击者此时手持长弓短弩,眼晴紧紧城墙上的那些防守者,不时做出攻击的姿势。
  
      而在这群兽人步兵的身后则是一群近百个豹首兽人,从多里克那里得知这些就是豹人战士,整体实力达到九阶,其间那些更加凶恶高大一些的则是达到十阶的豹人武士。
  
      至于队伍的最后面跟来的则是一些简陋的车队,除了运送走队的护卫兽人,首领和一些先知、巫师也在那里,当然此行最可怕的还是那数十个高达三米的巨人战士,无论是他们手中持着的巨型狼牙棒,还是放在身边的数车巨大石块。都让看到它的人第一时间感到胆怯。
  
      似乎是在炫耀自己的武力,摆好阵势的兽人队伍突然发出一连串的嚎叫,有那持盾的不停的用刀剑拍打,有些则直接拍打着自己的胸膛发出怪叫。好处就是那一方的士气不停上涨,而李然这边有些低级兵种则面露惧色,好在之前李然的那一声轻喝带来的效果仍在,没有出现退缩的行为,有那好战的如泽瑞拉莫兽人更是在这种最原始的挑衅中兴奋不已,握着锯齿长刀的手上青筋盘露,恨不得现在就冲出去杀个痛快。
  
      一声号角响起,只见对方嚎叫稍缓,从其中走出一个豹人武士,这家伙很明显是个头领,比之其它豹人武士所穿的斑状皮甲,他更是在外面套了一层亮银的链甲,身形却不显臃肿,步履行动之间身体似乎随时可以发出强大的爆发力。
  
      接过旁边半人马递来的长弓,这个豹人武士拿起一支信箭射入城内,老村长莫尔加立即派人拿来交与李然,果然不出所料,对方做出这么大的阵势,主要是想索取一批粮食金币,甚至上面还写明了需要的明细清单。
  
      光看到上面要的金币就是2000枚,李然笑了笑对老村长莫尔加说道:“以前你们是怎么处理这种事情的?”
  
      老村长莫尔加苦笑一声说道:“领主何必明知故问呢,自然是我出去讨价还价了,一般来说能减到一半就算不错了”
  
      李然呵呵一笑说道:“那麻烦您老再去跑一趟了,看看他们这次的底限是多少?”
  
      此话一出,不光老村长莫尔加明显一楞,就连周围的人也纷纷议论起来,李然搞出这么大动静,难道看到对方人多势众就害怕了?尤其是领地里的一些老人,想要过来问问原因,却被夏候贲伸手拦在了外面。
  
      但此时领主既然下令,老村长虽然有些不理解,但考虑这样毕竟可以减少领地的人员伤亡,便点了点头走下围墙,在护卫的帮助下开启一道小门走了出去。
  
      “诸位长者,你们看这次如果谈不好,我们还能保住自己的家园吗?”李然摆了摆手,示意夏候贲放开他们说道。
  
      几个长者一合议,派出一个代表说道:“领主大人,我看即便谈不拢,只要您把所以兵力摆出来,我相信他们也不敢怎么样,这些兽人虽然只会欺善怕恶,但绝不蠢笨,明知占不到便宜的战争他们也不会打,何必再交给他们物资钱粮,那些可是我们过冬的准备啊”
  
      李然似乎想了想说道:“您说的对,那些物资既然是我们过冬的物资,我也绝不会轻易交出去”
  
      “那您现在这样,怎么还让莫尔加大人出去和他们商谈呢?”那位长者有些不理解的说道。
  
      回头看了看吴彤彤等人,发现她们也有些迷惑的看过来,李然笑了笑说道:“既然我们本来就不准备上交物资,那谁也不知道这些兽人的反应会是如何,他们初来士气如宏,此时如果交战肯定会对我们不利,何不利用谈判的工夫让他们暂缓一下呢,再加上希斯坦刚才信息传来,他们延途三十里还未进食,我想再等等对于我们总不会是坏事”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不禁感叹领主所想深远,纷纷投来钦佩的目光,就连一旁的烈尔希大师也戳了一下身侧的兽人先知塔尼洛夫笑道:“我就说领主不会这么没种吧,看来您果然奸滑,不像我们这些人,天天只知研究战斗,那里懂得这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