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英雄无敌之穷途末路 > 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战局如棋

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战局如棋

    对于格林那达帝国的城民来说,如果一开始的时候,帝国王室能够尽起精锐,而不只是在发现当地城主无力抗拒入侵者之后才出面表态,或许根本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如果是在随后,当发现这些入侵者是有所预谋之后,帝国王室能够尽起精锐,而不只是简单的调遣最近的公爵出面围剿,相信事态也不会发生到如此地步。
  
      甚至到了最后,当发现这两个入侵者投入势大,继而愤怒的开启国战之后,帝国王室如果能够尽起精锐先发制人,先行打败其中任何一方,相信也不会有现在的危机。
  
      然而傲慢的习性使他们看不起对手,没有将敌人扼杀在萌芽之时,而内心的傲慢,却让他们又过高的估算了自己的威信和谋略,使本来脆弱的敌人慢慢变的强大,以至到了现在不可收拾的地步。
  
      但是此时此刻,这一切说什么都晚了,格林那达王室偿到了自己种下的苦果,而一向看不起周边帝国的贵族和城民,也在敌人的屠刀下付出了代价。
  
      好在身为一国之君,能够把奥古斯顿逼到叛国的这位罗尔夫也算是个果决之人,在看到克鲁亚德方面投入愈来愈多的兵力,已经无法善了的架式之后,他也是在下令举国参战的同时,又将镇守都城的剩余兵力调了过来,准备誓死与敌一战。
  
      时间又过去了半个月,因为格林那达王室联军在整顿士气的同时,采取了选择性避战的方式,李然在看到数次挑衅无机可趁之后,选择了派遣精锐兵团攻陷邻近的城镇据点,随后克鲁亚德方面也是开始效仿,再加上两国赶来趁机捡便宜的贵族领主参与,甚至一度将这里的战火漫延到了整个东部区域。
  
      继南方区域之后,汗洛克帝国的整个东部区域再次动荡开来,无数城镇领地被李然与克鲁亚德一方派兵攻陷后洗劫一空。
  
      而李然之所以这样做的目的,一方面是为了敛财,争取获得更多的利益,一方面是为了震慑还在赶来支援的格林那达方面贵族领主,另一方面也是要以此,来分化和刺激格林那达王室,最起码在这些被攻陷的领主看来,正是因为王室联军的懦弱怯战,才会使的他们成为了别人的泄愤目标。
  
      随着各种流言蜚语传来,可能也是看出来了这样下去的后果,格林那达的王室联军方面,也是在通过整顿军营挽回了一些士气之后,对此积极作出了反应,派遣出大量精锐兵团与之对决,希望通过围剿对方肆意攻击自己城民的军团,在削弱对手兵力之时,再次挽回民心和士气。
  
      此时此刻,随着战局意外的变化,当这三方再次形成对峙交战之时,他们的战场却似乎一下子,跳出了之前三方交界处的数百平方公里区域,而是转向了整个东部区域。
  
      犹如下一盘让人眼花缭乱的战棋,只不过此时的这三方,是以整个东部区域为布,众多城镇据点为盘、无数军团战士为子,格局不可谓不大!
  
      一时之间,格林那达整个东部区域战火纷飞,无数少则成百上千,多则甚至能达到数万的军团穿梭其中,或追击、或伏击、或突袭、或埋伏、或决战!似乎每时每刻都有会战斗发生。
  
      而伴随着这种不间断的战斗,各类实时战报也是飞快的传播开来,而对于当事三大帝国的城民来说,他们的内心也是随着这些战报的传来上下翻飞。
  
      至于鲍卓屹和娄安琪等人来说,此时的他们无疑是痛并快乐着的,刚来数月便经历了两次大型战争,尤其是这一次,更是规模空前、涉及三大帝国的真正国战,在开扩了视野的同时,其手中的领兵权限,也是由最开始的区区数百人,到了现在最高峰时领兵出战甚至可达到近万人。
  
      而令他们惊喜的是,除了在经历睡眠严重不足带来的痛苦之外,他们却是真实感受到自己的不断变化,这一点不仅仅提现在统率力的提升方面,更是一种眼界和心理的全面升华,连带着他们的等阶称谓都有了一个明显的提高。
  
      如果说在进入天韵集团之前,他们还有些犹豫,在见识到这个团队之后,他们没有了犹豫,随之而来的却是震惊和不安,但随着越来越习惯这里的节奏,尤其是这段时间麾兵如鞭帷幄运筹的生活之后,他们知道自己却是再也回不去从前了。
  
      而在这天晚上散会之后,鲍卓屹和另外一名原先黑暗军团过来的成员,不如为何却又似乎达成某种共识般选择留了下来,继而在众人离去之后主动找到了李然,在与之谈了约半个小时后离开了这里。
  
      “怎么了?你们俩都交待了?”而就在这两人走出会议厅,正准备返回自己的营帐之时,此时从前方阴影处突然传出一个声音。
  
      似乎猜到了是谁,鲍卓屹伸手拦下了身旁准备抽刀的赵韵寒,看向前方苦笑一声说道:“其实老板早就怀疑我们了,只是完全没有放在心上而已,可笑谭团长还在那里做着报仇的美梦,现在想想实在有些可笑”
  
      此时黑暗中浮现出了娄安琪的身影,在看了鲍卓屹一眼之后,将目光锁定赵韵寒说道:“我猜到了老鲍这家伙过来肯定没安好心,但是没想到你这家伙平时看起来老老实实的,竟然也会伪装的如此之好,就连我都从来没有怀疑过你,难道你不知道此事的危险性吗?”
  
      对此不等这个有些尴尬的年青人解释,鲍卓屹已在旁边开口说道:“这也难为韵寒了,他是因为家里有问题急需用钱,所以才会被谭团长利用了而已”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对此性格有些奇怪的娄安琪,似乎也没有兴趣打听,随后便将目光转而投向鲍卓屹后调笑道:“那你们现在也算主动坦白了,老板那边准备怎么处置你们?”
  
      虽然话音之中,依旧如平日一般有些挖苦的味道,但合作多年的鲍卓屹却在其中,听出了一丝担心,所以他也是笑着说道:“谢谢关心,放心吧我们今后依旧可以并肩作战,而且老板不仅没有说一句责怪的话,还答应帮韵寒还清家中的欠帐,最后甚至还让夏候贲当场给我们麾下的兵力提升了一下”
  
      “谁稀罕跟你这猪一样的队友合作”娄安琪在白了他一眼之后,却是有些郁闷的说道:“不过我们这个老板也真是够没心没肺的,出现这种事情,不把你们赶走就算不错了,还给你们升级兵种,要是我就直接先让夏候贲动用禁忌之术,将你们打个半残,然后再直接使用追随者契约,把你们扒的干干净净的撵滚蛋”
  
      放下了多日以来的心中巨石,此时心情大好的鲍卓屹,直接忽视了她的第一句话笑着说道:“你说的还是谭天骥的那一套,怎么能和我们现在的这位比呢”
  
      “哟!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投到这边来了”对此娄安琪有些讽刺的说道:“这变化有点快啊,我记得以前在黑暗军团,你不是挺佩服谭天骥的嘛”
  
      此时鲍卓屹表情虽有些尴尬,但下一刻却是郑重的说道:“你说的不错,说实话我以前也确实喜欢这种有仇报仇有怨报怨的做法,但跟着现在这位老板,我却是渐渐明白了,那种做法虽然说的好听,但其实不过是满足自己睚眦必报的快感而已,而要想成大事者,却是要兼顾到所有人的利益和想法,必要时还要懂得隐忍和自我牺牲”
  
      说到这里,鲍卓屹更是继续说道:“远的不说,就拿我们现在来说,从开战一直到今天,虽然事先说好的是双方合作,但到目前为止,几乎所有的硬仗都是我们打的,算是拼了命才打开现在的局面,甚至在看到克鲁亚德那边情况不利时,老板还特意让唐咨带兵过去帮忙,但是上次明面上派去支援他们的军团遇上危险之时,他们却从始至终连一个兵都没有派过,换作是谭天骥和我们的话,被一群野蛮人这么耍,不说气的解除契约直接打过去了,最起码也要派人好好指责一下”
  
      “你知道个屁”听到这里,娄安琪不禁开口糗了他一句说道:“老板这是在顾全大局,说不定他早就记在心里了,以后找到机会肯定会算帐的”
  
      对此鲍卓屹在叹了口气后说道:“这也许就是我们和老板之间的差距,其实我本来也是这样想的,但直到上次无意中听到他和夏候贲谈话,我才知道老板是真的没有放在心中,按照他当时所说的,克鲁亚德这样做并没有错,因为换作是任何人,包括他们处在这种情况下,或许也是同样的处理方式,所以即便是以后我们与克鲁亚德发生冲突,我也相信绝不只是因为这个原因”
  
      听到这里,娄安琪不禁微微一怔,在经过一段时间沉默之后,继而才看向鲍卓屹切了一声说道:“好了好了,老板刚给你一点好处,你就在这卖命拍马屁了,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你还有当佞臣的天赋呢”
  
      “什么佞臣?老板这叫唯才是用好吧,你是不知道老板这次给我换的兵团,里面光是传奇阶的高等兵种就有近一千个,还有你看上的那支传奇阶白虎骑兵团,现在全都调给赵韵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