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英雄无敌之穷途末路 > 第一千二百零四章:阿狄灼亚

第一千二百零四章:阿狄灼亚

    因为身为领主的他们非常清楚自己的弱项,同样的兵力并不代表同样的战斗力,除少数如恶魔这样的生物兵种,在大规模的军团战争中,虽然蛮族战士的纪律一般,但他们却向来强于其它种族,更何况是萨兰卡帝国的这位诺努斯公爵部下,更是以战斗风格极为彪悍而出名。
  
      然而自己一方呢?不说两位统帅的兵力加在一起,能不能抵挡住这位诺努斯公爵,至于其它人就更不用说了,就真实战斗力来说,他们相信自己一方无疑是处在劣势的,现在只有仰仗要塞的防御能力,看能不能守住一个月了。
  
      或许也是因为这个原因,知道此次所要面对敌人的强大,如果战败只有死亡的下场,所以在随后的任务分配中,这些人终于放下了心中的隔阂,对于两位统帅的指令开始严格的执行。
  
      然而当命令下到李然这边的时候,不仅在场众人一阵唏嘘,坐在李然右后侧的洛佩兹侯爵,此时更是愤怒的起身看向葛里菲兹公爵叫道:“你说什么!叫我们继续驻守里昂据点牵制敌人?你这不是明摆着叫我们去送死吗?”
  
      看到李然这边沉默不语,此时不待葛里菲兹说话,旁边的克莱门特公爵首先开口说道:“洛佩兹大人不要这么激动,我们这也是从大局着想,如果只有我们这里一个要塞的话,对方肯定会没有任何顾忌的倾尽全力攻打,但如果我们能互为犄角之势的话,对方的攻击就会有所顾忌,那样我们两方所受到的压力就会小许多”
  
      有了此人主动解释,葛里菲兹也乐得随后说道:“虽说是合作方,泰尔瑞斯亲王远道而来,按理说我们不能强行指派,但克莱门特大人刚才说的也不错,考虑到现在的局势,成犄角之势控制对方大军肆意攻击却是最好的办法,而这个人选我们之所以选择泰尔瑞斯大人,主要也是考虑到大人初来我们这里,与我们合作肯定会有些不适,所以~”
  
      “不就是防守吗?有什么合适不合适的?”虽然在洛佩兹的心中,这两人说的似乎也有些道理,但一想到李然要过去了,自己肯定也要过去,他却是很是不服的说道:“你说的到是轻松,那怎么不是你们两个去呢?谁能保证这个诺努斯不会先把我们干掉呢”
  
      对此葛里菲兹公爵连忙解释道:“我们之所以做这个决定,事先肯定也是考虑到这些了,里昂据点虽然较为靠近萨兰卡,但却不在这次诺努斯大军的主要路线之上,相信他也不会因为一个据点,就随意更改整支大军的移动”
  
      而在此时,另一位统帅也就是克莱门特公爵也是接过说道:“而且泰尔瑞斯大人那里拥兵三十多万,本身就拥有足够的防御能力,这是我们才知道的事情,即便到了后期这位诺努斯公爵发觉异常,但在已兵临要塞的情况下,相信他也不敢随意派遣大军前往攻击”
  
      对此洛佩兹不屑的说道:“这只是你们的推测而已,如果这个诺努斯就是率领大军前往攻击呢?那我们岂不是死路一条了?”
  
      看了看此人,这位来自雷多尔的公爵突然笑了笑说道:“如果这个诺努斯真敢如此的话,我们这边率军突击,与你们合作完成前后夹击,那我们这次不仅能完成联盟最高议会交予的据守任务,说不定还能再进一步,拿下全歼这位萨兰卡实力公爵的惊世之举,相信到了那个时候,在场众人都会成为联盟的英雄!”
  
      听完这位克莱门特公爵带着鼓动性的话,在场众人不禁微微一笑,而就在洛佩兹还想提出意见之时,那边刚来不久奥金顿帝国的尤可夫侯爵,却是在看了李然一眼后不屑的说道:“作为这里的最高统帅,两位公爵下达的命令,我们大家都能执行,你一个小小汗洛克帝国的外来领主,那里轮到你在这里挑三拣四,如果不敢去的话大可滚蛋,本人到是不介意前往里昂据点,与来犯的努切斯一决生死”
  
      突然听到这些话,在场众人不禁微微一怔,要知道一直到现在,被派此任务的泰尔瑞斯亲王都没说话,只不过是洛佩兹侯爵在表示不满而已,而尤可夫此话却是直接指向前者,而且语带羞辱之词,这确实是有些过份了,不过随即想到奥金顿帝国与这位泰尔瑞斯亲王之间的关系,众人也是暗自一乐选择了沉默。
  
      而对于这个尤可夫侯爵,其实李然到也是认识,当初随马蒂尔公爵前往咆哮岛谈判的使节团里面,此人便是奥金顿一方的代表,而因为托尔金公爵道歉赔偿的事情,此人当时着实受了不少气,至于此时这样说话,显然也是为了报复之前所受的耻辱。
  
      但是这位尤可夫侯爵做梦也没想到的是,本以为这里是自己的主场,借机羞辱一下对方是理所当然的事情,然而就在他话音未落之际,李然身后的修罗魔王阿狄灼亚,却已是一个踏步冲出,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中闪现到了这个尤可夫侯爵的面前,然后居高临下的伸手握向了后者的脖子,大有将之一举擒拿的架式。
  
      “大胆!这里可是议事大~”看到自己话音刚落,这个泰尔瑞斯的侍卫竟敢在议事大厅动手,此时这位实力不俗的矮人侯爵一边急忙招架,一边不禁愤怒的大喊道。
  
      然而结果却是,他自以为可以轻松挡开的攻击,但是加上自己身后的两个高等侍卫,却只是在一招之后便被同时击退,至于这位尤可夫本人,更是被阿狄灼亚直接掐住脖子提了起来。
  
      “找死!竟敢跟我的主人如此说话!”此时轮到阿狄灼亚冷冷的说道:“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虽然说了这么多,但从尤可夫侯爵说出刚才那句话,再到此刻被阿狄灼亚提在手中,包括中间双方硬碰了一招,这一切却只发生在瞬息之间,而看到这个女侍卫冷酷的眼神,似乎下一刻真的会下毒手之时,在场一众贵族领主也是连忙起身相劝。
  
      然而此时他们却惊讶的发现,自从来到这里之后,行事便有些谨小慎微的这位泰尔瑞斯亲王,此刻面对他们的劝解,竟然毫无表情的坐在原地,只是眼神却是不经意间看向了两位公爵。
  
      “泰尔瑞斯大人”可能见李然半天没有动静,此时葛里菲兹公爵似乎也有些不快的说道:“虽说尤可夫侯爵的话有些过激,但这里毕竟是军事大厅,按照我们神圣猎鹰联盟的规定,在这里动手可是死罪!考虑到你是他国贵族,在此我也就不说什么了,还请你让你的侍卫赶快放手!”
  
      听到这位发话,李然也是不再坚持,向着阿狄灼亚点了点头,而在得到李然的指示之后,阿狄灼亚也是二话不说随手一扔,将手中的尤可夫侯爵如同杂草般扔了出去,然后慢慢踱回到了李然的身后,丝毫未将其它人复杂的眼神和态度放在心上。
  
      尽管在众人的心中,尤可夫侯爵刚才的话确实有些过份,但毕竟同属一个联盟,此时又看到尤可夫被像垃圾一般的扔出,同样隶属联盟的他们不禁有些愤慨。
  
      然而就在此时,李然却是在突然起身的同时,看向刚爬起来准备叫嚣的尤可夫说道:“两位主帅未曾说话,就凭你一个小小的侯爵,刚才还是刚来之人便敢在此叫嚣,我不知道是谁给你的胆子,如果你敢说此话是代表奥金顿帝国所说,那此战之后,我到是不介意与你们奥金顿生死一战!”
  
      没想到这位泰尔瑞斯一开口,便把整个奥金顿帝国拉了进来,虽然在场众人对此感到有些托大,但在此刻由这位亲王说出,却是让人感到由衷的震撼。
  
      而被李然如此一说,这位尤可夫虽然非常愤怒,却也是不敢再说什么,一是因为只是侯爵的他,不敢代表奥金顿做任何表态,二也是因为去过咆哮岛的他,非常清楚此人的疯狂,连萨兰卡帝国的安提帕特公爵说杀就杀了,只要自己敢说出这话,此人说不定真会这样做。
  
      而到了那个时候,不说自己帝国方面会作何决定,但咆哮岛之上的矿区却是会第一时间受到对方的毁灭性打击,虽然他不相信此人真有与帝国一战的实力,但即便如此,只要他们在咆哮岛的收入受到一段时间的阻碍,这对于帝国的发展就是非常不利的。
  
      牵一发而动全身,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此时这位尤可夫再也不敢说什么,而下一刻李然见他如此,这才缓缓转身,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看向葛里菲兹和克莱门特公爵说道:“即然两位大人已做决定,那身为合作一方的我也就不说什么了,牵扯努切斯公爵的任务我在此就接下了,不过在此之前,我有三件事情还请两位大人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