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们,再是气愤,也束手无策。
  
      什么采访权,什么知情权,在王丰的眼中,就是笑话。
  
      庄园大门一关,拒绝一切访客。
  
      不管外面,怎么沸反盈天,也影响不了王丰的决定。况且在热闹三五天之后,看到当事人一点反应也没有,这热度也慢慢淡了几分。
  
      再之后,又有新的热点,转移了大众的注意力。
  
      这件事情,才暂时压下来。
  
      不过可以料想,有了后续的消息,这事肯定还会再成焦点。
  
      毕竟是几百吨黄金啊。
  
      谁会忽略。
  
      只可惜,一切的磋商、谈判,都是在秘密进行中。在一些人,有意识地控制下,具体的进展,还有各方面的消息,根本流传不到外面。
  
      许多人揣测纷纷,网络上更是流言遍地。
  
      但是没人可以证实,大家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
  
      造谣,辟谣,漫天飞舞。
  
      纷纷扰扰,又是十天半个月过去。
  
      在庄园外面,本身死守门口的一群记者,也散去了大半。最后只剩下,寥寥十几个人,还不死心,默默散布四周,蹲点守候。
  
      说实话,他们经历了希望与绝望,再到现在的麻木。
  
      他们也想离开的……
  
      奈何上头,还抱着一丝希望,严令这些人,再继续坚守。
  
      他们能怎么办?
  
      除非是不想干了,不然只能蹲守四方。
  
      “这首富,是属龟的吗?”
  
      一个小记者,不知道是第几次吐槽了,他苦闷道:“宅家里这么久了,竟然都没有出门一次,还真是……能熬。”
  
      只要对方,出来一次,让他拍个照片,就可以交差啦。
  
      到时候,他就可以,回到舒适的办公室,吹着空调,喝着肥宅水……
  
      可惜,王丰不出,一切都是妄想。
  
      小记者,恨啊。
  
      “这才是向往的生活啊。”
  
      小记者的同伴,在旁边叹道:“换成是我,这么有钱……住在豪宅,有人伺候,我也乐不思蜀,天天宅着……”
  
      “哼,米虫,无益于社会。”
  
      小记者撇嘴道:“一点觉悟都没有,不知道劳动最光荣吗?”
  
      “……”
  
      同伴摊手:“我有几百吨黄金,还劳动个鬼呀。当然是砸钱,让别人帮我劳动啊。如果有钱人都在劳动,和你抢活干,你怎么赚钱养活自己?”
  
      “……”
  
      说得好有道理,该怎么反驳他?
  
      小记者无语了。
  
      在纠结中,他目光一闪,然后愣了一愣,旋即变得十分兴奋:“快看,有人来了……”
  
      “嗯?”
  
      他的同伴,顺势看去。
  
      只见这时,在绵长的公路上,一行长长的车队,轻快而来。
  
      二三十辆豪车,很快就停在了庄园门口。
  
      “啊……”
  
      小记者惊喜大叫,同时吼了起来:“别发傻了,快拍照!”
  
      “车牌,车牌,特写……”
  
      守得云开见月明。
  
      几个蹲点的记者,也纷纷反应过来了。
  
      他们从角落中冲了出去,相机交织,话筒、标识牌,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还没有跑到门口呢,就先递上去……
  
      只不过,没等他们跑近,豪车上就走出来一群保镖。
  
      一个个魁梧健壮的汉子,直接把他们拦住。
  
      紧接着,庄园大门敞开,有人把几辆豪车引了进去。
  
      剩下的人,就挡在了外面。
  
      保镖守门,豪车挡道,这么大的场面。
  
      这也说明了,来访人员的来头,怕是不小……
  
      几个记者兴奋,纷纷把照片,以及文字资料,传给了上级。
  
      刹那间,平静的网络上,再次沸腾。大家都在揣测,来访人员是谁,有什么目的,是不是与黄金宝藏有关。
  
      有人神通广大,通过豪车的车牌,顺藤摸瓜,知道了造访客人的来历。
  
      萧景行……
  
      一个网友,亮出了详细的资料,表明了来人的身份。
  
      最重要的是,这些资料之中,还有着王丰与萧景行等人,在贝加尔湖上的合照。
  
      一下子,许多人才后知后觉,惊诧的发现。
  
      敢情黄金宝藏中,还有萧景行的影子。甚至于,一堆照片中,还有一张,萧景行走在莫斯科街头,观赏灰鸽子盘飞的帅照。
  
      “啊,老公,老公!”
  
      “所以说,这宝藏也有萧王孙的一份?”
  
      “哇,难道大家搞错了,宝藏的真正拥有人,不是王丰,而是萧景行?”
  
      一瞬间,数以万计的人,涌进了萧景行的官微下,各种留言。
  
      流言蜚语,再度喧嚣。
  
      只不过这一次,主角换人了而已。
  
      一些人脑补,王丰这个探险家,那是受雇于萧景行,寻找尼古拉二世宝藏的下落。
  
      最终宝藏找到了,他功成身退,率先回国。
  
      之后,萧景行留下,与俄国方面,探讨宝藏的分配问题。
  
      这样的解释,无疑合理多了。不然的话,也解释不清楚,为什么王丰会一个人先回国,难道说他不在乎黄金宝藏吗?
  
      千吨黄金家,正常人会置之不理?
  
      这不合常理嘛。
  
      唯一的答案,就是黄金宝藏,与他无关,他才会这么淡定。
  
      ……
  
      “合情合理”的解释,让许多人信服。
  
      “怪不得,王丰一声不吭。”
  
      “原来所谓的首富,只不过是一场误会。”
  
      “一句解释都没有……怕不是想要欺世盗名吧。”
  
      “蹭热度,辣鸡!”
  
      舆论反转,许多人涌入王丰的官微下,宣泄自己的负面情绪。
  
      一时之间,乌烟瘴气,乱七八糟……
  
      “哈哈,哈哈,哈哈。”
  
      庄园客厅中,在助理的提醒下,黄金宝看了一些新闻讯息,顿时开怀大笑:“王丰,你也有今天……”
  
      “过分啦。”
  
      张楚端着手机,浏览了片刻,就皱眉道:“一群什么也不知道的人,在胡说八道,真是狗逮耗子,瞎操心。”
  
      “王丰,你好歹,解释几句。”
  
      张楚建议道:“到时候,大家帮你转发,澄清。”
  
      “不必了,也没什么好解释的。别人信与不信,与我何干?”
  
      王丰懒得较劲,他躺在沙发中,整个人懒懒散散的模样,散发出恬淡的气息。
  
      这明显的变化,也让人侧目。
  
      “嗬!”
  
      黄金宝啧啧两眼,仔细打量王丰,也有几分惊讶:“几天没见,怎么感觉你……变了,就好像是……那个词是什么来着?”
  
      “废宅!”

返回目录

天下珍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山只为原作者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烛并收藏天下珍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