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如意小郎君 > 第五章 雷霆破案

第五章 雷霆破案


  虽然类似于《少年包青天》、《大宋提刑官》、《名侦探狄仁杰》、《施公奇案》此类的探案剧,唐宁前世看过不少,但亲身经历电视剧中的剧情,两辈子都是第一次。
  这是一件人命案子,古往今来,涉及到人命的案子,都是不得了的大案。
  而且在这件案子上,自己的便宜岳父遇到了麻烦。
  唐宁昨天晚上就看完了所有的卷宗,案情其实并不复杂,也没有多么的曲折离奇。
  死者是城外一个小有家产的员外,一个月前,被发现死在了自己的家中。
  经过了捕快们多日的排查走访,最终嫌疑被锁定在死去赵员外的女婿身上。
  赵员外膝下无子,和亡妻只有一女,赵员外若是死了,家产自然要被女儿女婿继承,按照常理来说,赵员外的女婿,这位叫做徐杰的男子,有足够的杀人动机,但问题是,赵员外死的那天晚上,徐杰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
  他那天晚上在和朋友喝酒,很晚才回去。
  案件查到这里,按照以往的惯例,只要对那徐杰严刑逼供一番,以这个时代的刑讯手段,除非是心智极坚之辈,若赵员外真是他杀的,用不了多久,人犯便会忍不住招供。
  这也正是他那位便宜岳父的麻烦所在。
  自从他因为嫁女儿的事情得罪了灵州刺史之后,对方就视他为眼中钉肉中刺,就等着抓他的把柄。
  这件案子是在永安县发生的,涉及到人命大案,刺史大人严令永县县令限期破案,这无可厚非。
  同时,朝廷这两年整治酷吏,严令禁止地方县衙滥用重型,屈打成招,一经发现,绝不轻饶。
  因此,在审判重案大案的时候,是会有地方百姓站在堂外观摩的,一旦动用重刑,众目睽睽之下,违反朝廷禁令,灵州刺史便有了足够的理由动他。
  但若是不用刑,找不到证据,犯人是肯定不会招的,辖下出了人命案子,迟迟抓不到凶手,灵州刺史又有了理由动他。
  自己这位岳父,还真是作孽啊……
  唐宁叹了口气,心中为他的便宜岳父默哀一句,提笔开始记录。
  公堂之上,钟明礼脸色阴沉无比,看着堂下的男子,问道:“徐杰,你说你那天晚上在和朋友喝酒,当夜除了你们二人之外,可还有其他人证?”
  那男子跪在堂上,面露苦色,高声道:“回大人,那日小人在王二家喝酒,身边除了王二之外,就再也没有其他人了。”
  钟明礼看着跪在徐杰身旁的另一人,问道:“王二,徐杰说上月十五的晚上,你们二人在你家中饮酒,他直到子时才离开,可有此事?”
  不等王二回答,他便再次提高了声音,说道:“你想好再说,人命大案,包庇人犯,按同罪论处!”
  跪在地上的王二身体哆嗦一下,看了身旁的徐杰一眼,颤声道:“回大人,小人所言,句句属实,还望大人明察!”
  “好,那你告诉本官,你们那天喝的是什么酒,下酒的是什么菜!”
  “喝的是自家酿的米酒,下酒的是二两猪头肉……”
  ……
  角落里,唐宁看着跪在堂下的二人,微微摇了摇头。
  他昨天已经通宵看过所有卷宗了,老丈人的这个问题,已经问了无数次,但这徐王二人,显然事先串供过,根本问不出什么来。
  又或者,这徐杰根本就是被冤枉的,如果是这样,这件案子,可就更棘手了。
  他放下笔,揉了揉肚子,感觉有些饿。
  这都审了快一个时辰,案情一点儿进展都没有,饭点都过了……
  他不揉还好,这一揉,肚子顿时又发出一阵“咕噜噜”的声音。
  案情本就进入瓶颈,县令大人面沉如水,其他人也战战兢兢,不敢发出一点声音,唐宁肚子叫的声响就格外明显。
  钟明礼的目光望向角落,和唐宁的眸子对上。
  自从经历过上次极致的饥饿之后,唐宁就变的特别怕饿,他有些担心岳父大人再这么拖下去,会不会连下午饭都错过?
  案情再次陷入僵局,钟明礼心中本就烦闷,早上不知道吃坏了什么东西,腹中也是一阵翻江倒海,看了看唐宁,说道:“本官出去一会儿,刚才有什么地方没有记录,你现在可以再问他们二人。”
  说完,便捂着肚子,匆匆离开。
  唐宁随时可以回放记忆,并没有什么要问的,但还是拿了纸笔,从角落里走出来。
  两边站着的衙役看着走出来的唐宁,脸上露出古怪之色。
  钟县令家里的这位书呆子姑爷,他们都有所耳闻,传言他为人死板,只知道死读书,整日把自己关在房里,对钟小姐那样的美人也视而不见……
  又有传言,钟家姑爷之所以对钟小姐如此冷落,是因为早上硬不起来……
  唐宁一手拿着一本记录用的册子,一手拿笔,走到了徐杰的身前。
  “上个月十五,你在王二家喝酒?”他翻开册子问道。
  “是,小人当晚和吴二喝酒,子时才离开。”徐杰点头道。
  “喝的什么酒,吃的什么菜?”
  “喝的王二家酿的米酒,下酒的是二两猪头肉……”
  唐宁拿着纸笔记录,周围的衙役百无聊赖,这一番问答,他们已经听了无数次了。
  唐宁看着徐杰,继续问道:“猪头肉好吃吗?”
  徐杰怔了怔,再次点头:“好,好吃……”
  “哪里买的?”唐宁又问。
  “东巷的郑屠户。”
  “郑屠户卖肉价钱公道吗?”
  “公,公道……”
  “郑屠户平时有没有欺行霸市?”
  “没,没有……”
  “郑屠户有个外号叫镇关西你知道吗?”
  “不知道。”
  “郑屠户知道你杀了赵员外吗?”
  “不知……”徐杰下意识的便要回答,冷不防惊出了一身冷汗,立刻道:“大人,小人没有杀人!”
  “别紧张,先擦擦汗,我就是随便问问。”唐宁笑了笑,合上册子。
  他转身走了两步,又忽然回头问道:“对了,那天是十五,你从王二家离开的时候,月亮一定很圆,外面一定很亮吧?”
  徐杰刚松了口气,闻言先是一怔,随后便立刻点头道:“是的,小人记得很清楚,那天晚上的月亮很大很圆,外面很亮……”
  “你在撒谎!”
  唐宁语气忽然一转,指着他,厉声说道:“上个月的十五明明是阴天,你从哪里看到又大又圆的月亮!”
  年轻书吏的脸色由淡然变的冷厉,徐杰当场怔住。
  唐宁看着徐杰,声音再次提高:“你为什么要撒谎,说,你那天晚上到底在干什么,赵员外是不是你杀的!”
  徐杰身体一颤,再次惊出冷汗,急忙改口道:“大人,是小人记错了,小人那天晚上喝醉了,记不太清楚,现在才想起来,那天晚上没有月亮……”
  唐宁蹲下身子,看着他的眼睛,说道:“刚才我只是随便说说……,其实那天晚上真有月亮。”
  徐杰一个哆嗦,连额头上也渗出冷汗,再次改口道:“大人,小人那天晚上喝醉了,不记得有没有月亮……”
  “陈词含糊,反反复复,吞吞吐吐,一定有所隐瞒,你在心虚什么?”
  “小,小人没有心虚。”
  “没有心虚你抖什么,流什么汗……,看你神色如此憔悴,这些天没少梦到赵员外吧?”
  “没……”徐杰汗如雨下,嘴唇颤动,说不出话。
  唐宁语气陡然一转,大喝道:“老实交代,你那天晚上到底在干什么!”
  他这一声大喝,便是连公堂上的衙役都吓了一跳。
  徐杰更是肝胆俱裂,惊慌道:“大人,小人,小人那天晚上真的在王二家……”
  “还敢狡辩!”
  唐宁打断了他的话,猛地挥手:“我不是问你杀赵员外那个晚上,我是问你杀他之前那个晚上!”
  “杀他之前那个晚上我……”
  刚才的话破绽百出,年轻书吏咄咄逼人,徐杰额头汗如雨下,心中几近崩溃,呼吸急促,急忙解释……
  他解释到一半,身体忽然一颤,声音戛然而止。
  ……
  钟明礼从茅房回来,身体是畅快了,心中却依然烦闷。
  若是今日此案没有结果,董刺史那边,还不知道会如何为难他。他重新坐回主位,才发现公堂一片安静,他看着下方的唐宁,疑惑道:“怎么不问了?”
  唐宁回过头,微微拱了拱手,说道:“大人,我问完了。”
  哗啦!
  他话音刚落,原本沉寂的公堂之上,忽然爆发出滔天的哗然!
  一名衙役看了看瘫软在地的人犯,用肩膀碰了碰身旁的同伴,问道:“他刚才------是不是招认了?”
  他身旁同伴还在努力回忆上个月十五的晚上到底有没有月亮,闻言疑惑道:“你说什么?”
  那名衙役看了看外面已经近乎沸腾的围观百姓,就知道自己刚才没有听错。
  这件折腾了他们近一个月的案子,在钟家姑爷三言两语间,就这么破了?
  这还是钟家那个书呆子姑爷吗?
  他的目光望向了站在堂中的那位年轻人。
  堂上堂下,所有的目光都不由的望了过去。
  唐宁站在堂上,长舒了一口气------案子破了,他应该可以回去吃饭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