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如意小郎君 > 第四十七章 那就试试

第四十七章 那就试试


  好不容易哄的小如开心,唐宁将小如扶起,钟意和晴儿以及唐夭夭从外面走进来。
  钟意看了看满脸泪痕的小如,急忙走过来,问道:“怎么了,他欺负你了?”
  苏如急忙摇头:“没,没有……”
  “这个时候了,你还护着他……”钟意皱眉看了唐宁一眼,有些痛心的说道:“小如对你那么好,你……”
  唐夭夭看他的眼神一脸鄙视。
  就连晴儿都对他吐了吐舌头,以示看不起。
  “钟姐姐,不是这样的……”苏如脸上露出一丝慌张,急忙解释道:“刚才,刚才是我自己想起了一些事情……”
  唐夭夭说道:“小如姑娘,你别总护着她,要不我揍他替你出气!”
  ……
  她们好不容易才相信不是自己欺负了小如,有钟家下人抬了几个大箱子进来。
  唐宁诧异道:“这是什么?”
  钟意指了指其中一个箱子,说道:“这是我和娘给小如挑的礼物。”
  唐宁又指了指另外几个,“那这些呢?”
  钟意说道:“这些是夭夭送的。”
  唐宁打开看了看,一个箱子里面是各种珍贵的补药,一个箱子里面装着名贵丝绸,另一个里面则是眼花缭乱的首饰珠宝……
  唐妖精这份礼送的可真够大的。
  苏如连连摆手:“不行,这些我不能要……”
  唐宁看了看唐夭夭,说道:“这些药材留下,其他的都拿回去吧。”
  她这一个箱子的价值,已经能够买下好几座这样的宅子了。
  唐夭夭撇嘴道:“这些是我送给小如的,又不是送给你的……”
  嘴上这么说,她还是听话的将其他的箱子撤回去了。
  钟意带来的箱子则没那么贵重,是一些布匹啊,胭脂水粉一些女孩子用得到的东西,苏如起先推辞,后来在唐宁的示意下,也只能接受。
  收下了礼物,钟意和唐夭夭便带着她去布庄量衣服尺寸了,只留下他一个人在这里。
  苏如和钟意能建立起友谊,是一件让唐宁也始料不及的事情。
  按照常规的套路,她们应该打起来的。
  他很快就想明白,是因为两个人都很可爱。
  “可”这个字,在古语中是“值得”的意思。
  唐妖精也很可爱,真性情不做作,欠他那一千两银子如果可以不用还就更可爱了。
  她当时如果再坚持坚持,他就不用写那张欠条了。
  晚饭是在钟府一起吃的。
  两个本应该敌对的女人一天都有说有笑的,钟意说要教苏如读书,苏如说要教钟意刺绣……
  不知为何,唐宁总感觉后背凉飕飕的。
  钟明礼似乎一直有心事,饭吃到一半的时候,忽然放下碗筷,看着唐宁,说道:“关于这次的州试,有件事情,我今天刚刚得知。”
  桌旁所有人的视线都望向了钟明礼。
  “从京都那边传来的消息,朝廷对于科考,似乎又有所改制,有传言称,自今年起,凡州试及以上,无故缺考者,视为藐视科举,连续三届,不得再参考。”
  能够被允许缺考的缘故,肯定不包括失忆。
  连续三届,那就是三年三年又三年。
  差不多十年不能参加州试,苏如和钟意的面色都有些发白。
  “虽然只是传言,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钟明礼看着他,说道:“所以,这一次的州试,你还得参加,即便是落榜,也比十年不能参试要好。”
  他认真的看着唐宁,说道:“就当是试试吧。”
  州试是正式科举的第一关,落榜者在接下来的两年内,需要经过数次考试,才能重新获得州试的资格。
  不参加一次州试还好,要是连续四次都不参加,小如会很伤心,钟意会失望,唐夭夭会自责,岳父岳母,所有人都会失望……
  而且也会暴露他不想参加科举,自暴自弃、自甘堕落、自愧不如、不能自拔……,暴露他是一条咸鱼的事实……
  左右都避不过了,唐宁想了想,说道:“那就试试吧……”
  “不过就是一场考试,宁儿你也不必太过在意。”陈玉贤看着他,安慰道:“你岳父当年可是连续参加了三次州试才进入省试的。”
  钟明礼放下筷子,脸色有些不自然,说道:“你说这件事情干什么……”
  陈玉贤没有理会他,看着唐宁,笑道:“没关系的,即便是落榜了,我们好好准备,三年后还能从头再来。”
  唐宁笑着点了点头。
  他对这个朝代的科举有所了解,大的框架上,还是沿用唐宋时的规矩,但细节上的改动,包括考试时间、内容、侧重……,变化则是太多太多了。
  州试大概相当于唐朝时的解试,时间上推后了一个月,大概是在九月初到九月中旬。
  通过州试的,才有资格参加明年春天在京城举办的省试,若是能通过省试,那便一定能博得一个进士的功名了。
  最后的殿试,只是对通过省试的进士进行排名,分一个前三甲而已。
  这一点和宋朝的规矩差不多。
  三甲进士,虽然同是进士,但待遇差别极大。
  一甲进士及第三人,前途自是无可限量,二甲进士出身,便是如自己的岳父一般,做一个外放县令,今后的仕途之路,全靠运气。
  至于进士第三甲,则是连外放县令的资格都没有。
  但便是这第三甲,也是从全天下的学子中选出来的佼佼者,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在前面的考试中折戟沉沙……
  唐宁即将要面对的解试,就是正式踏上科举之路的第一步。
  往后的每一步,都格外的艰难。
  他就像是一条不愿意翻身的咸鱼,在所有人期望目光的注视下,自己跳到了砧板上。
  钟明礼看了看他,说道:“以后,你可随意进出我的书房,若是看到什么不懂的地方,随时问我。”
  唐宁点了点头,说道:“谢谢岳父大人。”
  “一家人,不用客气。”钟明礼说了一句之后,就起身离去了。
  “哎,饭都没有吃完,又要出去……”陈玉贤看着他走出去的背影,叹了口气,又看着唐宁说道:“宁儿你以后要是考中做了官,可别学他这样。”
  参加考试是无奈之举,但要想考中,那概率比后世考上哈佛牛津的概率还小,这是能不能,而不是唐宁想不想的问题。
  “爹爹应是又有什么要事吧……”钟意开口,为唐宁缓解了一些尴尬。
  陈玉贤摇了摇头,有些担忧的说道:“县内两个村子的村民以种菜为生,菜农生产的蔬果卖不出去,他们这一年便做了无用功,一家老小则断了生计……,今早有两名菜农不堪重负投了河,人是救回来了,但倘若蔬果再卖不出去,怕是还会……”
  唐宁知道蔬果滞销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跟风。
  若是今年大家都知道黄瓜能美白养颜,补水抗皱,争相抢购,导致黄瓜价格抬高,利益驱使,明年就会有更多的人种植黄瓜。
  到了第二年,种植的黄瓜太多,市场饱和,货物便会卖不出去,发生滞销。
  亦或者第二年灵州城的女人们已经抛弃了黄瓜,用上了海蓝之谜和肌肤之钥,那一大群种植黄瓜的菜农就要去喝西北风了……
  唐宁摇了摇头,随口问道:“滞销的是什么蔬果?”
  陈玉贤想了想,说道:“好像是青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