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如意小郎君 > 第一百四十三章 臣有话说!

第一百四十三章 臣有话说!


  红袖阁。
  楚楚姑娘看着许掌柜,惊慌道:“掌柜的,怎么办,公子被他们带走了……”
  许掌柜在堂内焦急的踱着步子,喃喃道:“县衙哪有公子想的那么简单,进去容易,想出来就难了……”
  他走了几圈之后,咬牙道:“我去想办法!”
  许掌柜正要走出门,被李天澜伸手拦住。
  李天澜看着他,说道:“他让你们待在这里,你们待在这里就行了,不用做任何事情。”
  “小姑娘说得对。”老乞丐抱着酒葫芦,说道:“那小子可不是吃亏的人,你们就在这里等着吧。”
  话音刚落,一道身影从外面走进来。
  萧珏看了看堂内的众人,疑惑道:“大家都在啊,唐宁呢?”
  楚楚姑娘神色暗淡,说道:“公子,公子他被县衙的捕快带走了?”
  “什么?”萧珏怔了怔之后,立刻问道:“为什么?”
  听完原因之后,萧珏看着她们,说道:“你们别担心,我去县衙看看再说。”
  说罢,他便快步走了出去。
  天然居,某处房中,苏媚的眉头皱起来,问道:“他被县衙的人带走了?”
  一名下人站在她的面前,恭敬道:“是我亲眼所见,刚刚从门口路过。”
  苏媚站起身,说道:“我出去一趟。”
  与此同时,唐家。
  唐昭的脸上露出笑容,说道:“武安侯最宠他这个儿子,现在徐寿断了腿,这件事他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刘里想了想,问道:“可是二少,如果他不承认怎么办?”
  “不承认?”唐昭脸上露出一丝冷笑,说道:“不承认最好,武安侯有的是手段让他承认!”
  他的脸上浮现出一丝不屑之色,低声道:“孽种就是孽种,好好躲在外面就行了,京师这种地方,是你能来的吗?”
  唐府门口,一道身影匆匆走出,门房立刻行礼,“大小姐……”
  唐水没有理会她们,脸上带着一丝焦急和担忧之色,快步向某个方向走去。
  ……
  平安县衙。
  唐宁被那几名捕快带进县衙之后,并没有见到县令或是县丞之类的官员。
  他看着一名捕快,问道:“不是说县令大人要问话吗?”
  “县令大人公务繁忙,现在抽不出时间,等大人闲下来再说。”那捕快看了看他,说道:“这段时间,先委屈公子在牢房待上一段时间吧。”
  唐宁看了看他,点头道:“好。”
  那捕快倒是意外的看了他一眼,没想到事情进展的这么顺利,对另外两人挥了挥手,说道:“带他去牢房。”
  看着几人离开,他快步的走到县衙,绕到后堂,看着一人说道:“大人,人已经带来了。”
  平安县令常严看着他,诧异道:“他没反抗?”
  那捕快说道:“回大人,他一路都很老实。”
  “这倒是奇怪了。”常严脸上浮现出一丝疑色,说道:“难道这件事情真的是他干的?”
  那捕快笑了笑,说道:“大人,不管是不是他,您总得给武安侯交差,而且,有些大人物,也希望是他……”
  常严想了想,说道:“武安侯那里,的确要有个交代,唐家那里,也要能交差,算了,先饿他两天再说……”
  他说完又想起了什么,问道:“牢房那里都安排好了吗?”
  那捕快立刻点头,笑道:“大人放心,都安排好了,两天之后,他一定会非常听话的。”
  平安县衙,牢房。
  唐宁不是第一次下牢房,只是往常都是他审别人,这一次,轮到他被关进去。
  平安县虽然是京县,但牢房的条件,还不如永安县。
  牢房之中气味难闻,收拾的也不够干净,一名狱卒打开一间牢门,看着他说道:“进去吧。”
  唐宁走进去,那狱卒立刻将牢门关上。
  这间牢房里关的不止他一人,墙角蹲着五六名大汉,身体看上去颇为壮硕,不知道是犯了什么事情。
  其中一人伸手指了指他,说道:“喂,新来的,你过来!”
  唐宁听说牢房里每关进来一个新人,就会有老人教他们规矩,至于这个规矩怎么教,深谙牢房套路的他自然是懂的。
  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抓住新人揍一顿,不给饭吃,让他睡在净桶边上,直到有新人进来,上一个被欺负的人就会变成欺负人的人。
  他走到那汉子的身前,那汉子看着他,说道:“去蹲净桶边上去。”
  净桶就是马桶,是这间牢房最肮脏也是最臭的地方,一般没有人会愿意靠近那个地方。
  唐宁看着他,说道:“如果我不去呢?”
  “不去?”那大汉怔了怔,随后便大笑道:“兄弟们,你们听到了吗,他说他不去?”
  他脸上的笑容瞬间就变成了厉色,猛地一脚踹过来,大骂道:“懂不懂规矩!”
  唐宁将他的腿踩在脚下,捏了捏双手的骨节,摇头说道:“我真不懂,要不你教教我?”
  片刻之后。
  那汉子满脸肿胀,眼睛挤成了一条缝,痛哭道:“大哥,别打了,是小弟有眼不识泰山,大哥恕罪!大哥恕罪!”
  周围的几名汉子比他也好不到哪里去,纷纷躺在地上,不是揉着胳膊就是揉着腿,惨呼不止。
  唐宁舒展了一下筋骨,说道:“你们几个,都去面对净桶蹲着。”
  几人闻言,纷纷从地上爬起来,跑向放置净桶的墙角,蹲下身子,偶尔望向这边的目光,满是恐惧。
  唐宁走到另一处角落,感觉周围的空气好多了。
  牢房之外,两名狱卒惊恐的看着那斯文的年轻人暴打几名大汉,有些难以置信的吞咽了几口唾沫。
  牢房里面的臭味虽然消散了,但是整体的味道还是不好闻,唐宁靠在靠近过道的栏杆上,某一刻,忽然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味。
  他转过头,看着站在过道里的苏媚,诧异道:“你怎么来了?”
  “有什么地方是我不能来的?”苏媚瞥了他一眼,回头对两名狱卒嫣然一笑,两人身体一软,靠着墙滑下来。
  苏媚看着他,说道:“你先在这里委屈一会儿,我想办法让你出去。”
  “不用。”唐宁摇了摇头,说道:“这里挺好的,就是有点饿,你身上有没有什么东西吃?”
  苏媚将身后一个食盒拿出来,问道:“粥要不要?”
  “什么粥?”
  “白粥。”
  “来一碗。”
  苏媚盛了一碗粥,却发现不能从牢房栏杆的空隙里递过来。
  她拿着勺子,从空隙中伸过去,说道:“张嘴。”
  唐宁看着她,有些不好意思道:“这不好吧?”
  苏狐狸对他好的有点过分,居然亲手喂他喝粥,唐宁极度怀疑,她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
  但仔细想想,他们又没有什么关系,她能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
  除非徐寿的腿是她叫人打断的。
  萧珏站在不远处,看着牢房门前的一幕,站了许久才说道:“我是不是不该来?”
  苏媚看了看萧珏,将碗放下,说道:“我走了。”
  唐宁深吸口气,说道:“再多留一会儿吧。”
  苏媚闻言一怔,转头看着他,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眨了眨眼,问道:“怎么,舍不得人家了?”
  “不是。”唐宁摇了摇头,说道:“有你在身边,闻着挺香的……”
  苏媚闻言,转身就走,毫无留恋。
  ……
  皇宫。
  陈皇额头青筋直跳,指着下方的一群人,大怒道:“这点儿小病都治不好,朕养你们,难道是养了一群废物吗!”
  噗通!
  太医院十数名太医纷纷跪下,同时跪下的,还有京中不少名医。
  淑妃之疾,不仅宫中太医束手无策,京中诸多名医也是无计可施。
  人群中,太医丞凌一鸿脸上露出纠结之色,许久,才深吸口气,起身道:“陛下,臣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