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如意小郎君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岂有此理!

第一百四十八章 岂有此理!

    唐宁乘坐方鸿的马车,直接到红袖阁门口。
  
      车内,方鸿面色认真,对他拱手躬身,说道:“唐解元对我方家的两次大恩,方某真是不知道如何才能报答。”
  
      唐宁摇了摇头,说道:“方大人这就客气了。”
  
      方鸿正色道:“对唐解元来说或许是举手之劳,但对方家却是大恩。”
  
      方鸿如此客气,唐宁反倒有些不太习惯,这也是他和方鸿没有太多话说的原因之一,整个方家,还是方小胖最讨人喜欢。
  
      马车在红袖阁门口停下,一名姑娘便站在门口,看到唐宁下了马车,立刻跑向屋内,大声道:“公子回来了!”
  
      许掌柜等人快步从里面走出来。
  
      楚楚姑娘走到他的身边,关切问道:“公子没事吧,他们有没有对你怎么样?”
  
      唐宁笑了笑,说道:“没事了,大家都进去吧,进去再说。”
  
      苏媚从里面走出来,瞥了他一眼,说道:“既然你没事,我就先走了……”
  
      唐宁看着她问道:“不留下吃顿饭再走?”
  
      苏媚没有回头,摆了摆手,声音飘过来:“算了,下次有机会再说。”
  
      许掌柜走上前,笑道:“公子一定饿了吧,晚饭已经准备好了……”
  
      ……
  
      唐家。
  
      唐昭看着刘里,难以置信道:“你说什么,人被接走了,接哪里去了?”
  
      刘里面上带着一丝惊惧,颤声道:“皇,皇宫。”
  
      “皇宫?”唐昭面露讶色,问道:“他去皇宫干什么?”
  
      “不知道。”刘里吞咽了口唾沫,继续道:“就在刚才,平安县令常严被禁卫带走了,常跃托人送信给我,让我来找二少打听打听……”
  
      “平安县令被禁卫带走了!”
  
      让人惊讶的消息一个接一个,唐昭揉了揉眉心,有些反应不过来。
  
      便在这时,一道身影大步从门外走进来,看着唐昭,大怒道:“混账东西,你都做了什么!”
  
      唐昭看着自己的父亲,疑惑道:“爹,我怎么了?”
  
      唐琦看着他,怒道:“你还装傻,那件事情,是不是你派人去暗示平安县令的!”
  
      唐昭怔怔的原地,张了张嘴,问道:“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蠢货,唐家迟早要毁在你手里!”唐琦看着他,胸口起伏,说道:“跟我去向你大伯认错!”
  
      片刻后,唐昭失魂落魄的跟在唐琦身后,走出院子。
  
      白衣女子站在月亮门前,看着这一幕,若有所思。
  
      ……
  
      清晨,早朝散去,百官从大殿走出来,面色各异。
  
      今日的早朝与往日相比,显得有些不太平静。
  
      武安侯之子在京师街头被人打成重伤,武安侯今早在朝堂之上请求陛下彻查此案,却被陛下迎头痛骂一顿,责怪他教子无方,连百官都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虽然陛下还是派了太医去武安侯府,但这已经类似于打一棒子给一个甜枣了。
  
      陛下今日心情似乎不佳,连太医院也没能幸免。
  
      因为差点耽误了淑妃娘娘的病情,太医院全体太医被罚俸一年,当然,罚俸是小事,若是淑妃娘娘出了意外,太医院最少也要掉几颗脑袋。
  
      相较而言,平安县令是最倒霉的一个。
  
      作为京县县令,他此次被削官去职,一夜之间,便从五品官变为一介白身,罪名虽然繁多,但在百官看来,这种程度根本不算什么,大家平日里也都是心照不宣,唯一的可能,便是他做了什么令陛下不满的事情,才招致横祸。
  
      当然,这其中牵扯的事情,或许还要更复杂一些。
  
      平安县令向来亲近唐家,陛下此次对他动手,是不是有什么更深层次的含义,或许陛下也不想看到唐家持续坐大……,当然,这些就不得而知了。
  
      御书房。
  
      陈皇看着手中的信笺,摇头道:“栽赃陷害,居然能想出此等肮脏龌龊的手段,武安侯的这个儿子,也是该好好约束约束了。”
  
      凌云抬起头,问道:“陛下,唐家那边……”
  
      陈皇目光望向外面,说道:“去了平安县令,他们应该也该知道收敛了……”
  
      他从位置上站起来,说道:“去淑秀宫。”
  
      “陛下驾到!”
  
      淑秀宫,宦官尖细的嗓音过后,方鸿立刻起身躬身:“臣参见陛下。”
  
      “免礼……”陈皇挥了挥手,快步走到榻前,看着淑妃越发红润的脸色,笑问道:“感觉怎么样了?”
  
      淑妃笑了笑,说道:“谢陛下关心,臣妾已经好多了。”
  
      陈皇面露异色,说道:“这位解元公,年纪虽轻,懂得倒是挺多。”
  
      淑妃握着他的手,说道:“陛下可要代臣妾好好谢谢唐小神医。”
  
      陈皇点了点头,说道:“有功当然该赏,只是他还太过年轻,且面临省试,此时赏他,于他害大于利,等到他科举之后再赏也不迟。”
  
      “还是陛下想的周全。”淑妃笑了笑,又问道:“臣妾听说,他还被人陷害?”
  
      陈皇拍了拍她的手,说道:“放心,朕已经严惩涉事之人了。”
  
      “正好想到一件事情。”说到这里,他又转头看向方鸿,问道:“平安县令常严一走,京县无令,方爱卿有什么合适的人选推举吗?”
  
      方鸿想了想,说道:“回陛下,臣正好想到一人,此人极有能力,治下风评甚好,应当能胜任京县县令一职。”
  
      “哦?”陈皇看着他问道:“你说的是何人?”
  
      方鸿道:“此人便是永安县令,钟明礼。”
  
      “钟明礼?”陈皇想了想,问道:“这个名字,听起来似乎有些耳熟。”
  
      魏间上前一步,笑道:“陛下忘了吗,宋大人给陛下的折子中,便提过这位钟县令。”
  
      “你这么一说,朕倒是想起来了。”陈皇点了点头,说道:“宋爱卿也极力推荐过此人,说他破案颇有几分手段,看来这位钟县令,的确有几分过人之处……”
  
      方鸿想了想,又道:“陛下,这位钟县令,还是唐解元的岳父。”
  
      “竟有此事?”陈皇脸上浮现出一丝诧异,随后便笑道:“这一对翁婿,竟都是人才……”
  
      淑妃看着他,忽然说道:“陛下若是将这钟明礼调任京师,不仅是还了小神医的情,以后翁婿同朝,岂不也是一桩美谈?”
  
      陈皇笑了笑,说道,“朕明日便让中书省拟旨……”
  
      ……
  
      灵州,唐家。
  
      唐财主将一封信递给管家,说道:“把这封家书送到钟家。”
  
      “是,老爷。”管家点了点头,正要离开,又被唐财主叫住。
  
      管家看着他,问道:“老爷,还有什么吩咐?”
  
      唐财主将另一封已经拆开的信递给他,说道:“先把这一封送到小姐房里,就说是许掌柜送来的。”
  
      看着管家离开,他扯了扯嘴角,说道:“京师第一美人,李姑娘……,刚到京师,就露出真面目了……”
  
      唐家,某座小院。
  
      唐夭夭坐在秋千上,无意识的晃着,偶尔抬头看一眼隔壁院墙的方向。
  
      她咬了咬牙,嗔怒道:“走了这么久,连封信都不写……”
  
      管家从外面走进来,将一封信递给她,说道:“小姐,这是许掌柜从京师递过来的信。”
  
      “是许叔叔的信啊……”唐夭夭接过信,说道:“都有好多年没有见过许叔叔了。”
  
      她走回房间,坐到桌旁,打开信,目光投上去。
  
      片刻之后,她脸上的笑容就逐渐消失,满面都是怒色。
  
      啪!
  
      她一巴掌拍在桌上,大怒道:“岂有此理!”
  
      哗啦!
  
      木桌四分五裂,碎屑掉落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