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如意小郎君 > 第一百五十八章 我是你姐!

第一百五十八章 我是你姐!

    刚才还气势汹汹的陆腾躺在地上,已经没有了气息,生死不知。
  
      原本嘈杂喧闹的气氛,在极短的瞬间,就变的安静下来。
  
      陆家是将门世家,陆腾又是陆家年轻一辈中的领军人物,与京师其他纨绔不同,他年纪轻轻,便成就非凡,供职宫中,依照惯例,他在宫中磨练几年之后,前途便不可限量。
  
      因出身将门,陆腾的脾气向来火爆,一言不合便大打出手的事情屡见不鲜,而且他下手极重,京师没有人愿意招惹他。
  
      可现在,像死人一样躺在地上的是他。
  
      就像他往日里对别人那样。
  
      萧珏看着对面的年轻女子,早已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安阳郡主看着她,难以置信道:“小水,你……”
  
      已经准备站出来的苏媚,用讶异的眼神看着唐水,脚步顿住。
  
      唐水的目光望向了另一个方向,刘里抬头望了一眼,不由的打了一个哆嗦。
  
      唐水大步的走过去,在众人的视线注视之下,拎起一只椅子,狠狠的砸在刘里的脑袋上。
  
      砰!
  
      椅子四分五裂,刘里的头上有鲜血流下,却也不敢擦拭,站起身,颤声道:“水姑娘,我……”
  
      唐水没有看他,目光望向一旁的华服青年。
  
      那青年打了一个哆嗦,立刻道:“唐水,你要干什么,我可没有惹你!”
  
      唐水的目光在他的脸上停留了片刻,转身走到唐宁的身边,抓着他的手腕,大步走出去。
  
      静,死一般的寂静。
  
      不知过了多久,安阳郡主第一个回过神来,急忙道:“快看看陆腾有没有事?”
  
      立刻有人蹲下身子,在陆腾鼻间探了探,松了口气,说道:“他没事,只是晕过去了。”
  
      安阳郡主一颗心终于放下来,目光望向门外,喃喃道:“小水她……,到底是怎么了?”
  
      刘俊有些发愣的看着萧珏,说道:“你打我一巴掌,看看我是不是在做梦?”
  
      啪!
  
      萧珏一巴掌抡圆了抽在他的脸上,刘俊眼冒金星,耳朵嗡鸣,怔怔的看着萧珏。
  
      “疼吗?”萧珏问道。
  
      “疼。”
  
      “看来不是在做梦。”萧珏目光望向两人消失的方向,忍不住说道:“一个苏姑娘还不够,连唐家这位都拉下水了……,妈的,没天理啊!”
  
      想要骂人的不止萧珏,刘俊等人也想骂人。
  
      除了萧珏之外,唐宁是刘俊第一个想骂的人,他才刚到京师啊,向来不和男人亲近的京师第一美人和他耳鬓厮磨,唐家那位宝贝的不得了的千金,冲冠一怒为……,打了陆腾和刘里之后,带着他……,这算是私奔吗?
  
      虽然不知道怎么形容,但刘俊知道,几天的时间里就搞定了京师最难搞定的两个女人,他若是待在京师,怕是京师的那些名花都得被他祸害一遍。
  
      刘里身旁,一人看了看他在流血的额头,问道:“刘兄,你还是快去看大夫吧!”
  
      刘里转头望向华服青年,干笑道:“世子殿下,失陪了。”
  
      “快去吧。”华服青年点了点头,看着刘里的惨状,至今心有余悸。
  
      他猛灌了口茶压惊,喃喃道:“那女人,疯了吧!”
  
      至此,无论是一楼还是二楼,众人窃窃私语的声音,已经化作了洪流。
  
      “唐水姐怎么了,陆腾和刘里得罪过她?”
  
      “还看不出来吗,她是在为那个人出头……”
  
      “那人是谁啊,唐水姐居然会为了他得罪陆家,她连刘里也打,刘家不是唐家的狗腿子吗……”
  
      “莫不是她相中的如意郎君,为情郎出头……”
  
      ……
  
      阁中众人疑惑和猜测之时,唐宁已经被那女子拉到了园外。
  
      走出园子之后,他的脚步顿住,将手腕抽回来,拱手道:“刚才多谢姑娘了。”
  
      虽然不知道她这么做的目的,但到底是帮他解了围,虽然她之前还想对他碰瓷仙人跳,但唐宁向来恩怨分明。
  
      那女子没有说话,只是怔怔的看着他。
  
      唐宁被她看的浑身不舒服,正要再次发问时,那女子终于开口。
  
      “我是你姐。”
  
      唐宁的目光也望向她,就算她刚才帮了他,也不能随便认亲,现在干姐姐干妹妹这么多,有些事说不清楚的。
  
      唐宁看着她,说道:“姑娘,你想要什么就直说吧,银子我还剩不多,不能全都给你,其他的……其他的不行。”
  
      “你叫唐宁,虚岁十八,生辰是十一月二十,你的右手手臂上,有一个铜钱大小的浅浅伤疤,是从小就有的,你的左手掌纹是断掌……”唐水的目光望向他,眼中满是柔和,说道:“我叫唐水,我是你姐。”
  
      掌纹可以看到,生辰也不难查出,但他右手手臂上那道浅浅的疤痕,除了小如和小意以及他自己以外,就没有人知道了。
  
      她说她叫唐水。
  
      唐宁知道许多唐家的事情,也自然清楚,唐家排行老三那位中书舍人的女儿,就叫唐水。
  
      唐家三番两次派杀手想要取他性命,现在又有人过来认亲,这是什么套路?
  
      不管他们是什么套路,都与他无关。
  
      他是唐宁,也不是唐宁。
  
      他和唐家没什么关系------也不能说没什么关系,唐家送了他这么多次大礼,礼尚往来,有机会总要还的。
  
      唐宁看着她,笑道:“姑娘怕是认错人了,我家在灵州,家中没有姐姐。”
  
      唐水看着他,表情有些暗淡,问道:“你已经知道了?”
  
      唐宁没有回答。
  
      唐水再次抓起他的手腕,说道:“只要你能考中一甲,就有希望回家的……”
  
      唐宁轻轻的拿开她的手,摇了摇头,说道:“我的家在灵州,想回去的时候,自然会回去,不用考中什么一甲。”
  
      “刚才的事情,谢过姑娘,来日必会偿还。”他对眼前的女子拱了拱手,说道:“姑娘再见。”
  
      唐水站在原地,大声道:“你连你娘也不想见了吗?”
  
      唐宁脚步顿住,从记忆深处浮现的,是另一道身影。
  
      他当然想见,他怎么可能不想见?
  
      从小到大,近二十年时间,他没有一天不想再次见到那道身影。
  
      只是那个时候便已是天人永隔,如今不仅隔着时间,更是隔着不知多少个世界。
  
      他有些自嘲的笑了笑,大步离开,再不回头。
  
      唐水站在原地,有些失魂落魄,片刻后,像是想到了什么,抬起头,大声道:“苏媚那个女人不简单,你离她远一点!”
  
      唐宁走过一处街角,苏媚从角落里走出来,撇了撇嘴,说道:“别听她的,人家简简单单的,可不像你们唐家那么复杂……”
  
      唐宁脚步顿了顿,问道:“你早就知道了?”
  
      苏媚看着她,眨了眨那双魅惑众生的眼睛,问道:“知道什么?”
  
      唐宁目光望向她,苏媚眼睛转了转,急忙道:“哎呀,对有心人来说,这又不是什么秘密,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人家就知道了。”
  
      唐宁停下脚步,看了她一眼,然后便大步向前方走去。
  
      苏媚急忙追上去,问道:“你不会生气了吧?”
  
      “你生气了还让我睡你的床吗?”
  
      “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别生气了嘛……”
  
      “我告诉你呀,其实徐寿的腿是我让人打断的……”
  
      ……
  
      唐宁脚步停下,目光望着她------搞了这么久,原来他一直替苏狐狸背的锅?
  
      “怎么样,感不感动?”苏媚看着他,得意道:“谁让他惹我不高兴了?”
  
      “不感动。”
  
      唐宁继续向红袖阁的方向走去,让他白白背了这么久的锅,还问他感不感动,长得漂亮不是干什么事情都能被原谅的理由。
  
      “哎呀,人家是问你敢不敢动……”
  
      苏媚站在他身后,说道:“徐寿惹我不高兴了,所以我就让人打断了他的腿,你不让我睡你的床,我也会不高兴……,怎么样,还敢动吗?”
  
      唐宁脚步停下,转过头,苏媚在他前方几步远处,笑的像一只狐狸。
  
      她嗤的一声笑出来,走上前,说道:“开个玩笑,放心,人家才舍不得打断你的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