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如意小郎君 > 第一百六十七章 投稿书坊

第一百六十七章 投稿书坊

唐宁本来想每天写一章给唐夭夭看着解闷的,可是禁不住唐妖精的苦苦哀求,勉为其难的连夜给她讲完了《西厢记》的故事。
  
  讲到一半的时候,他就发现了不妥。
  
  从艺术角度上说,这是描写古代青年打破封建世俗思想,表达了青年男女对爱情的渴望,情节引人入胜,形象鲜明生动,文采斐然,极具诗情画意,但要真的说起来,这就是讲穷书生翻墙偷小姐的故事。
  
  唐宁对翻墙这种事情是非常敏感的,担心唐夭夭觉得他是在暗示什么或是影射什么,讲完了之后才发现他的担心是多余的,唐妖精根本没有往这个方面想。
  
  想想也是,毕竟翻墙的是唐夭夭不是他,这怎么看都不算是影射。
  
  但唐妖精的行为还是需要谴责的。
  
  哪有把剑架在别人脖子上催更的,看他以后还给不给她讲故事,她无聊的时候就自己想办法解闷吧。
  
  他用了一天的时间,将《西厢记》第一章的稿件抄录了几份,第二天吃过早饭之后,向许掌柜借了一件斗篷,和彭琛出门的时候,唐夭夭从后面跟了上来。
  
  她跟在唐宁身边,问道:“你神神秘秘的干什么去?”
  
  唐宁随口道:“有点事要出去,你就待在红袖阁吧,不用跟着了。”
  
  唐夭夭看着他问道:“你是不是想去天然居见那只狐狸?”
  
  唐宁想了想,说道:“你想跟着就跟着吧。”
  
  他这次是去干正事的,不是去偷狐狸,之所以这么穿,是有一些其他方面的考虑。
  
  京师是陈国都城,是陈国最为繁华的城池,也是政治和商业的中心。
  
  唐宁今日要去的,是京师的西区,这里商铺林立,聚集着无数商贾。
  
  他走到路边,拦下一位挎着菜篮的妇人,问道:“大娘,请问这里的书坊怎么走?”
  
  “书坊?”那妇人看了看他,摇头道:“这里没有书坊。”
  
  唐宁诧异道:“这里不是西市吗,怎么可能没有书坊?”
  
  “这里不仅没有书坊,也没有大娘。”那妇人看了他一眼,挎着菜篮子离开。
  
  唐宁怔在原地时,彭琛从前方走过来,说道:“我找到书坊了。”
  
  活字印刷早就有了,发展到今天,已经十分成熟,京师的图书刊印非常发达,彭琛找到的不是书坊,而是书坊一条街。
  
  街道两旁,大小书坊,共有十余家。
  
  唐宁先是沿着街道走了一圈,最后选了一个中等规模的店铺,走进去。
  
  一名伙计坐在店铺里,见有人走进来,抬头看了看他,问道:“印书还是投稿?”
  
  这些书坊平日里会接些私活,也会自己刊印一些书籍售卖,产销一条龙,大型书坊会有一些固定的文人为其写稿,也接受别人的投稿。
  
  为了避免盗稿,投稿时只需拿出部分精彩内容便可。
  
  唐宁将身体隐藏在斗篷里面,声音嘶哑道:“投稿。”
  
  那伙计指了指一张桌子,说道:“放着吧,可以留下地址等通知,或者五天后自己来这里查看结果。”
  
  唐宁将第一章的稿件放在桌上,转身走出书坊。
  
  他没有选择那些店铺看起来大气的店铺,也没有选那些小铺子,挑选了五个中等书坊,将稿子投了出去。
  
  回去的时候,唐夭夭看着他,撇了撇嘴,说道:“我还以为是什么事情,这种小事,需要这么偷偷摸摸吗?”
  
  唐妖精自然不懂,《西厢记》虽然精彩,但题材也很敏感,在封建礼教、男女大防的今天,谁敢提倡自由恋爱翻墙偷小姐,会被那些大儒给喷死,因此这本书被和谐的可能很大。
  
  不过,有需求就有市场,市面上不允许售卖的禁书多了去了,唐宁就遇到过好几个拉着他兜售艳情小说的大娘,越是禁书,销量越好。
  
  当然,人在江湖飘,保命用小号,为了避免意外,还是小心为上。
  
  江湖凶险,必须要防着一点儿,他到现在还没有决定,到时候笔名是用“李清”还是干脆就用“王实甫”的好。
  
  ……
  
  京师西市,书坊一条街。
  
  某处书坊,伙计将几份书稿递给一名中年男子,说道:“掌柜的,这是有人投的书稿,您先看看。”
  
  中年男子接过之后,随意翻了翻,摇头道:“没一个值得刊印的,刚好茅房没纸了,一会儿一块送去。”
  
  对面书坊,一名男子将一份稿件扔在一边,皱眉道:“以后像这等水准的货色,就不要拿给我看了。”
  
  另一家书房,掌柜摇了摇头,说道:“好的稿子,都被那些家伙拿去了,好歹给我们留点汤啊,阿福,里面那张桌子有点晃,把这份拿去垫下桌角……”
  
  松竹斋位于京师西市的书坊一条街,虽比不得百卷楼和文华堂几个大型书坊,但也小具规模。
  
  松竹斋,伙计将一叠书稿递过去,说道:“彭掌柜,这是今天投的书稿。”
  
  身材富态的掌柜接过书稿之后,说道:“现在来不及看了,回去再看。”
  
  他将书稿夹在胳膊下面,走出书坊。
  
  于此同时,唐宁也已经回了红袖阁,他打算先将全本的《西厢记》写出来,他并不担心这本书不能刊印,就算是那几家书坊的掌柜有眼无珠,也总有识货的人。
  
  如果不是担心有风险,他就自己投钱做了。
  
  他伏在桌前写稿,唐夭夭探过头来看,发现这稿子都是她昨天看过的,目光又移开,随手拿起旁边的一本策论集,看了两眼又放下。
  
  这种晦涩难懂的东西,只有李波澜那种无聊的人才会看,还是她昨天晚上看到的故事有意思。
  
  唐宁在写稿,她一个人在房间里面溜达,某一刻,她的脚步忽然停下。
  
  她缓步走到床前,低下头,从床上捡起了一根长长的头发,放在眼前观察起来。
  
  唐宁第二章刚刚写完,从一旁飘来一阵馨香。
  
  唐夭夭站在他身旁,目光直勾勾的看着他。
  
  唐宁看着她,疑惑道:“你看我干什么?”
  
  “别动。”唐夭夭凑近他的身边,从他头上拔了一根头发。
  
  头上传来刺痛,唐宁捂着脑袋,怒道:“你干什么!”
  
  唐夭夭将他的头发和另一根头发做了对比,摇头道:“不是你的头发,你的床上怎么可能会有女人的头发?”
  
  唐宁想了想,看着她问道:“你不会是忘记你前天晚上睡过我的床了吧?”
  
  唐妖精摇了摇头,“可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整理过床铺了。”
  
  唐宁摇了摇头,说道:“那就是你没注意到。”
  
  唐夭夭摇头道:“不可能!”
  
  唐宁向她的脑袋伸出手,说道:“那我拔一根你的头发你自己对比下。”
  
  唐妖精急忙躲开,自己撩了撩头发,仔细对比了一下之后,说道:“好像真是我的。”
  
  唐宁抹了抹额头,点头道:“以后还要睡的话,记得把床收拾干净点。”
  
  唐妖精瞥了瞥嘴,说道:“谁稀罕你的破床……”
  
  唐宁瞥了她一眼,继续写稿,她自己不稀罕,可有人稀罕……
  
  彭府。
  
  彭府位于京师西区,虽然称不上是大富大贵,但也算是小富之家,家中做的是印书生意,在京师有一家书坊,几间书铺,家底也算殷实。
  
  饭桌之上,彭掌柜左右看了看,问道:“小荷呢,怎么没有出来吃饭?”
  
  一名妇人说道:“方才听丫鬟说她在房间里看书,兴许是忘了时辰,翠儿,你去叫一下小姐,让她过来吃饭。”
  
  那丫鬟应了一声,快步走出去。
  
  一刻钟之后,妇人抬起头,疑惑道:“翠儿去了这么久,怎么还没回来?”
  
  她望向另一名丫鬟,说道:“琴儿,你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又是一刻钟,妇人站起来,说道:“今儿个这是怎么了,老爷先吃,我去看看小荷她们在干什么。”
  
  再一刻钟后,彭掌柜放下筷子,看了看只余他一人的房间,目光望向外面,满面疑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