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如意小郎君 > 第两百一十八章 你家相公叫什么名字?

第两百一十八章 你家相公叫什么名字?

“啊,钟妹妹就是状元夫人?”
  
  在状元夫人面前说要嫁给状元郎,沈柔面色尴尬,闹了一个大红脸,急忙道“我刚才就是开个玩笑,钟妹妹不要Щщш..lā”
  
  钟意笑了笑,说道“没事的。”
  
  沈柔看了看她,心中对那位骑着马的俊俏公子再也没有了非分之想,称赞道“钟妹妹和状元郎真是郎才女貌,般配的紧。”
  
  经过了刚才小小的尴尬,众女之间的气氛稍稍缓和,忽有人看向长廊另一边,说道“郡主过来了。”
  
  众人目光纷纷望过去,看到安阳郡主陪着一道人影从远处走过来。
  
  “见过郡主。”沈柔赵芸儿等人纷纷行礼。
  
  安阳郡主笑了笑,说道“大家都是姐妹,不用多礼。”
  
  她看了看众女,微笑道“水儿有些话想要对钟姑娘说,我们不妨过去聊聊?”
  
  沈柔闻言怔了怔,随后便笑道“好啊。”
  
  安阳郡主首先走出去,赵芸儿几人互相对视了一眼,也纷纷从亭中走出。
  
  钟意站在亭中,有些疑惑的看着对面的女子,问道“姑娘,我们认识吗,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你不认识我,我却认识你。”那女子看着她,微笑道“我叫唐水,不过你不能这么叫我,小意弟妹。”
  
  唐水的名字钟意不是第一次听到,却是第一次见到她。
  
  她知道唐水的身份,因此表情略有慌张,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唐水看着她,微笑道“坐吧。”
  
  “很久以前就想见见你了,但一直都没有机会。”唐水看着她,歉意的说道“这次拜托安阳郡主在这里设宴,请你过来,实在是有些冒昧。”
  
  钟意嘴唇微张,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安阳郡主今日举行的这一场聚会,竟是为了她?
  
  “弟妹长的真漂亮,我这个表弟,身边总……”她本来说唐宁身边总是有漂亮的女子围着,但想到对面之人的身份,这句话说出来大大的不妥,临时改口道“我这个表弟,也真有福气。”
  
  对面的女子顶多比她大上两岁,说话却像是长辈一样,钟意脸色微红,说道“姐……,姐姐过奖了。”
  
  唐宁有和她解释过唐家的事情,她对于只听过名字的唐水姑娘虽然没有什么特别的好感,但也没有什么恶感。
  
  唐水用温和的目光打量着她,看的钟意脸色微红,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唐水忽然从手腕上取下一只玉镯,说道“这个给你。”
  
  钟意看着她,诧异道“这是……”
  
  唐水解释道“这个是小姑以前给我的,现在我把它转赠给你……,对了,我的小姑,就是你们的母亲。”
  
  有一句话她没有说,这镯子是小姑的宝贝,本来打算传给唐家儿媳的,很长一段时间之内,她以为唐宁在十余年前便已夭折,便将这镯子送给了她。
  
  这玉镯晶莹剔透,几乎不含一丝杂色,钟意只看上一眼,便知道这玉镯价值不菲,急忙道“不行,这太珍贵了……”
  
  唐水抓着她的手,将这玉镯为她戴上,说道“这本来就是要传给你的,如今,也算是物归原主。”
  
  钟意抬起头,为难道“姐姐……”
  
  唐水握着她的手,说道“拿着吧。”
  
  不远处,赵芸儿和沈柔几人坐在另一处亭中,视线却不由的望向相邻不远的亭子。
  
  沈柔捏了一块糕点放进嘴里,喃喃道“唐水姑娘找钟妹妹有什么说的?”
  
  “我知道了!”赵芸儿脸上露出恍然之色,说道“不是说状元郎和唐家……,这样算起来,钟意是他的娘子,唐水是他的姐姐,他们自然有话说了。”
  
  沈柔怔了怔,忽然道“可我听说,状元郎和唐家并不合……”
  
  赵芸儿摇了摇头,说道“那些事情真真假假,虚虚实实,谁知道呢?”
  
  ……
  
  亭内,钟意脸上露出回忆之色,说道“我一开始认识相公,其实是个误会……,那时候他被砸到,丢失了记忆,连自己的名字都忘记了,到现在,相公还有很多事情没有记起来……”
  
  唐水听着她的话,心中微微酸楚,问道“然后呢?”
  
  “然后就抱着试一试的念头参加了州试,却中了解元,之后便一步步走到现在。”
  
  唐水心中更加酸楚,虽然钟意说的轻描淡写,但一个毫无背景,从小在贫苦家庭中长大的孩子,能一路披荆斩棘,连中三元,这是何等不易的事情?
  
  这些事情,她都是不能告诉小姑的,想到他这些年的经历,心中便忍不住的悲凄,看着钟意说道“我先失陪一会儿。”
  
  钟意点了点头,她此刻心绪格外复杂,竟是有些丑媳妇见公婆的感觉,也想一个人先静一静。
  
  距离湖心亭稍远一些的地方,湖边楼阁中的灯火倒映在水中,被微风拂过,碎成一片。
  
  唐水倚栏而望,目光如水中的光影般迷离。
  
  安阳郡主走过来,站在她的身旁,望着湖面上的粼粼波光,问道“怎么了?”
  
  唐水不露痕迹的擦了擦眼睛,说道“今天谢谢郡主了。”
  
  “我们姐妹之间,用得着这么客套吗?”安阳郡主摇了摇头,说道“这件事情你一个人做,实在是太难了,你做好站在唐家对面的准备了吗?”
  
  “要不是小姑,十八年前,我就已经死在外面了。”唐水从湖面收回视线,说道“这些年小姑待我如同亲生,我又怎么能让她一辈子都待在那个小院子里,孤独终老?”
  
  安阳郡主叹了口气,不再说话了。
  
  唐水看着她,说道“过些日子,还要麻烦你一次。”
  
  安阳郡主点了点头,说道“有什么事情,你尽管说,我出面到底会方便一些……”
  
  ……
  
  重新回到亭中的沈柔看着钟意,有些羡慕的说道“钟妹妹,你的眼光可真好,你们成亲的时候,你家相公还没有参加科考呢吧?”
  
  钟意点了点头,心中却是觉得,这和她的眼光没有什么关系,要说眼光好,也是夭夭的眼光好。
  
  “可惜下一次的科举要等到三年后。”沈柔摇了摇头,有些遗憾的说道“我可是等不到三年后了,要不然,我也要先找一个才子,日夜陪他读书,等到他中了状元,我就是状元夫人了……”
  
  赵芸儿打趣道“你现在找也不晚啊,不过状元难得,你还是别想了,今年的新科进士,便有很多还未婚配,你要不要打打他们的主意?”
  
  她话音刚落,庭外便有一道声音传来。
  
  “是啊,柔姐姐,我家俊生此次名列殿试二甲,要不要让他介绍一位同年给你认识,毕竟柔姐姐年纪不小了,再耽搁两年,想嫁出去就更难了……”
  
  这声音有三分调笑,三分的阴阳怪气,沈柔听了这声音,脸色登时就黑了下来。
  
  她平时便与此女不太对付,这次她的意中人考中了进士,在自己面前,尾巴更是翘到天上去了。
  
  她冷哼一声,说道“我的婚事,就不劳烦你陈妙操心了。”
  
  名为陈妙的女子笑了笑,说道“都是自家姐妹,柔姐姐不用和我客气,我家俊生可是认识许多新科进士呢……”
  
  沈柔瞥了她一眼,看向钟意,说道“巧了,钟妹妹的相公也是今年的进士,认识许多同年,不用陈姑娘费心……”
  
  陈妙的目光望向钟意,诧异道“这位姑娘的相公也是新科进士?不知你家相公叫什么名字,若是名列二甲的话,说不定也和我家俊生认识……”
  
  她刻意将“二甲”这两个字咬的很重,脸上的骄傲之色掩饰都掩饰不住。
  
  殿试三榜,榜榜差着一重天,二甲和三甲,看似只差一个字,却是天差地别。
  
  钟意微微一笑,说道“相公平日里朋友不多,没听他提过这个名字,想来是不认识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