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如意小郎君 > 第两百二十七章 惹人爱的小妖精

第两百二十七章 惹人爱的小妖精

    万卷楼。
  
      一名身着华服的中年男子坐在后堂,轻轻抿了口茶,一名伙计从前堂走进来,敲了敲门,说道:“掌柜的,那《长生殿》又快要卖断货了。”
  
      “断货了还不让他们抓紧时间刊印!”中年男子重重的放下茶杯,冷哼了一声说道。
  
      那伙计立刻道:“是,我马上去催!”
  
      中年男子重新端起茶杯,脸上的表情却并不好看。
  
      自从上次万卷楼因为售卖朝廷禁书被查封了之后,他费了好大力气,花费了不少银子,才让书坊重新开张。
  
      那些禁书原本就是书坊一个巨大的进项,如今朝廷查的严,这条路几乎被堵死了,万卷楼新一月的利润,立刻便跌了一半。
  
      这两日生意虽然火爆,但究其根底,却是沾了别人的光,不能从源头处入手,找到那唐凝凝,唐人斋吃肉,他们就只有喝汤的份。
  
      他心中正在谋划着这件事情,忽有一伙计从前面跑过来,大声道:“不好了,不好了,掌柜的不好了!”
  
      中年男子拍了拍桌子,愠怒道:“慌慌张张的,发生什么事情了!”
  
      那伙计语气慌乱的说道:“有几名官差跑来,把我们的正在卖的《长生殿》都扣下了!”
  
      “什么?”中年男子闻言大惊,立刻起身向前堂走去。
  
      万卷楼,前堂店铺之中,一名官差翻开一卷摆在外面售卖的《长生殿》,问道:“人赃并获,你们还有什么抵赖的?”
  
      中年男子刚刚从后堂走出来,张管事便快步跑过去,在他的耳边说了几句。
  
      中年男子面色微变,急忙上前,说道:“这位官差大哥,我们万卷楼不知道有这回事……”
  
      “不知道?”那官差挑了挑眉,问道:“不知道就可以胡作非为,不知道就可以欺行霸市了吗?”
  
      中年男子从袖中掏出一锭银子,悄悄塞进他手里,说道:“官差大哥还请行个方便,我们保证以后依律办事,不敢再犯。”
  
      “十两银子你就想收买我?”那官差拿起银子,放在手里掂了掂,将之揣在怀里,然后道:“我们也是奉命办事,自然是不可能被你收买的,这样吧,念在你们是初犯的份上,明天之前,把非法所得的银子都交出来,再缴纳同等数额的罚银,就不封你们的店了。”
  
      说罢,他便走出万卷楼,说道:“去下一个。”
  
      万卷楼掌柜站在原地,脸上的表情将信将疑,他想了想,说道:“你们先看着店,我出去一趟。”
  
      万卷楼能在京师开这么久,经历了上次的查封风波,依旧能东山再起,自然是有一些背景的。
  
      不过,当他从京中某座高门的府邸走出来时,脸上却是灰白一片。
  
      就在刚才,他每月奉出巨额孝敬的靠山,直截了当的告诉他,这件事情,官府所有的惩罚,他都得认,否则,就不是书坊被查封那么简单了。
  
      他没有敢再细问,便匆匆的赶回去准备罚银。
  
      那位靠山都这么说了,他自然也不敢讲什么道理,只是这件事情来的突然,却是暴风骤雨,这一行,怕是要变天了……
  
      ……
  
      一天时间,京师各大书坊便下架了《长生殿》一书,并且都老实的奉上了罚银,京师百姓若是想要买这本掀起短暂热潮的《长生殿》,只能选择去唐人斋。
  
      这直接使得唐人斋门前的一整段街道,都变得拥挤异常,车马难行。
  
      唐宁已经没有心思去管这些事情了,今天是六月初一,距离成亲的日子屈指可数,那天要请什么人,摆什么酒菜,他都要亲自经手。
  
      还有一件事情,也需要尽快的提上日程,
  
      在六月初九之前,他总得招一些丫鬟下人进府,这件事情,一天也拖不得了。
  
      下人们不用太过费心,让刘老二挑几个手脚勤快点儿,机灵点儿的弟子,平日里也就是看看门跑跑腿之类的,比做乞丐要好多了。
  
      丫鬟是要进内宅服侍的,品性就很重要,唐宁决定亲自挑选。
  
      小意又被岳母大人叫去了,他刚才还看到三婶和小如神神秘秘的说着什么,想找个人陪他去看丫鬟,也只能找唐夭夭。
  
      唐妖精正坐在亭子里发呆,唐宁走过去,坐在她的身旁,像昨天她看自己一样看着她。
  
      唐夭夭瞥了他一眼,问道:“你看我干什么?”
  
      唐宁反问道:“你昨天看我干什么?”
  
      唐夭夭想到她昨天居然看着唐宁,看的久了居然有种亲上去的冲动,脸色便不由的一红。
  
      唐宁诧异道:“你脸红什么?”
  
      唐夭夭瞪了他一眼,说道:“我脸想红就红,想白就白,你管得着吗?”
  
      好在唐宁已经习惯了她的这种莫名其妙,说道:“我打算去招几个丫鬟,你要去看看吗?”
  
      “不去!”
  
      唐宁点了点头,说道:“哦,那我去找苏姑娘,她对这京师熟悉一些……”
  
      唐夭夭最终还是决定和他一起去,原因是她的宅子也需要买几个丫鬟。
  
      其实她买宅子根本就是多此一举,就她一个人,和他们住在一起就行了,非要买宅子买丫鬟,真是钱多的没处花。
  
      走出门便遇到了润王,他非要一起跟去,唐宁也便随他去了。
  
      润王跟在他的身后,问道:“先生,你成亲那天我能来吗?”
  
      唐宁无所谓道:“你要是能出宫的话就来吧。”
  
      “哦,晚上父皇不让我出宫的。”润王想了想,说道:“那先生给我留一份饭菜吧,我第二天早上再过来吃……”
  
      在陈国,人口不能贩卖,却能买卖。
  
      人贩子如果被抓到,肯定是活不成了,但若是你情我愿的买卖,只需一张卖身契,这种交易就能得到官府的保护。
  
      买丫鬟需要先到牙行找牙婆,唐宁还未走进牙行,便看到相邻的街角站了不少人,润王指了指一个穿着粗布衣衫的少女,问道:“先生,她们的头上为什么都插着一根稻草?”
  
      唐宁看了看街角的几个女孩子,大的有十三四岁,小的只有七八岁,头上皆是插着一根稻草。
  
      唐宁目光在那些女孩子的脸上一一扫过,她们表情呆滞迷惘,又带有一丝恐惧。
  
      他站在原地好一会儿,才解释道:“这稻草叫“草标”,草标插在东西上,表示这件东西可以售卖。”
  
      润王不解道:“可是她们是人啊,人怎么能和东西一样买卖?”
  
      纵使润王称他一声“先生”,唐宁也无法对他解释这个问题。
  
      他们在原地站了这么片刻的功夫,已经有一名粗布衣衫的妇人走过来,满脸堆笑的说道:“公子,要买丫头吗,只要七两银子,比牙行里面便宜了一倍呢!”
  
      见到这妇人走过来,墙角又有不少人围过来。
  
      “公子,我家的丫头聪明伶俐,会洗衣做饭,只要六两银子就可以了!”
  
      “公子公子家的,我们家的只要五两!”
  
      “四两,公子只要给我们四两,这丫头你马上带走!”
  
      ……
  
      “走开,走开,都走开!”一道衣衫稍微亮丽了一些的妇人从外面挤进来,看着唐宁,微笑说道:“公子是来买丫鬟的吧,我是这里的牙婆,公子里面请,外面这些小丫头片子虽然便宜,但都是没有经过调教的,买回去还要花心思教规矩,不划算,我们这里可有的是从大户人家出来的丫鬟,懂规矩,知礼数,公子可以随便挑……”
  
      “我全买了!”
  
      唐宁还没有说话,耳边便传来一道声音。
  
      唐夭夭从怀里取出了一张银票,在那些人眼前晃了晃,说道:“你们先去县衙,我一会就过去!”
  
      “谢谢姑娘,谢谢姑娘!”
  
      人群发出一阵哗然之声,那些妇人将女孩子们头上的稻草丢在一边,拉着她们,快步向县衙的方向走去,卖身契是需要在县衙开具的。
  
      那牙婆看了看唐夭夭,又看着唐宁,抿了抿嘴唇,喃喃道:“公子……”
  
      “算了吧。”唐宁挥了挥手,和唐夭夭向来时的方向走去。
  
      大户人家教出来的丫鬟固然懂事,不用再重新教规矩,但谁让他们心地善良的唐女侠动了恻隐之心呢?
  
      她虽然暴力了一点,冲动了一点,傻了一点,但心地一如既往的善良,本质上还是那个惹人爱的小妖精。
  
      润王跟在唐宁的身后,从刚才开始,他就没有再说过一句话,胖乎乎的圆脸上,罕见的露出了思索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