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如意小郎君 > 第两百三十八章 一被子

第两百三十八章 一被子

    
  
      唐夭夭说搬走就搬走,下午就收拾了东西,搬进了隔壁的宅子。收藏本站
  
      两间宅子的格局差不多,装修类似,她买的宅子也早就完工了,不过唐妖精嫌再招些丫鬟下人麻烦,也不想一个人住在大宅子里,就一直住在这里。
  
      唐宁帮她搬东西的时候,看到许掌柜跟在唐财主的身后,宅子里面,也已经有不少丫鬟下人开始忙活了。
  
      在灵州他们两家就是邻居,现在到了京师,他们依然是邻居。
  
      这就是缘分了。
  
      俗话说远水解不了近渴,远亲不如近邻,邻里之间就要友爱互助,虽然唐妖精不是一个友爱又有爱的邻居,但看在她可爱的份上,也算的上是一个好邻居。
  
      唐济在宅子里转了一圈,点头道:“这地方还不错。”
  
      许掌柜笑道:“小姐选的地方,自然不错。”
  
      唐济收回视线,看着他,皱眉道:“老许,我在信里是怎么和你说的,我让你盯着她点儿,你就是这么帮我盯着的?”
  
      许掌柜面有难色,说道:“掌柜的,我收到您信的时候,小姐她已经搬出红袖阁了,这……,我也无能为力啊。”
  
      “算了!”唐济挥了挥手,说道:“夭夭她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真的赚了那么多银子?”
  
      许掌柜点点头,说道:“这件事情我也听说了,应该不会有假,唐公子先中省元,再中状元,这赔率高的很,连押两次,赚上几十倍,不是难事。”
  
      唐济黑着脸,怒道:“这个臭小子!”
  
      对女儿零花钱的管制,是让她乖乖听话的终极手段,也是最有效的手段,现在她坐拥百万两的身家,无论是在灵州还是在京师,都有自己的产业,以后怕是再也不能用银子来威胁她了。
  
      想到这里他就来气,挥了挥衣袖,看着唐夭夭将东西往一个院子搬,四下里看了看,忽然问道:“这隔壁……”
  
      许掌柜道:“隔壁就是唐公子家。”
  
      唐济仔细回忆了一下,按照两座宅子的地形和布局,这座院子邻着的,岂不就是那小子的后宅?
  
      “不行!”唐济大步的走进来,说道:“这座院子我住,夭夭你去住另一边。”
  
      “我不去!”唐夭夭仰着头说道:“我东西都收拾好了,不想再收拾一次。”
  
      唐济还想再说什么,就被她推了出去。
  
      “我要睡觉了,吃饭的时候再叫我。”唐夭夭说了一句,便直接关上了门。
  
      她走回自己的房间,想到刚才在房间里面的父女对话,脸上的表情有些羞怒,羞怒之后,却又变的茫然。
  
      秀儿看着她,好奇道:“小姐,你怎么了?”
  
      她用被子蒙着头,躺在床上,说道:“不要烦我,让我睡一会儿……”
  
      院外,许掌柜看着唐财主,问道:“掌柜的,您这次带这么多人来京,是不打算回去了吧?”
  
      唐济叹了口气,说道:“谁让我生了这么一个好女儿呢……”
  
      ……
  
      唐宁和萧珏说的事情,第二天就有了回应。
  
      虽然有“官不与民争利”一说,但京师的官员权贵,真正不涉足商业的,又有几家?
  
      无非是多绕几个弯,将自家产业,交给管家或是亲戚打理而已。
  
      刘俊跟着萧珏刚刚进来,便忍不住说道:“唐兄,要说赚钱这种事情,你最在行,你说怎么办,我们就怎么办!”
  
      穆羽也是一脸的后悔,说道:“当初科举的时候,我们要是肯跟着你买,现在早就不愁银子花了!”
  
      刘家,黄家和穆家,都是京师的夕阳家族,曾经显赫一时,但随着家族的没落,影响力也不同往昔。
  
      当然,即便是再没落,豪族也是豪族,依然拥有很深的底蕴,但刘俊等人只是家族年轻一辈的子弟,平日里的例钱和常人相比,自然是天文数字,但要是和唐夭夭这样的富一代比起来,则是比乞丐都寒酸。
  
      他们那点儿微末的零花钱,是远远不够他们平日里消费的。
  
      唐宁笑着说道:“具体的事情,萧珏应该已经和你们说过了吧?”
  
      刘俊点头道:“他已经说的很清楚了,这件事情,我们全听唐兄的,我应该能拿出来一千两,也就是这两个月少吃几顿酒,少睡几个姑娘的事情。”
  
      黄昱龙想了想,说道:“我也能拿出来一千两。”
  
      穆羽笑了笑,说道:“那我也出一千两吧。”
  
      “顾白那家伙不在,我先替他答应下来,他也出一千两。”萧珏看着唐宁,说道:“我出五千两。”
  
      省试的时候,萧珏豪赌了一把,如今的身家,自然不是刘俊几个人能比的,唐宁还没有出银,便已经有近一万两的启动资金了。
  
      便是在东市那种寸土寸金的地方开一间大书坊,也用不了那么多银子,但银子多了总是没有坏处,有了足够的银子,就可以建更大的作坊,请更多的工匠,排版刊印的速度也会大大加快。
  
      分铺的事情,唐宁第二天就安排下去了。
  
      为了能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将书坊开起来,唐夭夭的方法很值得借鉴,简单粗暴的买下相邻的几间店铺,然后将之打通,重新修缮一番,挂上唐人斋的牌子就可以了。
  
      以唐人斋如今在书坊圈子的影响力,甚至不需要太多的前期宣传,“唐人斋”这三个字,就是最大的金字招牌。
  
      当然,宣传做的好,银子少不了,要想打出唐人斋东城区分铺的名气,还是需要有一点不一样的东西。
  
      书坊的销量显示,除了和这样的言情故事之外,带有浓重玄奇色彩的本子也极受欢迎,便是近期卖的最好的一本。
  
      从趋势上来看,京师这些千金小姐的喜好,似乎在从古典言情向仙侠言情转变。
  
      要有爱情,有亲情,还要有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最好和仙神术法之类的扯上关系……
  
      他已经写好了,正在修改,到时候,不仅能赚眼泪,还能赚银子……
  
      他已经让小如和小意看过了,两女感动的一塌糊涂,眼泪止都止不住,结果就是昨天晚上他连谁的床都没上去,一个人睡的书房。
  
      在刊印之前,他还得拿过去给唐夭夭看看,毕竟书坊除了他这个老板之外,还有唐夭夭这个老板娘,书坊的任何事情,她都有权知道。
  
      不知道唐财神在不在家,在灵州的时候唐宁就发现了,唐夭夭的老爹好像不太待见他,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
  
      他不愿意去做触霉头的事情,想了想,拿着稿件,轻松的翻过院墙。
  
      “呀!”站在院子里的秀儿小丫鬟吓了一跳,见到从天而降的人是他之后,才拍了拍胸脯,放下心来。
  
      唐宁看着她问道:“夭夭在家吗?”
  
      秀儿摇了摇头,说道:“小姐说要是你来了,就说她不在。”
  
      唐宁瞥了一眼唐夭夭的房间,不知道她又在生什么闷气,不想见他就不见吧,他将手里的稿子放在桌上,说道:“你记得把这个拿给她就行,我走了。”
  
      说罢,他又从院墙上翻了过去。
  
      从翻墙的流畅程度来看,唐宁觉得他这段时间的武学进展十分明显。
  
      下午他在书房修订的时候,唐夭夭才从外面走进来,将那稿子放在桌上,眼睛有些红肿,不满道:“你怎么总是写这些让女孩子流眼泪的东西……”
  
      事实证明,只有让京师的这些千金小姐流泪,才能赚到她们的银子。
  
      不过唐宁现在不打算和唐夭夭说话,谁让她早上装自己不在的。
  
      谁还不是个小公主,谁还没有一点脾气了?
  
      他连头都没抬,也没有看她,继续改稿。
  
      唐夭夭看着他,问道:“你哑巴了?”
  
      唐宁这次看了她一眼,还是没有说话。
  
      唐夭夭看着他,生气道:“好,不说话是吧,有本事永远都别说!”
  
      唐宁本能的觉得唐妖精这两天情绪有些不太对劲,以前她虽然莫名其妙了一些,但却从未有过这样无理取闹的情况。
  
      这种时候,就不能和她赌气了。
  
      他瞥了唐夭夭一眼,说道:“随便你怎么想,反正我觉得我们这些凡人,不配和你这样的仙女说话……”
  
      唐夭夭怔了怔,低下头问道:“你在生我早上不见你的气?”
  
      唐宁看着她,问道:“你早上为什么不见我?”
  
      唐夭夭看了他许久,忽然揽着他的肩膀,说道:“唐凝凝,你记住,我们是一辈子的好姐妹!”
  
      “谁跟你一被子了!”唐宁嫌弃的推开她,说道:“我还嫌你睡觉流口水呢!”
  
      ……
  
      唐济和钟明礼走进院子,说道:“我已经约束过夭夭了,你也约束好你家姑爷……”
  
      钟明礼看着他:“约束夭夭,她会听你的话?”
  
      “我是她爹,她敢不听我的话!”唐财主看着他,大袖一挥,说道:“那小子在房里吧,我找他商量点事。”
  
      他大步迈进房间。
  
      书房内,唐夭夭将唐宁按在床上,骑在他身上,怒道:“敢说我睡觉流口水,信不信我打的你流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