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如意小郎君 > 第两百六十八章 没事找事

第两百六十八章 没事找事

岳父大人是一个心里藏不住事的人,心情都明明白白的写在.网
  
  京师水深且浑,不比灵州,官场上的弯弯绕绕自然也多一些,而平安县令,在满城权贵的京师,位置十分尴尬。
  
  这次的事情起因,是他和赵县丞之间的矛盾。
  
  原本的平安县令被削官之后,按照惯例,县令之职,会由县丞暂代,而大多数情况下,县丞暂代的久了,也就会自然而然的升为一县正印。
  
  赵县丞在这个位置上已经熬足了资历,本以为原县令犯了事被撤,他就能迅速的翻身成为正宫,没想到陛下一道旨意,便空降了一位县令下来,他依旧稳坐他的第二把交椅。
  
  不想做县令的县丞不是好县丞,除了唐宁这种安于现状,每天左拥右抱,教小小读书,和方小月讨论千层糕的做法,无聊了和唐妖精拌拌嘴,再无聊了数数银票就觉得是人生巅峰的咸鱼,但凡一个正常人,都是有梦想有追求的。
  
  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这位赵县丞在县衙经营多年,要论对于县衙的掌控,自然不是一个空降县令能比的。
  
  衙门里的捕快衙役,对他的话能做到令行禁止,相比与岳父大人而言,更愿意听他这位县丞的话。
  
  岳父大人刚刚到任之后,两人其实就有了小小的摩擦,后来因为查封*一事,他在县衙中树立了一些威严,赵县丞才安宁了些时日。
  
  近些日子,对方则是变本加厉,连同县衙之内的其余官吏,有了将他架空的趋势。
  
  县令虽然是一县正印,但对于县衙之内的事务,也不能全然掌控,县丞架空县令的事情,在地方县衙更是屡见不鲜。
  
  彭琛看着他,说道:“纵使大人有心整顿,但县衙的不少衙役和官吏,都对大人的话阳奉阴违,如此一来,大人做事,自然会束手手脚。”
  
  唐宁想了想,问道:“你们在这县衙里,就没有自己的人吗?”
  
  “有。”彭琛点了点头,说道:“若不是大人早就联合了几位官员,现在就不会是两方僵持的局面了。”
  
  僵持的局面,对谁都没好处,总有一方要打破僵局,等着别人打破,不如自己打破,至少还能掌握主动权。
  
  唐宁想了想,看着他说道:“你这样……”
  
  彭琛听完之后,怔了怔,问道:“主动找事,怎么找?”
  
  唐宁看着他说道:“你是捕头,随便找个理由就行了,这种事情还要我教你吗?”
  
  彭琛想了想,点头道:“我明白了。”
  
  “孺子可教。”唐宁点了点头,踱着步子走回后衙。
  
  彭琛走出前衙,看了看院中的一名捕快,挥手道:“魏三,你过来。”
  
  魏三走过来,偏着头看着他,语气不屑道:“彭捕头,有事吗?”
  
  原先县令大人在的时候,他魏三才是这平安县衙的捕头,现在的这位钟县令来了之后,他被降为了一个班头,被彭捕头取而代之,看这姓彭的便处处都不顺眼。
  
  等到县丞大人将这钟县令完全架空之后,他这一个捕头,也就做到头了。
  
  彭琛看了他一眼,问道:“你帽子呢?”
  
  魏三斜瞥了他一眼,说道:“忘戴了。”
  
  “忘戴了?”彭琛一巴掌抽在他的脸上,冷声道:“你们的形象就是县衙的形象,谁让你不戴帽子的,你见过县令大人升堂不戴官帽吗?”
  
  魏三怔在原地,半边脸火辣辣的,一个深色的掌印清晰可见。
  
  “姓彭的,你欺人太甚!”魏三反应过来,捂着脸,怒视着他,刚刚说了一句,彭琛又一巴掌扇在他另一边脸上。
  
  “不戴帽子你还有理了!”
  
  “你……”
  
  “你什么你?”
  
  “你给我等着!”
  
  ……
  
  魏三怒视着他,捂着脸跑了。
  
  好汉不吃眼前亏,这姓彭的身手很好,他不是对手,但县丞大人对这姓彭的拥护钟县令早已不满,这一次,县丞大人正好可以利用这个机会,撤了他的捕头!
  
  县衙某处偏厅,赵县丞看着魏三,问道:“彭捕头无缘无故打你?”
  
  魏三连连点头,说道:“大人,他因为属下不戴帽子就打了属下两个巴掌,这分明是不把您放在眼里,说不定,暗中就是那钟县令授意的!”
  
  打狗还要看主人,赵县丞皱起眉头,说道:“钟明礼啊钟明礼,忍了这么久,你这是终于向本官宣战了吗?”
  
  他冷笑一声,说道:“我倒要看看,这件事情,他怎么和本官解释!”
  
  一道身影从门外走进来,赵芸儿看着他,为难道:“爹,你一定要和钟县令过不去吗?”
  
  “你一个女孩子懂什么!”赵县丞看了她一眼,说道:“给我回房待着去,以后不要再去找钟明礼的女儿!”
  
  他冷声说了一句,大步走出房门。
  
  赵芸儿站在原地,泪水在眼眶中打转,许久才抹了抹眼睛,缓缓走出房间。
  
  县衙某堂,唐宁看着彭琛,无语道:“我让你随便找个理由,你也找个好一点的理由的啊,比如办事不力,消极怠工什么的,不戴帽子是个什么理由?”
  
  彭琛平静的问道:“这不能算是理由吗?”
  
  “你说呢?”
  
  钟明礼在堂内踱了两步,说道:“和赵县丞明明白白的翻脸也好,虽然会导致县衙不合,但也不能再让他继续使绊子了。”
  
  他话音刚落,便有一名衙役走进来,说道:“大人,赵县丞来了。”
  
  唐宁退至后堂,赵县丞便从门外走进来。
  
  钟明礼对他拱了拱手,说道:“赵县丞找本官,可是有什么要事?”
  
  “要事倒是没有。”赵县丞不咸不淡的说道:“可彭捕头无故殴打下属,钟大人不管不问,本官倒是要问个清楚。”
  
  钟明礼淡淡的说道:“这道命令是本官下的,他们每一个人都代表着县衙,衣冠不整者,有损县衙形象,会让外面的百姓怎么看我们,会让其他官衙怎么看我们,县衙是个讲规矩、有礼制的地方,如果任何人都像他这样,我等还如何御下?”
  
  赵县丞目光望向他,质问道:“钟大人是何时下这道命令的,本官怎么不知道?”
  
  钟明礼看着他,沉声道:“本官下什么命令,难道还要经过赵县丞的同意不成!”
  
  赵县丞一时语滞,他也没有想到,钟明礼居然会用这样的方法来替彭捕头脱罪,看来这件事情,背后便是他在指使了。
  
  “自然不用。”赵县丞看着钟明礼,说道:“只是,县令大人若是有什么命令,也该和诸位同僚商议商议,这才不会落得一个独断的名声。”
  
  钟明礼挥手道:“此等小事,本官能够做主,何须劳烦他人?”
  
  赵县丞深深的看了钟明礼一眼,说道:“下官先告退了。”
  
  打了一个赵县丞的狗腿子,最多只是在心里出出气而已,要想夺了他的权,打散他的盟友,还要让县衙上下都服服帖帖的,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唐宁和彭琛站在廊前,看着他,说道:“你要找事,也不能这么明显,因为别人没戴帽子就揍他,他不服气,其他人也会觉得你仗势欺人……,你可以交给他一件差事,这件事情他要是办不好,你就抽他,他要是办好了,你就再交给他一件差事,总有他办不好的时候,那个时候你再抽他,想怎么抽就怎么抽,有理有据,别人也不会有什么意见,你听懂了吗?”
  
  彭琛想了想,点头道:“懂了。”
  
  魏三站在院子里,听着廊下两个人的对话,捂着肿胀的脸,身体抖如筛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