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如意小郎君 > 第两百九十一章 你可真秀

第两百九十一章 你可真秀

“蛇已经跑了,你先下来再说。”
  
  赵蔓以一种很羞耻的姿势挂在他的身上,唐宁不能乱动,只能拍了拍她的肩膀。
  
  赵蔓指着小桃,说道:“没有,还在她的手里呢!”
  
  小桃摸了摸那青蛇的脑袋,用不满的眼神看着唐宁,似乎在责怪他刚才的暴力举动。
  
  唐宁看了她一眼,说道:“小桃,你先带小青进去。”
  
  小桃虽然不情愿,但还是走进了里间。
  
  唐宁再次拍了拍赵蔓的肩膀,说道:“现在可以下来了吗?”
  
  赵蔓这才从他身上跳下来,脸色还是有些发白,唐宁看着她,问道:“她为什么要用蛇吓你?”
  
  赵蔓委屈道:“我想要玩她的藤球,她不让我玩……”
  
  她一开口,唐宁就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赵嘤嘤是什么人,娇生惯养的小公主,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要什么有什么,可小桃那丫头死犟死犟的,也是驴脾气一个,或许是赵蔓的态度不好,两个人因此发生了冲突,小桃不知道她公主的身份,然后她就吃亏了。
  
  如果不是早就知道她的小青没毒,他也斗不过她。
  
  唐宁看了看那些侍卫,对赵蔓道:“一场误会而已,让他们先出去吧。”
  
  想到刚才唐宁徒手捉蛇的一幕,赵蔓拍了拍胸口,说道:“那你要保护我,别让她放蛇咬我。”
  
  唐宁点头道:“放心吧,她的蛇不咬人的。”
  
  赵蔓挥退了那些侍卫,唯独那位灰衣老者留了下来,安静的站在她的身后。
  
  唐宁知道这应该是宫中的高手,不会离开她身边半步。
  
  苏媚从前方走过来,问道:“这是……你妹妹?”
  
  或许是女人天生对于同类的一种应激反应,当苏媚走过来的时候,赵蔓先是挺起了胸,苏媚走进之后,人类的自知之明又让她低下了头。
  
  唐宁看着赵蔓,对苏媚介绍道:“这是平阳公主。”
  
  苏媚眉头微微挑起:“平阳公主?”
  
  唐宁解释道:“虎落平阳被犬欺的平阳。”
  
  赵蔓瞪了他一样,咬牙道:“你才是狗!”
  
  苏媚诧异了一瞬,便看着赵蔓,微微行礼道:“见过平阳公主。”
  
  唐宁又看着她,对赵蔓介绍道:“这位是苏媚苏姑娘。”
  
  “苏媚?”赵蔓吃了一惊,脱口道:“你就是京师第一美人?”
  
  苏媚微微一笑,说道:“都是外面的人谬赞,当不得真。”
  
  赵蔓点了点头,说道:“我也这么觉得。”
  
  苏媚脸上的笑容凝住。
  
  唐宁揉了揉眉心,一边向房间走去,一边道:“小桃,把你的小青借我玩玩……”
  
  苏媚的笑容停了一瞬,又很快恢复,笑道:“久闻平阳公主大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赵蔓好奇道:“外面都传我什么了?”
  
  苏媚微微一笑,说道:“外面说平阳公主花容月貌,聪明伶俐,为国为民,愿意以自身幸福换取两国安宁,值得敬佩……”
  
  听到花容月貌,聪明伶俐的时候,赵蔓脸上露出了笑容,但听到后半句,她怔了怔,问道:“什么以自身幸福换取两国安宁?”
  
  “不是说,公主殿下为了草原和陈国的安宁,要去草原和亲吗?”苏媚看着她,诧异道:“难道不是的?”
  
  赵蔓有些着急:“谁说我要去草原和亲了!”
  
  苏媚疑惑道:“大家都这么说,公主殿下不知道吗,据说朝中已经有数位御史和大臣,准备联名上奏,正要向陛下奏请此事呢……”
  
  赵蔓的脸色刷的一下变的惨白。
  
  唐宁从苏媚房间出来的时候,赵蔓已经不见了。
  
  他看着苏媚,诧异道:“公主呢?”
  
  苏媚瞥了瞥门口的方向,说道:“回宫去了。”
  
  小桃从房间里面溜出来,拍了拍胸口,一脸后怕:“她走了?”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唐宁大概也能猜出来。
  
  大精小怪,一只只有十几年道行的嘤嘤怪,怎么敌得过修炼千年的狐狸精,苏媚的嘴上功夫,他早就领教过多次了。
  
  从天然居出来,时间已经快要临近下衙,唐宁便干脆直接回了家。
  
  有好些日子没有见过唐水了,贸然的将她约到天然居,并不是一个好主意,万一引起有心人的注意,便要重新转移阵地。
  
  但也不能从天然居直接将人带出来,一旦被人认出,麻烦则会更大。
  
  关于这件事情,他还没有想到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法,暂且先放下,他走到院墙下,熟练的翻过去。
  
  今天用两个人的共同财产送了赵蔓一个顺水人情,还是需要和唐妖精解释解释,他主动解释是一回事,等到唐妖精问起,又是另一回事了。
  
  唐宁走到唐妖精的房门口,敲了敲门,走进去。
  
  唐夭夭的梳妆台前坐了一道身影,但看身形不像她,她的腿要更长一点,腰更细一点。
  
  唐宁走进房间,问道:“秀儿,你在做什么?”
  
  那身影回过头,唐宁脚步顿住,惊讶道:“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
  
  那女子看着他,疑惑道:“我是秀儿啊,唐公子你不认识我了吗?”
  
  “你少骗我……”唐宁走过去,警惕道:“你把秀儿怎么了?”
  
  “我真是秀儿。”那身影站起来,说道:“只是换了一个装扮而已,你等一下。”
  
  她走到铜盆旁,洗了洗脸,又擦了擦,才露出一个让唐宁熟悉的面孔。
  
  唐宁感叹道:“你的化妆术可真高超。”
  
  秀儿有些得意道:“那当然了,当初我帮你扮成女子的时候,不也没有人发现?”
  
  “这件事情就不用提了……”唐宁挥了挥手,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问道:“秀儿,你能不能把一个人化成另一个人,让所有人都认不出来?”
  
  秀儿看着他,问道:“你刚才不就看到了?”
  
  唐宁怔了怔,然后才再次看向她,说道:“秀儿,你可真秀……”
  
  ……
  
  户部。
  
  已经下衙了一刻钟,度支房中,却还没有一名官吏离开。
  
  各处值房,拨动算盘引起的噼里啪啦的响声不绝于耳,虽然经过唐主事的培训,他们清算的速度和效率都有了很大的提升,但以防万一,还是没有一个人敢松懈。
  
  一名书吏在各处值房巡视了一圈,走到院子里,看到一道人影,立刻小跑过去,躬身道:“见过方侍郎。”
  
  方哲看着他,问道:“账目核算的怎么样了?”
  
  那书吏立刻道:“回大人,一切进展顺利。”
  
  方哲在各处值房转了一圈,来到最后一座空无一人的值房内时,问道:“唐主事回去了?”
  
  那小吏道:“正午的时候,公主殿下来巡视户部,尚书大人命唐主事陪着公主去巡视各部了。”
  
  方哲目光在桌上不经意的扫过,顺手拿起一张纸,纸上有着奇怪的表格。
  
  方哲又拿起几张纸,看着纸上密密麻麻的红圈,问道:“这是何物?”
  
  那小吏解释道:“这是唐主事的位置,下官并不知这是何物。”
  
  方哲点了点头,看了几眼之后,将那些纸张放下,信步走出去。
  
  那小吏走出门外,躬身道:“方大人慢走。”
  
  方哲走出度支衙之后,他才叹了口气,微微摇头。
  
  这位方大人虽然声名显赫,但来户部却太晚了,魏侍郎一走,除尚书大人外,户部大权都掌握在韩侍郎手中,方大人虽然是户部左侍郎,但来户部的时间毕竟太短,论影响,还远不能和韩侍郎相比。
  
  他走回值房继续监督那些计史的时候,京中某处酒楼,唐璟仰头灌了一口闷酒,将酒杯重重的摔在桌上。
  
  桌旁一名青年诧异道:“唐兄这是怎么了,这么大的火气,你年纪轻轻就任了户部主事,京中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你,还有什么烦心的事情?”
  
  唐璟没有回答,另一名年轻人道:“咦,唐兄,你和平阳公主怎么样了,户部主事只是一个开始,若是能和平阳公主结为连理,必将更加受到陛下的器重,到时候,这朝堂之上,唐兄便是年轻一辈中的第一人了。”
  
  另一人摇头道:“凭借唐家的人脉,端王的人脉,便是没有平阳公主,唐兄也是前途无量,娶了平阳公主固然有好处,但这平白无故的供一位祖宗在家里,也不是一件好事啊……”
  
  砰!
  
  唐璟将酒杯重重的落在桌上,沉声道:“都别说了!”
  
  “好,好,我们不说了。”一人摇了摇头,说道:“唐兄别只顾着喝酒,多吃点青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