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如意小郎君 > 第三百三十五章 求亲之议

第三百三十五章 求亲之议

    主客司各官吏翻遍典籍制定出来有关公主大婚的礼仪规程,第一次送进宫里就被打了来。
  
      这是很正常的事情,皇室的礼仪十分繁复,往往要修改数次才能定下。
  
      主客司官吏依旧没日没夜的忙碌,顺便等着某件事情的发生。
  
      此次公主大婚的送婚使一职,无异于一个可怕的诅咒,礼部任何一个与之沾上关系的官员,都没有落得好结果。
  
      可距离唐宁被委任已经过去了好几天,在他身上,却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扫把星与诅咒的碰撞,似乎已经分出了胜负,无疑是扫把星更胜一筹。
  
      礼部的不少官员都开始为侍郎大人担心,扫把星恐怖如斯,连克三位郎中的送婚使一职都被他压制了,若是等到他恢复元气,刘侍郎或许就要步上户部侍郎和刑部侍郎的后尘。
  
      尚房。
  
      刘风思忖了片刻,才抬头说道:“主客司,礼部司,祠部司三司郎中担任送婚使之后便接连出事,唐宁接任,却一直相安无事,很明显,这一定是康王使的手段。”
  
      膳部郎中暗暗吞咽了一口口水,他早上还在想,唐宁这几天相安无事,送婚使的诅咒是不是外面的讹传,是自己想多了,若是轮到他的身上,或许还是一桩功劳。
  
      现在看来,幸亏他当时没有主动请缨,否则,就是自己往火坑里跳啊。
  
      他抿了抿嘴唇,说道:“尚大人,依下官来看,康王这次阻挠我礼部指定的送婚使,应该不全是为了捣乱,可能还有什么其他的企图。”
  
      刘风点了点头,说道:“我也有这样的感觉,若是只为捣乱,于我礼部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损失,对他也没有什么益处,康王身边谋士甚多,怎么会做这种没有好处的事情,除了送婚使之外,他必定还有一些我们不知道的目的。”
  
      唐淮站起身,说道:“那是因为,此次远去楚国,送婚使的任务,不仅仅是送婚,还有求亲。”
  
      “大人的意思是说楚国那位长宁郡主!”刘风恍然大悟,说道:“关于求亲一事,陛下虽然一直偏向康王,但自从延平侯等人事发,刑部侍郎被革,左司郎中停职之后,陛下便再也没有提及过此事,显然是对康王心生不满,若是此时惠妃娘娘再为端王求求情,事情或许会发生转机,但若是连送婚使都是康王的人,端王殿下的机会就很渺茫了。”
  
      他看着唐淮,郑重的说道:“大人,这个机会,我们可不能让给康王。”
  
      虽然已经被任命为送婚使,但大部分事情都有主客司的官吏去做,唐宁自己反倒很清闲。
  
      这几日,他以在翰林院查阅典籍为由,干脆连礼部都不去了。
  
      萧珏坐在他对面,咂了咂嘴,问道:“几天不见,你怎么就变成送婚使了?”
  
      唐宁淡淡的说道:“这是礼部的提议,陛下批准的,有问题吗?”
  
      “我总觉得这里面有什么猫腻。”萧珏脸上浮现出疑惑之色,说道:“你不愿意,陛下也不会逼着你去,我觉得当这个送婚使,你挺乐意的。”
  
      “你该去喝药了。”
  
      唐宁不再理会萧珏,到房里开始写稿,这一去就是半年以上,唐人斋的稿子自然需要存上一些。如今的唐人斋,已经不是靠他一个人撑着,也招揽了一些畅销作者,他也不必像以前那么累。
  
      小小坐在他身边写字,这几天她没有怎么练功,经常像这样静静的待在他的身边。
  
      除了练功之外,小意也会教她读识字,无论是武功还是读,她都学的很快,尤其是武学进境,在老乞丐的教导之下,可谓是一日千里,这几个月,她的体质也被慢慢的提升上来,唐宁担心,等到他从楚国来,或许都不是小小的对手了。
  
      她写了一会儿,放下笔,看着唐宁,说道:“哥哥。”
  
      唐宁目光望向她。
  
      她看着唐宁,小声说道:“我能和你一起去吗?”
  
      虽说唐宁也很舍不得她,但此去楚国,并非一帆风顺,能护住他和公主周全,已经很不容易了,不能让她也冒这个险。
  
      唐宁放下笔,摸了摸她的脑袋,说道:“哥哥这次出去,是有事要做,小小乖乖待在家里,陪着小如姐姐和小意姐姐,等我来。”
  
      小小乖巧的点了点头,说道:“我会好好和师父学武功,保护小如姐姐和小意姐姐的。”
  
      小小很听话,也很懂礼节,唐宁有时候会猜测,她是不是从哪个大户人家走出来的,但她的家人都已经亡故,他也不好追问,只是想着等到她再长大一些,若是有机会,再仔细问问她家里的事情。
  
      小小和方新月约好了去水边捉蜻蜓,唐宁本来想陪着去的,但还未走出门,就遇到了宫里来的传旨宦官。
  
      陈皇宣召他,应该是为了联姻筹备的事情,唐宁跟随那宦官走进大殿的时候,发现康王和端王都在,他们身旁还站着一人,是他在琼林宴上见过一次的怀王。
  
      殿内还有一道身影,站在三王的对面,这是一位中年男子,体态微胖,看上去颇为和善。
  
      从他身上穿着的朝服来看,竟也是一位王爷。
  
      陈皇眼神示意他先等在一旁,目光望向那中年男子,问道:“福王,你觉得铭儿和诚儿,谁更适合迎娶楚国长宁郡主?”
  
      唐宁知道,这位福王是陈皇一母同胞的弟弟,分封在外的一个闲散王爷,唐宁之所以听过他,是因为他是安阳郡主的父亲。
  
      陈皇话音落下,端王和康王的目光同时望向福王。
  
      福王抬起头,笑了笑,说道:“皇兄,端王与康王都是我陈国皇子,而这长宁郡主,却是楚国信王之女,论身份,似乎并不合适。”
  
      “信王在楚国,几乎已经执掌朝政,他的女儿虽是郡主,但郡主变成公主,也只需楚皇的一道圣旨,况且”陈皇语气顿了顿,说道:“或许连那一道圣旨也不需要。”
  
      他思考了片刻,目光又望向怀王。
  
      怀王抬头看着他,怔了怔,说道:“父王,儿臣已经有王妃了”
  
      “朕又没说让你娶,朕是让你说”陈皇看着他,最终摆了摆手,说道:“算了,问你也问不出什么来。”
  
      “楚皇没有公主,这位长宁郡主便是一位至关重要的人物,无论如何,都要让她嫁到我们陈国,只是她到底要嫁给谁”
  
      他目光望向殿内的角落,说道:“唐宁”
  
      唐宁愣了一下,立刻开口道:“陛下,臣也已经成亲了,就算臣同意,臣的两位娘子也不会同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