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如意小郎君 > 第三百九十章 有女远来

第三百九十章 有女远来

    “不认识路?”唐宁起身看着她,问道:“要不要我送你去?”
  
      不认识路也能说得这么理直气壮,或许是自己对她太好了,小蛮妞总是不能意识到她其实是一个俘虏的事实。
  
      完颜嫣大喜道:“你要送我去?”
  
      “做梦!”唐宁瞥了她一眼,说道:“我现在改主意了,让你留下当一个侍女或者暖床丫头也好,还没有公主给我暖过床呢”
  
      完颜嫣指着他,羞怒道:“你你做梦!”
  
      俘虏也敢这么横,唐宁看向陈舟,说道:“先把她带下去。”
  
      软的不行就只能来硬的了,不对她凶一点,她这个俘虏总觉得自己是女主人。
  
      陈舟带着完颜嫣下去,顺便关上房门之后,赵蔓扯了扯他的袖子,说道:“不要让那个蛮丫头做暖床丫鬟好不好,她毛手毛脚的还喜欢咬人,暖床这种事,我也可以做的”
  
      完颜嫣意识不到自己是俘虏,赵蔓意识不到自己是公主,一个是蛮丫头,一个是傻丫头。
  
      唐宁看着她,叮嘱道:“我刚才只是吓吓她,公主以后千万不要在别人面前说这种话。”
  
      “我知道的。”赵蔓托着下巴,说道:“这些话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才能说,我喜欢你是不能让别人知道的,不过没关系,我就默默的喜欢你,又不要什么名分”
  
      唐宁张了张嘴,最终道:“我去给你做豆腐花。”
  
      这两天虽然很忙,但唐宁还是没有忘记泡好黄豆,做好豆腐脑,给赵蔓送去之后,又亲自送了一碗给完颜嫣。
  
      他推门而入,将豆腐脑放在桌上,听到了床边传来一阵抽泣的声音。
  
      完颜嫣趴在床上,用被子蒙着头,身体一抽一抽的,看上去哭的很伤心。
  
      唐宁走过去,拍了拍被子,说道:“别哭了,我不会让你做侍女和暖床丫头的,我们汉人是懂礼仪的,不会虐待俘虏”
  
      完颜嫣将被子裹的更紧了,哭的越发伤心。
  
      唐宁再次拍了拍被子:“我带了你最喜欢的豆腐花,你吃不吃?”
  
      完颜嫣裹着被子,爬起来坐到桌旁,一边吧嗒吧嗒的掉着眼泪,一边大口大口的吃着豆腐脑。
  
      看到女子流眼泪唐宁便头疼,她上次做俘虏都没有这么哭过,无奈道:“行了,别哭了,到时候我让人送你草原,这样总行了吧?”
  
      完颜嫣抬起头,抹了抹眼泪,问道:“我二哥和师父真的走了吗?”
  
      “走了。”唐宁点了点头,说道:“连城都没,抢了几条船,一路往北,追也追不上了。”
  
      原来她是因为这个原因伤心,被人背叛的感觉不好受,尤其是被至亲的人背叛,唐宁叹了口气,看着她大口吞咽着含着泪水的豆腐脑,说道:“不要急,慢点吃,吃完了还有。”
  
      完颜嫣流着眼泪抹了抹嘴,将空碗推给他。
  
      能如此的善待一个俘虏,唐宁觉得自己真是一个好人,不计较她刚才咬了自己,以德报怨,还给她吃豆腐花
  
      唐宁给她重新盛了一碗,门口传来敲门声,何瑞敲了敲门进来,看着大口吃着豆腐脑的完颜嫣,似乎是勾动了什么痛苦的忆,面色哀伤。
  
      很快他就过神来,望向唐宁,问道:“唐大人,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出使遇到这样的事情,饶是何瑞为官多年,也未曾遇到过,更是不知如何处理。
  
      唐宁想了想,说道:“先遣人快马赶京师,将楚国的情况告知朝廷,然后通知将士们,过几日就准备启程去。”
  
      何瑞又问道:“那公主呢?”
  
      “公主当然跟着一起去。”唐宁瞥了他一眼,问道:“难道何大人要公主嫁给楚国废太子?”
  
      “下官不是这个意思”何瑞身体颤了颤,立刻道:“下官这就安排人京报信。”
  
      完颜嫣吃完了第二碗豆腐脑,终于不哭了,抬头看着他,说道:“以后你要是落在我的手上,我也会饶你一次。”
  
      “到时候再说吧。”唐宁并未将她的话放在心上,走出房间。
  
      就她这种蠢蠢的样子,他怎么可能会落在她手里?
  
      他需要担心的是,楚国刚刚遭逢大变,皇帝驾崩,新皇继位的消息,会以席卷之速传播开来,不知道又会搅动起多少的风云,也不知道会不会对他们的程产生影响。
  
      皇宫之内,文武百官皆身披缟素,按照品级阶位聚集在一起,痛哭出声。
  
      一道身影从门外走进来,走到最前面,看着众人,说道:“都别哭了,皇兄不喜欢吵闹。”
  
      百官的哭声渐止,礼部尚站起身,躬身道:“先帝驾崩,乃国之殇也,天地同悲,但国不可一日无君,臣恳请王爷立刻登基!”
  
      “请王爷登基!”
  
      “请王爷登基!”
  
      “恳请王爷登基!”
  
      礼部尚牵头之后,朝中官员立刻异口同声的开口。
  
      按照礼制,皇帝驾崩与太子登位,皆在同一天举行,太子继位之后,再主持先帝的殡葬事宜。
  
      如今太子被废,信王奉先皇遗诏继位,乃是顺理成章。
  
      信王挥了挥手,说道:“登基大典,待一个月后再办。”
  
      礼部尚面色为难,说道:“王爷,这可是祖宗定下来的礼制”
  
      信王道:“从现在开始改了。”
  
      礼部尚怔了怔,躬身道:“臣遵旨。”
  
      太子府,太子被废,贬为庶人,太子府自然也要被查抄,一行禁军从东宫匆匆出来,为首的一名将领道:“草原诸人也参与了太子谋害殿下一事,去驿站!”
  
      陛下刚刚驾崩,城中军队调动频繁,寻常百姓,只得贴着街边行走。
  
      一行禁卫直奔驿站之时,京都,城门口处,一匹轻骑疾驰而来,行至城门口处,马上的女子翻身下马,露出一脸倦色。
  
      城门前,有无数百姓聚集在城墙之下,指着墙上贴着的告示,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女子拦住一名妇人,问道:“这位大婶,请问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么大的事情你都不知道?”妇人看了看她,说道:“陛下驾崩了,废了太子,传位给信王,百姓们以后有好日子过了”
  
      “什么,太子被废了?”女子面色一变,问道:“那陈国的平阳公主呢,陈国使团呢?”
  
      “这我哪里知道”妇人瞥了瞥嘴,说道:“不过,我听说有什么使者和太子勾结,想要谋害信王,现在官兵正在满城的抓人呢”
  
      女子面色一白,飞快的向城内跑去。
  
      中年妇人愣了愣,伸手道:“喂,姑娘,姑娘,你的马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