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如意小郎君 > 第四百一十九章 坦白

第四百一十九章 坦白

苏媚离开之后,唐宁一个人坐在书房里,整理思绪。
  
  显而易见,无论是苏媚的师父,还是他从楚国捉回来的中年女子,都有什么大的图谋。
  
  从她丢下二王子独自逃跑来看,公孙影为草原做事的目的并不单纯,而天然居在京中经营多年,与京中许多大人物联系密切,暗中的能量更是超乎想象,目标总不会是要将天然居做成陈国第一的餐饮品牌。
  
  她们这一群人到底想要做什么,是唐宁怎么都想不通的一个问题。
  
  想不通的事情暂时不去想了,既然已经抓住了她,就不会这么简单的放了,未免落人把柄,直接将她交给朝廷,他们愿意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
  
  他重新提起笔,没有写稿,而是开始写折子。
  
  刚才宫里来人,让他将此行所遇到的事情,详细奏报上去,这一路上发生的事情不少,公主没有送出去,郡主没有娶回来,草原人一路搅风搅雨,楚国小弟翻身当了大哥……,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虽然并不是使团的错,但也该有个交代才好。
  
  写完了折子,他走出书房,看到院子里颇为热闹。
  
  小小在练功,有老乞丐指导,她进境飞快,唐宁这一次回来,发现她比以前开朗了许多,这其中有很大一部分都是方新月的功劳。
  
  老郑的女儿囡囡站在小小的旁边,有模有样的学着。
  
  囡囡今年已经五岁了,老郑和他去楚国的这段日子,一直由小如和小意帮忙照顾,这段时间,小意教她读书识字,家里的女人将她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半年不见,她就不是以前那个跟在方新月身后转悠的鼻涕妞了。
  
  屠夫的女儿,竟也有了一些小家闺秀的样子。
  
  老乞丐坐在椅子上,满意的看着小小练功,又瞅了瞅旁边的小姑娘,偏过头问郑屠夫道:“杀猪的,这是你的女儿吗,你这糙家伙能生出这么标致的姑娘?”
  
  老郑蹲在地上,拿过老乞丐的酒壶灌了口酒,说道:“囡囡她娘漂亮,她随娘。”
  
  老乞丐看着他,脸上的表情分不清是惊讶还是羡慕,撇了撇嘴,说道:“那么漂亮的姑娘,能看得上你?”
  
  老郑性子淡然,摇了摇头,不再回答。
  
  唐宁走过来,看着老郑问道:“以后有什么打算,带着囡囡回灵州吗?”
  
  “囡囡已经五岁了,以后长大了总不能和我一起杀猪卖肉。”老郑看着小小练功的地方,抹了抹胡茬上的酒液,说道:“我打算留在京师,让她读些书,女孩子就该多读些书,知书达理的,像钟姑娘那样,以后才能嫁个好人家。”
  
  他站起身,看着唐宁,说道:“你要是觉得可以,我就留在这里,平日里做些杀猪宰羊的活,工钱你看着给就行。”
  
  让老郑这样的高手杀猪宰羊,实在是大材小用,唐宁摆摆手,说道:“你要是愿意,就在这里住下,住多久都行,不用干什么活……”
  
  “这不行。”老郑摇了摇头,说道:“不干活,只知道在你这里吃白食,那不是连脸都不要了吗?”
  
  老乞丐嗤笑一声,说道:“你还知道要脸?”
  
  说完他就怔了怔,随后就跳起来,揪着他的衣领问道:“杀猪的,你什么意思!”
  
  老乞丐和老郑掐起来了,唐宁走去小如小意所在的亭中,刚刚坐下没多久,就看到方新月从外面走进来。
  
  她的身后还跟着赵圆,赵圆身旁跟着一个小姑娘。
  
  这位小姑娘唐宁见过一次,似乎是王丞相家里的孙女,也是赵圆口中的王家妹妹。
  
  赵圆蹬蹬蹬跑过来,问道:“先生,我让你带的胭脂带了吗?”
  
  唐宁让晴儿将那个木盒拿过来,递给赵圆,他打开看了看,立刻就笑了起来。
  
  他数了数木盒中的胭脂,喃喃道:“这个给母妃,这个给王家妹妹……”
  
  站在他身边的王姓小姑娘笑了起来。
  
  “这个给张家姐姐,这个给白家妹妹,这个……”赵圆还在自顾自的说着,全然没有看到身旁的小姑娘已经撅起了嘴。
  
  他数完了之后,从中取出一盒递给小姑娘,小姑娘双手环抱,扭过头去,说道:“我不要。”
  
  “为什么?”赵圆怔了怔,问道:“你不是很久以前就想要了吗?”
  
  小姑娘噘着嘴道:“你为什么要给张姐姐和白妹妹……”
  
  赵圆摸了摸脑袋道:“因为我答应她们了啊……”
  
  “哼!”小姑娘看着他,说道:“你只能从我们里面选一个!”
  
  “这……”赵圆脸上露出犹豫之色。
  
  小姑娘看着他,跺了跺脚,飞快的跑开了。
  
  “哎,王家妹妹你别跑啊,等等我,小心摔着……”赵圆抱着盒子,赶忙追了上去。
  
  钟意看着他跑开,摇头道:“润王还那么小,就知道哄女孩子开心了。”
  
  苏如也有些好笑的说道:“王家小姑娘生气了,看他怎么选……”
  
  唐宁摇了摇头,说道:“他就是太小了,小孩子才做选择,大人……”
  
  钟意看着他,问道:“大人怎么了?”
  
  苏如也眨着眼睛看着他。
  
  “大人……”唐宁移开视线,摇头说道:“大人是不会像王家小姑娘那么问的。”
  
  大人虽然不会这么问,但是小孩子遇到的问题,大人也会遇到。
  
  唐宁下午吃饭的时候没有吃几口,他在考虑如何将赵蔓和李天澜的事情告诉她们。
  
  晚上的时候,他一般在书房写稿,小意会陪着他一起看书,小如站在一旁帮他磨墨,或是核算核算店铺的账目。
  
  唐宁今天没有写稿,有些心不在焉,想了许久,才看着她们说道:“我……,有件事情想告诉你们。”
  
  钟意和苏如双双抬起头看着他。
  
  唐宁想了想,说道:“其实……”
  
  钟意看着他问道:“其实公主喜欢相公?”
  
  “……”唐宁怔了怔,看着她们,喃喃道:“你们……”
  
  “我们早就知道了。”钟意看着他,说道:“因为公主喜欢相公,所以相公才要去楚国,把她平安的带回来。”
  
  她目光再次望着唐宁,问道:“难道你们在路上……”
  
  “没有没有……”唐宁连忙摆手,说道:“我们什么都没有做。”
  
  他和赵蔓之间,可真的是清清白白的,虽然曾经被她强吻过,但那次连舌头都没有伸,根本不算什么……
  
  钟意看着他说道:“所以相公已经接纳公主了。”
  
  唐宁正要开口,钟意继续说道:“在相公离开之前,妾身就已经知道,公主是喜欢相公的,她身份尊贵,对相公的喜欢,要比妾身更辛苦……,既然相公接纳了公主,说明心中已有主意,妾身若是反对,便是妒妇。”
  
  关于这件事情,她和苏如白天就商量过了,此刻表现的十分平静。
  
  小如和小意对此事的反应,远比唐宁想象的平静和柔和,他原本以为,他至少要在书房睡一个月,没想到她们居然这么淡定。
  
  他轻咳一声,看着她们,说道:“其实,还有一件事……”
  
  钟意看了看他,诧异道:“还有什么事情?”
  
  唐宁看着她,问道:“你们还记得李姑娘吗?”
  
  ……
  
  凉凉夜色。
  
  唐宁一个人坐在院子里,又冷又饿。
  
  事实证明,人在取得了一寸的进步时,千万不要想着再往前一尺,得寸进尺的后果就是大半夜的他一个人坐在这里忍饥挨饿。
  
  月色明亮,一道人影从墙外飞过来,看着他,问道:“你在这里干什么?”
  
  “先别管这个。”唐宁看着唐夭夭,问道:“你有吃的吗?”
  
  唐夭夭看了他一眼,说道:“等着。”
  
  她翻过院墙,不一会儿又飞回来,将一盒糕点递给他,问道:“你大晚上不睡觉在这里干什么?”
  
  唐宁吃了一块糕点,问道:“你不也没睡?”
  
  “我本来要睡了,听到这里有动静,过来看看。”唐夭夭坐在他对面,说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唐宁看着她,问道:“我们是最好的朋友,我能信任你吧?”
  
  唐夭夭挥了挥手,说道:“别废话,快点说。”
  
  唐宁咽下去一块糕点,说道:“这件事情说来话长。”
  
  唐夭夭不耐烦道:“那就长话短说!”
  
  “这次去楚国,发生了一些事情……”唐宁看着她,简要的讲述一遍,最后说道:“就是这样。”
  
  “公主?”
  
  “还有李天澜?”
  
  唐夭夭坐在唐宁对面,背对着月光,唐宁看不清她的表情,只能听出她的声音有些颤抖。
  
  某一刻,他忽然觉得手上一空,糕点被人夺去。
  
  唐宁起身道:“我还没吃饱呢……”
  
  耳边传来一阵破风之声,唐夭夭站在院墙上,回头看着他,咬牙说道:“怎么没饿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