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如意小郎君 > 第四百五十三章 身心俱疲

第四百五十三章 身心俱疲

    银琦卫在十六卫中的实力排名其实并不低,历年大比小比,都是排在中游偏上的位置,左银琦卫昨日轻松的赢了东门卫,成功积得两分。
  
      只可惜,今日他们的对手是左羽卫,纵使左银琦卫拼尽全力,还是被对方夺了帅旗。
  
      至此,小组赛的赛程已过半,甲组之中,左羽卫和银琦卫各胜一场,输一场,积得三分,东门卫输一场,暂时只有一分,骁骑卫赢了一场,积两分,明日骁骑卫和东门卫的比赛,便显得颇为重要。
  
      银琦卫虽然输了,但也输的心服口服,他们不是左羽卫的对手,不过在这一组,除了左羽卫,便是他们的实力最强,如果接下来能够稳定发挥,还是有极大的可能进入八强的。
  
      得知今日的比试结果时,唐宁正身上挎着大包小包,陪小如逛街。
  
      今天他是属于小如的,明天属于小意,后天属于赵蔓。
  
      陪逛对他来说,虽然有些无聊,还算是比较轻松的事情,但要是连续三天,想想就觉得生无可恋。
  
      幸亏吃醋的还只有三位,等到以后,唐宁根本难以想象一屋子醋坛子打翻了会是什么样子。
  
      以后在家里说话,也要小心一点,小说里写的那些三妻四妾和和睦睦的场面,都是别人家的,他们家只要一不小心,就是大型翻车现场。
  
      陪小如逛的间隙,他还顺便关注了一下各大赌场开出的赔率。
  
      现在只是小组赛,每一场比赛赌的人并不多,除了第一场骁骑卫爆出的冷门之外,赌场就再也没有生出什么风波。
  
      明日的四场比赛,都是由各组中实力排名后两位的队伍比试,三年一小比,四年一大比,十六卫在场上的表现都较为稳定,极少会爆冷,东门卫的实力本就高于骁骑卫,但考虑到骁骑卫有战胜过左羽卫的战绩,均衡考量,这一场看点不大,开出的赔率并不高。
  
      小组赛已经进行到第四日,各组之间,四支队伍循环交叉比试,最后依照总的积分定下名次,要比往年的抽签比试更能使人信服,十六卫中也鲜有反对的声音。
  
      今日的第一场,是左骁骑卫对左东门卫的比试。
  
      两卫在以往也有过较量,十年间比试了五次,结果是左东门卫四胜一负,唯一那一场失败的,还是十年以前的事情了。
  
      赛场之上,左东门卫的百人已经集结完毕。
  
      每支队伍由一名校尉负责,但校尉本身不下场,左东门都尉亲自叮嘱了众人一番,这才来到观众席。
  
      有相熟的人和他打招呼道:“郑校尉,看你们的了。”
  
      郑校尉抬了抬手,说道:“今日赢了比赛之后,晚上醉香楼请你们喝酒。”
  
      近几年来,两卫的比试中,左东门卫对上骁骑卫,几乎保持着不败的记录,这次的比试形势自然也十分乐观。
  
      萧珏站在另一边,瞥了瞥他,没有说话。
  
      有人看着郑校尉道:“你们东门卫这次再加把劲,或许还能打出甲组。”
  
      郑校尉客气道:“这就要看运气了。”
  
      东门卫虽然强过骁骑卫,但却不是左羽卫和银琦卫的对手,但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运气好的话,或许还能踩着银琦卫上去。
  
      随着一声锣响,郑校尉的目光望向场上,说道:“开始了。”
  
      十六卫大比之中,被淘汰掉所有人之后夺旗是一件很憋屈的事情,人没了,旗也没了,但最憋屈的事情是,人还在,旗没了
  
      因为有左羽卫的前车之鉴,再次遇上骁骑卫的时候,东门卫安排了三倍的人手守着帅旗。
  
      比试刚刚开始,两队就陷入了焦灼的状态,各有损伤,不断的有人身上沾上白粉被淘汰。
  
      有人站在场边,诧异道:“奇怪了,左骁卫似乎也没有那么弱。”
  
      在这之前,所有人都以为骁骑卫是甲组是最弱的,是靠着阴谋诡计才赢得左羽卫,遇到东门卫时,虽然不至于被碾压,但一开场,就会表现出极大的劣势。
  
      但事实却和他们想象的不一样,比试开始已经有一会儿了,东门卫还没有占到明显的便宜。
  
      事情的发展和他预想的差距太大,郑校尉的面色开始发生了变化。
  
      他们已经输给了银琦卫,明日和左羽卫的比试,必定是有输无赢,要是连今日这一场都输了,可就是三场连输,去将军一定会把他大卸八块的。
  
      他心里已经开始有些慌了,但表情却强自镇定,说道:“这是东门卫的战术,诸位且看下去”
  
      “原来如此。”众人看向场间,议论纷纷。
  
      “东门卫已经开始防守了,莫非郑校尉打的是防守战?”
  
      “骁骑卫已经攻到帅旗下面了,这难道是郑校尉的诱敌深入之计?”
  
      “东门卫的帅旗被拔了,东门卫东门卫输了”
  
      “我的银子”
  
      直到兵部吴郎中宣布结果,郑校尉怔立原地许久,才抿了抿干涩的嘴唇,尴尬道:“今天他们没有发挥好”
  
      场边有数人走过来,一名手持纸笔的年轻人走到郑校尉面前,迫不及待的问道:“这位校尉,刚才结束的十六卫大比甲组小组赛第四场中,左东门卫输给了左骁卫,不知道您对此有什么看法?”
  
      郑校尉皱眉看着他,问道:“你是何人?”
  
      年轻人道:“在下乃是唐人斋的记者,正在对您做一个赛后采访,希望您能配合我们”
  
      听到对方是唐人斋的记者,郑校尉的眉头立刻舒展了起来。
  
      他这几日都在赛场,自然知道“记者”是什么人,在大比赛场上,宁惹对手的将领,也不要惹唐人斋的记者,这是铁律,他们的笔杆子可不是好惹的,说错一句话,这些人只需要动动笔,明日全京师的百姓就都知道了。
  
      “这个,看法嘛”郑校尉清了清嗓子,说道:“东门卫之所以会输,主要是因为这是骁骑营的地方,东门卫的将士对这里的场地不太熟悉”
  
      “第二,刚才比试的时候,周围围观的人一直在大喊大叫,影响了我军将士的发挥”
  
      “第三,今天的天气不太”郑校尉抬头看了看,见万里无云,暖风和煦,轻咳一声,说道:“今天的天气太好了,这风吹的人发困,将士们不在状态”
  
      这是唐宁请假的第三天,也是最后一天。
  
      今天的天气很好,唐宁躺在院子里,晒着太阳,吹着暖风,晴儿和小小一左一右的帮他捶腿,按理说是极为享受的,可他整个人却不怎么在状态。
  
      过度劳累之后,总有一种身体被掏空的感觉,他躺在这里,只觉得身心俱疲。
  
      今天是小组赛的第五天,早上刚刚结束的比赛中,左羽卫轻松击败东门卫,至此,东门卫三战三败,被提前淘汰出局。
  
      甲组之中,左羽卫两胜一负,积五分,已经提前出线,银琦卫一胜一负,积三分,骁骑卫两胜,积四分,明日的最后一场比试,是左骁卫对银琦卫。
  
      明日若是骁骑卫胜,则将以六分的成绩获得小组第一,若是骁骑卫败,则左羽卫骁骑卫和银琦卫各积五分,根据规则,则需计算各场比赛之后,各自的场上剩余人数之和,剩余人数最多的两组出线。
  
      即便是已经进行了五场比试,最终的结局,仍然充满了不确定性。
  
      唐宁躺在椅子上,钟意和苏如手挽手走过来,看着他,说道:“相公这两天累坏了吧?”
  
      唐宁摆了摆手,说道:“没事,陪你们是应该的,我一点都不觉得累”
  
      钟意俯下身子,在他耳边小声道:“辛苦相公了,今天晚上,我和小如一起伺候相公”
  
      唐宁面色一白,站起身,说道:“请了几天假,兵部的事情积攒了一堆,今天晚上我得去兵部通宵处理,你们先睡,不用等我”
  
      荣小荣说
  
      起点官方组织了有奖评活动,有兴趣的读者戳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