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如意小郎君 > 第四百六十章 没你好看

第四百六十章 没你好看

听完唐昭的解释,凌风一脸震惊,不确信道:“萧珏想要打假赛,真的假的?”
  
  骁骑卫和右银琦卫的这一场比赛,他也是压了钱的。并且因为上次和萧珏打赌输了一千两,他被罚跪了半个晚上,连月例都被限制了,情况比现在的唐昭——倒是比现在的唐昭好多了,至少他上青楼不用赊账。
  
  唐昭道:“我亲耳听到他和唐宁商量的,还会有假?”
  
  凌风还是有些不信,问道:“可骁骑卫是他的兵,他没有理由希望他们输啊……”
  
  唐昭想了想,问道:“要是他押了很多钱在右银琦卫身上呢?”
  
  “这……”
  
  凌风看着唐昭,嘴唇动了动,却没有说出什么话来,不可否认,他觉得唐昭这次说的挺有道理的。
  
  骁骑卫在这次的大比中表现的确抢眼,但还是没有人觉得,在公平竞争的情况下,他们能战胜左右羽林卫和左右金羽卫,所以这一次和右银琦卫的比试,就算他们能赢,下一场也必然会输。
  
  这样一来,他们下一场的赔率一定很低,如果想要通过大比赚钱,只能在这一场想办法。
  
  京中各大赌场都是买骁骑卫输的人,就算是赌对了,也赚不到多少银子,而像凌风这样的将门子弟,很多都通过家中长辈知道,骁骑卫的实力要强于右银琦卫,因此他们大多都会买骁骑卫胜,萧珏在这个时候打假赛,赚的就是他们这些人的银子。
  
  “太阴险了!”凌风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想了想之后,又狐疑道:“万一消息有误呢?”
  
  唐昭看着他,说道:“去问问世子不就知道了?”
  
  ……
  
  和萧珏认识的时间越久,唐宁就越是发现,他除了在感情上蠢得无可救药之外,其他方面的反应极快,和他的配合简直天衣无缝。
  
  他抿了口茶的功夫,萧珏就从一处殿内走出来,说道:“买了,我们各一千两,押骁骑卫输。”
  
  他说完又看了看唐宁,说道:“可是这样一来,我们还是亏啊,就为了坑唐二傻,自己不也没钱赚了?”
  
  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唐宁不会做,他对萧珏招了招手,在他耳边小声耳语了几句。
  
  “找陆雅?”萧珏怔了怔,随后便说道:“让她去代我们去押,的确是个好主意,可是,这样她不就知道我有多少钱了吗……,不行,我觉得,还是拜托安阳郡主吧。”
  
  萧珏一下子像是开了窍,一瞬间就想到了一个连唐宁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漏洞,这一个举动,可以为他攒下用之不尽的私房钱。
  
  不多时,便有人开始向前方的一间大殿走去,萧珏瞥见了几名装扮奇特的异域女子,眼前一亮,说道:“走,我们也去看看!”
  
  此时,殿内已经聚集了不少人,四名身穿轻纱,露着肚脐和大腿,高鼻梁,深眼眶,极具异域风情的高挑女子,在殿中扭动着柔软的腰肢,使得殿内不少人的呼吸都粗重起来。
  
  殿内某处,唐昭和凌风走到滇王世子身旁,对他拱了拱手,说道:“世子殿下。”
  
  “是唐二少和凌三少啊……”滇王世子的目光从四名西域女子的身上移开,看着他们问道:“怎么样,这西域的女子,是不是也别有一番风味,比起汉人女子可热情多了……”
  
  唐昭现在根本没有心思看这些,望着滇王世子,想了想,说道:“我们有一件事情想问问世子。”
  
  滇王世子望向他,疑惑道:“哦,何事?”
  
  唐昭看着他,问道:“不知道十六卫大比中,下一场左骁骑卫和右银琦卫的比试,萧珏押了谁赢?”
  
  滇王世子看了看他们两人,诧异道:“你们问这个干什么?”
  
  唐昭笑了笑,说道:“随便问问。”
  
  滇王世子摇了摇头,说道:“萧珏特意叮嘱过,让我为他保密,这件事情,本世子怕是不好透露。”
  
  唐昭看着他,说道:“世子这么说,我们已经猜到了,萧珏是不是押了骁骑卫输?”
  
  滇王世子面色不变,说道:“本世子可什么都没有说。”
  
  根据滇王世子的表现,凌风虽然已经猜出了大概,但这毕竟事关他的全部身家,不敢马虎,他再次看了看滇王世子,问道:“世子还记得陆雅吗?”
  
  滇王世子闻言,面色便是一白,陆雅这个魔女他怎么可能不记得?
  
  他自小在京师长大,那时候不懂事,和京师许多权贵子弟都打过架,萧珏就是其中一个。
  
  有一次他打赢了萧珏,却不知怎么惹到了陆雅,抓到他就是一顿打,见一次打一次,那段时间,为了躲陆雅,他连家门都不敢出。
  
  凌风看着他,说道:“听说,陆雅和萧珏在一起了。”
  
  滇王世子看了萧珏的方向一眼,思忖片刻,目光望向凌风,淡淡说道:“他的确押了骁骑卫输。”
  
  唐昭双手握拳,怒道:“这个混蛋,太阴险了!”
  
  滇王世子望着他,问道:“怎么回事?”
  
  唐昭道:“萧珏其实是故意输的,这场比赛有黑幕……”
  
  “什么?”滇王世子眉头一皱,若是萧珏暗中操作,故意输掉比赛,他将赔率又定的太高,岂不是会亏?
  
  他看了萧珏的方向一眼,又看了看唐昭,眉头拧起来,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他。
  
  凌风走到一边,说道:“我得把李朗他们几个都叫过来,他们也买了骁骑卫赢。”
  
  没多久,几名相熟的将门子弟,就被凌风聚集到了一起。
  
  听凌风和唐昭说了实情之后,众人皆是又惊又怒。
  
  “什么,他自己买了骁骑卫输?”
  
  “这个混蛋,居然想作弊!”
  
  “我可是将全部身家都压在骁骑卫身上了……”
  
  “不行不行,我要找世子改回来……”
  
  ……
  
  十六卫大比进行到最后,各卫的实力其实差不多,胜负在五五之间,赌哪一个都有风险。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赢的几率大的,自然要赌上一赌,却遇上了萧珏这个缺德的家伙,如果不是唐昭提醒,他们这次就输惨了。
  
  “多谢唐兄提醒!”
  
  “多谢唐兄!”
  
  “改天一起喝酒。”
  
  ……
  
  见众人都抬手道谢,唐昭抱了抱拳,笑道:“我也是碰巧听到而已。”
  
  此刻他脑海中浮现出临走前大哥唐璟对他的叮嘱,扯了扯嘴角,他不仅没有惹事,反而拆穿了萧珏的阴谋,顺便结交了这些将门子弟,这次的比试之后,他倒是要唐家的某些人看看,他唐昭到底是不是除了长得好看之外,一无是处?
  
  另一边,唐宁看了看对面的唐昭等人,转头问萧珏道:“一次得罪这么多人,你就不怕?”
  
  “我怕什么?”萧珏丝毫不以为意,说道:“债多了不愁,我本来就和他们不对付,就算是输了,他们也不能拿我怎么样。”
  
  自以为得到内幕的那些人,怕是会押不少银子进去,到时候输红了眼,可能真会和萧珏拼命。
  
  “还是小心点。”唐宁看着他,说道:“晚上出门的时候,最好和陆雅一起……”
  
  萧珏对此不以为意,信心十足,唐宁也就放下了心,专心的看起舞蹈来。
  
  传统舞有传统舞的美,水袖飞舞,每一个动作都透着优雅端庄,异族舞也有异族舞的特点,大气奔放,热辣激情,算是各有千秋。
  
  “好看吗?”
  
  就在他看的入神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道声音。
  
  “说真的,她们跳的真……”唐宁回过头,看着苏媚,说道:“真没你好看。”